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26 北歐的神職從來都是戰職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2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驚叫著從空中落下,之後“噗通”一聲掉進水池裡,再揮舞手臂遊上水面。儘管這個過程已經經歷四次,但在跳下去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會大叫出聲。

然後,等我向著更淺的池邊遊去的時候,就看到霍德爾也尖叫著被丟了下來。

之後,則是同樣赤身裸體的奧塔——健壯的身體上帶著若干處猙獰的刀疤,粗壯的大腿間一坨不可直視之物隨風顫抖……

啊呸……

我為什麼要看這種東西……

在冰冷的池水中洗乾淨身體,爬上岸,擦乾頭髮穿好衣服,我就帶著我的新小弟,離開了那個小池塘,徑直進入了巨大的狼廳。

然後,我就愣在當場——在我對面,那條狹窄漫長的走道裡,一個手撐木杖身披鴉羽的老人正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我。

看到我停步,奧塔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個大步擋在我身前。

而下一刻,這位宮廷武士首席便恭恭敬敬的站直身體,對那老人低頭行禮:“大祭司閣下。”

這位木樁子一樣杵在路上,瞪著一對烏鴉般的血眼看著我的,不是別人,正是歐登大神的大祭司,整個維克斯王國諸聖殿祭司的首領,在宴會廳裡坐在我父親左手邊第一位,名字叫做彌彌爾的。

對著奧塔點了點頭作為回禮之後,大祭司將目光轉向我,微微一笑,露出一口令人讚歎的好牙口:“王子殿下請隨我來——我已經知會國國王陛下,以後你上午學習拳鬥術,下午,就跟我學習魯尼符文。”

聽到這話,連奧塔也瞪大了眼睛——大祭司口中的“魯尼符文”,另外一個名字就是“上古神文”,據說是在遙遠的古代,眾神還在凡間行走的年代裡流傳下來的,真正的神靈的文字,具有一大堆各種各樣神奇的能力。

不過,隨著時光流逝,到現在還掌握這種文字的,也只有神殿裡的祭司們了。

至於百塞克們……他們只是能夠使用幾個特定的符文,從而得到刀槍不入的能力而已,和真正“掌握”之間的差距還大著呢。

當然,這些都是所謂的“江湖傳言”,完全當不得真。至少,別的不提,光是“刀槍不入”這一條,就讓我想到了大天朝曾經有過的某神拳請神上身,刀槍不入,然後被洋鬼子的火槍打成漏勺的過往。

不過,稍微學習一下魯尼符文還是很有用的——雖然那些傳得神乎其神的功能肯定是沒有的,但魯尼符文仍舊是北歐地區文化階層的身份標誌。

這就好像穿越到中世紀的歐洲地區,要是會一口流利的古拉丁語,再能背幾句《聖經》上的句子,那時髦值頓時刷刷的就上去了,去找什麼教士、貴族刷個好感那就跟玩一樣。

另外,很多記載古代英雄豐功偉業的碑文,也是用魯尼符文鐫刻的——所以,這也是當代考古學必修課。

滿心歡喜的我正要答應,突然想起我身後還有一個小拖油瓶:“大祭司閣下,這一位是我的……弟弟……”

說出這個詞的時候,我是真的覺得背後一涼,就好像我在給自己立Flag似的。但我還是把話說完:“霍德爾。他可以一起學習嗎?”

大祭司沉

默了一會兒,直到我以為他要拒絕的時候才開口:“只要這是您的意願。”

“當然。”

然後,我就聽到背後那個小傢伙用低低的、滿是不服氣的聲音悄悄開口:“才不想學什麼符文呢。”

當然,無論是我,還是奧塔,乃至大祭司,都直接忽略了這句話。

於是,出發。

這段旅程無論是對我還是對霍德爾都是一種考驗,因為大祭司並不住在狼廳裡。

在狼廳外那片茂密的森林裡,有一片森林格外的茂密,週邊的灌木上掛滿了血跡斑斑的鐵鍊,那就是歐登大神的聖林。

而在聖林的正中央,一顆最粗大的神聖橡樹下,一座由巨石壘成的半地下建築,就是大祭司的棲身之地了——自然,也就是歐等大神的大聖殿。

最初的時候,我還以為那四五塊大石頭所蓋住的,僅僅只是一個小小的地窖。但是當大祭司舉著手中的火把,帶著我們踏著冰冷潮濕的石階慢慢的越走越深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地方比我想的要大了很多、很多倍。

更加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儘管已經下了至少一百階,這裡的空氣居然還是流通的——這一點,從大祭司手中火把不住跳躍就能看出來。

然後,走了大概一百二十階之後,我們才終於到達平地。

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條狹長的通道,徑直通向似乎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而在通道的兩旁,則隱隱可以看到許多洞口。

作為一個二次投胎還糊弄了孟婆的人,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作為一個過來人,我是見的多了。在電視電影上,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然而,眼下,站在這條通道前,我還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那漆黑悠長的通道,看上去就好像隨時會有什麼非常恐怖的東西從裡面鑽出來……

幸運的是,這裡是大祭司的主場。

而更幸運的是,他並沒有打算帶我們進入通道深處。

這條見鬼的鬼屋通道右手邊的第一個洞口裡,一個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的傢伙正在不斷的把劈成小塊的木柴一塊接一塊的丟到燃燒著的篝火堆裡,嘴巴裡還在不停的嘟噥著什麼。

聽到我們進來的腳步聲,那傢伙便抬起頭,然後站起來:“哈,老頭兒,你總算回來啦。這就是你給我帶回來的玩伴?”

然後,那位披著完全由漆黑油亮的鴉羽編成的斗篷,看上去垂老矣矣的大祭司便突然張開雙臂,猶如撲食的惡鴉般直撲那孩子,同時毫不留情的揮舞手中的木杖。

“啊!老頭,你真打啊!”

“哇!還來!”

“啊!你再打我還手啦!”

“哇!我真還手啦!”

“啊!別打臉!”

“哇!我可是你唯一的弟子!”

和霍德爾交換了一下眼神,我無奈的聳肩——那個大言不慚的稱大祭司為“老頭”的傢伙從嘴硬威脅到無奈求饒,但大祭司卻毫不留情,就那麼一杖接一杖劈頭蓋臉的打下去。

直到最後,似乎是打累了,大祭司才長出一口氣,極有派頭的將雙臂合攏,慢條斯理的走到篝火旁的一堆樹樁上坐下:“過來吧王子殿下,我們來開始學習魯尼符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