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21 既然是敵人就讓你嘗嘗毒藥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24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6日 13:56


看著那個孩子,我搖了搖頭,將“乾脆幹掉好了”的想法從腦海中甩出去,試圖找個正常點的話題。比如……

“你知道你為什麼會來這兒吧?”

啊呸!這話題哪裡正常啦!

然而,對面那孩子已經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咬住了下唇,點了下頭,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知道。”

無論如何,這可不是個好開始,還是換個話題拉近一下彼此的關係吧:“我叫巴德爾,今年六歲,是國王的兒子,也是未來的國王。”

啊呸!我這張嘴。這哪裡是拉近彼此關係的話啦!

果然,對面那個委屈的孩子收回了牙齒,皺起了眉頭,微微鼓起了嘴——這麼看,果然也好可愛啊。

“我知道。”那個超可愛的孩子這麼輕輕的回答,看上去柔柔順順的,就如同他的短髮一樣。可是毫無疑問,他已經開始生氣了。

嗯……為了避免將來那悲慘的命運,我還是說些話緩和一下氣氛好了:“嗯……你家裡的事,我也聽人說了。這是我家的奴僕不對,你的親人已經得到了命金,那個胡作非為的奴僕也為他的愚行付出了代價。”

“但是,無論如何,攜帶武裝強闖國王的莊園都是不能容忍的謀逆之行,所以你其它的家人也算是咎由自取。”

剛剛還認同的點頭的霍德爾愣在當場,而我也一樣。

我這一定是被什麼奇怪的東西附身了!不是說從剛才,就是在大廳裡,我的狀態都非常奇怪。活躍、興奮、好鬥,似乎總想要壓倒別人,想要挑起爭鬥,而且行動總是快過腦子——我這是被什麼超自然力量詛咒了吧?

一定是的。

但是,就算這麼說,也已經太晚了——第一次,那個可愛的、甚至還帶著驚恐的柔順的孩子站直了身體,死死的盯著我,露出了可怕的眼神。

“你是壞人!”

在我來得及說什麼之前,那孩子已經尖叫一聲,直朝著我沖了過來。

然後,在我來得及做什麼之前,那孩子已經又尖叫一聲,“砰”的一聲撲倒在地上。只聽聲音就知道,這一下一定很疼。

看著那個似乎徹底喪失了鬥志,趴在地上顫抖著的孩子,我那被詛咒的腦子終於暫時安靜了下來,而心底裡則升起了一點點的惻隱之心。

於是,我邁步上前,彎下腰去扶他:“你怎麼弱成這樣啊。”

然後,那孩子猛的抬起頭,大瞪著水汪汪的眼睛,如同搬運食物的松鼠般鼓著腮幫子,舉起手直朝著我的臉撓了過來:“壞人,殺了你,殺了你!”

“哇!你是女人嗎?”儘管我的反應速度很快,但清晨的過量訓練仍舊不可避免的使身體變得遲鈍下來,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不過,和早上的訓練比起來這根本不算事兒嘛。

緊接著,下一爪就被我成功的擋下。

但那孩子仍舊不依不饒的胡亂揮舞著手臂,然後在發現完全無法奏效之後,猛的挺起來,一口咬在了我的腿上。

這一次,是實實在在的疼痛。而這疼痛,也徹底的泯滅了本就不多的耐心和同情心。

“夠了。”大吼一聲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猛的將他從地上

拖起來,舉起拳頭,對準他的臉……

那孩子頭發淩亂,還沾著水漬;剛剛在地上狠狠摔過的小鼻子還流著血;而那雙漂亮的大眼睛裡則寫滿了恐懼……

完全下不去手啊!

洩氣的將霍德爾向椅子上一放,我讓自己做出兇狠的表情:“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坐著,不許動,否則就打死你,知道了嗎?”

那孩子顫抖著,仍舊大瞪著眼睛,點了點頭。

完全不行啊,這樣下去根本沒辦法相處。

就像母親說的那樣,我們家實際上對他是負有責任的。因此,對於母親做他的保護人,除開我對自身的安全的擔憂之外,我並不反對。

可是,如果就和他保持著這種關係相處下去,恐怕用不到他成長到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為自己的父親和爺爺復仇的地步,我們兩個之間就有一個會先瘋掉。

得想個辦法解決掉——說什麼感化對方忘記仇恨之類的屁話也未免太想當然了。但是在對方能夠決定是否要復仇之前,至少要能夠象正常人一樣生活在一起吧。畢竟,我們現在一個六歲,一個五歲,都還是孩子。雖然毫無疑問的,和我上次投胎時的那個社會裡許多十幾二十歲的人相比,我們都要懂事、講理和負責得多。

說到孩子!

孩子們最喜歡的,大概就是吃和玩了吧。雖然我完全不知道北地孩子們都玩什麼——實際上很可能是剝皮短刀、碎顱手斧之類的東西——但是,吃的,還是可以的吧。

打定主意,我再次露出兇狠的表情,瞪了霍德爾一眼:“老老實實在這坐著,不許動。要是等我回來了發現你不見了,哼哼!”

結果,等我一路小跑到廚房,取到了我要的東西,再一路小跑回來的時候,那孩子果然還乖乖的在椅子上坐著,一動不動——看來,剛剛我確實是嚇壞他了……

然後,我繼續做出兇狠的表情:“哼,既然你想要殺了我,可就別怪我了。”

對著再次露出驚恐表情的孩子晃了晃手裡的金杯子:“這可是國王的毒藥,只要那麼一滴,就能要了人的命。現在,乖乖的給我道歉,不然的話就讓你嘗嘗毒藥的滋味!”

霍德爾將身體死死的抵在椅背上,慌亂的看向我手中的金杯,之後有生氣的看著我,兩隻手抓住椅子的把手:“壞人,你休想。”

這就是個意外之喜了——雖然對方只是莊戶人出身,而且有些膽小,但毫無疑問的,這孩子被教育得很好,甚至比一般的北地人都更好一些。

於是,我獰笑著用手指在金杯裡沾了些琥珀色的“毒藥”,邁著步子靠近了那張椅子:“既然不肯道歉,那就來嘗嘗毒藥吧。”

似乎是因為剛才的那次衝突很清楚的昭示了我和他在武力上的差距,霍德爾並沒有像我提防的那樣暴起反抗,但也沒有違心的鬆口向我道歉,只是繃緊了身體,仰起頭儘量的遠離我那沾滿“毒藥”的手指。

然而,這種程度的掙扎毫無疑問只是徒勞——很快,他就再也沒有躲避的空間了——那孩子絕望和慌亂的大瞪著眼睛看著我,而我則慢慢的將手指塞進了他的嘴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