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純純欲動:錯惹腹黑美男

蕭大俠vs加菲:任何一個密友,都存在著隱形的愛 【番外:婚禮在哪舉行?】免費

書名:純純欲動:錯惹腹黑美男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245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06


  和想像中的不大一樣,至少,在沒來民政局之前,我以為自己會是異常激動的情緒。可是當蕭少峰拉著我的手走到登記處時,我才明白,原來有一種感情,叫住順其自然。

  是的,我們順氣自然的走到了一起。

  當鋼印落在紅本子上時,我的心忽然抖了一下。我知道,未來的日子裡,我將會和這個男人一起度過。

  登記的前一個小時,我和蕭少峰剛剛從電影院回來。我們看的是一部愛情文藝片,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坐在我們前排的,是一對年齡大約在六七十歲之間的老夫妻。

  電影散場時,我拉著蕭少峰的手跟在老夫妻的身後,見老頭子帶著老太太去了商場的一樓,選了一朵鍍金的玫瑰,送給了老太太。

  聽導購說,今天是兩位老人的結婚紀念日,金婚。

  心底某處感動瞬間被牽引,我注意到,從下電梯到買玫瑰,老頭子的手一直緊緊的拉著老太太。

  其實,愛情到了最後,總會失去激情。留下來的,就是長久的陪伴,和守候。

  今天之前,蕭少峰三番兩次跟我說領證的事兒,說實在的,我一直在猶豫。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很清楚蕭大俠的性格,讓他安安穩穩陪著我過日子,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

  我想給他足夠的時間考慮,也給自己足夠的時間準備。

  有人說,結婚其實靠的是衝動。特別是在我們這個年代,速食愛情越來月普遍,離婚率不斷增高,能夠相伴終生,是多麼不容易。

  蕭大俠也察覺到了我的異常,牽著我的手出商場時,是下午四點半。上車後,他忽然認真的看著我,說:“楊小菲,如果五十年後,我們都還活著,我也想像那個老頭子一樣,送你一朵金色的玫瑰。”

  說來也挺奇怪的,蕭少峰對我說的情話數不勝數,可是這句話,卻最讓我感動。

  我看著他,說:“人家那是金婚。”

  蕭少峰看著我,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忽然啟動車子,馬達一踩,停下來的時候,我們已經站在民政局大樓前。

  距離下班時間,還有半小時。

  我雖是第一次領證,可也知道領證這事兒是需要各種證件的,剛準備開口,蕭少峰從車內拎著一個紅色的袋子,說:“這下搞定了。人和證件都齊了。”

  於是乎,我們站在了民政局的大廳裡。

  雖然已經到了快要下班的時間,可依然有好幾對小夫妻和我們一起等待。其中有個宣誓環節,我們六對夫妻站在一排,共同念著宣誓詞。

  平時沒見蕭少峰這麼積極,可是這個時候,他居然發揮了他大嗓門的優勢,直接把另外五對夫妻的聲音給壓了下去。

  “我們自願結為夫妻,從今天開始,我們將共同肩負起婚姻賦予我們的責任和義務: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愛,互信互勉,互諒互讓,相濡以沫,鍾愛一生!今後,無論順境還是逆境,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青春還是年老,我們都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同甘共苦,成為終生的伴侶!我們要堅守今天的誓言,我們一定能夠堅守今天的誓言!”

  工作人員看著我們兩笑,蕭大俠

一副“我是英雄”的厚臉皮形象,愣是扯著高音把誓詞念完,當著所有人的面,給了我一個吻。

  我發現了一件事,不,應該說,我發現了很多件事,自從搬到蕭大俠的家裡,有趣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比如,某天晚上,蕭大俠在浴室裡洗澡,我拿著手機準備給爸媽打電話,習慣性的輸入密碼之後,手機打開了。只不過,看了兩眼通訊錄之後,我才發現,我手中的手機,居然是蕭大俠的。

  對了,我的手機是他剛給我換的,和他的一模一樣,而他的手機,據我所知,已經用了兩年。

  蕭大俠從浴室裡出來,見我一臉驚異,尷尬的瞥了眼手機螢幕,不動聲色的將手機收回。

  我換了N個手機,可是密碼一直沒變化。沒想到,咱們居然相同。

  讓我更沒想到的是,泡澡結束的我從浴室裡出來時,竟然看到蕭大俠對著被單發呆。走近了才發現,他正對著結婚證發呆。

  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說:“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好像沒見過似得……”

  蕭大俠被我這句話說的滿臉不快,將結婚證當成傳家之寶放到了床頭櫃裡,說:“加菲,你還真別跟我貧,說實話,別人的結婚證,和自己的結婚證,那不是一種感覺。”

  “什麼感覺?”

  蕭少峰笑著看著我,說:“家的感覺。”

  一個將滿三十歲的大男人,在你面前說家的感覺,我挺感動的。

  閒聊兩句,我跟蕭少峰說,前天晚上,我看到了陸陌川帶著一個短髮姑娘去了會所。

  蕭少峰瞪了我一眼,說:“那姑娘厲害著呢。”

  “怎麼個厲害法?”

  “那不是你關心的事兒……”蕭少峰白了我一眼,說:“楊小菲,我看,我必須得告訴你,你是誰的老婆。”

  我的腦海裡忽然閃過陸陌川第一次送我到公寓樓下的情景,隨口問了句:“那時候,你在樓下等了我很久了吧?”

  地上有煙頭,四五個。

  “你還好意思說,”只要提到陸先生,某人的臉色立即變得難看,“不知道那時候誰的腦子搭錯了神經……”

  “呵,某些人開口就問呆寶的情況,壓根沒關心我的死活……”我惡狠狠的回了一句,“那時候,我在某人心裡,還不如一隻狗。”

  “喂,楊小菲,稍微有點腦子,你也應該能夠明白,我那是關心狗嗎?”蕭少峰扯過被子,怒視著我,說:“你還記得吧,毛爺爺的打火機。你當時怎麼說的,丟了?是這麼說的吧……”

  那時候我是懷著一種憤恨心情的。可是……毛爺爺的打火機,現在不還擺在某人飾品盒內嗎?

  拌嘴到現在,我忽然好奇的看了蕭少峰一眼,問:“那時候,你什麼感覺?”

  “還能有什麼感覺?”蕭少峰看著我,說:“看上了一個在智商上有偏差的女人,自認倒楣唄?”

  “喂……”

  “行了行了……”蕭少峰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現在,我有個更重要的問題要請示老婆大人……”

  “咳咳……”

  “婚禮在哪裡舉行啊?愛丁堡還是毛里求斯?”

  ps:明天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