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27 不為後世所知的北歐歷史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4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一臉茫然的我,同樣一臉茫然的霍德爾,以及已經被敲定得滿頭包的那個不知名的小子,按照大祭司的吩咐坐到了篝火邊——我在大祭司的右手邊,那個不知名的小子在大祭司的左手邊,霍德爾則在我的右手邊。

然後,大祭司先為我們做了介紹:“這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子,瓦利。這是國王之子,巴德爾。這是霍德爾。”

聽到“瓦利”這個名字,我的腦子裡再次“嗡”的一聲……

該怎麼說呢?我所知道的北歐神話裡,在霍德爾謀殺了巴德爾之後,正是奧丁和琳達生下的兒子瓦利,殺死了霍德爾,為巴德爾完成了復仇!

我眼前這個瓦利,有著血紅的瞳孔和狡猾的笑容,一頭銀髮胡亂的披在肩膀上,雖然看上去身體瘦弱,還被大祭司敲打得狼狽非常,可眼裡射出的靈光卻叫人不能輕忽。

聽到大祭司的介紹,那位瓦利便笑著坐在自己的樹墩上做出一個誇張的手勢:“啊,尊敬的王子殿下,很榮幸能夠見到你,並在日後為你效勞。”

效勞你妹!是等我被幹掉之後殺了霍德爾為我復仇嗎?

問題是,我當然不能這麼說,否則肯定會被別人當成神經病的。

而不等我開口,大祭司已經毫不客氣的又是一巴掌拍在了瓦利的頭上:“閉嘴。”

鎮壓了多嘴的弟子之後,彌彌爾微笑著看著我:“殿下對我們這些人的歷史,不知道瞭解多少?”

這個問題讓我楞了一下——感情還不是直接學習魯尼符文,而是要先學習一下歷史?

而且,這個問題其實太過籠統,並不那麼好回答:“您指的,是諾威爾人?”

大祭司點了點頭:“是。”

這個問題……怎麼說呢?出於個人的興趣和愛好,我對歷史還是投入了很多精力的,所以,知道的大概比一般人要多吧。至少,每次大祭司、大學者和詩人們講到神話故事和英雄史詩的時候,我總是聽得很認真,而且也大概梳理了一下。

按照我所知道的,簡單的總結一下,這塊破地方的歷史大概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最早的時候,諾斯卡德地區是一片蠻荒黑暗的不毛之地,軟弱而愚昧的杜瓦林人渾渾噩噩的生活在這裡。這些灰發灰眼的土著人即不知道墾荒種地,也不知道冶煉金屬,只是使用木制的棍棒和角質和骨質的槍矛,在河流間捕魚,放牧著雪原大角鹿群。

然後,黑髮黑眼的約頓人從南方的大陸北上。這些脾氣暴躁體格強壯的入侵者使用著青銅的武器,輕而易舉的就將那些軟弱而原始的土著人擊敗,趕跑了一些,奴役了一些,殺死了剩下的。

這些約頓人不止是急躁的戰士,也是堅韌的農夫和嫺熟的銅匠。在征服了當地後,約頓人就在廣袤的森林裡繁衍生息——靠著青銅的武器和烈火,他們砍倒和焚燒一片又一片的森林,開墾一片又一片的田地,建造一座又一座的莊園,讓諾斯卡德地區漸漸的變得富有了人的氣息。

約頓人的莊園漸漸的遍佈了諾斯卡德地區的每一條河流沿岸的時候,第二批外來者到來了。

那些駕駛著輕便的快船從西方的海上到來的人自稱瓦尼爾人,有著白銀般閃耀的長髮和鮮血般殷紅的眸子。而最值得稱道的,則是他們那清脆嘹亮的嗓音——幾乎每一個瓦尼爾人都是天生的詩人。

更加重要的是,他們是目前為止諾思卡地區僅有的掌握了文字的人!

詩人和水手的

身份使他們大受歡迎,而約頓人也終於有了“口口相傳”之外的記錄他們歷史和英雄的方法。

遺憾的是,約頓人表達他們的歡迎的方式,並不是瓦尼爾人能夠接受的——他們試圖象奴役杜瓦林人一樣奴役瓦尼爾人。而瓦尼爾人並不像杜瓦林人那樣愚昧和孱弱。

於是,戰爭爆發了。

憑藉船隻的優勢,瓦尼爾人在近海的島嶼上建立了他們的根據地,然後駕著快船乘著海浪迅速的沿著海岸線運動,狂暴而且毫不留情的摧毀每一座約頓人的莊園,解救他們的同胞,殺死所有的約頓人。

阻止他們獲得最終勝利的有兩件事。

首先是和約頓人比起來,瓦尼爾人的人口實在是太過稀少,以至於約頓人能夠承受十名戰士的陣亡,瓦尼爾人卻無法承受三名同胞的逝去。

其次就是,儘管沿海沿河是瓦尼爾人的天下,但一旦約頓人退後而瓦尼爾人登陸,那些粗暴的戰士就可以憑藉他們更加健壯的體格贏得毫無懸念的勝利。

就在這兩個民族不斷的彼此放血,直到有一個徹底的完蛋才會停手的時候,新的外來者入場了。

最後一個入場的,是金髮金眸的阿西爾人。

和前面的三個民族不同,阿西爾人本來就是為了戰爭而生的。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和杜瓦林人的原始愚昧、約頓人的狂暴蠻橫、瓦尼爾人的本能復仇完全不同,阿西爾人有著清楚的目標和嚴密的計畫,而且他們雖然人數比瓦尼爾人還要少,但他們在步戰的能力上足以壓制約頓人,在海戰的能力上也可以讓瓦尼爾人低頭。

在最開始,阿西爾人作為強有力的盟友加入了瓦尼爾人一方,並很快的通過幾次成功的突襲贏得了瓦尼爾人的信任,以及在瓦尼爾人的根據地駐留的權利。

緊接著,阿西爾人便駕駛著更大的戰船北上,將那些雖然除了人數眾多之外毫無用處,卻仍舊有復仇的欲望和膽量的杜瓦林人也拉入了戰局。

以阿西爾人為核心,以瓦尼爾人為補充,依靠經過簡單訓練和武裝,但數量龐大的杜瓦林人,這支簡單的聯軍輕而易舉的贏得了數次關鍵性的戰役。儘管在戰場上,許多著名的阿西爾和瓦尼爾勇士喪失了性命,但幾乎所有有名的約頓武士首領卻也都被送去了冥界。

最終,當所有人都同意大家應該和平相處的時候,最初的諾威爾王朝就這麼建立了——阿西爾人作為統治者,瓦尼爾人作為協助者,部分約頓人和杜瓦林人作為平民,部分約頓人和杜瓦林人作為奴隸。

而後,隨著漫長的和平共處和戰爭廝殺,諾威爾王朝土崩瓦解。而原本涇渭分明的四個民族也消失不再——他們的後代不再和祖先一樣具備明顯的外貌特徵,而是變得混雜難辨:有著閃耀金髮的人也許有一雙灰色的眸子;擁有嘹亮嗓音的也許是個黑髮血眼的粗壯漢子。而原本的四個民族也幾乎被遺忘,只剩下了所謂的“諾威爾人”。

只有極少數的人,由於人們所不知道的原因,會具備和傳說中的祖先完全相同的特徵。這些人往往會被認為是得到了神靈的喜愛,註定能夠創造一番豐功偉業——假如他們沒有因為這樣那樣的不幸而夭折的話。

我的父親,以及我,恰恰都是典型的阿西爾人特徵——金髮、金瞳、白膚、身材高大修長、嗓音渾厚低沉。

我的父親已經證明了他的才能,而現在,恐怕輪到我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