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怒寵

第一卷 年少時,因誰因愛或只因寂寞而同場起舞 035 原來我只是你精緻囚籠裡的一隻金絲雀而

書名:怒寵 作者:落墨淺淺Slivia 本章字數:181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5日 11:58


  “唔唔唔……”洛夏嚶嚶哭著,面對尹哲修的疑問,只是不斷流著淚,渾身顫慄地蜷縮在尹哲修的懷裡。身子慢慢放鬆,似是感覺到尹哲修身上熟悉的味道,不再抗拒他的觸碰。

  “別哭,我在這裡,我會一直在。”雖然知道事情是封信做的,但尹哲修想像不到,封信究竟用了怎樣可怕的手段對付洛夏,竟然將她活生生地逼瘋了。而面對女兒一下子進了精神病院,洛夏二老卻只能忍氣吞聲。

  尹哲修曾想讓父親幫洛夏對抗封信,在父親知道他蓄意接近涼念是為了對付封信之時,讓他立刻停止自己的計畫。

  “洛家在K市也算是叫得上名字的家族,世交也挺多。為什麼這次大家明明知道是封信動的手,卻沒人敢吭一聲,難道你就沒想過這裡面的條條道道嗎?”這是當時父親對他說的話,此時重新在腦海回憶起,只是看著洛夏這樣子,他受不了忍氣吞聲。

  尹哲修的眼眸忽的覆上一層墨色,看著洛夏定定說道:“洛夏,放心,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仇恨的種子越積越深,在土壤深處盤旋滋長,以一種難以言喻的方式靜靜地鑽出土壤,並迅速地波及燎原……

  而另一邊,K市的機場上,涼念對著即將去歐洲開會的封信如是囑咐著:“注意身體,早去早回。”

  “知道了,我不在K市的這幾天,讓阿全每天都跟著你吧。你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阿全是平常跟在封信身邊的保鏢,自從上次洛夏的綁架事件發生過後,封信便一直對涼念的安全充滿擔憂。

  “可是我不想讓別人跟著,感覺很不舒服。”涼念嘟著一張小嘴反駁著,模樣甚是可愛。

  “乖,聽話。我不在,就要靠阿全替我看著你了。”封信撫了撫涼念的肩膀,親昵說著。

  “恩,那好吧。”聽著此話,涼念便也只能低頭悶聲說著。

  “我很快回來……”封信輕輕撫著涼念披散的及腰長髮,不舍說道。

  他們之間的距離一直忽遠忽近,令他心神不寧,這幾日好不容易能將她緊緊束縛在身邊,卻又要趕去歐洲開會。溫存幾日之後的離別,呵,當真是承受不起。封信細細看著涼念的眉眼,用心描摹著她的模樣。直到登機通知一直在機場迴旋著響起,隨後他才終於走進了安檢處。

  看著封信的身影在自己的視線中漸漸消失

,涼念嘴角的笑意漸漸隱去,重又恢復了之前的冷若冰霜。

  “走吧。”她轉過身子,對著跟在她身邊的阿全說道,步子朝機場外信步而去。

  因為救洛夏,她付出了自己,將自己僅剩的尊嚴雙手捧到封信面前。

  如果是場難以救贖的禍災,她也只能悉數承受。

  無怨無悔……

  涼念在心裡說著這句話時,似乎終於在一刹之間明白了《倚天屠龍記》中紀曉芙與楊逍的那一段不悔。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只是屬於她和封信的那一句不悔,自己卻始終說不出口……

  不想剛出機場,尹哲修的電話便到了。

  “涼念,我們出來見一面吧。”尹哲修的聲音順著手機一直傳到涼念耳中,涼念聽聞,便直接應下,卻被一直站在身後的阿全攔下,“小姐,少爺不讓你見除他之外的任何一個男人!”

  阿全約莫190的個子,身材亦是十分結實,一身小麥膚色,聲音卻是極具危險性。他是封信一手挑選的人,無論是身手還是氣場,全非一般人可相與比較。

  “所以你要攔著我?”涼念撇頭,眼眸輕眨,抬眸反問一句。

  “是,還請小姐能主動配合。”阿全的聲音堅定不可輕易改變,涼念終於明白封信在一眾保鏢中唯獨選擇阿全的原因。

  “如果我堅持呢?”涼念方才已經應下尹哲修的邀請,轉身便推辭,顯然有失信予。

  “那就只能怪阿全對小姐無理了。”阿全說的定定,言語中絲毫不容反駁。

  “看不出來,你對封信這麼忠誠?”涼念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冷笑著問道。

  “還請小姐配合。”阿全的堅定令涼念無所適從,她只能坐上了封信為之安排的車,忿忿離去,想著之後再伺機偷偷溜走。

  儘管在與不在,都是一種變相的監視。

  封信,原來我只是你精緻囚籠中的最可悲的一隻金絲雀罷了。

  “如果你不讓我見尹哲修,我現在就跳出車門外,要是封信剛走不久就知道我受傷躺在醫院的事,你是不是應該好好想想自己跟他解釋?”當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之上時,坐在後座的涼念忽而將車門直直地打開,冷眼看著阿全說道。

  彼時的封信還在飛機上,她要的,就是阿全的遲疑和無所適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