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18 媽媽呀大反派開始刷聲望了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39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幸運的是,儘管我頭皮發麻心臟狂跳,但那位大反派先生只是猙獰的笑著說了一句,就不再關注我了。

也許,在他看來,以之前那麼多年的表現而言,即便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得到了父親的承認,我也根本不對他的邪惡計畫構成威脅吧。

而且,這麼一說,如果我在清醒過來之前說了什麼豪言壯語贏得了父親全體廷臣的一致認同,那麼父親要求所有人起誓絕不將此事透露半句,也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了——那個親切而熱情的對自己的弟弟微笑著的國王陛下,其實也是防著他的弟弟的。

然後,在那個人形的野獸以完全符合他的身份的姿態將蜂蜜酒和大肉腿以驚人的速度吞下的時候,國王陛下帶著笑意看著自己的弟弟,再次開口了:“希格斯,給我們說說吧,南邊那邊打得怎麼樣?”

聽到這個問題,那位叔叔又大大的咬了一口肉,狠狠的嚼幾下,用力一吞,將一整角蜂蜜酒全部倒進自己的嘴巴裡,隨手抓起桌子上的毛巾胡亂在嘴巴上抹了兩下,停了下來。

“根本不值一提。”那個雖然未必吃飽喝足,但至少已經不再饑渴的武士用一句斬釘截鐵的論斷作為一場漫長演說的開場。

“名義上他們是一國的,而且他們的國家也比咱們的大得多,他們還有個什麼神的教會管著。可是這些根本沒一點用處。”

“那個國王是個靠著父親的名望和妻子家的勢力坐上王位的傢伙,底下的那些郡長們——嗯,他們那裡叫公爵——根本就不服氣他,自然也就不願意為他效力。甚至,咱們的艦隊順著大河往南開的時候,還有個鬼公爵送了我一箱子金子,給了我一封信,叫我最好能幫他解決掉那個坐在王位上的小鬼。”

說著,我的叔叔攤開雙手,做出一個不屑的表情:“哈。所以,我就把信使宰了,把金子留下了,順便把那個公爵的碼頭給燒了——咱們這次不是去做生意的,所以誰的生意也不做。”

然後,大廳裡響起了一片贊同之聲。

當然,很多出去討生活的北地人都會接受別人的雇傭,為一個出得起錢的雇主作戰。但是,作為國王的弟弟的希格斯,他並不需要,也不會接受雇傭。與其說他是去劫掠財物的,不如說他是在為王國練兵。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又是一驚——如果在這些年裡王國的新兵都是在他的艦隊裡歷練出來的,那麼將來,萬一他真的和我的父親交戰,那些人會站在哪一邊?

“可是我並沒有看到你帶著一頂王冠回來。”

對自己哥哥的問題,希格斯船長點點頭:“是啊,沒有,差一點——我正要說到這個。”

“那些公爵們既然都不肯出兵,那個國王就只好自己帶著自己麾下的騎兵和步兵來和我交戰。”

“當然,他終究是個國王,還是召集了很多人手的,足有咱們的四倍那麼多。”說著,人形野獸得意的一笑:“他把他的軍隊分成兩支,分別從大河的兩岸來攔截咱們的船隊。這樣,他就平白的分散了自己的力量,讓一邊只有咱們兩倍數量的軍隊了。”

“然後我看著有王旗的那一邊,就在反面靠了岸,把那些人殺得屍橫遍野,七零八落。”

“那一定是場苦戰。”在詩人的陣列裡,有人這麼插嘴。

然而,希格斯船長只

是面露輕蔑的哼了一聲:“和他們交手之前我也是那麼想的。可是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原本我琢磨著,咱們之前打的都是些村子,是些騎士和他們的農夫,不值一提。現在遇上了戴王冠的,總算遇上硬骨頭了,得小心著點啃,免得給噎死。可是一交手,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他們的軍隊裡,那些騎馬的、披甲的、在長槍上掛著有紋章的小旗的,是些真正的好手,值得一戰。跟在那些人身邊,同樣騎馬,看起來是負責給他們打下手的那些小夥子,雖然沒有那麼利害,但好歹也算是戰士。”

“可是除此之外,剩下的都是樣子貨,是農夫,是漁民,是獵人,可絕對不是戰士。”

“咱們喊著號子沖過去的時候他們就慌了神啦。那些用弓弩的,花了三倍的時間也上不上一支箭,好不容易射出來,也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那些拿槍矛的,密集隊形站得到是挺唬人,可是叫一個戰士扛了大盾合身撞過去,立即就倒了一地人。”

這麼說著,講述著又乾淨利索的喝掉一整角酒,揮舞著手裡被啃得乾乾淨淨的豬腿骨:“總之,一場大屠殺。那些騎馬的人到是很會說一些勇敢的話,哪怕被從馬上拖到地上,從地上打翻在地,給人踩著砍了腦袋也沒有求饒的。可他們終究人數太少,一會兒就叫咱們殺乾淨了。”

“等這邊的事兒結束了,我看小夥子們還紅著眼,根本沒吃飽。我就說‘對面還有這麼一幫人呢,咱們再坐上船,過去對岸殺一陣吧’。於是,我們就把那些俘虜都宰了,把他們的腦袋都掛在槍尖上,坐了船去對岸。”

說到這裡,那位希格斯船長吸了一口氣,露出了牙疼的表情,用力一捶桌子:“哎,這事兒也怪我。打了勝仗卻沒有及時獻祭,惱了歐登大神,這就迎面挨了一棍,給人打得昏頭昏腦的。”

聽到他說惱了歐登大神,所有人都禁不住坐直了身體,露出了鄭重的表情。

然後,在一片肅靜中,父親慎重的開口:“你們該不會打輸了吧?”

“贏到是贏了。好歹咱們之前也給歐等大神送了那麼多好手過去,就算我一時疏忽,冒犯了他,看著過去的情面他也總會給咱們一個贖罪的機會。就是,這仗,打得惱火——好比你搶了一個船隊,別的船都叫你奪過來了,到頭來發現裝著金子的那條船跑掉了,你還斷了條胳膊。”

這就是說,最大的戰果沒得到,自己還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對面那個國王是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夥子,到是個帶種的——我們一上岸,他就親自騎著馬,帶了那些圍在他身邊的騎士們,朝我們連著沖了五次。”

停頓了一下,似乎是飛快的瞟了我一眼,希格斯才攤開手:“可是,弱者的怒火能頂什麼用?他根本不是個戰士,再怎麼咆哮也沒用。若不是我惱了歐登大神而註定要失去我的勝利,那小子就算有一百條命也得給我留下。”

“可是你並沒有得手。”

面對國王的詢問,王弟喪氣的點頭:“對啊,我失手了,讓他給跑了。可沒辦法,歐登大神決議要奪走一個人的光榮,凡人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那個騎士王國的國王自己是只小海豹,可他身邊那位,那是頭真正的獨狼。就是他,害我失了手,還折了大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