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15 坦誠相見前容我先嗑個藥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5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在中世紀的某個漫長的時間段裡,歐羅巴大陸上的居民們是幾乎完全不洗澡的。這不但在當時為他們帶來了要命的瘟疫和該死的體味,促成了浪漫之都香水行業的蓬勃發展,也使他們給後世留下了許多談資——比如野蠻人靠體表的泥垢抵擋病毒侵襲什麼的。

但是,那些居住在更北方的北歐人卻是完全不同的異類——他們居然洗澡!

他們不但洗澡,還非常喜歡洗澡,非常注意保持個人的衛生——雖然,按照現代人的標準,他們也算夠骯髒的了,但在那個年代卻足以傲視諸族,讓那些南部地區臭烘烘的娘們們也感到羞愧。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北地,只要有一座莊園,那麼無論這座莊園有多麼的簡陋狹窄,它都一定有一間浴室,而浴室的外面也一定有一個小小的池塘。

一個標準的北歐人的做法是,在那間浴室裡燒上火,向火上的石板上潑水,讓浴室裡充滿蒸氣,利用蒸氣的溫度製造大量的出汗——也就是現代人所共知的桑拿。

然後,等到他覺得自己已經通過暢快淋漓的出汗將身體的污垢全部派出之後,他就會打開浴室通向池塘的門,以一個乾淨俐落的入水動作將自己丟進池塘中,用冰冷的水來沖去身上的汗液,同時也讓毛孔收縮,避免污垢再回到身體裡。

而如果是冬天,池塘已經結冰,他們在洗澡之前就會先在池塘上鑿個大大的冰窟窿。這樣,等他們蒸完的時候,那個冰窟窿才剛結上薄薄的一層冰,正好被他們“咚”的一聲砸破。

而眼下,我和那個男人就坐在狼廳二層專供國王享用的浴室裡,被滿屋彌漫著的蒸氣蒸得汗流浹背。而那個男人則一邊隨意的用長柄木勺將大木桶裡的水潑灑到爐火上面的石板上,一邊端著金杯,大口痛飲蜂蜜酒。

“你不要喝一點嗎,男人不喝酒怎麼行?”

“我今年六歲,尊敬的國王陛下。”

那個男人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因為我鄭重其事的稱呼而感到高興。然後,他停住笑容,認真的看著我:“男人在談那些需要認真對待的事情之前,都必須喝酒。酒讓人思維活躍,也讓人心口如一。所以,如果你想要讓別人理解你,開口之前先喝酒吧。”

好吧,所以,在我噗嘰一斧子把一個比我大兩歲的傢伙腦瓜開瓢之後,這傢伙終於想起來要盡一個做父親的義務,來教我如何做一個受人尊敬的北地人了?

無奈的聳肩,轉身去拿起一支需要兩隻手才能捧起來的牛角杯的時候,那個認真而鄭重的聲音又從背後響了起來:“但是,如果你喝了酒,就不能做任何決定。等到第二天,你的腦子冷下來了,好好的考慮頭一天別人對你說的和你對別人說的,想清楚,再做決定。”

在國王陛下對他的繼承人展開教育的同時,那個幼小的繼承人已經為自己倒了滿滿一杯蜂蜜酒。

然後,那帶著琥珀色氣泡和微妙氣味的東西一入口,我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怎麼說呢……這玩意真的是酒?當然,我得承認,它是有酒的味道的,至少是有那麼一點酒的氣味的。但是,我寧願相信這是某種兌了酒精的劣質糖醋水,而且裡面可能還加了些別的什麼草根樹皮,讓我想起上輩子曾經喝過的中藥……

然而,當學著大人的豪爽做派一口氣將滿滿一角劣質糖醋水一飲而盡後,我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了。

有某種東西,讓人放鬆,讓人快活的東西,從胃裡,從心

裡,一點點的蕩漾開來,讓潮濕和溫暖得過分的空氣也變得宜人起來,讓剛剛還滿是傷痕隱痛不已的身體也變得舒適起來……

那個男人的面孔離我越來越遠,而且漸漸扭曲模糊,變成無數自由舒展著如水草般的怪異線條。來自大地的吸引力也似乎越來越小,讓人分不清頭頂和腳下。燃燒的木炭發出雷鳴般的歡呼聲,窗外的風則調皮的嬉笑打鬧。這個世界,如此美好……

在這樣美好的世界裡,那個男人滿意的誇讚如同天邊的滾雷般隱隱約約:“不愧是我的種。雷神之賜也能喝得這麼痛快。不過,你還能聽明白我偶在說什麼嗎?”

什麼?雷神之賜?我記得,在父親的廷臣裡,武士階級中,最強大的那幾個被稱為“百塞克”的傢伙,號稱是得到歐登大神的格外喜愛,掌握了古代神文的用法,可以刀槍不入的——他們在參戰之前,就會喝下滿滿一角的“雷神之賜”。

所以說,我剛剛喝下了一名百塞克參戰前飲用的“神酒”,而且是百塞克參戰前的標準用量?

按照我上輩子的記憶,那玩意其實根本就是迷幻藥來著。所以說,這個老爹,若無其事在浴室裡擺了一小桶藥,自己拿這玩意當飲料喝,還逼著他唯一的親生兒子一口喝掉了滿滿一角……

這絕對是親爹啊!

這麼想著,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前所未有的開心,於是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從我有印象起,你就一直避免和人衝突——可是只要你願意,你也完全可以砍死任何一個惹到你的蠢貨。你有這個能力,也有人給你撐腰,但是你卻處處忍讓,為什麼?”那張滑稽的大臉在我面前不住的扭曲變形,光怪陸離的吐出一個又一個雖然能夠聽懂卻完全無法理解的詞。

為什麼?為什麼呢?因為我怕啊!

“我還能怎麼辦?我的父親不喜歡我,我的母親絕對不會反對我的父親,你告訴我我還能怎麼辦?”

那些不住變幻著的線條似乎停頓了一個瞬間。然後,那個聲音再度響起:“你是一個阿西爾人——即便不是王子,你也應該是個戰士。這種態度將來可沒辦法登上英靈殿。”

“可我就是怕,怎麼辦?要是我像你一樣身體強壯武藝高強……”

那張大臉下面,一個扭曲著的觸手按住了我的嘴巴:“要是你像我一樣身體強壯武藝高強,那麼你就得帶著三十幾號人,去和上百號的仇家玩命;要是你像我一樣,那麼你就得帶著五六條船去搶一個戒備森嚴的城堡;要是你像我一樣,那麼你就得頂著牆頭上好幾十張強弓提著盾牌踩著長梯第一個沖上城頭——你以為那些時刻我不害怕?”

“我也害怕。”那張大臉一陣顫抖,“可是,想那麼多幹嘛?難道害怕你就不死了嗎?”

這個問題我當然想過,而且當然沒有得出過答案。固然,人們早晚難逃一死,可是如果能夠活得長久,當然還是多活幾年比較好啊。

然而,對面那個怪物已經低低的哼起了一首歌謠。

理所當然的,那個歌謠也是扭曲的、走調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底裡,清楚的知道它,知道它的意思,知道那低沉平淡的調調裡所透露出的難以言喻的情愫。它讓我覺得親切,它讓我覺得激動,它讓我大從心眼裡覺得,我是真的活著……

親朋終會壽享天年

牛羊早晚斃歿病卒

足下縱然鐵打身軀

難免遲早撒手塵寰

世上惟有功業永存

彪炳史冊光耀千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