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22 這就是良好人際關係的開端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4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4日 02:50


那根罪惡的沾滿粘稠的琥珀色致命毒藥的手指慢慢靠近,之後帶著不容置疑的力量慢慢的分開纖薄紅潤的唇,撬開珠圓玉潤的牙,找到了溫暖軟糯的舌,將那見血封喉的毒藥完全的塗抹上去。

然後,那孩子驚訝的大瞪眼睛,停止了呼吸……

片刻之後,霍德爾伸出紅潤的小舌頭點了點嘴唇,然後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著我,雖然不開口,卻已經將他的意思表達得清清楚楚了:“為什麼?”

得意的笑著,我再次晃動手中的金杯:“怎麼樣?國王的毒藥好吃嗎?”

這時候,霍德爾也知道自己被騙了,頓時瞪起眼睛,鼓起嘴,露出生氣的表情——可惜,因為他長得實在太可愛了,再加上意識到自己被騙時因為羞愧而在白皙的臉上泛起的紅暈,這個表情絲毫沒有威懾力,反而讓人想在他臉上捏一把。

然後,我再次晃動金杯:“甜嗎?還想吃嗎?”

微微別過臉,霍德爾飛快的瞟了一眼我手中的金杯,又飛快的將視線移開:“不就是蜂蜜嘛,我也吃過的。”

“這可是歐登大神的大祭司親自飼養的蜜蜂釀的,用來供奉在歐登大神的聖壇上的,壇蜜,你也吃過?”

孩子纖細修長的脖子上泛起了一個小小的漣漪。微紅著臉蛋,霍德爾再次將視線偏到一邊:“才不想吃呢。”

然後,搖晃著的金杯偏偏離他越來越近。伸出另一隻手指在金杯裡舀了一下,我毫不客氣的大口吮吸著手指上甘甜的蜂蜜,發出顯然並不文雅的聲音。

壇蜜什麼的,當然不是真的,只是我隨口說出來使這個蜂蜜“感覺更好吃”的小伎倆而已。但這確實是由大祭司養的蜜蜂釀的沒錯。

是不是比別的蜂蜜更好吃我也不知道。但在這個年代的蜂蜜,對於天性就嗜好甜食的人類而言,絕對是上天的饋贈難得的佳餚。

所以,總而言之,我才不相信區區一個小毛孩也能抵擋蜂蜜的誘惑呢:“真是香甜啊!怎麼樣?來叫聲哥哥,就給你吃哦。”

但霍德爾就是抵擋住了誘惑——那孩子紅著臉,頑固的連頭也轉到一邊,仍舊鼓著臉:“才不要。”

“啊!真是沒辦法,本來想和你一起吃的,既然你不想吃,那就算了吧。”

這麼說著,我把金杯往旁邊的矮桌上一放,轉身走到門口,又猛的轉身——那孩子發現我突然轉身後,立即飛快的又把頭偏轉開,臉也變得越發的紅潤了。

“我要去訓練了,你就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吧。等我訓練完了再回來找你。”

說完,我打開門,邁步,再次猛的轉身——再一次的,那孩子飛快的把頭轉開,一副根本沒看我的樣子,只是全不自覺自己的臉色已經暴露了一切。

所以說,現在看來,親愛的母親大人把這孩子帶回來確實是個英明無比的決定——得到好玩的玩具了呢。

不過,首先,我是真的要去訓練了。

這也是讓我決定奇怪的另一件事。

按理說,第一次接受訓練就累得暈倒的我,即便蒸過了桑拿,吃過了早飯,又愉快的做了飯後運動,也應該是渾身酸疼疲憊不已才對。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即不覺得疼痛,也不覺得疲憊,反而滿心興奮雀躍不已的期待著訓練的再次開始——似乎,在我的身體裡潛藏著無窮無盡的精力,只等著任我揮霍。

於是,我就帶著這樣的興奮勁再次回到了那

間小小的訓練室。

和早上相比,我覺得我的身手似乎是靈敏了很多。至少,當我再次摔倒的時候,我已經能夠採取一些姿勢,讓自己摔得更輕一些,起來得更快一些。

而我的拳腳肩肘打在蒙皮的木樁上所發出的聲音似乎也更大了一些——當然,關於這一點,很可能只是我的錯覺。

當我進行第五次往返並且開始感覺身上再次出汗的時候,門再次被推開了。

然而,這一次,進來的既不是我的父親或者母親,也不是我的大姨,而是那個坐在右邊首席,第一個向我敬酒的——我父親的首席宮廷武士。

看到我一臉驚訝的停下,那個瘦高個子的武士便愉快的笑著對我點頭:“啊,王子殿下,您果然已經在這裡鍛煉了,這非常好。一名優秀的武士固然要靠神靈的眷顧和高貴的血脈,但自身的鍛煉也是不可缺少的。”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不等我提出問題,那位武士已經再次開口:“嗯……國王陛下已經和王弟開完了會。但是您也知道,王后殿下剛剛回來,他們有許多事要忙。”

這麼說著的時候,首席武士便對我擠擠眼睛,露出一副“你懂得”的笑容。

然後,他又立刻恢復了一本正經的樣子,就好像剛才那個用調侃的口吻提起國王和王后的傢伙根本不是他似的:“至於我。在下是卡塞爾的奧塔,先前在戰陣上為自己贏得了折劍者的名號,如今則暫列國王陛下宮廷武士首席。蒙國王陛下看重,等狼廳外面那座學校建好,我將在那裡向你們傳授使用盾牌和寶劍的本事。”

停頓一下之後,他才再次開口:“不過,既然眼下大家都有空,我也就不妨讓陛下暫時抽身,來向您教授一下拳鬥的技藝。”

“我有個問題。”既然有人來教我,那麼我自然也就樂得多學一些——當然,這也取決於對方願意不願意教。不過,問問總沒什麼害處。

卡塞爾的奧塔笑著點頭:“您請問。”

被一個比自己大很多的成年人,一個成名已久的著名武士如此對待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但我也很清楚我必須習慣:“為什麼是拳鬥術?你們應該有許多別的技藝可以教我吧。”

這個問題讓奧塔笑了起來。

不過,毫無疑問,宮廷武士首席很懂分寸——他只是淡淡的、輕輕的笑,然後很快停下:“您大概誤以為拳鬥術就是教人如何用拳頭打人了。”

“還有肘、肩,和別的地方。”

對於我的打斷,奧塔並不生氣,至少看起來沒生氣:“是的。但是,這並不是關鍵——拳鬥術的關鍵在於,讓你養成習慣,無論你是站得穩穩的,還是腳下顛簸起伏;無論你是吃飽喝足志得意滿,還是饑腸轆轆渾身乏力;無論你是身披堅甲手握神兵,還是赤身裸體兩手空空,你都能夠迅速而果斷的發出致命的一擊。”

“而這一擊,就關係到一個人是活下來享受勝利,還是被女武神帶去歐登大神的殿堂加入永恆的盛宴。”

說到這裡,奧塔也露出格外莊重的表情:“因此,拳鬥術不但是每一個覺醒了祖先血脈的阿西爾人必須學習的技藝,也是阿西爾人絕不外傳的絕招。”

但願有他說的那麼厲害吧。

雖然我並沒覺得這玩意有什麼利害的,但還是點點頭:“我明白了,那麼我們開始吧。”

於是,奧塔就又溫和而親切的對著我笑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