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05 誰來告訴我剛才他都唱了啥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31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我的話就如同吹過爐膛的一陣風,讓行將熄滅的炭火再次燃燒起來——不可思議的,那個愁眉苦臉、徹底絕望的可憐人從內而外的散發出驚訝、喜悅和滿足的情緒,竟又站直了身體,復活過來了——儘管同時,周圍的竊竊私語聲似乎更大了。

然後,國王陛下一開口,就讓所有的低語聲都安靜了下來:“既然是這樣,那麼,就開始吧。”

既然國王都已經開了口,嗤笑聲和低語聲自然就都消失無蹤,仿佛從來不曾出現過一樣。畢竟,嘲笑一個落魄詩人,和一個愚蠢的不受國王喜歡的王子是一回事,質疑國王的決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然而,國王的命令仍舊讓那位終於贏得一線生機的詩人露出窘迫的表情——眼下,他就站在大廳裡,抱著他的琴——沒有凳子。

能夠成為國王廷臣的詩人們,除了是聲名遠播的詩人,和武力過人的武士之外,自己也往往是傑出的樂師。除了能夠出口成章淺吟低唱、拔劍殺人以一敵多之外,也各自有自己拿手的樂器,既可以為自己伴奏,也可以與人合奏,成人之美。

而這位廷臣末席雖然未必能夠出口成章,也未必能夠以一敵多,卻也是有著自己的樂器的。

那是一個長條形的,大概足有一面長盾大小的琴,長長短短的大概有十幾根弦的樣子——對於樂器,我的知識實在是匱乏得可怕,再加上樂器形制的演變極其繁複,我實在無法判斷那玩意在後世會變成什麼東西。

不過,至少根據大小和分量,我可以做出判斷,這玩意絕對不是讓人站著彈奏的。

而並沒有人想起要為他搬個凳子。

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待遇,那位詩人既不迷茫也不失望,而是小心的托起他的琴,彎下腰,徑直坐在了地上——自然,這又引起了一陣嗤笑——雖然在國王要聽詩歌的時候不能出聲打擾,但既然表演沒有開始,表演者又出了洋相,嗤笑總是可以的。

然後,詩人抬起手,撥動了第一根琴弦。

在琴聲短促而清脆的響起的第一個瞬間,我就忍不住坐直了身體。

上輩子,在資訊過於氾濫的現代社會裡,我每天都要關注世界和平國家大事,對於樂器的材質和音質完全沒有任何概念,只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當然,並且不假思索的將那些想當然當做真理——就和所有與我同時代的蠢貨們一樣。

所以,我一直以為,只有近代以來金屬的琴弦才能發出那種清脆悠遠的聲音,而古代的那些用鬃毛頭髮做的琴弦,大概只能拿個弓子吱吱呀呀的拉來拉去,或者彈啊彈的發出彈棉花似的聲音。

可是現在,那讓我後脊發涼,頭皮發蘇,感覺自己根根汗毛都立起來的琴音便毫不留情的給了我一記耳光。

之後,伴著那叮叮咚咚的聲音,詩人那沙啞低沉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但我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詩人的吟詠上了。

叮咚叮咚。白得閃光的樹皮帶著灰暗的片片疤痕一路參天,在頭頂高高的蔥翠成一片夢幻般的光影。

叮咚叮咚。透過樹冠的陽光星星點點的灑落,低矮的灌木搖曳著閃耀的葉片,如同被小妖精藏起的寶石。

叮咚叮咚。那清澈的銀流在柔嫩的

綠毯上緩緩經過,偶爾遇到小的拐彎和大的石塊,便發出潺潺的歡呼。

叮咚叮咚。微風穿過白樺林,鳥雀歌唱,跳鼠飛躍,那個孩子光著腳踩過柔軟的綠毯,大睜的眼中寫滿了歡欣和好奇。

下一瞬間,風驟急。

烏雲遮住了陽光,壓低了樹冠,讓整片森林墮入長夜。

夜風嘶吼著搖動高樹,催倒矮草,讓平靜的溪流發出無助的悲鳴嗚咽。

鳥雀鼠兔,斂翅伏身,遁形收聲。

低矮的蕨類在勁風中瑟瑟發抖的枝葉如龍首下的水面般被分開,露出後面那只雙眼血紅的猙獰巨獸。

鋒利的獠牙堅硬的頭骨,滾圓的鼻孔中噴出熾熱的氣息,腥臭的長嘴裡淌下貪婪的涎水,壯碩的頭顱深深低下,粗壯的後腿用力刨地。那怪物,衝鋒了。

在那一瞬間,我幾乎以為那位詩人手中的琴會在那一連串短促的爆音聲中徹底碎裂。但那張看起來即不精緻也不昂貴的木琴竟然就那麼平穩的承受住了。

猛獸一次又一次衝擊,孩子左右翻滾,很快就遍體鱗傷。

最後,伴隨著一次猛烈的衝撞,孩子高高的飛起,重重的跌落,再也無力站起。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難道就這樣喪生獸口?在他的英雄生涯甚至還沒開始之前?白樺不甘的嗚咽,銀溪也傷心的低鳴,而那野獸仍舊無情,慢慢轉身,再次刨地。

一道光。

一道來自太陽的光。

一道來自太陽的光撕裂了烏雲,穿透了密密層層的樹冠,直射下來,落到地上。

而地上,是另一道光。

一道來自鋼鐵的光。

一道來自鋼鐵的光在那被猛獸踐踏粉碎的泥土中躍然而出,凜冽而激昂的回應著那熱烈而耀眼的天光。

緊接著,是第三道光。

一道來自孩子眼中的光。

稚嫩的手臂握住木柄,纖細的手臂將鋼鐵舉起,顫抖的雙腿撐起殘破的身軀,沐浴在日光之下,高舉發光的鋼鐵,睜著熾熱的燃燒著的雙眼,睜著冷厲的怒視著的雙眼,孩子舉斧,下劈!

山嶽崩塌,海浪粉碎。那巨獸直愣愣硬生生的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溝,頂著少年不住的後退,腦頂嵌著冰冷的鋼鐵,最終慢慢的停下。

然後,烏雲散去,鳥雀重鳴。

在重新光亮起來的世界中,樹葉沙沙作響,溪水潺潺發聲,讚頌著未來英雄的初征,預言著百戰百勝的未來……

直到大廳裡再次響起那些低語聲和嗤笑聲,甚至是我能夠清楚的聽到的“這不是挺會巴結的嘛”的詆毀聲,我才從那變幻莫測、攝人心魄的琴聲中回過神來。

顯而易見的,詩人的詩作已經吟唱完畢,只待主人品評——那詩人緊張的姿態便是明證——而我本人的遲遲不開口,也正是引起周圍人的議論和嗤笑的原因。

所以,我該對他的詩作說點什麼。說點好話,誇誇他的才華,讓他揚名。而他揚名,也就是我揚名,皆大歡喜,大家都是這麼做的。送禮的人說禮物菲薄不值一提,收禮的說價值連城受之有愧,以及諸如此類。

但是,問題是,他的琴音是如此美妙以至於我完全入了神,自覺的把他的聲音當做了可以忽略的背景雜音……

所以說,誰來告訴我,剛才他都唱了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