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純純欲動:錯惹腹黑美男

蕭大俠vs加菲:任何一個密友,都存在著隱形的愛 33.也沒見你這麼殷勤

書名:純純欲動:錯惹腹黑美男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241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6:25


  陸陌川這小手一拉,頓時嚇了我一跳。大腦短路了三秒之後,我急忙瞪眼,說:“陸先生,我大學本科畢業,讀書少,你不要逗我!”

  陸陌川無可奈何的看著我,搖了搖頭,說:“藍女士說的果然沒錯……”

  我一個機靈後退一步,緊張的擺了擺手,說:“陸先生,我小姨專業紅娘十五年,她的話你可不能信!”

  陸先生又是一愣,一隻手尷尬的擺在嘴邊,輕輕的咳了一聲,笑著說:“其實,她只是告訴我,你有些天然呆。”

  天然呆!好歹我楊小菲也是國家211工程學院畢業的,就算我的腦子不是智慧的,小姨也不該用了這麼不負責任的詞語形容我,這不是侮辱人嗎?

  藍女士,明天我就跟你斷絕姨甥關係。

  回去的路上,陸先生倒也沒有太多言語。他似乎察覺到了我的尷尬,便在車內放了首愉快的歌曲。我一邊佩服著留學海龜如此開放樂觀的思想,一邊尋思著陸先生那句想你的真假。

  車速很快,不一會兒就到了我的住處。這一次,陸先生堅持要送我到樓。

  我們並列著朝公寓樓走,陸先生人高馬大,走在我的右側,安全感十足。有那麼一秒,我真希望自己不是在意某人的小加菲,而是一個真正的天然呆。

  到了樓下,陸先生停住腳步,笑著看著我,問:“楊小菲,週末有空嗎?”

  我慌張的看了眼陸陌川,弱弱的問了句:“你要約我?”

  陸陌川點了點頭,說:“是的。我要約你。我知道你會緊張,我能理解。”

  理解?藍女士又說了什麼?

  “陸先生……”我緊張的開口,思考著措辭,“其實我的情況是這樣的,初中談物件,爸媽各種無懈可擊。高中談物件,爸媽各種過河拆橋。大學發現談不成物件了,爸媽開始各種無中生有了……現在,為了達到萬箭齊發的效果,他們不斷鐵鎖連環安排相親,其實我想告訴你,介紹人嘴裡讓人樂不思蜀的妹子,可能是各種南蠻入侵!So,請你慎重!”

  陸陌川聽我說完,沉默了好久,哀怨的目光緩緩地落在我的身上,開口問:“你對我不滿意?”

  我楊小菲受得了千錘百煉,唯獨看不了美男蹙眉,於是緊張的解釋,說:“不是。”

  “那我就放心了,”陸陌川籲了口氣,說:“楊小菲,我真的想你。”

  我跟這海龜沒的解釋,一咬牙,我白了陸陌川一眼,說:“其實,藍女士有個秘密沒告訴你——陸先生,我體內有焚寂煞氣。”

  陸先生瞪了我一眼,長臂一伸,撫摸著我的腦袋,說:“別鬧了,你要再是這樣,我怕我今晚不想走了。”

  我頓時收斂笑容,擺了擺手,說:“陸先生,再見。”

  陸先生拉著我的手,手指緩緩的落在我的領口,說:“瞧你,衣服都沒整好。”

  我連滾帶爬的回了公寓,站在鏡子前,看著那火辣辣的面頰,一隻手放在心口,那激烈的心跳,久久未停。

  洗澡出來之後,手機上顯示有未讀短信,點看一看,是陸先生的資訊:藍女士說了,你沒戀愛經驗。第一次難免緊

張,小加菲,別怕,有我在。

  藍女士,這種家醜你都敢給爆料,我再次確定,必須跟你斷絕關係!

  只是陸先生,戀愛沒談過,可咱暗戀過。不知道,這能不能加分呢?

  一宿激動,陸陌川那句想你在腦子裡徘徊。在朋友圈發了句感言之後,我便進入了夢鄉。

  我不知道,誰又是誰生命裡的路人甲。

  第二天一早,我被奪命連環扣叫醒,掃了電話一眼,竟然是蕭少峰打來的。

  時間是早上七點,和晚睡遲醒的蕭大俠作息完全不搭。

  手機接通,蕭少峰命令的口吻再次傳來:“楊小菲,你現在馬上過來!”

  我留戀被窩,試探著問:“能晚些嗎?”

  “不能!”蕭少峰態度果斷,語氣僵硬。

  我不滿的咬咬牙,回了一句嘴:“憑什麼啊?我又不是你家菲傭,你又沒發我工資,你讓我去我就去,我為什麼要那麼聽話?”

  蠻橫霸道,就知道欺壓我!

  “楊小菲,呆寶有點不正常,你過來看看。”半晌,蕭少峰歎了口氣,這才說了實情。

  他的話剛落下,我就開啟了快進模式,穿衣,洗臉,套上外套,直奔蕭大俠住處。

  急切的按了門鈴,蕭大俠過來開門。我看了他一眼,鞋也沒換,就沖進了室內。

  掃了好幾眼之後,看到了沙發上的呆寶,心疼的跑了過去,撫摸著它的腦袋,問:“它哪裡不舒服了?”

  蕭少峰雙手環在胸口,白了我一眼,說:“便軟。”

  我一聽,這才舒了口氣,說:“成型了嗎?”

  “恩。”蕭少峰的聲音很低,低的讓我覺得,聲音是從喉嚨裡發出的。

  “那沒事,可能是吃多了。”我撫摸著呆寶腦袋,輕輕的親了它一口。

  事情解決,我給呆寶沖了羊奶,這才準備離開。

  蕭少峰靠在櫃式冰箱前,看著我,說:“楊小菲,我怎麼覺得,這小傢伙在你心底,比我還重要來著……”

  我低頭沖奶,沒有回話。

  蕭少峰又說:“我說讓你過來,你不情不願,我說呆寶,你立馬過來,楊小菲,在你心裡,我連條狗都不如。”

  我驚訝的看了蕭少峰一眼,說:“這狗不是你的嗎?”

  “我就奇了怪了,你最近到底怎麼回事?我哪裡招惹你了?讓你過來一趟,還非得求著你似得,還有,這麼陰陽怪氣的說話幹嘛?你以前也不這樣啊。”蕭少峰衣著邋遢的站在一旁,質問的開了口,手裡的打火機一開一合,聽得人心煩意亂。

  我端著羊奶走到呆寶面前,平靜的說:“沒啊,我這不是衝刺優秀員工嗎?”

  “哦?”蕭少峰接了我的話,說:“不是跑到假洋鬼子那裡獻殷勤了?”

  嘴賤。蕭少峰一定是吃著胡椒粉長大的。

  “是的啊,昨天把幾十塊錢的圍巾送去了,不過你別說啊,人長得帥,戴啥都好看。”我低著頭看著地毯,眼睛酸酸的。

  “切,雜交的能和國產的比?”蕭少峰又是不屑,“不過,楊小菲,我的圍巾被你弄髒了,也沒見你這麼殷勤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