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青春校園 > 天然妹妹的育兄計畫

第一卷:裝在紙箱裡的妹妹 第二章:櫻花樹下的告白

書名:天然妹妹的育兄計畫 作者:超高校級的學霸 本章字數:524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高中生活是彩色的,這一經典理論適用於任何一個國家。即使背負著巨大的學業壓力,人一生最燦爛的時光亦是高中的時光。

景徐環摸著自己濕漉漉的頭髮,開始憧憬新的一天。

即便是對現實再不接受的人,也不會放棄對高中生活的憧憬,因為在這裡,每一天都有一個新的世界,少年少女的心智會在這段時間飛速成熟起來,今天見到的同學一定與昨天不同!想到這裡,景徐環不禁歎息了一下,腦中同情起那些每日面對無所事事的出現在高中日常類作品當中的那些小說主人公了。

沒錯,現實就是這樣一個東西,正因為它不會像小說中那樣一成不變,也不會像小說中那樣會暴散出許多超現實的事情,才使得現實這個東西充滿了魅力。

何況自己是擁有能將世間一切轉換為二次元世界事物的神奇眼睛的天選之人,要是在這種情況下都不滿足現實的話這樣的人類還是早日消失的好。

“啊!果醬還沒抹呢!”母親萌點滿滿地說道。

景徐環撇了撇嘴:“好歹你也是個三十多歲快四十的人了吧,總是一幅天然呆的樣子得讓老爸為你操多少心啊!”他在心裡吐槽。

但他沒意識到,自己其實是變相的誇讚自己的母親擁有著沉魚落雁之容,那傾城的回眸一笑可以折磨的多少男人日夜魂牽夢繞。

等等,那只是二次元的幻想而已了……是這樣嗎?不,現實生活中的母親也絕對有這種實力,可是這種擾亂朝政,禍亂一方,遭世人鄙夷的紅顏禍水形象是怎麼回事,再怎麼說母親也是個一本正經的家庭主婦,絕對不會幹違背倫理道德之事的。何況母親長期住在美國,美國佬雖然很欣賞這種東方女性特有的柔弱且高雅、卻又不失風趣和人妻屬性的舞會之花,但是在他們心裡還是清楚的瞭解到中國女人自古以來對待貞節這方面的事情比世界上所有國家的女性都要認真因此絕對不會打母親的歪主意的。

當然,誰要是這麼做了,那個黑白通吃的老爸也不會原諒他吧。

嗯,母親一定是在景徐環面前故意裝年輕,或許全世界的母親都喜歡在孩子面前裝的十分年輕,這樣子她們便會覺得自己真的很年輕。

景徐環繼續眯著眼睛看著滿面笑容的母親,慢慢遞過了咬了一口的麵包。母親露出了一個如剛開放的花朵般的微笑,哼著歌曲給景徐環塗抹果醬,那優雅的姿勢讓景徐環也不禁微微臉紅。

沒錯,景徐環小時候最喜歡像大姐姐一樣漂亮的母親了,兩個人走在街上從來都被當成姐弟而非母子。只是……

“抱歉哦,環環,媽媽要去爸爸那裡,他一個人待在那裡不太方便,媽媽要去照顧他,你在家裡要聽爺爺話哦!”

這句話,再景徐環的童年反反復複重現。

景徐環的童年,是在他爺爺名下別墅所在的小島上度過的,雖然並不是說離陸地有很遠,但是在發展狀況上就要遠不如城市了,島上除了一些擁有別墅的資本家所建造的利民設施外幾乎什麼都沒有,就連像樣的馬路都沒有幾條,不過這也沒關係,畢竟農村的牛車馬車只要有土路就可以。

小島上的民風是很淳樸的,島民也都很照顧著還是孩子的景徐環,然而孩子最需要的當然還是自己的母親。

因此每次他都會這樣說道:“哎~不要這樣啊,帶環環一起去好不好?”

母親這時總會摸摸景徐環的頭:“不行呢,環環跟我們去的話,幼稚園的小朋友會很傷心的哦!”

“可是!”景徐環嘟起了嘴。

父親雖然是個還算平和的人,而且對待家人的態度尤其好,但在某些方面固執的很,比如景徐環一定要接受中國的教育,至於原因,當然就是因為中式教育可以讓學生得到很多知識,而且中國的學校管理相對嚴格,對於青少年成長也很有好處。當然了,中國學生學到的知識,並不一定全部派得上用場罷了。

而且雖然沒有說明真實的緣由,但是景徐環隱隱感覺到,事情絕不僅僅這麼簡單,自己的父親,或許在刻意的躲著自己。

三歲的那個夏天,母親一走就是兩年,直到五歲末快到六歲上學的時候,母親才從國外回來,緊接著對於景徐環來說又是一個晴天霹靂。

“呐,環環,我們搬到城裡去好嗎?”

“誒?為什麼?爺爺還在這裡不是嗎?我不想離開爺爺!”景徐環邊說邊看向在一旁苦笑的爺爺,從爺爺的表情中,景徐環知道了這件事已經定下來了,是沒有反駁的餘力的。

“爺爺嘛,年齡也大了,不能老照顧你,而且城市是個很好的地方哦,你會在那裡交到許多朋友的!”

景徐環低下頭,時隔兩年多沒見的母親,回來就是通知自己搬家,這一定是在後面操縱一切的父親搗的鬼,從小到大,景徐環第一次,堅定的要反抗這件事。

“不,我不想走!這裡有我的夥伴,媽媽之前不是說過嗎,我走了他們會很傷心的!為什麼這次要說不一樣的話!”

母親愣了一下,一瞬間無言以對,她的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情。

爺爺搖了搖頭,過來用已經皺紋橫生但卻格外溫柔的大手搭在景徐環肩膀上:“環環,你還記得爺爺和你說過的嗎?你是一隻雄鷹,早晚有一天應該飛翔在更廣闊的天空的,現在,正是你展翅高翔的時候。”

景徐環滿眼淚水,但他沒像同齡孩子那樣嚎啕大哭,只是抽泣著說:“不行,……還在等我……”

那是誰,現在景徐環已經記不清了,總覺得那時母親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很奇怪,但爺爺卻還是泰然自若的安慰他。

景徐環爺爺的別墅,房前的空地不是菜地而是花園,那是景徐環童年的天堂,對於城市裡的孩子來說,景徐環的童年或許要更加豐富些。

最後,雖然不情願,景徐環還是和母親搬到了城裡,在那裡有個更漂亮的新家,雖然不是別墅,但也還是很寬敞的明亮的。對於景徐環這個從小只能看到大海和菜園的孩子來說,住在頂樓眺望城市的景色這種事還是非常新鮮的。

而且,現在總算可以和母親住在一起了。

可是,母親和兩年前不太一樣了,要說怎麼不一樣景徐環說不上來,只是覺得陌生,這種陌生感,一直保持到一年後母親再度出國。

不,準確的說,從那以後,景徐環就和母親保持著距離。

接替母親來的是住在城裡的外婆,雖然對外婆不是很熟悉,但是景徐環看出這個老人確實很喜歡自己。可是和外婆也只住了三年多,外婆就得了重病被送到了美國治療,最後在那裡去世了。

景徐環到最後也沒見外婆一面,甚至沒看到外婆的骨灰,但是當母親把外婆的黑白相片寄回國內時,景徐環對著照片和諾大的空房哭了很久。

母親那時確實想要回國,但是景徐環卻認真的拒絕了,也不要母親執意要請的保姆,從那時他就知道,這個世界不可能有比外婆更會照顧自己的人,所以,他要自己照顧自己。

“每天自己起床,做飯,購物,偶爾簡單打掃下家裡,被人欺負要自己反抗,犯了錯誤要自己承擔。沒事的時候,就對著空屋發呆。”這是景徐環在初中的時候對班上一個認為他是公子哥的男生作的對自己的評價

,他不記得當時那個男生的表情,初中的一切都是那樣模糊的,完全沒有實感。

可是就在初中臨近畢業時,景徐環發現自己的世界完全改變了。

沒錯,那就是二次元之眼。

景徐環跳出回憶,他不願再回憶之後的事情了,總之二次元之眼很方便就是了,日常生活也變得彩色起來。

當然了,有著如同從輕小說中走出來一般的很體貼、溫柔、美麗、富含人妻屬性且具有治癒屬性的母親,對於景徐環來說無疑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享受完極美味的愛心早餐後,景徐環開始做出發前的準備,先是穿好如同制服樣式的校服,進而檢查該帶到學校去的課本和文具。

“有什麼媽媽能幫忙的嗎?”景徐環的母親在清理完餐具之後,來到兒子的房間輕聲問道。

“沒關係的媽,比起這個,你還是去整理整理自己的行李吧,下午一點的飛機不是嗎?注意安全!”

提到分離,景徐環母親的表情再度黯淡了下去,她低著頭有些不安的說:“其實我還是想多陪陪你的,無奈你老爸那個人……”

“沒事的老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景徐環甚至沒有抬頭,也沒有停下自己手中的工作就這樣很隨意的應答道。

“畢竟我現在都已經17歲了,而不是7歲。”他在心裡如此嘟噥道,然而並沒有說出來。

“恩,有什麼需要的,記得給媽媽打電話,尤其是生病的時候,千萬別一個人硬扛,媽媽會……”

“我親愛的老媽喲,就算老爸再有錢,你也不能把飛機當成計程車坐著玩吧,我不要緊的,倒是你,記得照顧好自己還有老爸,那個人做起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來經常就什麼都顧不上了,真是的,年歲也不小了,還像小孩子一樣。”

聽到兒子如此數落自己的父親,做母親的也只有苦笑,畢竟兒子說的,並不完全錯誤。

“不過在這上面,你們倆也算是彼此彼此吧,該說真是父子呢,還是說真是相像呢。你在晚上上網的時候也稍微克制一點吧,每天都熬到淩晨身體會吃不消的,昨天晚上也睡得很晚吧。”

“額……”景徐環第一次抬起頭直視著自己的母親:“沒有影響到你吧。”

母親連忙擺手:“沒有沒有,我是說你要注意睡眠和身體啊。”

景徐環再次低下頭做最後確認。

事實上,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是獨立生活的景徐環,幾乎沒有因為自己的緣由給身在美國的母親打過電話,反到是母親每個星期都會定期給自己打電話問候身體狀況。或許正是因為這種家人才特有的互相之間彼此的顧慮,讓這一家人在做事之前都會盡可能的替對方考慮,再加上長久的家族分離,使得這種顧慮在外人看來,如同是對待客人一般的客氣。

就在景徐環外婆去世後不久他母親回國的時候,景徐環還用“您”來稱呼母親,直到母親強烈要求,才轉化為你,可見他對母親的敬重,同時,也體現了他對母親的隔閡。

“好了,都準備齊全了。媽,我走了。”景徐環邊說邊提起手提包,然後從母親的身旁走過。

“飛機,不要遲到哦!”

“啊,知道了,真是的,這樣都分不清誰是兒子誰是媽了!”

“別這麼說嘛!”已經走到門口的景徐環回頭對母親微笑著說道:“你總是考慮的比我更細緻嘛,不然,也不可能一直陪伴那個人那麼多年!”

“那,我走了!”穿上鞋子之後,景徐環揮了揮手後推開了房門。

“路上慢走!”母親微笑著擺手,眯著眼睛看著他走出家門。

————————分割線——————————

今天是高二學年正式開始的九月的一天,雖說和去年不同母親在暑假最後匆匆忙忙回家和他來了一個小團聚,但上學的路還是上學的路,無聊的日常也會照常發生。

可景徐環的上學路上竟然全是盛開的櫻花,粉嫩的描繪著不合時節的場景,然而風一吹就會有大片大片的花瓣從樹上飄落,整個地面被櫻花鋪成了一條粉色的地毯,踩在上面雖沒有美人踏花那種令人心曠神怡的聲音,但是軟綿綿的感覺還是讓人格外舒服。

雖然漫道的粉色使人眩目,可秋天的櫻花還在盛開實在太奇怪了。

沒錯,櫻花是可以在秋天開放的,要問原因,因為這個景色是二次元的設定。

在景徐環的世界中,天氣是可以隨著心情變化而變化的,然而這麼多年他都養成了寵辱不驚的習慣,所以基本上每天都是晴天。

偶爾他為了增加些情調,就在春天和夏天都安排幾天連綿的春雨,淅淅瀝瀝的使人身心都到了淨化。

至於冬天,當然這個城市因為維度較高所以冬天也會下雪,但在景徐環的世界裡白雪常常覆蓋整個世界。

從小他就天真的認為,雪是由這個世界最純潔的人的靈魂構成的,他喜歡不染世俗,潔白無瑕的雪,從小到大,哪怕看到頑皮的孩子打雪仗把雪弄髒,或者清掃工人把雪地翻開露出粘著泥土的黑雪時,景徐環全身就感到強烈的不適。

可現實中不管是颳風還是下雨,他都是感覺得到的,並且會根據狀況的不同改變視野中的場景。不過這種天氣的變化對於他來說的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反正即使衣服濕了,脫下來掛在那裡第二天也會幹,誰去在意那些呢?

在這樣充滿畫意的景象中,自然要有處在妙齡的少年少女,站在櫻花下羞澀告白的場景。風吹過的花瓣時而送來清香,時而又將甜美的情話吹散在風裡,讓愛情這種事甜蜜度陡然上升,讓人世昇華。

沒錯,應該是上學期期末,在夕陽中的櫻花樹下,那個清純的少女,對自己說出了:“我喜歡你,和我交往。”這樣的表白吧。

女孩的長髮被香風送起,粉面微紅,嬌唇緊呡,身體扭捏不安,雙腿不由自主的內八字。女孩的目光時而游離到景徐環身上,但當兩人目光接觸時,又會下意識的移開。女孩動作越來越不自然,景徐環卻不想打破沉默,他欣賞這種純情的感覺。女孩時而用手指卷了卷肩膀旁邊的頭髮,時而點了點腳,臉逐漸變紅。

“抱歉……”景徐環遺憾地說,盛開在櫻花下的愛情,是結不出果實的。

自古日本人習慣把櫻花樹成為神樹,他們相信櫻花是純潔無瑕且神秘富有神性的,但可惜……

櫻花只是景物,僅此而已,只因為它們美麗,它們才會在這裡。

就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雖然是高貴的象徵,但本質上是因為自然法則而已。荷花需要淤泥提供養分,可是按照這種自然科學分析來看,文學就顯得蒼白無力,人類特有的東西——對物體特殊的情感也就蕩然無存了。

所以,我們寧願看到荷花,就想到高潔;看到櫻花,會想到純美的愛情。

“但是,這個世界是不會出現的愛情的,要問為什麼的話,那當然就是……”

“我對三次元的事物不感興趣啦!不管你是誰抱著什麼樣的目的接近我,想把我拉回到那個虛空卻混亂的世界是不可能的!”

“我的人生,當然要由我自己做主!”

自己到底說了什麼去拒絕那個女孩兒,現在的他早就已經記不清楚了。甚至連那個女孩兒的名字,都沒有在景徐環的記憶中留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