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怒寵

第一卷 年少時,因誰因愛或只因寂寞而同場起舞 【046】你不會,是看上陸淩風那小子了吧?

書名:怒寵 作者:落墨淺淺Slivia 本章字數:355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2:08


  “沒想到,你們倆……會在一起?”尹哲修剛一坐下,便聽到對面坐著的杜若溪如是說著,兩人算不得相識,倒是杜若溪偶爾聽過這位鼎風神秘校草的韻事。

  杜若溪的話語中明顯含著挑釁意味,終於明白為什麼涼念害怕一個人面對眼前這一切,但尹哲修卻也不是個吃素的角色,開口回敬道:“我也沒想到,你們倆……也會在一起?所以這世上的事,還真是令人難以捉摸。”

  “難怪一趟洗手間去了那麼久,原來是去找情郎了?所以就把你爸媽哥哥都撂在這兒不管了?”封信這話明顯是對著涼念說的,說話毫不留情,還真是他一味的風格。

  封展林畢竟是混跡商場多年的老手,聽著眾人這番言語,自然一下子心中便明瞭了些許,一開始還聽得有些雲裡霧裡,現在可總算是恍然大悟:“難不成,你們之間都認識啊?”

  這一句問出口的同時也一語驚醒了林宛,兩人疑惑地看著對面的四人,正好對上他們心照不宣的笑意。

  最後倒是尹哲修出來打了個圓場,向封展林跟林宛如是解釋道:“是啊,伯父伯母,除了封信之外,我們其他三個人都是鼎風大學的,大家是校友,彼此也算打過照面,所以都認識。”

  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聽到這句回答,封展林和林宛兩人自然是;樂得歡喜,要是這兩對都能成了,他們也總算是能省心不少了:“這倒是巧了,繞了這麼一大圈,原來你們都認識啊。”

  整場飯局表面上雖都是笑意融融,但每個人的內心都是一番不同的翻江倒浪。涼念整場都如坐針氈般往嘴裡塞著菜,卻味同嚼蠟般難以下嚥,只能時不時翻翻手機,期盼上面的時間能過得再快點、再快點……

  封信,封信……這兩個字像是沾上了她一般,一直在她腦海回蕩。

  跟別的女人親親我我,我還想你幹什麼?!

  原本只是涼念小腦袋瓜裡的想法,卻沒想到她之於心上的怒意竟全數反映到了她對筷子的咬牙切齒。全場的人,都齊齊看著涼念用筷子直直把碗裡的一盤雞肉搗碎成了一根根雞肉絲……

  “涼念,涼念?”當林宛叫住涼念之時,她筷子下的一塊雞肉正好飛向斜對方的杜若溪身上。

  “啊——”

  涼念與杜若溪的尖叫聲幾乎是同時響起,杜若溪驚慌失措地看著自己今日所穿的一身純白連衣裙,此時卻沾上了濃濃蘸著醬汁的雞肉,心上的怒氣卻又不好在一眾長輩面前發作,一張臉頓時紅一陣青一陣的一片。

  作為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涼念深感自己的臉真是一下子丟到了太平洋,雙眉緊蹙,擔憂地看著杜杜若溪的白裙,連連低頭沉聲道歉:“對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杜若溪的話語中明顯露著一絲不耐煩的話鋒,撇撇嘴說道:“沒事沒事,我去洗手間清理一下吧。”

  原本只是場簡單的意外,只是下一秒封信的動作卻是讓涼念的心一瞬碎落。

  一直到她和尹哲修從酒店出來,涼念還是一副悶不做聲的模樣。

  “怎麼了?從剛剛一直吃飯開始就一直悶悶不樂了?”走出酒店,跟眾人道別後,尹哲修在停車場忽而向涼念問道。

  “沒什麼。”涼念始終垂著頭,心不在焉地回話,忽而,像是想起些什麼,抬眸眼神卻有些飄忽,淡淡向尹哲修問道:“那天,我們一起去看洛夏,在醫院門口當時你問我的那個問題,現在還算數嗎?”

  ……

  “涼念,其實、你有沒有想過,讓我們變成真的男女朋友?”

  那是他在走出醫院後向她所問,時間過去許久,她一直淡然未作回應,他也只當從未說過,卻不知今日她竟再次提起。

  “涼念,你說的……是真的嗎?”尹哲修似是難以置信般看著涼念,看著她沉沉眼眸中閃爍的堅定,像是見到了此生最美的煙火。

  於人海茫茫中遇見你認識你愛上你,如此短暫,卻為何如此深刻?

  當尹哲修擁涼念入懷的時候,懷裡噙淚的涼念腦海中想的是先前封信將身上的外套脫下覆在杜若溪白裙上的畫面……

  涼念輕輕地笑,輕輕斂下眸光。

  終於明白,有些路,只能一個人走。那些邀約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過年華,但有一天終究會在某個渡口離散……

  封信,所以,我們就真的……真的這般揮手遠走了嗎?

  你有你的杜若溪,好,那麼,我們再見。

  再不相見。

  兩個人的擁抱,在停車場的一角,他擁她入懷,看不見站在停車場另一邊定定看著面前這一幕的

——兩個男子的目光。

  封信……

  陸淩風……

  相較于封信,涼念最先迎來的是陸淩風的質問。

  那一日,他在停車場看著他們擁抱,隨後一起上車。

  他忘不了當時的自己緊握著拳頭,生生打在純白的牆壁上,然後滲出血痕。

  “從來,我要的東西,要是得不到,就會毀了它!”陸淩風的質問一字一句,卻是擲地有聲,他的眸色暗黑,生生看著顧涼念,帶著危險的訊息、和不容抵抗的怒氣:“我再讓你選一次,我和尹哲修,你選哪一個?”

  幾天後的涼念,被他堵在牆角,身後已經無路可退,只能鼓起勇氣抬眸迎上陸淩風淩厲的眼神,底氣終歸有些不足:“我已經做了選擇,請尊重我的決定好嗎?”

  “呵,尊重?既然要我尊重你的決定,那你這女人怎麼不先尊重尊重我對你的感情?”這是陸淩風第一次將話說的如此明白,雖然平日裡他的字裡行間都透露著對涼念的佔有欲,卻始終未曾如此直白地挑明。

  看著陸淩風一步步的靠近,涼念只覺身子一僵,努力握緊了拳頭,讓自己在陸淩風的面前不再顯得那般不知所措:“如果你想對我做什麼,你覺得我真的會怕嗎?我喜歡哲修,所以,選擇跟他在一起。而你,只是他的兄弟,我希望以後我們能保持距離,未免產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使哲修誤會!”

  “呵,尹哲修是嗎?顧涼念,希望你有一天不會因為你說的這一句話後悔!”陸淩風嘴角一撇,戲謔看著她。

  他似乎看穿了她所有的心事,又似乎她只是生活在雲霧之間的一個不切實際的夢。這個女人,相比于自己想像中,似乎……似乎更讓人難以捉摸和猜透。

  看著陸淩風躍身走遠的背影,站在原地的涼念嘴角忽而勾起一絲隱隱的笑意……

  便是這一次,為日後陸淩風面對封信之於K市幾大家族所挑起的金融風暴暗中助力埋下最開始的伏筆。

  當然,此時的陸淩風亦然未曾料想到現下的一切,全全只是封信和顧涼念兩手一手自導自演的戲碼。

  尹哲修想借顧涼念作踏腳石打敗封信的那一瞬,殊不知另外兩人已經將計就計,開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暗夜浪潮!

  黑色的夜幕之下,從頂樓寬大的落地玻璃朝外看,正好能將整個K市的風光盡收眼底。一幢幢樓層好似一個個閃著光亮的星點,在夜的世界之中散著灼灼其華的微光。天際中隱隱有幾顆散落的疏星,隱隱約約卻是甚為引人注目。

  只是,這平和的夜色之下,在頂樓站著的兩個人明顯眉宇間的神色並不平和。

  兩個人。

  一男一女。

  男的是封信,而女的,則是顧涼念。

  “尹氏手上最近有一個年度專案,已經進入了第二期資金投入的階段。”一道凜冽的男聲如是說道,聲線有些微粗,隨晚風散落。

  “恩,我知道了。”站著另一邊的顧涼念淡然回復著,雖然封信只是簡單說了這麼一句,她已經知曉了他心中所想。

  從一開始尹哲修的有意接近,到後來封信與顧涼念攜手演的一出將計就計,終於到了現在收網的時刻……

  “既然尹哲修有本事來挑戰,我就讓他最後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是當初封信所說之話,而不久,便是尹氏破產之日!

  封信的手中掐了根煙,往嘴裡送一口,隨及朝外吐出一圈白色的煙圈,看著月色之下顧涼念一張隱隱約約的面孔問道:“對了,陸淩風沒察覺到什麼嗎?”

  “我不知道,但不得不承認,他很聰明。”顧涼念的聲音始終不鹹不淡,一腔心思不知散去了何處。

  “不管他察覺到什麼,等他發現的時候我們早就成功了!尹總那裡我已經另外找人接洽,只要尹哲修再從中稍稍來一番推波助瀾,我就不信,尹氏不會因此倒閉!這是封氏在K市的第一場戰,只許勝不許敗!”封信冷冷地說著,話語中的冰涼令人難以揣摩,只是看著顧涼念整晚都是一臉漫不經心的表情,他的面色有些發慍,不禁一個反問說著:“你不會,是看上陸淩風那小子了吧?”

  涼念躲閃著封信質問的目光,身於商場,本就有許多的無可奈何,當封信告訴他的全盤計畫讓她相予配合的時候,她曾是有過一些猶豫的,只是……他畢竟是她的哥哥啊,而封家,是給予她和母親遮風擋雨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他答應她的那個約定……

  那個約定,是她唯一可以逃離封信的方式,當初封信在提出那個約定時,她便知道機會只此一次,她不能放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