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我的智能男友

卷一:愛情,是一系列為了讓基因延續的生物反應 第三十四章:一個“吻”

書名:我的智能男友 作者:花千辭 本章字數:362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38


  宋子期是暖男好好先生,我洗過熱水澡邊給他回了條資訊邊如是感歎。再抬頭看看在黑暗中站成一道冷硬筆直線段的安嘉寧,無奈地挑了挑眉。

  這不開燈的毛病能不能改改,知不知道自己總嚇著人?

  身上撞出的淤青洗完澡更疼,我搖著頭,齜牙咧嘴地去拿藥箱,抱進房間塗膏藥。腿上胳膊上都好說,可從前座被甩下來的那一下後背被撞青了一大片就不好辦了,我抻著胳膊扭了半天也沒塗到,只好挫敗地接受了手短的現實。

  正想把藥膏放回去,一陣敲門聲伴隨著安嘉甯的聲音傳來,“林小雅,我可以進來嗎?”

  “可以。”我趕忙套上了睡衣。

  安嘉寧進門,視線落在放在床上的藥膏上,掃了我一眼,走過來拿起藥膏,命令了句,“轉過去。”

  “唔……”我糾結了一會兒,挨不住背上疼,扯住衣服的下擺,乖乖照做。

  而後便感覺到後面的衣服被掀了起來,清涼的藥膏塗抹在了酸痛的部位。

  “身上有瘀傷的時候不宜洗熱水澡,應該先局部冷敷,這點常識你都不知道麼?”安嘉寧一邊用手指在我背上游走按摩著,一邊說教。

  我心虛地嘟囔了一聲“哦”,感覺著他的指尖摩挲著我的背,臉不自覺地紅了起來。

  安嘉寧不說話了,我納悶他進來的初衷是什麼,該不會是專門來幫我塗藥膏的吧?

  過了一會兒,感覺到他的手離開了,我剛道了聲謝想把衣服放下來,忽然肩膀被人一拉,整個人向後倒去,跌在了他懷裡。

  安嘉寧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我的床上,此刻長腿屈在我的身側,雙臂在衣服裡環住我的腰,十指交叉疊在我的小腹上,熾熱的呼吸近在臉頰。

  “你之前說不讓我碰你,但今天允許我幫你擦藥膏,也就意味著,可以碰了對吧?”他醇厚甘香的嗓音在我耳畔充滿誘惑力地響起。

  我一時沒理解其中的邏輯,胡亂地猛搖頭又點頭,羞惱地嘟囔:“什麼碰不碰的,你先放開我啊……”

  安嘉寧沒有照做的意思,反而將我攬得更緊,還順勢將頭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對他突如其來的這個擁抱手足無措,呆呆地僵在他懷裡。

  “你說得對,你最近沒有什麼仇家,唯一惹上的麻煩,就是我。”

  他的聲音在無限接近的位置傳來,直接進入腦海深處,因為離得太近,聽起來悶悶的,甚至有種是通過骨傳導而不是空氣傳導聽到的錯覺。

  原來他在在意這個,我垂眸半晌,歎了口氣,抬起手來摸摸他額前的碎發,笑道:“剛那句話怎麼說的,互相幫助嘛,對吧。”

  雖然看不見安嘉寧的臉,但我能感覺到他笑了一下,伸手把我的爪子捉住拿了下去。

  “害怕了麼?”他問。

  我誠實地點了點頭,“有點。”

  實話是直到現在還心有餘悸,畢竟長這麼大我第一次體會到距離死亡只有一米之隔的恐懼。

  我們總以為生活風平浪靜,卻不知曉,危險一直蟄伏在四周的黑暗裡,隨時可能張開血盆大口將人吞噬,真是天真又無知的可笑。

  “你喜歡我的,對吧?或者說,原來的安嘉寧。”安嘉寧突然來了句。

  我還沒跟上他思路的跳躍,就被他的力道一帶,栽倒在床上,下一秒便見他長腿一分,轉身壓了上來,輕聲道:“放心,我在這裡。”

  好吧,這句話聽起來是挺讓人感動的,可是造型就實在沒必要了,我尷尬地推了推他,“咳,我知道了……”

  安嘉寧卻似不明白我為何推搡一般,不但不走開,反倒抱著我躺了下來,還把被子蓋蓋好,大有晚上就睡在我這兒當貼身保鏢了的意思,半倚在床上,側過頭來看著我,道:“睡吧。”

  “……”睡你個頭啊,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能淡定睡著才怪呢。

  更何況……他長得很帥……而且還盯著我看。

  我瞄了眼表,欲哭無淚,乾脆也坐了起來。

  我們倆一左一右,一個穿著卡通圖案的寬大睡衣,一個穿著整潔的西服,以極其不協調的形象並排靠在一起,都看著對面的牆壁,我先開了口。

  “那個,安嘉寧。”

  “嗯?”

  “其實我也沒有那麼害怕的……你看啊,我都二十好幾了,不至於睡覺都不敢自己一個人吧。而且,就算害怕,我可以開燈啊……”

  “開燈有什麼用?燈光又沒有防衛功能,還會影響黑色素分泌,導致睡眠品質下降。”

  “……你在這兒也會導致睡眠品質下降啊,而且,我還得多防一個你……”

  “為什麼要防著我,你不是喜歡我麼?”

  “…

…話不能這麼說。”

  “那怎麼說?”

  我覺得腦袋都要炸鍋了,撓著頭髮,絞盡腦汁地想該怎麼在表達明白自己的意思的同時不傷害他的好意。

  “你看,你是男的,我是女的,男女有別你還是懂得的吧?”

  安嘉寧轉頭來看著我,大概是因為我臉色憋得通紅,看上去像是生病了,他皺了皺眉,半晌後答了句,“我懂了。”

  懂了就好,我松了口氣,剛想說晚安不送。

  他卻突然攬過我的肩膀,徑直吻了下來。

  我登時瞪大雙眼……不過……等一下……這也能算是個吻嗎?

  他的唇距離我的只有0.01公分的時候,我還以為下一秒會發生一個奇跡,一個我和安嘉寧之間深情溫柔的吻。儘管它比我預想中來得太遲,氣氛太糟,契機也太不是時候。

  然,0.01公分過後,卻是他的牙床隔著雙唇重重地撞在了我的上,重得甚至都能聽到骨骼發出的砰然聲響。

我腦袋裡嗡的一下,疼得眼淚差點流出來,表情完全從Σ(°△°|||)︴變成了囧。

  安嘉寧托著我的脖頸,將我的頭壓在床頭上,雙唇緊緊擠壓,我想咬他都張不開嘴。

  幾秒後,他又皺著眉頭退了回去,撫摸著我擠腫了的嘴唇,一臉不解地問,“人類為什麼要用這種唇齒相碰的方式來表達愛?”

  “……”

  我眨巴眨巴眼,撲哧一聲笑了。

  林紓雅啊林紓雅,你在想什麼呢,居然剛才還擔心什麼男女授受不親,晚上會不會發生一夜情什麼的事情,真真是……太猥瑣了。

  他丫的就是個電腦啊,電腦有性別嗎?就算有,他又怎麼會明白什麼是愛,什麼是做愛,壓根就不會有這種需求的好吧。

  他對愛情,對男女之事的理解,不過停留在情侶之間應該擁抱,愛一個人的表現可以是“唇齒相碰”而已,你有什麼好計較的。

  敢情一直以來,都是我像個怪阿姨一樣YY人家,對方別看肢體上動手動腳的,內心可謂純情得一塌糊塗。

  “你笑什麼?”安嘉寧一臉不解地問。

  我縮回了被子裡,努力止了對自己的嘲笑,轉過身去背對著他,拍了拍床,道:“沒笑什麼,你能陪我我高興的,不早了,我先睡了啊。”

  安嘉寧哦了一聲,幫我關了燈。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他在果然安心了許多的原因,我奇跡般地很快就睡著了,儘管睡得不太踏實,早上起來卻也算有精神。

  不需要睡覺的安嘉寧比我起得早些,我從床上起來的時候,看臥室門開著,外面的餐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他正在咖啡機旁煮著咖啡。

  我打著哈欠看著他,心想,真像個管家啊……如果二白白有人型的話,大概就是他這個樣子吧,西裝革履,斯斯文文,彬彬有禮,辦事井井有條,心細如發,對主人忠心盡責,卻……始終不瞭解真正的人類情感。

  不過,安嘉寧不是二白白,如他所說,我不是他的主人,我們倆之間,只是互相幫助的朋友而已。

  他負責早飯,我負責晚飯,一向如此。

  想到這裡我笑了笑,起床換好衣服走出門去,拿起他烤好的吐司咬了一口才去洗漱。

  安嘉寧站在浴室外,隔著門對我說,“你睡著的時候我已經把二白白的系統修復了,可查不出來昨天那輛車的資訊,找不到它的註冊記錄。”

  我吐掉一口漱口水,點了點頭,“猜也猜得到,這麼囂張行事,一定留了後手。”

  言罷我舉著牙刷思忖起來,“你說,他們後來為什麼不追我了?”

  “我想,殺你,可能一開始就不是他們的目的。如果真想要你的命,根本不用對二白白做手腳那麼麻煩,直接從寐聲跟著你撞就行了,反正車輛資訊查不到。”安嘉寧分析道。

  說得好像也有道理,我皺了眉,“那他們想幹嘛?”

  “也許是為了引出我?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跟我有關的可能性高達90%。你快出來吧,吃完飯趕緊去上班再說。記得帶一套衣服,晚上有party。”安嘉寧似乎是走開了,聲音越來越小。

  我把浴室門打開,追著問了句,“party?”

  只見安嘉甯優雅地將果醬抹到自己盤子裡的吐司上,頭也不抬,“對,部門集體參加的入職趴,今天晚上8點,在公司旁邊的雲庭酒店。”

  言罷放下刮刀,將吐司擺好,對我道:“聽說這是新員工的入職慣例,我想,我也不能太特立獨行,那樣反倒更引人注意了,你說對吧?”

  好吧,璐璐還真折騰成了,我無力地靠在門框上,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節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