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我的智能男友

卷一:愛情,是一系列為了讓基因延續的生物反應 第三十八章:再次遇襲

書名:我的智能男友 作者:花千辭 本章字數:337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57


  在安嘉寧的幫助下,我奇跡般地一晚上就完成了剩下的工作,次日旭日灑下它初升的光輝時,我拍了拍安嘉寧的肩膀,笑道:“累了一晚上了,先去吃些東西吧。”

  安嘉寧卻道了聲,“不忙。”而後把實驗室收拾得光潔如新,坐下來看著我。

  “我臉色很糟糕嗎?”我被他看得直彆扭,促狹地笑了下。

  “沒。”安嘉寧答道,“就是普通的熬夜後的狀態。”

  “那……應該表示還好咯?”我拿起外套披上,去拉他的胳膊,嬉笑道:“快走吧,大少爺,我要餓死了。”

  他這才磨磨蹭蹭地起來,跟在我身後出了實驗室。

  淩晨的公司大樓裡空空蕩蕩,除了我們倆之外一個人也沒有,與白日裡繁忙的景象形成強烈對比。

  很多人的電腦沒有關機,只是處於休眠模式,隔著大片玻璃看去,小小的銀白色機體上,各式色彩的呼吸燈閃爍成一片,參差錯落間,如同銀色森林裡許許多多眨著好奇眼睛的小精靈,有一種技術的死理性派惡意賣萌的萌感。

  我心情尚佳,肚子卻不太好,餓的咕咕直叫,眨著眼對安嘉寧說自己知道一條近路,還沒有攝像頭,可以放心大膽地一起走。便歡快地拖著他的手,在大樓裡奔跑起來,穿越幾道安檢門後,繞到了鮮少有人使用的備用樓梯間。

  安嘉寧探頭看了一眼,狐疑地問我:“走樓梯能算是近路?”

  我自信地挑了挑眉,“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備用樓梯間可以通到廚房用的風井,在那兒坐廚房專用的物資運輸電梯去餐廳快多了。”說著便讓他跟我來。

  這還是我剛來公司的時候,從芸姐那裡學到的。以前她們人手不夠,總是要加班,大家就琢磨出了這條訣竅。

  我也曾出於好奇驗證過,不過這一次情況卻有些特殊——我沒有想到,按理說應該是24小時運行的物資運輸電梯,居然上鎖了。

  “奇怪,不應該啊。”我鬆開安嘉寧的手,在通道盡頭檢查起來,圍著它左看右看,刷了好幾次指紋,仍不見動靜。

  不過有些人天生就具備金剛鑽,才敢攬下瓷器活兒,這點小事怎麼會難倒做電路的我……不會破解控制程式,我還不能直接對線路動手嗎?這樣想著,我決定在安嘉寧面前表現一下,也讓他看看我的本事,打開操作臺,用隨身攜帶的工具卡拆了起來。

  專心致志地擺弄了半天,終於快要搞定,解鎖燈亮了起來。我挑眉一笑,剛想回頭叫安嘉寧上電梯,突然感覺後腦上被重重一擊,眼前一黑,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

  意識消失前,我只記得,自己的最後一個念頭是回頭去看看安嘉寧是不是也遇到了危險,然而看到的卻只有地上的自潔瓷磚倒映出的一段扭曲模糊的影像,而後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再醒來時,我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醫院裡,後腦上一下一下突突直跳地疼。

  於是皺著眉頭坐起身,抬手摸了摸,隔著紗布能感覺到那裡有一個不小的包,心裡疑惑了一會兒,才想起來發生了什麼,心跳登時漏了半拍。

  那時候我受到了襲擊,安嘉寧呢?

  我趕忙按鈴叫來護士詢問情況,是誰把我送來的,有沒有另一個病人。

  護士壓根沒搭理我,在旁邊的儀器上查了幾個資料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態度冷淡地甩下了一句,“你自己跟員警說吧。”

  我緊張不安地揉著床單,急於知道我暈了之後發生了什麼。

  護士出去後沒多大會兒進來一個穿著制服的女員警,個子高挑,步調幹練,走到我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自我介紹道:“林紓雅小姐,你好,我是負責你案件的甄歌。”

  “你好。”我一說話腦袋嗡地疼了一下,齜牙咧嘴地回道。

  她沒有說什麼多餘的話,乾脆俐落地切入正題,掏出手機來,將幾張照片一一投影在牆上,邊放邊解說道:“我們11月15日中午11點左右接到報案,發現一女子暈倒在中央公園,去了之後發現了你。想問一下,你在中央公園做什麼,有沒有關於嫌疑人的線索?”

  我聽著聽著皺起了眉頭,“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不是11月15號中午暈過去的,是那天淩晨。”

  甄歌聽完我說的話似乎沒有感到驚訝,只是低下頭寫了什麼,而後繼續道:“我們知道中央公園可能不是第一現場,那麼,你

還記得自己是在哪裡暈倒的嗎?”

  “諾德斯公司……等一下,我想問一下,你們只發現了我一個人嗎?”

  她抬頭看了我一眼,“為什麼這麼問?”

  “……是這樣,我記得我暈倒之前,和我一個同事在一起,不知道他有沒有事。”

  “一個同事。”甄歌重複了一遍這句話,一邊用筆在手機螢幕上用力點了點,一邊點了點頭,道:“能不能詳細描述一下這個同事,叫什麼名字?”

  我覺得她能這樣問,肯定說明他們只發現了我一個人,並不知道安嘉寧的下落了,心裡又涼了半拍。

  安嘉寧該不會被什麼人帶走了吧?這樣的話首要問題就不是員警會不會對他造成威脅,而是他是不是已經遭遇危險了。

  往這個方向一深思,更覺後果嚴重不堪設想,便焦急地答道:“他叫安嘉寧,他怎麼樣了?”

  甄歌好像這才對我的話留意起來一般,抬頭看了我一眼,“安嘉寧?”

  “對。”

  她若有所思地翹起腿來,單手托著下巴,往椅背上靠去,道了句:“事實上,我們在接到報案說發現你倒在中央公園之前不久,還接到過一起關於你的失蹤報案,報案人正是安嘉寧。”

  ……我眨了眨眼,覺得是不是自己的腦袋被打壞了,怎麼完全不能理解了呢。

  雖然安嘉寧沒事倒是個好消息,但是……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怎麼跑到中央公園去的,安嘉寧和我分開了,還報了案?

  “我能先見一下他麼?”回答員警問題之前,我必須自己先搞明白。

  “林小姐。”甄歌放下筆道,“我必須得說一句,按照您所述的情況,我現在把安嘉寧列為了第一嫌疑人,不建議你跟他有接觸。”

  “不會是他的,我要先見見他。”我搖搖頭,堅定要求道。這一搖不要緊,整個腦袋都漿糊了起來,暈暈的眼前星團亂轉。

  甄歌用她那小鷹般銳利的眼神注視了我一會兒,才道了句:“好吧,不過我們會在門外布控,發現情況不對會隨時進來。”說完撥了安嘉寧的電話,把我醒了要見他的事告訴了他。

  我趁這個功夫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11月17號,難以置信,我已經昏迷了三天了。

  甄歌打完電話就走了出去,今天是星期六,安嘉寧應該不上班,沒多大會兒就來了醫院,我看到他在門口跟員警說了幾句話之後才進來。

  真正見到面,我心裡一塊石頭才落了地,叫他過來,小聲問:“你知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嘉寧神態落定,微微搖了搖頭,“襲擊我們的人戴了面罩,我也不知道是誰,只知道你倒下之後我也被攻擊了。我的大腦不會受傷,但是身體畢竟和普通人一樣,也會被擊倒。那人大概是想搶劫,發現我沒暈過去之後就跑了。我判斷他單獨作案的幾率很大,追了上去,沒想到跟丟了,回來還發現你人也不見了,這才報了警,員警幾個小時後接到目擊者報案在中央公園找到了你。”

  他算是把事件程序描述得很清楚了,可我想不通,怎麼會有人淩晨跑到我們公司裡面來搶劫呢?而且把我打暈之後帶走扔到中央公園也沒法解釋啊。

  這件奇異的襲擊事件讓我不由得和不久之前的那次道路遇險聯繫起來,猜測著,會不會是同一撥人幹的?兩次模式差不多,都是攻擊了我,但是又好像並沒有一定要取我性命的意思。

  那麼,會是誰呢?

  如果說上次還沒有線索的話,這次我似乎有點摸索到蛛絲馬跡了。能在淩晨暢通無阻進出我們公司,還能從把地圖印在腦子裡的安嘉寧眼皮底下逃跑的人,毫無疑問就在我們公司內部!

  是誰,到底是誰?

  兩次都是我遇到危險,安嘉寧安然無恙,不得不讓我捏了一把冷汗,對方會不會已經對安嘉寧起了疑心了?所以才只是對我下手,想活捉他來著?

  一想到那個抹胸超短裙赤裸裸的勾搭,亞美迂回婉轉的請求引見,宋子期的好奇……我頭都要炸了,只覺得人人值得懷疑,到處都是謎,無望地躺了回去,歎了聲,“不行,我腦袋疼死了。”

  安嘉寧的長臂伸了過來,幫我把枕頭墊好,深眸定定看著我,道:“別想那麼多,先好好休息。我看了你的檢查結果,腦部受傷很嚴重,恐怕需要靜養上一兩個月,已經在公司那邊幫你申請好假期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