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雍正熹妃傳

第一卷 四貝勒府·誰人踏花拾錦年 第七章 驚心

書名:雍正熹妃傳 作者:心若言 本章字數:136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4:19


  一進屋子就能嗅到那散不去的濃重血腥氣,混雜著絲絲香料的味道,聞著極為怪異,妍華差點兒沒忍住將早上吃的東西給吐出來。

  盈袖見她神色有異,忙將自己的帕子湊到她鼻下讓她嗅了嗅,一股清涼的味道頓時充盈在她鼻尖,精神為之一振。

  耿氏見妍華落後了幾步,回頭看到她臉色有些不太好,心知她是有些怯了,又折回身安慰道:“妹妹還是在這裡等著吧,等我先進去看看。”

  “姐姐,還是一起進去看看吧。”

  她們一起進了里間,與宋格格只隔了一層簾子。福晉也在此候著,眉頭都擰成了一條線。

  妍華長了十幾年,再也沒有見過比這還恐怖的事情。只見被拿出來的素白色布巾全被染成了血紅色,一盆盆鮮紅的血水也被丫鬟們陸續端了出來。

  空氣裡滿是血腥味,福晉也忍不住拿絲帕捂住點鼻子。木槿看到福晉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些,便想去開窗子,被福晉呵斥了:“你怎麼也這樣不懂事了?她若是吹了風,對身子不好!”

  “福晉還是回去歇著吧,您身子不適,宋格格這裡一時半會兒可能也好不了,奴婢在此候著就是。”木槿看到福晉那毫無血色的臉,心中不忍,便出聲安慰道。

  “無妨,等大夫出來再說,我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了,我心中不安呐!”

  這個時候錦秋從里間抹著淚走了出來,木槿忙拉住了她:“錦秋,到底出了什麼事兒?眼下格格情況如何了?”

  錦秋“噗通”一聲跪在了福晉面前,哭哭啼啼地說道:“福晉,格格昨兒夜裡就覺著身子不舒服了,方才早上醒了服下藥之後沒多久就喊著肚子疼,然後就開始血流不止……眼下,眼下……大夫說胎兒保不住了……嗚嗚……”

  “啊……”福晉強憋了一口氣,踉蹌著跌坐進椅子,好半天才長歎出一口氣。方才看到那樣多的血,她心中便已經預感恐怕凶多吉少了,可是親耳聽到這個消息,還是覺得猶如五雷轟頂,腦子糟糟地嗡嗡作響。

  想到四貝勒眼下子嗣單薄,福晉她就愈加難受了,抬手用帕子輕輕拭去了眼角的濕潤。

  “福晉節哀,莫要太傷心,壞了身子可不好。”側福晉微揚著下巴,看了一眼福晉,不疾不徐地安慰了一句,嘴角有若隱若現的笑意。

  妍華聽了心裡一緊,不安地看了看耿氏。為何她覺得事情不是那樣簡單?耿氏見她唇色發白,握住她的手輕輕拍了拍,而後微蹙著眉頭,轉身看向了依舊匍匐跪地的錦秋:

  “她是喝了什麼藥?那藥可是有什麼問題?”

  “只是一些平常喝的補藥,格格以前喝了向來好好的,也沒有大礙。”

  “那藥可還有剩下沒喝完的?方子可在?是柳大夫開的嗎?”福晉慘白著臉詢問道。

  “奴婢……奴婢也不知……是格格讓煮的補藥……補藥方子是……是格格自己保管著的……喝了也有一個多月了,之前都好好的……”

  福晉忍不住抬高了聲音,氣得直喘氣,眉頭一凜瞪著跪在地上的錦秋喝道:“胡鬧!有身子的人能隨便亂喝藥嗎?何況她才懷了兩個多月!把她喝的藥方子都給我找出來!讓柳大夫看看。”說這話的時候她一臉的肅然模樣,待話一說完,她又急急地喘了兩口氣,“木槿,扶我回去歇息!”

  “嗚嗚嗚……我的兒啊,我的兒……”

  福晉剛走出屋子,一陣揪心徹骨的哭聲便傳了出來,是宋格格的聲音。聽到哭聲後,她的身子滯了滯,哀歎了一聲,又繼續走遠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