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我的智能男友

卷一:愛情,是一系列為了讓基因延續的生物反應 第四十章:死理性派安嘉寧

書名:我的智能男友 作者:花千辭 本章字數:342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38


  “不用了,你們吃吧。”我堅定地頭也不回繼續走,只恨自己臥室的門是電動的,打開關上都沒什麼聲響,不能砰地一聲摔上,表達我的不滿。

  在屋裡亂晃了一會兒後,我咬著手指頭站在窗前,心情淩亂。臥室的隔音很好,不知道外面兩個人什麼時候吃完,什麼時候才走,我都覺得已經過了好幾年了,抬眼一看表,卻只有十幾分鐘而已。

  半個小時後,我實在按捺不住,假裝要上廁所,出了房間,卻發現安嘉寧和Mandy已經不在了。桌子上的菜肴文絲未動,看起來應該是他們沒吃東西就直接走了。

  我恍惚地坐到桌邊,盯著一桌子菜,驀然為自己和它們感到不值,拿起筷子來,恨恨地想,誰稀罕你們吃,以後想吃,老娘還不給做了呢。

  這麼好吃的菜,吃不到是你的損失,哼,我都吃了才不給你留。這樣想著,我便獨自吃了起來。奈何東西太多,實在吃不完。而且,我以為食物會填補心裡空落落的空虛,實際上也是無濟於事,吃飽後依然寂寞。

  兩個多月以來,我已經習慣了有安嘉寧在這個房間,習慣了他不開燈坐在黑暗裡凝視著夜色,習慣了他面不改色地說出一大堆令人咂舌的數據,習慣了他近乎強迫症的嚴謹和潔癖似的井井有條。習慣到,覺得沒有他,這個屋子和我的生活都不完整。

  我呆呆地坐了好久好久,才拖著沉重的步伐起身,將吃剩下的菜收到冰箱裡,在餐桌上看起電影來。

  晚上11點多,安嘉寧回來了,這次我只聽到了一個人的腳步聲,不由嘲諷地笑了笑,挖苦道:“咦,約會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說好的一夜情呢?才半夜啊。”

  安嘉寧有條不紊地換鞋脫外套,慢悠悠地走到我對面坐下,平靜地看著我,所答非所問,“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一定要出院?”

  “出院怎麼了,你敢做還怕我知道啊,剛才不是覺得挺問心無愧的麼?”我火氣瞬間竄了起來,我都沒說他什麼呢,他倒是先指責我了?

  安嘉寧叉著手,道:“我的確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需要有愧。”

  “你……”我更火大,憋出一句,“你知不知道約炮什麼的是不道德的行為。”

  “道德是人類共同生活及其行為的準則和規範,不同的時代,不同的階級都具有不同的道德觀念,就算同一個時代,人們的道德準繩也是不同的。我不明白你所指的,是違背了哪一種道德。”安嘉甯鎮定道。

  “不管在哪個時代一夜情都是不對的,它是對愛情的玷污,是背叛,你明白嗎!你怎麼能對自己這麼不負責任呢,即使你現在沒在談戀愛也應該潔身自好,不能這麼隨便啊。”剛才我居然還會想念他這種淡漠平靜的表情,是病的不輕吧!如今親眼看著他“光明坦蕩”地說著這些,我真想抓狂了,冷笑一聲,“你該不會告訴我,你跟Mandy不是一夜情,而是你真的愛她吧。”

  安嘉寧微微闔眸,搖搖頭,“林小雅,你所謂的愛情,是指一系列為了讓基因延續的生物反應。在這種層面上來說,一夜情也是愛情的一種,只要不採取避孕措施的話。”

  “……你連避孕措施都沒採取嗎?”我震驚得難以置信,只覺得此時此刻他說的話跟Mandy那種甜膩膩的語氣一樣讓我反胃,起身抬手就給他一巴掌,怒駡道:“你這個神經病!你還給我,你把我的安嘉寧還給我,我不要你這個死變態……我想要我以前認識的那個安嘉寧……”

  說著說著,情緒便再也難以控制,我只管不停地打著他,把手邊能拿到的各種東西不分青紅皂白地往他身上丟。

  我討厭現在這個他,討厭,以前還以為他是有“心”,有“靈魂”,有“感情”的,現在我才知道自己錯了個徹底,他就是個只有理智,滿腦子資料的機器!愛情在他腦袋裡,也不過是一個邏輯嚴謹的定義而已!

  這算是什麼,能算是人嗎?

  我沒法接受他長了個和安嘉寧一模一樣的身體,內心裡卻是個怪物。

  安嘉寧生生地挨了半天,直到我再也沒有東西可丟,沒有力氣可打,哭得喊得嗓子發啞,才起身慢慢將甩了一地的物品撿起來,順便撿起了跌坐在地上哭成一團的我,道:“我是沒採取避孕措施沒錯,問題是,我跟她什麼也沒發生,為什麼要採取措施?”

  “……”咦,我怔怔地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又沒話可說了。

  他歎了口氣,解釋道:“沒錯,我

是答應了Mandy的約會邀請。因為她用的那張名片引起過你的注意,所以我留意了你問我的Roy-Stand這個資訊。而你在醫院昏迷的時候,也曾經提到過Roy。於是我才想,是不是能通過她找到什麼線索。”

  “所以你就出賣色相了?”

  “……投其所好,是……”

  “是人際交往的第一步,我知道。”我頭大,“但也不能沒有原則吧。”

  “我沒跟她上床,只是普通的約個會,做個朋友而已,怎麼就沒原則了?”安嘉寧蹙眉道。

  “好吧,那是我誤會了……”我慚愧地抓抓頭髮,漸漸止住眼淚後,竟然在某一瞬間差點破涕為笑。

  安嘉寧遞過來一張面巾紙,又轉移話題道:“你應該聽我的話留在醫院,襲擊你的人還沒找到,這樣跑出來太危險。”

  我抿著唇,吸吸鼻子,垂眸道:“我只是不放心你,想跟你在一起……”

  他便不說話了,半晌後插著兜起身,拉著我送到浴室門口,道:“別想那麼多了,既然都回來了,先洗個澡睡覺吧。”

  我點點頭,臨關門前突然想起什麼,抓著門問他,“安嘉寧。”

  “嗯?”

  “剛才你說的,愛情只是為了延續基因什麼的……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安嘉寧眉頭一皺,沉吟片刻,點點頭,“當然。”

  “知道了。”我便擺擺手,轉身關上了門。

  熱水在浴室裡彌漫出滿屋蒸汽,我站在蓮蓬頭下,麻木地任水流沖刷,心情的脈絡就像被蒸汽模糊的視線一般不清晰。

  我站在霧氣中間,世界在霧氣之外,我看的見自己,便以為什麼都看得清了,其實什麼都不清楚。

  這一天發生的所有事情,讓我深深感到迷茫,好像一個迷路的孩子,站在漫天霧氣裡,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只有一件事我很清楚,就是不顧安嘉寧的反對,執意要回去工作。

  從小到大,我只有兩個鍥而不捨的夢想,一個是安嘉寧,一個是頭頂那浩瀚神秘的宇宙。星圖計畫是我願意為之付出一生的事業,絕對不會因為公司裡有可能有那麼個對我有威脅的人就這麼隨便放棄。

  “反正他們也不想要了我的小命,放心就是了,我身體好著呢,陪他們折騰。”我這樣安慰著安嘉甯,次周便回到了工作崗位。

  對外,安嘉寧和Mandy的緋聞已經如同瘟疫病毒一般快速傳開了。最不滿的要屬璐璐,我一進辦公室,就聽她在關心了我兩句之後,對此事展開了激烈批判,“我知道她生活作風一向不檢點,可是沒想到安經理也會吃她的迷魂藥!算我看走了眼,哼!”

  “以後還是跟生活檢點點的人交朋友比較好。”我無奈地拍著她的肩膀寬慰道,“所以和安經理也千萬別深交,幸虧你沒在他那兒做助理了。”

  璐璐重重點了點頭,跟在我身後走進實驗室。她是個心直口快的人,說知道Mandy對閨蜜看中的人下手後,已經與其絕交了,讓我也遠離Mandy。

  我聽得會心一笑,真是個孩子氣的姑娘,想什麼做什麼,多讓人羡慕啊。再看看我,年紀輕輕,做點什麼事都畏首畏尾的,真是糾結。

  所謂關心則亂,說的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隨著我回到公司,安嘉寧開始了和Mandy的私下交往,希望能從她身上順藤摸瓜,我也只能當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什麼都不知道。但是經常有意無意地,便會詢問他“交往”進度。

  於是知道安嘉寧雖然沒奉獻肉體滾過床單,但那種極會從一言一行解讀對方心理的體貼入微,已經成功俘虜了佳人芳心,讓Mandy對他著迷至極,深深淪陷,大改一貫遊戲花叢的性情。

  我苦惱地想,這樣做真的好嗎……對安嘉寧提議道:“要不還是不要了吧,我其實沒有那麼在意是誰攻擊的我,你看我都回公司這麼久了,不是也沒事嗎?”

  安嘉甯坐在車裡的時候總是在看書,聞言抬頭看了我一眼,緩緩把書關上,翹著長腿,道:“這不光是你的事,也是我的事,更可能跟林總工程師有關。我在公司的系統裡查到,她所在的部門曾經跟政府有過一個專案合作。奇怪的是這份合作的具體內容沒有任何電子資料,只有一個空檔案記錄了專案的名字,就叫做阿爾法。“

  “阿爾法?”我一驚,這不正是我爸做的這個原型機,也就是安嘉甯成為安嘉寧以前的名字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