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14 不累昏就別說自己拼命了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11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4:59


那個男人穩穩的站在場地中央,那根木樁附近,微笑著看著我。

然而,等到我翻過柵欄,進入場地之後,立即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腳下的木板,距離地面還有些距離!

雖然這距離並不大,但是否腳踏實地,只要稍微留心就能感覺出來。

而緊接著,腳下的木板突然滑動,和另一塊木板“砰”的一聲撞到一起,又在繩索的牽引下向旁邊一轉——在感受到這些的時候,我已經一屁股坐到了木板上。

這一下即突然又結實,摔得我齜牙咧嘴。但那個男人只是隨著整個場地裡的木板的變動輕輕晃了下身子,平移了兩步,仍舊站得穩穩的:“木板下面,是豆子;板子之間,是繩子。等你什麼時候能夠在這上面隨意行動不會摔倒,我們就去真正的船上。”

所以說,我的第一課,是步法訓練?

然而事實證明,我想得太簡單了:“過來站到這來,我來教你怎麼用你的身體。”

如果站在我對面的不是我親爹,我肯定立馬轉身就跑,有多快跑多快,有多遠跑多遠。然而現在,我只是一路歪扭翻滾著摔了過去——雖然上輩子也看了很多諸如“虎毒食子”的宮廷倫理劇,但是拜上輩子的老爹所賜,我還是有著絕強的信心——老爹吧,總不會害自己崽的。

等著終於翻滾到木樁前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苦痛結束了——以木樁為中心,半徑一步範圍的圓形木板,是和木樁固定在一起的,終於使我找回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然後,俺家老爹便一臉理所當然的伸出了他的手臂,張開手掌:“拳頭,握緊。”

“打出去。”說話的同時,那只拳頭已經閃電般的搗在了木樁上,發出沉悶的“砰”的一聲。

“看明白了嗎?”

我看明白個鬼了啊!您就一握拳,一拳懟了出去,然後就問我看明白了沒有——難道您想讓我看的,就是怎麼握拳打人?這個根本不用教的好嗎?

於是,我只有老老實實的說:“就是握緊拳頭,打出去?”

然後,那個被我寄予厚望,指望能夠從他那裡得到什麼秘傳的男人就點了點頭:“然後,是反手。”

這一次,是一個擺臂動作,那個男人的手背就重重的抽在了木樁上,似乎讓我腳下的木板也跟著顫了一下。

“手肘。”可憐的木樁第三次顫抖。

“反手。”這是第四次。

“肩撞。”第五次。

“頭槌。”這個……腦袋砸核桃!

“膝蓋。”

“蹬踏。”這一招有點像泰拳?

就這樣,完全不顧我的一臉懵逼,老爹把最基本的打擊動作挨個向我展示了一遍,之後拍拍手,表示教學結束:“對準木樁,每個動作做一遍,左邊一遍右邊一遍。然後,回到那邊,對著那邊的柱子做一遍,再回來。”

最後,那位大人用一個乾淨利索的命令結束了他的教學:“開始,動作快!”

好吧,這些動作算什麼?相比之下

,往返跑才是要命的事情。

這麼想著,我一拳打在木樁上。

然後,老爹的拳頭就落在了我的頭上:“你是個小姑娘嗎?用力,讓我聽見聲音!”

“用力,再用力,別偷懶!”

伴隨著一聲又一聲拳腳擊打木樁的聲音,老爹的聲音也催命般一刻不停的響起。然後,我就伴隨著催命聲一拳一腳的打完,然後跌撞翻滾著沖向另外一邊——說實在的,如果不是木板之間的空隙有時會大到足夠讓我的腦袋掉進去,也許一路滾過去反而更快一些。

然後,再次腳踏實地後,就又是一次拳打腳踢。

開始的時候,我還滿心天真的以為,拳打腳踢什麼的都不算問題,只有往返跑那一段是真正的折磨和挑戰,可當這種看起來很輕易的訓練被反復執行了幾次、十幾次,到我記不住執行了多少次之後,情況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渾身上下每一塊肌肉都在顫抖;皮膚上到處都是青紫;汗水不知不覺聚集成水滴,粘著頭髮一縷一縷的黏在頭皮上緩緩向下,之後從下巴上滴到手臂上、腿上;急促的呼吸讓口鼻肺管變得熾熱;甚至,就連耳邊傳來的父親呼喝聲也猶如遠在天邊……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父親的懷裡。那個男人一手抱著我,一手拿著一團冰冷的濕布在我身上擦拭。

“太弱了。不過,多練幾天就好了。”

話音剛落,我就被丟到地上,如同一袋貨物,伴隨著那個男人輕鬆的聲音:“別躺著,站起來,走起來。”

這是有道理的。超負荷運動之後,確實有必要通過放鬆性的運動來調節自己的身體狀況,避免各種不適症狀。我只是沒想到古代北歐人也懂這些。

伴隨著渾身的麻木和疼痛,我強撐起身體,邁著拖遝的步子,走了起來。

然後,急促的喘息漸漸平息,麻木的肢體也逐漸找回了感覺,因缺氧而昏昏沉沉的頭腦也變得重新清晰起來——如果不是滿身的汗水仍舊讓衣服黏糊糊的貼在身上,如果不是口腔和肺部仍舊火辣辣的,如果不是身上摔撞的地方仍舊疼痛,我幾乎可以說我漸漸的恢復了開始訓練之前的狀態。

然後,那扇門被敲響,接著則是推開。

整個狼廳裡,能夠這麼做的,也就只有我的大姨和我的母親——前者是國王的盾女,後者則是王后。而王后殿下前幾天就去了一座什麼莊園去處理事務,所以,進來的人就只能是我的大姨,國王的盾女了。

那位不苟言笑的女子仍舊穿著緊身的皮甲,提著盾牌和短矛,面無表情:“飯已經準備好了。”

那個男人笑著點了下頭,然後看向我:“先去蒸一下,再沖個澡,然後我們就去吃東西。”

我並不認為自己是個吃貨。但是,毫無疑問的,在聽到吃東西的時候,我的肚子立即毫不猶豫的歡呼起來,而我的嘴巴裡也立即濕潤起來。

於是,我點了點頭:“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