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帝國第一醬油領主

第一卷 歡聲笑語中給龍傲天退婚 第二十五章 夜風徹骨

書名:帝國第一醬油領主 作者:夏日之裘。 本章字數:283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這些東西就是全部了嗎?”

放在我面前的是拍賣行的資料,上面記載著近期所有的交易記錄,並且從中挑出了特定人物購買的所有商品,幸好路人甲沒有分開購買,而是由一個人統一購買,不然還有點麻煩。

“是了,這些整理出來的就是全部了,當然他如果是在高級,或者頂級拍賣行購買的,小的也無能為力了。”

站在我面前不斷擦汗的中年男人,是帝國拍賣行的負責人之一,作為摩西家族扶持上去的負責人,他很清楚什麼事情必須好好的辦。

“嗯,我知道了,這些資料你拿回去吧。被人發現了就不好了,畢竟帝國拍賣行是陛下的產業。”我吩咐道,至於內容早就已經記下了。

“是,是,是。您放心,今天發生的事情我絕對守口如瓶。”說完他也不等我回話立刻離開了。

“你這麼恐怖的嗎?能把他嚇成這樣。”貝絲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不是我嚇人,這傢伙背地裡好幾次想要跳槽,但總算聰明的壓制了自己的欲望,如今見到我也算是做賊心虛吧,我知道你要問什麼,父親閒聊的時候說的。”

對貝絲越是熟悉,我就越害怕,萬一自己的智商被拖到她哪個水準了,那怎麼辦。

“就你知道的多。”貝絲朝我扮了個鬼臉。

說真的,我想退貨,沒聽說誰家暗影會扮鬼臉的。

與其和貝絲繼續糾纏,我還不如幹點實事,這麼想著我將路人甲購買的清單一一審查過去,結果看了半天我也沒能看出端倪,這些東西單獨拿出來我都認識,但是混在一起,我就不知道有什麼用處了。

“貝絲,這些東西你有點想法嗎?”我也是無奈到了極點,才會想起詢問貝絲。

“知道啊。”

“不知道啊,那算了。”

“我說我知道。”

“什麼?你知道?”我震驚了,我這輩子都沒想到,這輩子居然有學識上輸給貝絲的時候。

這種不甘心是什麼,好想落淚。

“這些東西以前導師說過,聽說是某個術士做的,具體的我不太清楚,反正這東西能夠把一個死掉東西復活,復活也不對,應該說可以啟動哪個東西的力量。”貝絲皺著眉,像是背書一樣地背出這麼一段。

“啟動?那有什麼用,能讓那東西站起來咬人嗎?”我被這種曖昧不清的回答弄得更蒙了。

“不知道!”貝絲很乾脆地回答道。

“那你很棒棒咯。”

“嗯,那當然了。”貝絲乾脆地點頭。

忘記了,這傢伙不能理解什麼叫做嘲諷。

“算了,也沒必要知道到底是幹嘛的,你能看出這是復活什麼的嗎?我好有點頭緒。”我還是只能將希望拜託給貝絲。

好好學習多重要,不然你的希望就只能寄託給一個天然呆。

“應該是龍,而且是死了很久的龍。”

“龍?”

“是啊,雖然必要的龍晶沒在,但是這個骨龍草,也是特徵之一。”

“帝都附近,埋著龍骨?”我的口氣中帶著十二萬分的不信任,這麼逆天的消息我可沒聽說過。

我可是偶爾會跑去帝都近衛軍總部玩的,我可從來沒聽說他們巡邏的位置,包括什麼龍骨。

也對,如果這麼多人知道,那路人甲也不可能敢在皇帝腳下,玩陰謀詭計。

那麼我能問的人也就只有一位了,我的父親,現任帝國元帥,要是他都不知道,我就要懷疑帝國是不是藥丸了。

我吩咐貝絲待在房間中,畢竟明面上我是沒有暗影這種高端東西的,雖然我懷疑公爵府內不少人都知道貝絲的存在,但是這東西終究是個忌諱。

父親的位置很好找,吃過晚飯,明月高升,父親必然會在書房內處理檔。

房內燈光很亮,這是我強行要求的,不然我很懷疑父親的視力會不會出現問題。

“你來啦。”父親頭也沒抬地問道。

“是的,父親。”

“找我有事吧,說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今天

的父親似乎十分冷淡,對我像是一個外人。

“我想問一下,帝都周圍是否埋有龍骨。”就算冷淡我也要問到才行。

“有,帝都南部森林,埋有一副龍骨,那是摩西家先祖與其戰鬥夥伴的墓地,有什麼問題嗎?”

居然還是先祖的遺骨,那事情就好解決了,別人盜墓都盜到頭上了,直接去滅掉路人甲也不是什麼問題了吧。

“我需要幾隊精兵,哪個名字怪長的傢伙,想要對祖先遺骨不敬。”我開口道,太穩了,簡直太穩了,這要兵簡直輕鬆。

“先祖遺骨,沒有葬在墓園內,而且沒人守衛,你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嗎?我不可能出兵,這會落人口實。”

父親的語氣,從頭到尾沒有改變過,平緩,冷淡。

奈何父親所說的也是事實,敬奉祖先的摩西家族,會將一具先祖屍骨丟棄在帝都外,並且無人前去守衛,這已經能說明很多問題,想來哪位先祖必然犯下大錯,甚至他的死都有可能是摩西家促成的,如此一來摩西家還真不好出兵。

但是……只要索妮婭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陷入危險之中,我就要盡一萬分的力去阻止。

我是她哥哥,對她而言,我必須是無所不能的。

“他可能對索妮婭不利,我需要保護她。”我說出第二個理由,摩西家不是鐵板一塊,但是從來不會允許別人欺負自己人。

“你是必須要保護索妮婭,但是我還是不會給你兵,摩西家的人想要保護誰,從來不會借助別人的力量。”

平淡,令人憤怒的平淡,就仿佛我們正在談論的,只不過是一樣東西,而不是我的妹妹。

“她是你的侄女。”我儘量克制著自己。

“是又如何,這不能構成我要出兵的理由,我和她的父親,在年少的時候是死對頭,你真的認為我對她有感情嗎?而且注意你的修養,要用您。”

憤怒,這是比我面對光球時還要強烈的憤怒,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將我和親人的羈絆說的一文不值,哪怕是我的另一個親人說的。

“索妮婭和我們度過了將近十年,我不允許你這麼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直接的對父親發怒。

“砰!”

父親重重的拍打桌子,抬起頭看著我,恍惚間我似乎看見了某個龐然大物,睜開了金色的雙瞳,冷冷地看著我。

不容置疑,不容侵犯,這就是帝國元帥的氣勢。

我有些期待,期待父親能罵我幾句,這樣我也能感受到,我面對的不是帝國元帥,而是我的父親。

“注意你的言辭,想清楚你在和誰說話。你想要兵權?可以,進入軍隊,我會幫你安排,我相信你一年就能成為軍官,到時候你就擁有兵權了。

而現在的你,憑什麼執掌帝國軍令,你不過是一個平民,我不可能將帝國軍隊交給一個平民,哪怕那個人是我的兒子,這是帝國的軍隊,不是你的玩具。”

我等來的不是責駡,而是平淡的,平鋪直敘地告訴我,不可能。

“我會去阻止他的,任何人都不能傷害索妮婭。”我一字一句地說道。

“我說了,你要保護誰,那是你的自由。但是既然你被冠以摩西的姓氏,那麼你就不能借助別人的手,摩西這兩個字比你想的沉重的多。

動用你所有的力量吧,用自己的手,把一切敢於沾染你想要保護之物的手,全部剁掉,若是沒有這個本事,就看著那東西被人摧毀,然後記住這份屈辱。不要讓我看不起你。”

“自然不會。”我回答道,平鋪直敘。

“米婭隸屬於軍隊,不能出手。”

“無所謂,一條雜魚,還用不著米婭動手。”

“這才像樣,退下吧。”

聞言我轉身大步離開。

夜風吹拂,有些涼意,我裹緊了衣物。

父親的表現絕對不正常,我能想到的理由,只有那個光球操控了父親。

如果,如果光球真能操控所有人,那我還能相信誰?

夜風吹拂,徹骨冰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