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12 一片漆黑你讓我看什麼看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6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在一片漆黑中要找到一個鐵環並不容易。至少在我伸出手的時候,是這麼想的。

然而,我一伸出手,就碰到了一個冰冷的東西。再稍微一摸,就發現這是一個圓環。毫無疑問,這就是那個男人讓我找到並且拉的東西。

拉動鐵環的同時,周圍的黑暗中傳來一陣暗晦的摩擦聲。

然後,一道暗門在我面前打開,將光線投射到這個小小的暗室中。

那個男人毫不遲疑的將我舉得更高:“出去。”

從那個一點也不小的暗門爬出去之後,我愕然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狼廳最高一層頂上那四個尖頂中的一個上——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那四個尖頂都只是裝飾或者煙囪來著。

然後,那個男人也從暗門裡跳了上來。

這個尖頂上有一個小小的、被鉛皮的錐頂遮蔽、被齊肩高的牆垛圍護起來的平臺,差不多足夠擠下四個全副武裝的士兵,眼下站著我們兩個人,顯得還很寬敞。可想而知,當外面的敵人來進攻的時候,這四個尖頂上駐紮十幾個使用強弓的神射手,就足以造成十倍百倍的傷害。

那個男人用強有力的臂膀將我舉起,讓我坐在牆垛上,聲音前所未有的溫和:“看。”

雖然我瞪大眼睛,竭盡所能的向前看去,但是實際上,我根本什麼都沒看到。

此時已是深夜,濃厚的烏雲完全遮蔽了月光。狼廳正對著的那片大海如同熟睡的猛獸般發出低沉悠長的喘息聲,隱隱的放著若有似無的暗青色的微光,和頭頂那片同樣似明實暗的天幕在遙遠的我分不清的地方糾結融合成為一體。

第一眼看到這樣的景象時,我只想調侃一下那個男人。

但是隨後,有某種情緒從心底裡升了起來——這樣莊嚴肅穆的天和海,安靜的匍匐著,等待著,自千百年前至今一直是如此,以後的千年裡,也依舊是如此。

微微歎息一聲,我輕輕回答:“天,還有海。”

這個回答引起了一聲輕笑。那個男人揉了揉我的頭髮:“是啊,天和海。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可沒有你這麼敏銳。可我要你看的不是這個——看下面。”

得到這樣明顯的提示,我才將目光由遠處收回,向下看。

作為王國無可爭議的“諸城市之母”,隆德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面朝大海,背靠高山,左側有隆德河衝擊而出的肥沃的河口平原,產出的糧食足以喂飽數以千計的自由民和他們的奴隸,右側則是一片連綿不絕的茂密森林,即能夠提供建造房屋、長船的上好木料,也能夠提供過冬取暖用的燒柴,而一名優秀的獵人在得到父親的許可後還能從中獲得新鮮的肉和昂貴的毛皮。

這個國家的中心,狼廳,就座落在隆德城背後的高山向大海延伸的那段斜坡上,通過一條沿著山勢蜿蜒向下的鋪石路和居民區連接。

眼下,那些剛剛結束了宴會,離開狼廳,準備下到港口區裡國王為他們準備好的房間過夜的客人們,正在紛亂而嘈雜的離開,並因而將狼廳外那個寬闊的廣場也變得鬧哄哄的。

那些客人們,雖然在大廳裡,在國王的面前,都只不過是些卑微的臣僕,態度即謹慎又謙恭,可一旦離開了狼廳,到達了國王威勢壓制不到的地方,就立即恢復了他們本來的姿態,對那些等候在外的他們的臣僕們毫不客氣的吆喝乃至咒駡起來。

儘管在大廳裡多半是獨自一人,少數則三兩搭夥。可這些地方官吏、豪門代表們,隨便哪個人都帶有十幾名全副武裝的跟班以保障自己的安全。因此,在大廳裡不過是幾十名謹慎謙恭的臣僕,到了大廳外面,眨眼就變成一支足有數百人的武裝了。

而考慮到他們都是乘

船來的,那麼實際上在港口區可能也有同樣數量,乃至更多數量的武裝者。

這些人按照各自的遠近親疏排列隊伍,各個左手高舉火把,右手則提著明晃晃的刀斧,彼此大聲吆喝著,沿著那條鋪石路一直向山下走去。那景色,看起來就如同從火山口流下了熾熱的熔岩一般攝人心魄。

“您的臣僕們。”對著這樣的景象感慨了片刻,我才開口回答身後那個男人。

“對,我的臣僕們。哈……”

對我的回答輕笑一聲,那個男人低聲開口:“當我聽說我父親被人砍死在回家路上的時候,我大概比你大八歲。那個時候還沒有什麼維克斯王國,只有隆德城。所以,除了拿起刀劍,我沒別的選擇。”

“至於下面那些人……當然,他們中確實有些人是真正的好兄弟,可以把自己的錢財和性命都交到他們手裡保管的那種——妻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說了這句俏皮話後,維克斯王國的第一任國王自己也笑了一下:“至於剩下的那些……當年我帶著隆德人,駕著長船,一座莊園一座莊園的攻打,一個峽灣一個峽灣的掃蕩,在長船上,在海灘上,在荒原上,在市鎮裡,必要的時候,也在城頭上甚至宮殿裡,用寶劍,用砍刀,用戰斧,用長矛,用標槍,用弓箭,把他們的父親和兒子,哥哥和弟弟,一個接一個的殺死,直到屍積如山血流成河,直到他們中的所有人都失去拿起武器的勇氣,乖乖的跪在地上,把頭埋進土裡,稱呼我為他們仁慈的主子。”

輕描淡寫的說著自己那輝煌燦爛的過往,我身後的那個男人又輕笑了一下:“嗜血如狂。那老傢伙這麼說我的時候,你好像不太高興。可那就是我——我站在屍堆上,用仇敵的頸血沐浴,高歌長吟。於是他們才心膽俱裂,俯首稱臣。”

那支隊伍漸行漸遠,而那個男人也緘默無言。

片刻之後,他才再次開口:“可是你怎麼辦呢,我親愛的兒子?你對每一個人微笑,無論他們是高貴的廷臣,還是卑賤的奴隸。你以為別人會感激你嗎?他們只會盤算著如何將權柄和財富從你這樣無害的弱者手中搶走。那些在你面前搖尾乞憐的看起來是狗的東西,骨子裡仍是嗜血的惡狼,只要你一閉眼,一個疏忽,它們就會一擁而上,咬斷你的喉管,吞食你的血肉,即便最驍勇善戰的武士也只能命喪黃泉。”

“你今天終於動了斧子,我很高興。可是這還遠遠不夠——靠這個你能讓一些原本就耿直忠誠的武士對你刮目相看,可想要懾服那些真正的惡棍卻遠遠不夠。我已經度過了三十幾個年頭,未來還能活多久誰也說不好——要是我死了,你該怎麼辦呢?”

停頓了片刻後,我的父親,這個國家的王才再次開口,仍舊低沉的嗓音裡帶著掩飾不住的急切的期待和迫切的願望:“很快那座學校就會建成。這個國家裡最優秀的那些人的後代們會集中在這裡,學習這個國家裡最優秀的人們的本事。這是我為這個國家留下的, 也是我為你爭取的——這是一個機會。”

原本握住我兩臂的手漸漸的收緊,直箍到我的肉裡,甚至將要粉碎我的骨頭:“抓住他們!抓住那些孩子!把他們牢牢的掌握在你的手心裡,讓他們圍攏在你的身邊,就像最忠誠的鷹犬圍在主人身邊一樣。這樣,你就能將這個國家抓在手裡了。”

儘管胳膊被捏得生疼,我還是忍不住有了些感動——兩次投胎,兩個不同的爹,卻都是一樣的愛我的。唯一的問題是,你為什麼不早點把這些事和我挑明呢?

不過,我並沒有把這個愚蠢的問題提出來,只是重重的點頭:“我會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