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我的智能男友

卷一:愛情,是一系列為了讓基因延續的生物反應 第三十一章:大換血

書名:我的智能男友 作者:花千辭 本章字數:365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57


  安嘉寧辦事效率令人瞠目結舌,上任的第二天就開始調整部門工作,我和張芸被分開在兩個辦公室,我繼續負責新材料測試,張芸則負責現有的工程製作。

  臨搬出去之前,張芸看著我的目光帶著同情的意味,囑咐了我一句,“小雅,沒事,放寬心,好好幹。”

  我已黔驢技窮,唯有欲哭無淚。

  而許逸的處理方式則讓我有些意外,安嘉寧沒有辭退他,而是在對他進行了重新評估後,調動到了商務組,負責與其他公司的合作溝通,算是充分發揮了他人際交往方面的特長。

  由技術崗遷到文職,工資是低了些,但對許逸來說,應該是松了一口氣吧,我偶然在電梯裡看到他,覺得他整個人都比過去亮堂了很多,說話都有底氣了。可見過去的工作雖然安逸,但是他自己也覺得工資拿的於心有愧,壓力很大吧。

  但是,也有對這次大換血不滿意的。

  安嘉寧大概還不能明白,有些人,比起自己最適合的工作來說,更願意做自己最喜歡的,比如我辦公室裡新來的小姑娘。

  這丫頭剛畢業不久,之前是連瑤的行政助理,我們都叫她璐璐。

  也許是因為安嘉寧的多執行緒處理能力遠強于連瑤,根本不需要什麼助理,也許是他擔心助理跟自己接觸太近會發現他的秘密。總之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在出具了一份新的評估報告後,認為第一這個助理的職位不需要設立,第二這個小丫頭雖然剛畢業技術能力還可以,做行政有點浪費才華。於是將經驗豐富辦事穩妥的張芸安排去做本本分分的生產設計後,將這個富有“創造力”和“活力”的姑娘放到了我的辦公室,和我一起做新材料的研發。

  雖然工資比原來高了,但是小姑娘並不高興,一來就板著個臉,放東西的時候都擲地有聲的,好像誰欠了她不少錢似的。

  “你說,他為什麼要把我趕下樓來?我辦事不好?我不好看?”璐璐嗵地一聲往我桌子上一坐,氣惱地問。

  我嚇了一跳,撓撓頭,開始裝傻,“不……知道啊……”

  璐璐咬牙切齒地嗔了一聲,“是不是他是個男的,就怕有個女助理別人說閒話?”不知道說話間觸動了哪根神經,她聲調陡然高了八度,“女助理怎麼了,什麼年代了還搞性別歧視!”

  “消消氣,不一定是性別歧視啦,興許……他就是覺得這樣安排比較合理。“我試著消解她的怨氣,感覺整個辦公室的上空都快電閃雷鳴了。心裡想笑,姑娘,你這到底在意的是什麼啊。又是被嫌棄辦事能力,又是長相的,還扯到女權問題上來了。

  璐璐正在較著勁,勸了也沒效果,賭氣地窩在原來張芸的辦公桌那邊,傲嬌著消極怠工。

  我為了避免慘遭殃及,收拾東西躲進了實驗室,直到下班才松了一口氣,感慨這一天過得可真夠累的。

  安嘉甯依然在停車場等我,我自沒有好臉色給他看。他長眉一蹙,滿眼不解地問我為啥不高興。

  “高興,怎麼不高興呢,謝謝你給我送來個祖宗。”我翻他白眼,“你哪只眼睛看出來的這個小姑奶奶適合做研究啊,

  安嘉寧“哦”了一聲,道:“其實也不是很合適,只是我找不到理由辭退她,又不想身邊有個人,所以就放你那兒了,你辦公室不是正好有個空位麼。”

  我哭笑不得,大哥,你當這是添零占位呢啊。

  安嘉寧叫我別在意璐璐,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就好,好在璐璐也不似我預想的那麼公主脾氣,除了愛發牢騷,性子並不壞,還算好相與。大概昨天臨時經歷了重大變故,實在氣不過,才那樣犯沖的吧。

  今天就好了很多,早上來主動跟我打了招呼,問我要了實驗室的章程,仔細讀著,有不明白的地方也會問我。

  中午叫我一起去吃飯,我自然也不拒絕,打好飯剛坐下,便有一個女生端著餐盤在她旁邊也坐了下來。

  璐璐介紹說是她朋友,在其他專案組工作,我友好地問了好,就一邊吃飯,一邊趁機給宋子期發郵件去了。

  我這個人跟人接觸的時候慢熱,和熟人廝混肆無忌憚,在新認識的小夥伴面前卻不太愛說話。而她們倆卻聊得十分開心,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有點奇怪,璐璐明明是音調很高,音色很亮的人,這會兒說話怎麼好像故意低聲細語的,跟朋友聊天至於麼?在郵件裡給宋子期打了一行,“方便的時候麻煩回個電話,有些事情郵件裡說不明白”後,抬頭去看她倆。

  璐璐今天穿的是一件緊身連衣裙,披肩小外搭,凸顯得身形格外凹凸有致,畫了粉色系的淡裝,適合她的年齡,青春靚麗。她的這個朋友穿的則比較輕熟女范兒,裙子的深V領口是一層層蕾絲,墜得很低,事業線若隱若現,大紅色的口紅看起來

十分明豔。

  二人聊得談笑風生,連眼睛裡都是笑意,姿色楚楚,閃亮動人,在男性為主的氛圍裡顯得格外搶眼,聊著聊著,不時交換一個眼神,莫名地笑。

  她朋友的眼神總是瞟向我身後,璐璐則偶爾也飛速往那個方向看一眼,又馬上低下頭,面色微紅,佯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雖然沒有媚眼翻飛,沒有搔首弄姿,但是我看在眼裡,了然在心,這樣的造型,基本可以定義為暗送秋波。

  若問為何如此確定,原因便是這種神情我太熟悉了,高中的時候就見了無數個先例,包括我自己。

  八卦地回頭一看,安嘉寧就面對著我們,坐在那裡。

  他那麼聰明,連撒謊都能看出來,應該也會識別什麼叫引誘吧。

  那麼面對引誘,又會如何處理呢?

  我好奇得心癢癢,礙於不好頻頻回頭,只得借著起身去拿水的機會偷瞄一眼,安嘉寧每每格外專注于進餐,連頭都不怎麼抬。

  這激烈的反差看得我心裡想笑,又不敢笑出來,憋得難受,一直到下班回家。

  面對面坐在車上,我仔細端詳著安嘉寧,若有所思。

  高中的時候他就是這樣,走到哪裡都能引得女生矚目,到了現在一點沒變,儘管軀殼仍在,內裡已換了靈魂。

  我不由得在心裡畫了個問號,如此說來,這些女生都是為他的外表所吸引的嗎?

  他外形帥的一塌糊塗,這一點毋庸置疑,尤其是穿西裝的時候。

  從前,我印象中的安嘉寧只穿過三次西裝,一次是在學校組織的成人禮上,一次是做為學生代表發言在網路上直播,一次便是畢業典禮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去的時候。就是這僅有的三次,便讓我徹底淪落成了制服控。

  現在的安嘉寧似乎更加青睞西裝,大部分時間都穿著,比過去的他更能襯出西服的韻味來,身材更好,氣質更沉穩,深沉精煉的黑色線條和均勻錯落的襯衫紐扣間,更有一種引人遐想的說不出的誘惑。

  看著看著,我竟然覺得臉上燒了起來,咽了咽口水,輕咳一聲,尷尬地扭過了頭,裝模作樣地去看上方盤旋的高架上飛速而過的車流,好在安嘉甯在車上的時候總是低頭看書,並沒注意到我不小心YY了他。

  正忙著心虛,二白白突然的一聲“小雅,宋子期來電,要接嗎?”嚇了我一跳。

  “咳。”我輕咳了一聲,說了聲“接”,拿起了手機。

  “抱歉,林小姐,下午很忙,剛看到你的郵件。”電話那頭宋子期很客氣。

  “沒關係沒關係,是我有事求你嘛,你什麼時候方便了聯繫我就好。”我忙跟著客氣。

  安嘉寧放下了書,抬頭看我。

  那邊的宋子期笑著說:“現在就很方便,你說吧。”

  “唔……”我撓了撓頭,組織了一下語言,“是這樣的,上次楊潔查的那份檔案,不是和我後來讓你重新查的那份有出入麼,我以為是我朋友自己去申請修改的,可是他說沒有,也很好奇是哪個好心人幫了這個忙,所以……想讓你再幫忙查查。”

  “哦,這樣……”宋子期應了一聲,話音頓了頓。

  “不方便嗎?”我忙問。

  “也不是,只是……”宋子期的語氣明顯沒那麼舒朗了,變得糾結起來,半晌後才好似痛下決心了一般,道:“有些事情電話裡不方便說,你要是有空的話,我們當面聊吧。”

  我愣了愣,“這麼麻煩?”

  “呵呵”宋子期又笑,“談不上麻煩,只是不好在電話裡講,不用那麼客氣,你是楊潔的朋友,這個忙我肯定要幫的。”

  我心頭一暖,由衷地感歎了一句,大學的時候抱緊楊潔的大腿是對的,這個朋友果然沒白交。

  可是轉念又糾結了,他的名片上寫的是UNESCO,總部在巴黎,要見個面我還得跑那麼遠……機票錢也……

  與安嘉寧交換了一個眼神,他輕聲對我說覺得這條線索很重要,沒辦法,我也只能豁出去了。

  “那個,我這週末過去吧,怎麼樣?”我問

  “不巧,我週末有點事,你明天晚上方便嗎,要不我們明天晚上見吧。”宋子期答。

  “明天晚上去巴黎,後天還得上班……”我一不小心嘟囔了出來。

  對面立刻笑了起來,“哈哈,好吧,楊潔沒有告訴你嗎,我不在巴黎,就在W市啊,6月份就來了,9月她來那次,還請她吃了飯。”

  我眨了半天眼睛,恍然大悟。

  敢情楊潔那天不讓我送她去機場,說還約了朋友,指的就是這個宋子期啊!

  再結合宋子期對她委託的事兒特別上心來看……好傢伙,這妥妥的是有情況的節奏,死丫頭居然不告訴我,簡直不能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