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06 聽完歌發現沒錢打賞多尷尬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1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儘管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但無論如何,我也是曾經作為學生代表在開學典禮上講過話的,而且是脫稿。所以說,即便完全沒聽到對方唱了什麼,但隨口胡謅幾句也不是不可以。

首先,是必須的表態以及定調:“對於這份禮物,我個人非常喜歡。這可能是我這麼多年來所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

接下來,則是謙虛幾句。畢竟,以我自己白天時的所作所為而言,那其實根本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情:“儘管我的所為遠遠配不上這樣一首詩歌。但是我想以後,等我再長大一些,我將做出值得讓您為我寫一首詩的功業——那時候還請您不要拒絕。”

說完之後,我就後悔了。因為此時大廳真的徹底安靜了下來——不止灰發的詩人,就連周圍的其他人,也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我,成功的擺出了“一臉懵逼、對臉懵逼、三臉懵逼……滿屋懵逼……”的場景。

而被我委以作詩重任的那位灰發的詩人末席,則是滿臉通紅,渾身顫抖,愣了半天才想到要站起來:“蒙殿下厚愛,在下必會加倍努力……”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當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作為宮廷詩人的吊車尾,他現在所受到的榮寵對他來說未必是好事,反而很可能是催命符,畢竟,這裡是北歐,是一位國王的王庭。

如果是在某某村的忍者學校,一個萬年吊車尾大吼“我要成為火影”只會迎來別人的嗤笑。

如果是在某高校的籃球部,一個連規則都沒弄明白的紅毛得意洋洋的宣稱“我是天才”會得到大猩猩的一記錘頭殺。

那麼,在諾斯卡德地區——我們這邊的人對我們這個王國所在的地區的稱呼,我琢磨著可能是北歐的古稱或者方言版什麼的。

在堂堂的維克斯王國的王庭上——沒錯,我左邊那個男人,他所掌管的王國,名為維克斯王國。雖然這個王國我完全沒聽說過,但考慮到當年挪威曾經有過大大小小幾十號王國,這也很正常很自然。

總而言之,在這種地方,要是一個吊車尾詩人要是膽敢得意洋洋的接下別人的讚譽,說出“老子以後會成為最著名的吟游詩人”之類的屁話,說不準當場就會挨上一斧頭,落得那個愚蠢的克勒一樣的下場。

當然,對於克勒的遭遇,我很抱歉。如果他的爸爸媽媽有教他不要仗著身強力壯欺負人,那麼也許他能平平安安的活到老死。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做父親的只是單純的把孩子生下來,卻不教他如何做人,甚至以“他還是個孩子”這類屁話在他惹出事後使他免於應得的懲罰,那麼這個不幸的倒楣孩子因為惹到不該惹的人而被對方“嘰”的一聲捏死也就只是早晚的事了。尤其是,我大北歐自古以來就盛產暴脾氣,脾氣上來了想剁你一斧子的時候,可不會管你是孩子還是寶寶。

這麼一想,我大天朝人民還真是即寬容又溫和啊,居然能容忍那麼多熊孩子活蹦亂跳,而不是把他們一個個全部“嘰

”的一聲捏死免得他們繼續害人。

呆在那裡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就聽到我左邊的那個男人,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流程還沒有走完——還有最關鍵的一步。

也就是……

尷尬了啊……

當年我大天朝接受諸多番邦的供奉時,收到的不過是些“聊表心意”的土特產,可是作為天朝上國下賜恩裳時,送出去的都是真金白銀。這樣的做派並非因為統治者腦抽,或者什麼“寧與XX不與XX”,而是因為身份地位的差別——堂堂的天朝上國,你好意思和番薯小邦為了區區仨瓜倆棗的計較?

而同樣的道理,在這北歐王庭也是存在的。

作為吟游詩人向金主獻詩,如果金主不滿意,那自然是詩人自取其辱。但是如果金主滿意,卻沒有配得上的回禮,那就是金主當眾丟人了。

所以,在我表示了我對這份禮物的滿意之情後,接下來,自然是該由我回禮了。

很不幸的是,我沒什麼可以回贈的。

身為一個王子,卻沒有什麼東西拿來回贈向他獻詩的詩人。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王庭之上,在國王的生日宴會上,在幾乎所有的廷臣和地方官吏、豪族的注視下。這下子可不止是我丟臉了。

但是,我有什麼辦法?

如果是得到父親寵愛的兒子,那麼平日裡一些金銀玩具是不會少的,價值不菲的手斧和短劍也是有的。

至於我……

很不幸的,從一開始那個男人就不喜歡我。而之後就漸漸變成了嫌棄乃至厭惡。而母親的性格又溫柔而且順從,雖然從來不曾在吃穿和母愛上虧欠我,但也就僅限於此了——於是,我就成了個兩手空空的王子。

於是,我尷尬的看著詩人,而詩人也尷尬的看著我。

在周圍的低語聲似乎再次漸漸變大的時候,我終於再次下定決心——任何事情,都不是沉默就能躲過去的:“很抱歉,我似乎沒什麼可以賞賜您的……”

在我說出“很抱歉”的時候,在我的右手邊,臺階下面,那個膀大腰圓,一直負責照顧我的飲食起居的侍女便站了起來。

而當我說出“我似乎沒什麼可以賞賜您的”的時候才發現,她竟然是直接走向了詩人。

飛快的瞥了一眼左手邊的那個男人——那傢伙正一臉的慵懶,靠在左邊的扶手上,用手臂撐著自己的頭,醉眼朦朧的笑著看著我,一副惡作劇得逞的樣子。

然後,那個侍女從袖子裡拿出了一枚碩大的金環,遞給詩人。

那個金環看起來足夠套到我的大腿上。如果把它丟進水裡不會浮起來,那麼這個灰發的吟游詩人就賺大了。

那個男人一定是早就準備好了。

問題是,他的目的是什麼?我堂堂一個上輩子三十好幾的現代人,居然完全弄不明白。這都怪上輩子沒有關心過人情世故啊。這輩子……哎……這玩意是要天賦的好嗎?

一邊在心裡盤算著,我一邊開口把話圓了回去:“但願這點菲薄的回禮能夠配得上您的詩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