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純純欲動:錯惹腹黑美男

蕭大俠vs加菲:任何一個密友,都存在著隱形的愛 23.紳士的品格

書名:純純欲動:錯惹腹黑美男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182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04


  蕭少峰是少爺脾氣,這是我一早就知道的。我也知道,他那脾氣,來得快去的快,只要不跟他一般見識,一會就沒事。

  於是我自顧自的給呆寶穿衣服,準備去赴陸先生的約。

  大概過了幾分鐘,蕭少峰忽然起身,走到我面前,看了一眼呆寶,說:“呆寶,來爸爸這兒……”

  我只覺得後背發涼,因為這語氣,太過友善,且友善的恐怖。

  呆寶當然也對這個忽然拋來的橄欖枝感到疑惑,看了我一眼,一動未動。

  蕭少峰是什麼人,哪裡容忍自己這般不受重視,他輕微的坐在呆寶身旁,一隻手撫摸著它的小腦瓜,說:“呆寶,爸爸帶你去泡妞,好嗎?”

  泡妞……蕭少峰果然隨時隨地都在想著這一茬,他的朋友說的對,他這人,是用生命在泡妞。

  呆寶生性純良,見蕭少峰咧嘴微笑,便歡快的起身,跑到了蕭少峰腿上。

  緊接著,伸出小舌頭,輕輕的,舔了舔他的手背。

  蕭少峰瞳孔放大,顯然是忍耐到極限。見我看著他,又假裝無事,說:“再去給爺盛上一碗。”

  我一邊吃驚蕭先生今天的胃口,一邊擔心他對呆寶的忍耐底線,瞥了一眼沒心沒肺的小傢伙,正在蕭少峰的睡衣上撒潑。

  好歹也是價值幾千塊的睡衣,以蕭少峰的個性,不出半小時,絕對會出現在樓下的垃圾桶裡。可惜,真可惜。

  帶著這種鄙視浪費的心理,我又去給蕭少峰盛了米粥。前後不過五分鐘,等我回過身時,蕭少峰和呆寶的位置,就挪動到了最初他躺著的沙發上。

  令我驚訝的是,蕭少峰看呆寶的眼神,居然是讚賞的。

  他的潔癖症痊癒了?

  順著他的眼神看去,下一刻,我又一次的驚住了。

  因為陸先生的圍巾,正被呆寶當著玩具咬在口中,白亮亮的獠牙和羊毛親密接觸,圍巾早已經面目全非。

  五分鐘,居然發生了這樣的大事。

  去見陸先生的途中,我仔細瞅了那個被撕咬變形的圍巾,除了愧疚,還是愧疚。

  根據目擊者蕭少峰的證詞,呆寶今天的行為實屬意外。而當我問到蕭少峰為何不出言阻止呆寶時,他的答案讓我無言以對——一條圍巾而已,我兒子想玩,買回來給他玩。

  我鄙視蕭少峰的闊氣,可是對於呆寶的,我又不忍

心下手責備。

  Zegna的圍巾,價格肯定不低。關鍵問題是,我答應今天要歸還給圍巾的主人,待會,該如何應對?

  想到臨走時蕭少峰的微笑,我有種被騙的感覺。

  司機提示我地點已到,我付了錢,見侍者過來開門,便報上了陸陌川的名字。

  陸陌川電話中的海鮮館,和我想像中的不大一樣。下電梯時,我被侍者領到餐廳的中央,遠遠地,就看到陸先生等在那裡。

  上電梯時沒察覺到高度,朝視窗望去,已經看到了“中國人壽”四個大字已在腳下。

  陸陌川依舊紳士,眼神毫不掩飾的看向我,問:“楊小姐,今天的晚餐不合胃口嗎?”

  我這才收回神來,低頭看了眼面前個頭巨大的梭子蟹,再加上一旁整齊擺放的蟹八件,笑著說:“挺好。”

  吃螃蟹我會,可是我楊小菲自備左右手,從來不用蟹八件。

  我當然不好意思告訴陸陌川。

  更悲劇的是,陸先生,您的圍巾,被我家呆寶,一不小心,當成了玩具。

  開餐之後,兩旁的侍者自動退了出去,頂樓偌大的包間內,只剩下我和陸陌川兩人。

  我拿起餐具,有種狗咬刺蝟的尷尬。於是看口到:“陸先生,我沒有自己動手吃螃蟹的習慣。”

  前天拔掉蟹腿的不是我。阿彌陀佛。

  陸陌川臉上一驚訝,看了我一眼,了然:“這個習慣真可愛。”

  明明是誇獎,我卻心虛的紅了臉。

  緊接著,陸先生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我的身旁坐下,拿起腰圓錘,在蟹背殼的邊緣來回輕輕敲打。不一會,又用長柄斧掀開背殼和肚臍,再者,又用長柄勺刮下蟹膏和蟹黃,用勺一口一口送到了我的餐盤中。

  我感覺耳垂火辣辣的,愧疚的看了一眼陸陌川,他不但沒有停下,反而拿起剪刀,剪下蟹腿。

  我看著他側臉,那是一種骨子裡的認真,藍眼睛上,長長的睫毛好像蝶翼,忽然忽然著。

  心底的內疚排山倒海而來,我急忙開口:“陸先生,不必了,其實我……”

  ----

還有更新。黃金聯賽票已經出來了,大家都在求票加更,我也來個吧。每滿三百加更。位置在封面下面。謝謝大家

附上呆寶尷尬期的照片。據說,每只金毛都會有像猴子的時刻

<圖片1>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