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小農民大時代

第一卷 第35章 黃鼠狼給雞拜年

書名:小農民大時代 作者:青龍 本章字數:238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25日 17:34


  我不知道自己這一夜是怎麼熬過來的,總之這一夜我一夜未眠,無數次的在驚喜和驚恐中重複,以至於天亮時差點想要拿刀給自己來個揮刀自宮。

  兩根狗鞭的藥效真的很大,可再多的火也經不住那條龍形印記無休止的吞噬啊。

  我想殺人,明明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在恢復,可剛有點苗頭,青龍印記就抄了我的後路,給我澆了盆涼水。

  一次兩次也就罷了,可讓我不能接受的是,整整一晚上都這樣。

  我手裡舉著菜刀,顫抖著,猶豫著要不要來給一了百了。

  天漸漸亮了,我的眼睛血紅一片,一束亮光照了進來,我舉起了刀,然而卻被自己身上的變化下了一跳。

  那條青龍印記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血紅之色。

  這個變化,讓我打消了想要切了它的念頭。

  “青龍變成了血龍,這到底是好是壞?”自己的身體,我居然拿捏不准了,我想普天之下找不出第二個人了吧。

  經過一夜的折騰,兩根狗鞭的後勁也被消耗了個一乾二淨,穿好衣服,胡亂洗了把臉後,我直奔長林嫂家走去。

  我剛一進門,長林嫂便耷拉著臉問我昨天咋沒有來,是不是去別人家住了。

  我說沒有,在我自己家住的,昨天晚上家裡的炕頭讓老鼠給盜了,我足足忙活了半夜,因為太累了,靠在炕上就睡著了。

  看了看我佈滿紅血絲的眼睛,長林嫂倒也沒有追問,將一碗剩湯麵和一個幹饅頭推到了我面前。

  昨天還有小菜,今天卻只給剩飯,長林嫂的現實讓我心中一陣苦笑,但我也沒說什麼。

  像我這樣,串房檐過日子有什麼資格挑,再說了,我放餿了的飯都吃過,剩飯算什麼。

  長林嫂給我甩臉子,我自然也不會往上貼,把幹饅頭往湯麵裡一泡,攪和著幾口就下肚了。

  吃完飯後,我也不說話,抄起鏟棍,鞭子趕著她家的牛就出門了。

  在牛圈外拄著鏟棍愣了十多分鐘的神後,看大傢伙都把牛趕來之後,我一甩鞭子,趕著牛就進山了。

  這場雨算是下透了,三天不出坡,山裡的草茂盛了不少,剛一出村,牛們便不走了,見草就叼。

  我當然不敢偷懶,讓這些牲口們在村口吃草,萬一哪個浪進莊稼地裡,那我可就有麻煩了。

  鏟棍,鞭子齊上陣,一陣吆五喝六後,牛群被我趕進了距離莊稼地五六裡之外的山溝溝裡。

  因為昨天晚上一夜沒睡,兩隻眼睛早就困的打架了,把鏟棍一插,我找了塊大青石倒頭便睡,沒多會兒我便進入了夢鄉。

  一覺下去直接就到了下午,這還是被餓的,不然指不定能睡到什麼時候呢。

  早上就吃了碗剩湯麵,對我這個十六七歲的大小夥子來說,也就能支撐個把鐘頭,這也就是我睡著,不然早就餓的咕呱亂叫了。

  一看日頭,我知道晌午飯的點定是過了,就是長林嫂給我留飯,這麼一來一回肯定是趕不上了。

  因為在山裡長大,啥野果能吃我是門清,半個小時的功夫,我便收集了不少

山杏,山核桃之類的野果子,而且還意外踅摸到了一片黃芩。

  還是那句話,窮人家的孩子啥苦都能吃,城裡人眼中的生瓜蛋子,在我這裡根本不存在。

  沒多會兒,地上便多了一層杏核和桃皮。

  野果雖然不當飯吧,但架不住數量多啊,肚子餓扁的我生生被野果子給吃撐了。

  剛說去山中踩個點,看還有沒有藥材啥的,肚子中就傳來一陣絞痛。

  “尼瑪的。”我捂著肚子沒好氣罵了一聲後尋了一個還算隱蔽之地,脫下褲子就是一陣長江黃河的釋放。

  其實山溝溝裡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四十多頭牛,我完全可以就地解決,可被牛盯著看,也怪彆扭的。

  山貨的後勁是又快又大,其實明知這東西吃多了會鬧肚子,可惜我還是低估了他們,高估了自己。

  足足折騰了五六趟,肚子裡的絞痛感才消失,肚子不疼了,可我的腿卻麻了,一半是拉的,一半是蹲的。

  “日你姥姥的,常年打雁,今天居然被雁啄了眼。”憤憤的罵了幾句之後,我坐在大青石上,足足歇了好半天後,這才拄著鏟棍進山趕牛。

  至於踩點踅摸草藥,就我現在這逼樣,能把牛趕回村就求爺爺告奶奶,還踩點,被點踩還差不多。

  若是放在以前,以我的兩條飛毛腿,十多分鐘就把這些牛趕下山了,現在嗎,足足一個小時,牛才被我聚集到山谷口。

  至於其中摔了多少跟頭,又提了多少次褲子我就不說了,反正是丟人丟到牲口眼裡了。

  叮鈴啷當聲中,我咬著牙,夾著屁眼終於回到了村子裡。

  以前我還會把牛趕到村子裡,現在嗎,一進村我就拖著酸溜溜的身子回我的小破屋了。

  舒坦,愜意,躺在自家炕頭上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什麼叫家的溫暖,太他媽舒服了。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好吃不過餃子,好活不過躺著,我就想這麼躺著,愛他媽誰誰誰。

  就在我四仰八叉躺的正得勁的時候,院子裡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我還以為是長林嫂來喊我吃飯了,哪知門一推開我才發現了副村長李常亮。

  看到李常亮,我還以為他來找我清帳了,可轉念一想又不可能,我剛還了他家小賣鋪五百多,這幾天下雨進不了山,他應該知道啊,難道是因為我昨天的禿嚕嘴那句話?

  “副村長,稀客啊。”我支棱起身打了個招呼。

  “楊過,你這是咋地了,怎麼面色這麼蠟黃?”

  我自然不能說我山貨吃多了,竄稀竄的腿都軟了。

  “沒啥,這場雨下的太透了,沒踩穩,跌一跟頭,歇會兒就沒事啦。”

  “摔了?打不打緊,要不我把二大爺喊來,讓他給你揉揉。”

  “沒事,就是岔氣了,歇會就好,對了,你找我有事?”我連忙岔開話題道,我可不想在這個話題上聊下去,萬一哪句話一禿嚕說漏了嘴,那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也沒啥大事,就是突然想起來還有幾天的工錢沒給你發呢。”李常亮說著從褲兜裡掏出了幾張老人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