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怒寵

第一卷 年少時,因誰因愛或只因寂寞而同場起舞 032 他曾是她單薄青春裡全部的溫暖

書名:怒寵 作者:落墨淺淺Slivia 本章字數:177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2:07


  “我沒心?呵呵,要是我沒心現在會因為你這句話這裡這麼痛嗎?!顧涼念,有時候我真的想直接殺了你,這樣我就……”封信的雙手緊緊按著涼念的肩膀,眼神猶如鋒利的劍刃,定定質問著眼前這個總是肆意將他的尊嚴和努力生生踐踏的女人!他終是在這句話的最後做了停頓,並未說完這整一句話。

  只是在面對封信之時,涼念終是沒能忍住,還是將深埋心底許久的話說了出口:“那你怎麼不在三年前就殺了我?當年宋安雅送樓梯上摔下去流產的時候,你就想殺了我的,對嗎?可是你最後為什麼又心軟了?對,你的孩子就是我害的,你殺了我去黃泉路上去陪他也是應該的。你的手段這麼高超,完全可以把我殺了之後置身事外,但你當年為什麼不動手呢?你動手啊!”

  宋安雅,橫亙在兩人之間整整三年的名字,終於在這次爭吵中再次直直地被擺在了兩人面前。

  宋安雅,兩人之間永遠的禁忌……

  封信的動作忽而停下,連聲音都有些沉默了,直至頓了頓,才悵然沉沉說道,“原來,事情過了三年之後,你還是放不下。”

  “難道你就真的放下了嗎?”涼念忽而抬眸,定定地看著封信。

  是啊,他又何曾真的放下,若非如此,在他們之間不會生生橫亙了三年的時光。

  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距離。

  恰是他們之間的年齡差,卻恰是彼此生恨彼此遠離的時海。

  辦公室間的空氣似是一下子凝滯了,不知過了多久,涼念才續續向封信問出了一個埋藏在心裡許久的疑問,“封信,當年宋安雅流產的時候,你有沒有恨過我?”

  ……

  恨過嗎?

  這個問題或許連封信自己都不知道。

  同樣是因為一場酒醉,自己無意識地跟宋安雅發生了關係。自己已是萬般防範,卻還是在淩晨醒來之時發現自己身旁睡著全身赤裸的宋安雅。

  只是與先前涼念那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宋安雅竟然懷孕了?

  當時正處於封信與涼念的熱戀期,而涼念撞破宋安雅在自己的公寓裡時的那天,正好是他要陪她去醫院打胎的日子。

  “把孩子打掉!”這是封信當年對宋安雅所說的話,那時的她聲嘶力竭地哭倒在地,求自己放過這

個無辜的生命。

  可是,怎麼可以……

  他知道宋安雅喜歡自己,只是這個世上,他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顧涼念。驕傲如她,若是這件事被她知道了,他們之間就真的……就真的完了!

  所以,所以兩者之間,他只能選擇自己的冷漠無情。

  既然那日的酒醉是他的過錯,那麼一切的後果和報復,都沖他來吧!

  只是最後宋安雅的自殺,卻是遠遠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

  封信永遠記得安雅跳樓前對自己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我要你一輩子都活在內疚之中,我要你一輩子都忘不掉我……”

  饒是他如此冷酷的一個人,在宋安雅跳樓後的一個月,每日每夜被夢魘所驚擾。正如她死前所說,雖然她是自殺,卻是因他而死。

  封信的眸色稍黯,關於這個問題的爭吵從來不曾停歇,他忽的調轉了話鋒,一步一步地走向面前的女子:“顧涼念,你有沒有聽過廣東有個地方叫臺山?那裡有種特色菜,三千五一盅,你知道……那是什麼嗎?”封信的聲音陰冷,淡漠地說道。

  涼念並不知為何封信忽而提到這裡,只能順著他的話往下說道,“是什麼?”

  卻不知,封信隨後所提及到的,卻是個完全出乎涼念意料之外的答案?!

  因為封信接下來只是淡淡說了兩個字,“女嬰。”

  神經恍若一下子被驚異地提起,涼念難以置信地看著封信,便見他續續繼續說道,“今天有人跟我推薦了一種對付洛夏的方式,就是拿成人的肉,混在盛放女嬰的盅裡,你說,這個建議如何?”

  中午吃的午飯像是在胃裡翻騰,大有噴湧而出一瀉千里的趨勢——這是涼念聽到封信說完之後的第一反應。

  天哪?!

  這世上竟然還有吃女嬰的事?!

  而且封信竟然……竟然要將洛夏如法炮製?!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她是個活生生的人,你不能這麼對她!你太殘忍了!”涼念頓時覺得毛骨悚然,像瘋了般抓著封信的袖子祈求道。

  方才說話的男子真的太可怕了,他還是自己曾經仰望許久的春衫少年嗎?

  他曾是她單薄青春裡全部的溫暖,只是此刻,卻恍覺這份溫暖正在漸漸消散……直至消失不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