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小農民大時代

第一卷 第1章 孤家帶寡人

書名:小農民大時代 作者:青龍 本章字數:22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5日 17:34


  李寡婦洗澡不關門,那天晚上我…

  老子叫楊過,咳,當然身份證上不叫這個名,而是叫楊果。

  我是爺爺養活大的,小的時候爺爺經常給我講神雕俠侶的故事,也是從那時候起我便發誓要做一個像楊過一樣偉大的男人。

  因為諧音,我又經常以楊過自稱,一來二去的,村裡人也默認了我這個名字。

  我雖然如願的從楊果變成了楊過,但楊過一樣的俠客事蹟,我卻半點沒有繼承,反而走上了另外一條路。

  一切的一切還得從十六歲那年說起。

  十六歲那年的初夏,爺爺走了,是村裡人幫著處理著後世。

  因為窮,爺爺又病了好幾年的緣故,我和爺爺辛辛苦苦攢下的那點積蓄早就花幹了,我更是兌了不少外債。

  按照村裡的習俗,村裡人幫忙打發爺爺,事後我是需要上門謝禮的。

  可我窮啊,窮的叮噹響啊,爺爺辦事的煙酒茶還是從小賣鋪賒的呢,我拿什麼去謝禮。

  沒東西,但我有膝蓋啊。

  但凡在爺爺的後事上出過錢,出過力的我一家一家給人家上門磕頭謝恩。

  人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可也得看情況而定,看跪的人是誰,如果是幫過你的人,我覺得值。

  就這樣,我從早上一直磕到晚上,終於只剩下了最後一家。

  村西頭,與村子有二裡地的李寡婦家。

  最後一個去李寡婦家其實並不是因為她家太遠,而是這個李寡婦平日裡經常撩我,還有更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她是村長李富貴的親妹妹,打心眼裡我還是不太想與她扯上關係的。

  因為爺爺的後世上,李寡婦又出錢又出力,最後還沒有喝我家一口水,我就是再不願面對她,也得去謝謝人家不是。

  我渾,但我還不是不知道好壞的混蛋。

  借著暮色,我拖著酸疼的兩條腿站在了李寡婦家門前。

  李寡婦本名李富麗,十八歲就嫁人了,二十三那年,她外出務工的男人死在了工地上,她從此成了一名寡婦,而且一寡就是八年。

  八年,有不少人給她說親,但最後都沒能成,這倒不是沒有男人稀罕她,相反,附近七裡八村的光棍們都想娶她。

  可為什麼都沒能成呢,主要原因嗎有三點。

  第一,農村人都迷信,說李富麗命太硬,克夫,誰娶了她誰倒楣。

  第二,因為她和亡夫有一個九歲大的兒子緣故,她不想再嫁,只想給兒子招個上門爹。

  第三,他男人死後,包工頭賠了不少錢,她擔心接近她的男人都動機不純。

  因為以上三點的緣故,李寡婦到現在還是一名寡婦。

  老人常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以前我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可那天卻一下頓悟了。

  其實對於女人我也不是一抹黑,心血來潮時曾看過村裡不少女人們在河裡洗澡,只不過這兩年爺爺重病,天

天需要人伺候,我沒心思想這些罷了。

  十六七,正是男人愛幻想,荷爾蒙衝動的年紀,我是一個健健康康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話歸正題。

  李寡婦家在村裡算條件不錯的,當然在不提男人的前提下。

  三間正房,兩間西廂房,大門也是最流行的鐵門,上面還掛著一塊天道酬勤的石匾。

  門虛掩著,因為天還未完全黑,我又跪了一天的緣故,我也沒有敲門,而是推開一條一人能過的縫後,直接走進了李寡婦家。

  正房黑著燈,西廂房反倒是亮著微弱的光。

  我曾經來過李寡婦家,知道這兩間西廂房一間是廚房,一間是她專門用來洗漱的地方,而亮著燈的正是這間洗漱的房間。

  話到嘴邊的王嫂子(她亡夫姓王)三個字,被我生生咽了下去,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躡手躡腳的朝著那扇虛掩的門走了過去。

  時值初夏,龍泉村的人們早就退下了厚厚的棉衣,穿上了涼快的薄衫。

  透過門縫,我終於看清了屋中的春光。

  李寡婦正蹲在地上,背對著門洗著頭髮,也許是怕弄濕衣服,也許是太熱的緣故,李寡婦下身只穿了一件低腰褲衩,上身則只有一件裹胸。

  因為蹲的太低,李寡婦又微胖,且褲衩子並不高的緣故,一些不該露的地方也露了出來。

  我兩隻眼瞪的跟銅鈴似的,想要看的更真切一些,可惜就在這個時候,李寡婦起身了,端起那盆滿是泡泡的水,倒進了旁邊的水桶裡。

  因為臉上有水的緣故,李寡婦幾乎是摸著瓢往臉盆裡舀水。

  借著李寡婦舀水的空擋,我又好好欣賞了一番。

  也不知道是她太豐滿,還是洗頭時來回起身的緣故,她的裹胸此刻滑落了不少。

  本就氣血上湧的我,很是不爭氣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我的兩隻手不知覺的抓在了門把手上,想將門縫再推開一些,看的真切一些。

  然而就在這時,身後的大門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我便聽到了李寡婦她兒子,米蛋的喊聲。

  “娘,我回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我如夢初醒,連忙縮回手,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可卻已經來不及了。

  米蛋已經進了院子,看見了我。

  “過哥哥?”九歲大的米蛋看見我後很是乖巧的叫了一聲。

  “米蛋放學啦。”我臉上閃過一抹尷尬,因為夜色已經擦黑的緣故,米蛋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臉上的尷尬。

  “米蛋回來啦!你在和誰說話呢?”屋裡傳出了李寡婦的聲音。

  “娘,是過哥哥!”米蛋說著推開了那扇門。

  “楊過啥時候來的啊。”李寡婦捋起頭髮朝我望了過來。

  四目相對,我這個尷尬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然而李寡婦卻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朝我拋來了一個讓我險些流鼻血的眼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