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08 難道其實我是個馬其頓人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66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在一群旁觀者興高采烈的圍觀迎合之下,古代北歐搖滾四人組唱了一曲,接下來又是一曲,然後是第三曲。

那些強勁的鼓點和連綿不斷的崩弦,以及愈發高亢的笛嘯和越來越快以至於我甚至聽不太清他們在唱什麼的歌詞,都刺激著人們的神經,讓人們跟著搖頭晃腦,然後把裝得滿滿的牛角杯一次次喝空。

最後,那些壯漢們一個個的扛起盾牌,咆哮著沖到大廳中央,組成了一片起伏不定的波濤。

就在這由數十名醉眼迷離、興致高昂,卻根本連站都站不穩的壯漢共同抬起的盾牌之海上,那個銀髮披肩的紅眸吉他手一刻不停的甩頭、聳肩、起跳、晃動身體,如兔子般敏捷的從一面盾牌上跳到另一面上,如鷹隼般輕靈的從一列盾牌上飛快的掠過……

最終,伴隨著穆斯帕爾一次幾乎要撞到大廳穹頂的驚人起跳和後空翻,舉盾的壯漢們紛紛散開,全部撤回到長桌後面。

然後,吟游詩人首席、搖滾樂團主唱兼吉他、以及國王的宮廷雜耍一人穩穩的落地,伴隨著最後一聲震顫不休的琴弦鳴響。

與之相和的,那個吹木笛的也將笛子高高揚起,發出一個高亢到尖利的長音,最後帥氣的將木笛在手中甩了一圈作為結束。

在琴聲和笛聲驟的被掐斷的同時,大廳裡便爆發出一陣熱烈的喝彩聲。

而那喝彩所針對的對象,同時有“銀嗓”和“雷弦”頭銜的宮廷詩人首席則對著我這個方向攤開雙手,聳起肩膀,偏頭、吐舌——做完鬼臉後,他就又敏捷的翻過桌子跳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放好琴,和同桌的鼓手碰了下拳頭,將侍從遞過的牛角杯一飲而盡。

怎麼說呢?雖然是個北歐蠻子,但還真是個可愛得犯規的傢伙啊。

等到大廳裡再次安靜下來,我左邊的那個男人才坐直身體,隨後又懶洋洋的向椅背上一靠:“那麼,我的郡長們,我的稅吏們,以及你們,那些尊貴古老家族的血脈嫡親,在地方上備受敬重的長老們——你們難道就沒有什麼節目,讓我在今天這樣的日子快活一下嗎?我已經等不及了。”

回答他的,是一片壓抑而尷尬的沉默。毫無疑問,有了穆斯帕爾和那三個詩人的合作表演在前,旁的人怕是拿不出什麼能夠比較的節目。

最後,一個頭髮鬍子花白的老頭走了出來。

雖然我不太分得清那些地方官吏和豪族的長相和身份,但是毫無疑問之前向國王獻禮的時候,我並沒有見過這個老頭——所以說,即便大家都來到了我父親的王庭上,但並非每個人都為他準備了禮物。

這麼說起來,開場就讓穆斯帕爾表演,把別的人逼得無路可走,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某種意義上,這和閱兵、演習是一回事兒。而現在,不知道這老頭站出來,是打算認慫,還是死磕到底。

“嗜血成狂的王啊,您的要求已經超出了我們作為臣僕所能做到的。”

老頭一開口,我心裡就咯噔一聲。接下來老爺爺您是打算血染王庭了?嗜血成狂?還拒絕了王的要求,您還真是有幾條命都不夠用啊。

不過,看起來,老爹似乎對這個稱呼很滿意,竟然絲毫沒有不滿的意思。

而老人則頭也不抬的繼續說:“眾所周知,您的宮廷裡集合了全部維克斯王國最優秀的人才,甚至連那些鼎鼎大名的外國武士也從海外趕來為您效力。整個王國裡,誰的武力能夠和您相比呢?整個王國裡,又有那位詩人能和穆斯帕爾的穆斯帕爾相提並論呢?”

“您的寶庫金銀如山,貂裘似海,我們這些窮苦的臣僕菲薄的奉獻對您又算得了什麼呢?您所在意的無非是我們的敬意和愛戴罷了。而我們這些小

地方的詩人拙口笨舌,怎能和宮廷詩人相比?無非出來博您一笑罷了。”

懶洋洋的靠著椅背,垂著頭,那個男人似笑非笑的眯著眼,將左臂擱在扶手上,抬起右手輕輕的撓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如果那老頭不是首領,也一定是個代言人——在這個王國的一些地方,人們並不那麼服帖,而怎麼處置那些懷有二心的人,則是對王座上的那個人的一次考驗。

就在我以為他會順水推舟的同意對方的詩人的表演,安撫這些桀驁不馴的地方豪強的時候,他卻突然坐直了:“那就算了吧,我不為難你們。”

老人驚訝的挺直身體,瞪大眼睛,似乎沒聽明白他的王說了什麼。

但是對於國王而言,這個話題已經結束了,現在是下一話題的時間。

隨手抓起盤子,將那個沉甸甸的銀盤和上面的一整塊豬排一齊丟給我,那個男人只說了簡單的一個詞:“吃。”

如果是在現代社會,毫無疑問這是一種羞辱。就算中國古代,也有因為不食嗟來之食而把自己活活餓死的例子。

但是在現在,在這裡,這是一種莫大的恩寵——被賜予和國王同盤用餐的殊榮。當然,考慮到國王就是我父親,這個恩寵其實也沒那麼大。

而當我抓起豬排,狠狠的一口咬在上面的時候,那個男人的話差點讓我又把豬排吐了出來。

“夥計們,你們都知道,這個兒子一直不能讓我滿意。如果不是我和你們的王后親密無間,我幾乎要懷疑他是不是我的種。”

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當著眾人的面說懷疑是不是自己生的是個什麼感覺?雖然頭胎有了三十多年的生活經驗,但是二胎的時候來這麼一檔子事兒……還真是挺微妙的。

“可是今天,他總算證明了自己。”

這個,說的是我一斧子砍死克勒的事兒?所以一個讓你滿意的兒子,就應該是一言不合就啪的一斧子給別人開瓢的傢伙?親爹我跟你說你這樣的思想很危險啊。

“所以,這兩年我一直在琢磨的事兒,我覺得該辦了。”

什麼事兒?該不會是和別的穿越文那樣,給我定個我根本沒見過的黃毛丫頭做媳婦吧?

“就在狼廳的外面,下一個坡的那片空地,我要再起一座大廳。到冰雪封鎖港口的時候,我要我的兒子在那裡面學習本事。”

聽到這句話,我有點愣,有點得瑟,也覺得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我都六歲了,確實到了接受教育的時候了。而且,王二代啊,就是牛逼啊,不過上個學,就要專門起個大廳。這種勞民傷財的活計,當你聽說的時候你會不滿,可如果是為你做的……

想一想還有些小得意吧。

然後,我左邊那個男人抬手一比劃:“大祭司、大學者、全王國最優秀的詩人們,以及全王國最優秀的武士們,都將在那裡,把他們的本事完完全全的教給我的兒子。”

說著,意氣風發的安排著兒子育成計畫的國王又補了一句:“當然,我的詩人們,我的勇士們,以及你們,我的郡長和稅吏,各地方的長老們,乃至全國的雅爾們,只要你們願意,你們也可以把你們的兒子,和我的兒子年紀相仿的,送過來做我兒子的伴讀。”

刹那間,大廳裡再次熱鬧起來。而那個鬚髮盡白的老人則驚惶的後退一步,之後一屁股坐到地上。

不過,我已經沒心情去觀察老人的震驚和窘態了。

簡單的說,我就一個問題。

親愛的老爹,你真的不是馬其頓的國王“野蠻人”腓利?其實我就是傳說中的奧丁之子、宇宙四方之王,亞歷山大大帝對不對?那個大學者,其實是叫亞里斯多德的?當然,我絕對不會加入比利王的隊伍就是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