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農家俏媳:縣令大人請慢走

正文 第七章 退婚

書名:農家俏媳:縣令大人請慢走 作者:莫染 本章字數:211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0:30


宣承恩強忍著自己心中的不適,面對這種冷嘲熱諷,宣承恩本想抗拒,但是一聯想到自己那苦命的母親,只好忍受了下來。

“主母說的是,承恩一定會好好的去做這件事情。”

當家主母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宣承恩之後,直接將自己手中的請柬扔到了地上,轉身離去。對待這種妾生的孩子,當家主母一向是看不上眼。

一直跟隨在宣承恩身邊的侍從看到這般模樣,連忙蹲下身去想要將請柬撿起,卻沒成想宣承恩直接將他攔了下來親自蹲下身來將請柬握在手中。

隨從甚至感覺自己是花了眼,因為他從未見過自己的主子,像此時這樣的陌生。甚至身上都散發出來冷烈的氣息。

到達喬家的時候,來人看到是宣承恩這般的庶出公子,並沒有好好的招待他,只是帶領他落座而已。

宣承恩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冷眼,對待他們的厚此薄彼,並不發表任何意見。但是當宣承恩看到喬晉文的那一刻,心裡面甚至連想起了那日在橋邊聽到的故事。

“徐志!”

宣承恩叫了自己的隨從一聲,徐志立刻就附耳過來。

“之前我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經過上次的教訓,徐志立刻就反應出來了,宣承恩是想要詢問關於喬家強搶民女的那件事情。

“回主子。那名女子事後倒是醫治了過來,只不過和喬家還是沒有將婚約徹底解除,現在外面說什麼的都有,但是喬家一直都沒肯出面,也就不了了之了。”

宣承恩聽罷點了點頭,算是瞭解。但卻沒有想到有一位衣著打扮較為華麗的女子看到宣承恩之後,徑直沖著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徐志看到這般模樣,連忙在宣承恩耳邊提醒。

“主子,這就是之前逐步為您尋找的未婚妻子,沈家的表小姐。沈佳琪。”

宣承恩心裡面就算是不情願,但是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直接就站起身來,沈佳琪本以為介紹給自己的人是什麼人模狗樣,但卻沒有想到是如此玉樹臨風的一位翩翩公子,心中不免蕩漾。

“真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日子也能夠見到宣公子,這簡直就是佳琪的幸運。”

眼前的女子低下頭做出一副害羞的模樣,卻不知為何宣承恩總是覺得礙眼,在他的印象當中,仿佛女子都是那般的嬌羞,根本就是千篇一律,毫無新意。

現在的時代似乎女子都是習慣了這樣的動作,對於宣承恩而言則是更加的審美疲勞。

“沈小姐這次過來恐怕也是因為表姐的婚事吧,既然如此,宣某就不打擾了。”

宣承恩轉身就要離去,卻沒成想沈佳琪直接握住了她的手,宣承恩不悅之情立刻乍現。

“男女授受不親,沈小姐,這樣有一些過分了。”

說罷宣承恩就直接甩開,大步向前離去,連參加婚宴的心情都沒有了。

就在喬家舉辦婚宴的那天,林芙兒又大搖大擺的來到了姚家,姚香穗

心裡對於她的到來則更加的不是滋味。

“香穗,今天喬家舉辦婚宴,你真的就甘心這樣算了嗎?!”

姚香穗身體好了一些就已經能夠下床做事了,現在只想一心忙著自己手中的活兒,不想搭理林芙兒這種挑撥離間之徒。

“香穗,我說句不好聽的你也別介意,你現在的名聲已經毀了,前些日子,我娘還和我說,隔壁村子的李柱這幾日想尋個媳婦,我媽直接就把你推薦給了他,這也算是我們的一片心意。”

姚香穗聽了林芙兒的這句話之後,瞪大了眼睛,簡直就不敢相信他的嘴裡面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村子裡面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隔壁村子裡面的李柱,說白了就是一個傻子,林芙兒這樣做不就是在羞辱自己嗎?!

“我勸你一句,你現在最好是立刻離開我的家裡,不然的話發生什麼事情我不受控制!”

姚香穗手裡面拿著掃把,惡狠狠的看著林芙兒,林芙兒嚇得都結巴起來。

“你……你這是做什麼?我這是為你好呀……啊……姚香穗,你這是瘋了嗎?!啊……”

林芙兒似乎也是沒有想到,姚香穗直接就用著自己手中的笤帚將自己驅趕了出去,簡直就是丟盡了顏面。

為了避免回去之後矚目的詢問,宣承恩特意在城裡面繞了好長時間才回到家中,但卻沒成想,就在他進門的那一刻,主母就已經派人等候在門口之處了。

宣承恩剛剛邁進廳堂,主母就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紙張扔在了宣承恩的面前,當著父親的面兒宣承恩之後彎腰撿起。

“你看看你做的這好事情,我這次出去本想讓你見見世面,誰承想竟然直接將這一門婚事告吹!你說說你究竟還有什麼事情能夠讓我給你操心得起的?!”

主母我打算就是將宣承恩許配給一個沒有什麼名氣和才華的女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條件挺合適的,結果還直接被人家退婚。

宣承恩拿起地上的紙看了一番之後,才明白原來沈佳琪婚宴上見過自己之後就開始上吐下瀉,無論什麼大夫去診治,都沒有什麼效果,最後讓一個算卦的先生說,是因為自己的命太硬,克了她,所以才造成他患了大病。

“這簡直就是謬論!”

宣承恩在接到這件消息的時候內心是欣喜的,但是對於那種道士之言心中充滿著鄙夷。

“怎麼說話呢?你現在已經被別人退婚了,你說說你究竟還有什麼事情能夠做得好?!我好不容易給你找的這一門婚事,結果就因為這件事情告吹了。”

宣承恩嘲諷一笑,自己在幼年之時就被他們以自己命格太硬送到鄉下居住了多年,好不容易回來,現在又拿出這一套說辭,仿佛連新的藉口都找不到。

宣承恩聯想到姚香穗都能夠為了自己的婚姻爭取一席之地,自己又何必忍辱負重!

“婚事告吹又如何?我本就不喜這門婚事,既然告吹那麼正好順了我的心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