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青春校園 > 天然妹妹的育兄計畫

第一卷:裝在紙箱裡的妹妹 第二十三章:三次元才是虛假的存在

書名:天然妹妹的育兄計畫 作者:超高校級的學霸 本章字數:517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無盡的黑暗,看似虛無,實有內涵。

人類一直不敢做的,其實正是窺探心中的黑暗。因為這樣,就會否定現實生活中所謂實體的存在。但不管人類接不接受,那種比黑洞還不透光的黑暗是絕對存在的。

那份黑暗就像潘朵拉的盒子,是絕對不能被打開的,人類一旦直面黑暗,就需要接受深層次的考驗與洗禮。心理強大的人會戰勝它,心理弱小的人會被它吞噬,走向崩潰。而芸芸眾生則更願意選擇對其視而不見。

逃避,是為了維持自身的存在,維持理智的存在。每個人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心中關著一隻野獸,那是人類欲望的根源。人類封鎖了自己內心中的黑暗,但同時卻變得圓滑,變得兩面三刀。一方面克制自己的欲望,表面上奉承自己不喜歡的人,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另一方面又迫切的在心裡希望這一切不會發生,自己不喜歡的人就除去,不喜歡的事情就不做。而正因為人類怕自己無法控制黑暗,才選擇了逃避。而逃避,也看似是最正確的選擇。

但即使人類意識上逃避了,人類本身也不會去逃避,而這個本身的存在,正是防止人類失控的最好的保護鎖。但本身並不是每個人都相同,它是因人而異的,因此世界上免不了存在罪犯和精神病人。

而這個本身最終是否能戰勝內心的黑暗,則要看這個人的意志如何了。

“喲,做得好啊!我的一時疲憊竟讓你有了可乘之機!”一個冰冷的男孩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為……為什麼你會醒來?現在還不是你做主的時候!你明白的,只要他還在,我……我是不會怕你的!你想做什麼?你……你傷害不了我的……對,你辦不到的!”同樣的黑暗中又傳來了一個柔弱的女孩子的聲音。

“哈哈哈!”男孩放聲大笑,那冰冷而刺骨的笑聲將這片黑暗震得激起了漣漪,笑畢,黑暗中傳來指關節活動的咯吱聲,男孩伴著這聲音說道:“如果我不醒來,恐怕他已經完了!真是脆弱的人類啊,但他身上蘊藏的能力又讓我不得不保護他,精心指引他。算了,和你說這些做什麼?你這軟弱的寄生蟲,這裡不需要你,重新回到你的枷鎖裡去吧!”

黑暗十分濃密,因此看不見兩個人此時的表情。但黑暗中傳來的寒戰聲卻讓我們知道這個女孩此刻十分害怕。她努力克制不讓自己的聲音走形,一改剛才嬌滴滴的蘿莉音,用一種較為有力度的聲音回擊道:“你不可能永遠逃避!他總有一天會想起來,這種事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你看似一手遮天,但實際上你根本不懂他的想法。所以,我求求你了,我們兩個人的目的是相同的,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走向毀滅!”

寂靜在黑暗中蔓延開來,男孩沒說話,但不代表他已經離開了。女孩屏住呼吸,生怕男孩下一步會加害自己。

“愚蠢!被毀滅的不是他,是這個世界。你看著把,你得不到的東西我一定會得到,然後到時候,你就可以和你所愛著的那個世界,一起去死了!”

男孩的聲音極度冷酷,那種冰冷的情感流露完全不像他這個年紀的人所能散發出來的。

黑暗中的女孩被這番話嚇哭了,她哽咽著說:“你……不會得逞,他會……做出正確的選擇……他會想起我的,會想起我的……”

“想起你,為什麼?折磨他的罪魁禍首難道不正是你的存在嗎?回去吧,折磨他也是折磨你我,沒好處的!我給他的一切,或者說他自己努力得到的這一切都說明,他想忘記你。當然,他不會忘記你,所以他才接受了這一切,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話!”

“不,他會想起來的,因為我愛他,我想保護他!我可以為此付出一切。”

“你已經這樣做了,就在十三年前的那個早上,然而你所做的,只是讓他無端的增添痛苦罷了!”

女孩咽了咽口水,不甘心的反駁道:“我會阻止你的!你太邪惡了,我會和你鬥到消耗完最後一絲精力……”

男孩用笑聲粗暴的打斷了她:“該被毀掉的不是我,是這個虛偽的世界。正因為你才讓我認識到這個真理,我感謝你。但現在,你還是應該回去,乖乖的被我綁起來,不要再出現在這裡。”

女孩的蘿莉音被束縛住了,黑暗中只能依稀發出“嗯,哼”的聲音,聲音漸漸淡去,最終消失殆盡。

“呵呵,回去沉睡吧我的甜心!我會完成我的目的,到時候,我會微笑地看著你被這黑暗吞噬,被它肢解並撕成碎片,我會看著你那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然後用它來祭奠新的世界!到那時,我要讓你用你那甜美的聲音苦苦哀求我,然後我再慢慢折磨你!”

無盡的黑暗中,男孩恐怖的笑聲肆無忌憚的遊竄著。

“這是……夢嗎?”景徐環睜開雙眼,望著灰濛濛的天空,還有遠處殘損的樓房喃喃道。

這是個失落的城市,樓房好似被轟炸過一般,冒著滾滾黑暗。整個城市死氣沉沉,沒有一絲生命跡象。

“是夢嗎?那為何我現在還能思考?”景徐環搜索著自己的記憶,自己將妹妹放到床上然後回屋睡覺,在這之後記憶被黑暗籠罩著,最後到了這裡,也就是說,現在還是夢吧……

一聲石破天驚的吼叫劃破天空,緊接著傳來此起彼伏的尖叫聲。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彙聚的焦點是在景徐環此刻所在的這個十字路口處。

景徐環嚇了一哆嗦,手自然而然伸到背後,他摸到了那把質地堅硬的鐵劍,心裡頓時放下心來。再仔細辨別眼前的景象,沒錯,這裡是鬥魁大陸。

“為何睡夢之中也會來到此處?而且這個失落城市的地圖我從來沒見過。”

緊接著更混亂的事情發生了,從四條街道和周圍的房屋中出現了大量類人的怪物。他們皮膚乾癟,行動敏捷,兩眼蒙上了一片混沌的白霧。密密麻麻的怪物頭頂都有一個鮮明的標誌:Lv10.僵屍。數量恐怕要以萬計。

“這也太扯了,莫名其妙趕上生化危機?這遊戲的設定怎麼也失去平衡了?”

景徐環再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發現這裡雖然和鬥魁大陸很相似,但也有不同之處。比如景徐環一開始之所以沒認出來這裡是鬥魁大陸的理由正是因為他現在所戴的眼鏡上並沒有出現商店、背包、人物、技能等圖示。而且他腰上的電棍也不見了,只有兩把手槍。他打怪得到的黃金頭盔和鑲嵌著藍寶石的腰帶都不見了,不過現在,面對數量如此龐大的瘋狂的敵人,恐怕這些防具的作用也不大。

繼續待在這裡無疑會成為僵屍的食物,景徐環舉目四望,發現身後是一個廢棄的百貨商場,百貨商場門前有一個伸縮型防護門。

他沖到商場內部,然後轉身一把拉過防護門,將它的另一端牢牢固定在牆上,這時大批的僵屍全部撞在了防護門上,他們的手從之間菱形的間隙中伸了進來。

在這樣下去只會被困在這裡,景徐環需要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來對付這些怪物。

僵屍的等級設定為10級,像這種量產型小怪一般是靠數量取勝,血不會太厚。如果有把機槍估計能十分有效。

如果此時真的有把加特林機槍

,景徐環就真的穿越到生化危機裡去了。然而說實在的,他本人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之前說過,景徐環的初中生活過得十分寂寞,那是他作為繭居族在家裡玩過大量的遊戲,生化危機系列也曾是他的最愛,他也十分享受這種爽快的設定和刺激。

然而久而久之他就發現僵屍這種生物的設定實在十分無聊,拋開科學理論與人文觀念不講,景徐環內心就對這種被毀滅的世界充滿抵觸心理。

因為在景徐環的視野中,遊戲同樣屬於二次元世界的產物,如果僵屍爆發在三次元他可能不會在意,但因為是二次元,他無法接受二次元世界遭到毀滅這樣的設定,因此他逐步遠離了生化危機系列,到後來任何僵屍片和僵屍遊戲都不再看不再玩了。

都後來甚至連只是以重口味為噱頭的galgame也不再碰了。

可此刻,這一切都那麼真實,景徐環在確認了防護門的結實性後進入了百貨商場,然而剛進門他就愣住了,因為貨架上赫然擺著一挺加特林機槍。

“這什麼坑爹的設定!”景徐環狠狠地吐槽,但為了活命,他只好端起機槍沖了出去。

雖然景徐環力氣要比普通人大得多,但是未經過訓練的人是很難拿著加特林機槍走動的,這種機槍非常的沉而且後坐力也不小,如果認為拿著這把槍在現實中還可以像遊戲角色那樣時刻在手裡擎著還能蹦蹦跳跳那其實是大錯特錯的。

然而鬥魁大陸說到底還只是一款遊戲,因此稍微有不符合現實的狀況倒也是情有可原。

而且景徐環並未感受到武器所帶來的重力,之前和賈新星一戰景徐環發現,武器應該只對怪物有重量,對於他這種玩家而言,只有觸感而沒有重量。

然而正因為有觸感,因此同時也會有痛覺,雖說不會強大到和現實中受到同等傷害一樣的疼痛,但毫無疑問也是會疼的,如果真的被某個Boss擊殺的話,或許還能感受到瀕死般的疼痛吧。

“或許這是在刷經驗!”景徐環依照自己多年的遊戲經驗總結出來這個結論,看著僵屍不斷被子彈擊倒,景徐環內心中已經泯滅的快感慢慢復蘇了。

“如果我現在叼著個煙捲,滿臉鬍子拉碴,端著這個機槍頹喪的看著這些怪物們,我一定就變成了遊戲中那個身經百戰,冷酷無情的大叔。”

僵屍一波一波倒在血泊中,正當景徐環耍在興頭上時,機槍突然沒子彈了。

景徐環甩掉機槍返回店內,希望能在找到一個大規模殺傷力武器,接著他便看到另一旁的一個玻璃櫃裡擺著一個榴彈發射器。

他砸碎了玻璃窗,端著發射器向外走,心想自己鬥魁大陸的槍械默認武器要是變成這玩意那真是絕了,最好還是雙持的。

他向著屍群開火,但瞬間就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因為榴彈的威力極強,防護門瞬間被攻破了。景徐環看自己無法抵擋屍潮,便轉身上樓,邊後退邊攻擊著僵屍。

很快他被逼到了樓頂,百貨商店的二樓以上的部分都被夷平了,因此此時他沒有退路了。

“嘖!”景徐環咂了咂舌:“看來我也得學生化危機電影的女主角了!”

他用眼睛簡單估算了一下與對面建築物之間的距離,緊接著向後退了幾步,然後將速度加至最大在破敗的廢墟邊緣騰空而起,借助大衣張開後在空中的張力滑翔起來。身後追逐的僵屍一個接一個摔了下去,屍群亂成一團,死傷無數。

景徐環落到對面的樓上,雖然有借助慣性和大衣的張力再加上一點浮空的時間,但能飛越這樣的距離還是十分不合理的,因此這次相當於實驗一般的行動能成功,歸根結底的合理解釋只有一個,景徐環將它低聲地說了出來:“我會飛了!”

雖然鬥魁大陸本身的存在就漏洞百出且極不正常,但這樣的設定更是坑爹,如今只能用“遊戲出了bug”來解釋這些奇怪的現象了。

景徐環已經很累了,這次的怪物不同於以往,看上去沒完沒了的。景徐環索性坐到了建築物的平臺邊緣,這裡本來應該有一塊玻璃,但因為一些原因被擊碎了,周圍還散落著一些玻璃的碎片。景徐環就坐在那裡,看著屍群向此處移動。

“算了,既然是在遊戲裡,那就好好享受一番吧!”帶著這樣積極的想法,景徐環站起身,從身後拔出鐵劍,縱身跳入屍潮當中,強忍著身體所遭受的強烈衝擊下的疼痛在屍群中砍殺。

比起剛才的陣勢,現在的僵屍數量要少得多,很快景徐環四周的殘餘就所剩無幾。

周圍屍橫遍地,空氣中充斥著腐肉的臭味,景徐環的雙眼因興奮和憤怒而瞪得通紅。這時,他的脖子後面感受到一個很黏的東西在擺動,他還未來得及轉身,一隻長舌頭就纏繞在他的身上,當他想掙脫時已經太晚了。他被拽到空中,在天空中劃過一道抛物線向另一邊的建築物飛去,而舌頭的另一端連接的是一個裸露著大腦且無眼睛的四肢著地的生物。

“舔食者!”景徐環剛認出敵人的面貌,舌頭用力一扯,他的視野就被一個巨大的口腔蓋住了。

“好痛!”景徐環猛地睜開了眼睛,頭依舊撕裂般的疼著,他揉了揉眼睛,當視覺恢復的一刹那,他發現自己目前正躺在自己的房間裡。

“哥哥,起床啦,早上啦!”

景徐環支起上半身,發現一個不明物體正坐在自己的腹部搖晃著自己,他喊道:“你好歹先讓開啊,不然我怎麼起來!”

“啊呀。已經醒了啊。”坐在他身上的那個不明物體——景囡萌靈巧的竄下了床,回過頭甜甜的說一聲:“早飯已經做好了哦!”便走出了他的房間。

“一晚上沒睡……嗎?”景徐環摸著不停跳動的太陽穴,下意識的感歎了一下人生。

但既然已經醒了,總不能再回去睡個回籠覺。這麼想著的景徐環顫巍巍的下了床,但雙腿卻抖得厲害,好像剛經歷過從三層樓上掉下來的衝撞一樣。

不知為何,每次在鬥魁大陸中的疼痛,都會被帶到現實中來。雖然恢復得很快,但過程也是極為痛苦的。

而且這一次受傷程度較大,且最後那一下無疑是被咬死了。他腦中回想起那句話:“一旦死亡,將不能再進入鬥魁大陸!”

“這麼慘嗎?”這還是景徐環第一次遭遇遊戲攻略失敗。

或許因為這是現實遊戲的緣故吧,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是會經歷失敗的。

而且歸根結底,還是這款遊戲的機制有很大的問題。沒有任何攻略書就算了,居然還不能存檔,還必須一條命打完,這究竟是何等不合理的遊戲啊!

痛覺還依舊很真實,景徐環緩了一會兒才慢慢的走出房間。

“為什麼會痛?也許我的三次元世界也是一個虛假的存在吧!”景徐環在心底裡想。

自己擁有二次元之眼,可以進入鬥魁大陸,這種三次元設定如果是真的才會很奇怪吧!

“我,死了嗎?”景徐環發出疑問,可妹妹從廚房中傳來的甜美的呼喚和餐廳裡飯菜的香味卻打斷了他的思考。

“嘛,就算是假的,這樣的人生其實也很不錯啊!”景徐環回想起自己妹妹可愛的二次元身影,笑著喃喃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