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17 講道理大反派不該這麼早登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55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6日 10:04


無需贅言,王后殿下自然是我的親生母親——同樣是二胎的。

因為之前父親的一處莊園出了些事,而父親本人又不便離開狼廳,母親大人便以王后的身份前去處理,直到今日才回來。

而那位“希格斯船長”,則是我的叔叔,我父親的弟弟。印象裡這傢伙不怎麼討我喜歡。不過幸運的是他本人常年率領劫掠艦隊在外活動,並不經常出現在狼廳。

可是現在,他們兩個卻一起回來了。這事似乎有些奇怪。

當然,我所說的奇怪指的並不是我的母親和叔叔之間發生點什麼——對這一點我還是很有信心的。

真正奇怪的地方在於,劫掠艦隊一貫在南方被稱為“騎士王國”的國家活動,而母親去處理事務的莊園則在北方,所以,叔叔去北邊幹什麼?

腦子裡胡思亂想的時候,在一眾全副武裝的武士和健僕的陪伴下,我的母親、維克斯王國的王后,帶著盈盈笑意徑直走了進來。

看到母親,我就忍不住懷疑,整個維克斯王國的人是不是都瞎了——他們居然說我大姨和我母親“一個模子裡鑄出來的”。

當然,不可否認,僅就五官的大小和形狀而言,大姨和母親確實存在極大的相似之處。但只要長了眼睛的人就能看出這兩位的差別——如果說那位常年槍盾不離手,終日不苟言笑的大姨是用鋼鐵鑄就的刀劍,那麼眼下,那位披著白熊皮斗篷,正帶著溫柔的笑意看著我的父親,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進大廳的女子,就是流過白樺林的淙淙小溪。

“入席吧吾愛。”從座位上站起來,老爹伸出手牽住母親的手,將她拉到自己旁邊坐下,“你回來得稍微晚了點,錯過了一些事情——那邊很麻煩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母親也歎了口氣:“是有些麻煩。老哈特搶了個莊戶人的姑娘,人家的父兄去搶人,動了斧子,死了五個人,那姑娘和她的哥哥,剩下三個是老哈特照看的莊子上的奴隸。”

父親一言不發的聽著,我也豎起耳朵,想要知道一名王后是怎麼處置這種事的。

然後,我那位仍舊帶著溫和的笑容的母親就說出了讓我毛骨悚然的話來:“這事兒由老哈特而起,他的肆意妄為使王家聲譽受損,我只好讓人砍了他的腦袋,抹上石灰後送去各個莊園,讓其它地方的人也小心點——我們的身份並不是給他們胡作非為的理由。”

“對那姑娘和他的哥哥,我們付了他們家人一筆命金。”

“但是,王室的尊嚴不容侵犯,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個莊戶人帶著家人闖到國王的莊園上殺人的理由。所以,那個莊戶現在只剩下幾個寡婦了。我留了人照看那邊避免那些女人受到欺淩。”

“被老哈特殺掉的那個漢子只有一個兒子,才五歲。我決定做他的保護人,而且已經把他帶回來了——很抱歉我沒有先和你商量一下。”

這種處置也太荒謬了!你自己的僕人亂來,引起了流血衝突,結果你賠了錢,砍了自己的僕人,然後把來鬧事的也都殺了?

而且,你要說北地人一言不合就殺人,作為國王為了維護尊嚴殺了冒犯者是理所當然,那你為啥又留下個小孩子,還做他的保護人,還把他帶回來?生怕對方長大後不打算給自己家人復仇嗎。生怕將來我的仇家不夠多嗎?

我正想表達自己的不滿,卻發現大廳裡的人們居然都是一臉信服的表情,就差直接站起來說“王后殿下英明”了。

然後,老爹的話更是讓我險些將嘴裡的湯噴出來了:“沒什麼好抱歉

的吾愛,你的處置非常得體。就算是我親自去,也無法做出更公正的裁決了。”

“確實如此。”就在我實在忍不住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一個粗魯無禮的聲音從大廳的正門處響了起來。

如果說,母親是大姨的柔化版,或者反過來說,大姨是母親的女戰士版本,那麼眼下站在大廳門口的那一位,就只能說是我那位親愛的老爹的大邪神版本了。

不必贅言,老爹自然是一副堂堂正正放蕩不羈的王者之相,樂觀開朗笑口常開,雖然經常會帶著毫不掩飾的傲慢,但總而言之是那種會讓人感到信服,認為可以依靠的存在。

然而,站在大廳門口的那一位,雖然有著和老爹相近的體型和外貌,卻表現出完全不同的氣質。

本應閃耀柔順的披肩金髮被修建成短短的一層,如雜草般倔強的在頭皮上胡亂的挺立;修長的眉毛在靠近眉心處下壓,形成一個倒過來的“八”字,配合著鼻樑上面的“川”字紋,讓這張臉的主人始終露出一副陰鬱憤怒的表情;一道刀疤自左邊顴骨垂直向下,為那張本來就因為常年緊繃而顯得兇惡的臉額外增加了一股戾氣;甚至,就連那粗魯的支棱著的金色短須下的部分,都因為向下耷拉的嘴角和乾裂的唇透出幾分兇惡之色。

而在這樣一張兇惡逼人的臉龐下,原本應該筆直挺立如白樺樹般的健壯身軀也是佝僂著的。這倒不是因為主人被生活的重擔壓完了腰,或者是患有什麼骨骼上的疾病,純粹是因為此人即便是在這裡,也習慣性的保持著弓身探頭、分腿屈膝的姿態——那是一個下一秒就可以發動衝鋒的姿態。

這傢伙,就是我的叔叔,我父親的弟弟,“希格斯船長”。

看到他,父親也立即露出了快活的表情:“哈,小弟,你可有日子沒回來了,快來,讓我看看你——在南邊還好嗎?”

“哈。”那個人似乎是笑了一聲,露出了潔白尖利,而且在我看來似乎是有些長得過分了的犬齒,看起來更像是某種食肉的野獸了,“我想著,既然是我親愛的哥哥的生日,我總得回來。可是不走運,船裡的東西太多,太沉啦,又遇上了大風,一直刮到了北邊,結果就晚了,正趕上跟王后殿下一起回來。”

那個人形的野獸猙獰的笑著,邁著步子走進大廳,很奇怪的並沒有在廷臣中引起絲毫的厭惡和排斥,反而受到不少人熱情熟絡的招呼。

而最後,他在之前向我敬酒的那個傢伙——也就是我父親的宮廷武士首席——的桌子旁邊停下:“我想,這裡也許有我的座位?”

我本以為這是一次挑釁。然而對面那人卻一臉愉快的向右移開身體:“我就知道你肯定要來找我喝酒。還算你沒有忘了我。”

在座位上坐下之後,我的那位叔叔終於扭頭看向我:“哈,看來,我親愛的小侄子也終於得到了他的位子——這很好,很好。”

好個屁啦!國王的弟弟,形容兇惡,面對國王的兒子露出猙獰的笑容……

所以說,其實你早就因為王位旁落而心懷不滿,長期在外招兵買馬準備搞事情,對吧?

所以說,接下來你就會殺了我爹強佔我娘然後還試圖謀殺我於是我就會小心翼翼的假裝對真相一無所知還要保住自己的小命,然後在某個地方哀歎“突壁,奧鬧特突壁,億滋厄筷子沉”,對吧?

總而言之,其實我這輩子要面對的大反派就是你,對吧!

但是我說教練,為啥大反派會這麼早出場啊?難道我這輩子也是個短篇小說來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