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彎男先生

我給的思念很小心 第25章 拜託你認真點

書名:我的彎男先生 作者:漓心蠱 本章字數:248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39


  做戲呢就要做全套,為了成功的讓俞墨在我爸媽面前蒙混過關,我決定賄賂我爸媽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也就是有著無比敬業精神的間諜——夏友靳。

  可我好巧不巧的碰上了夏友靳的……怎麼說呢,是我出現時機不對,以至於夏友靳和他的新女友吹了。

  夏友靳是子承父業的,他在舒城有了個工作室,自然是搞建築的。他不想回C市的原因就是不想要依靠他爸留給他的人際關係以及資源,雖然當初上中學那會兒他說一定要好好利用那些資源,但到底是長大了,心氣兒高的他毅然決然來舒城發展,自立門戶。

  我和小東西出現在夏友靳工作室的時候,是個陽光明媚的午後。

  我瞥了一眼裡間夏友靳的背影,跑到茶水間去拿他的餐具,之後拎著我帶來的銀耳羹和笑口酥到里間的時候,便聽到小東西張狂的叫囂。

  “放開那個女孩!”

  “你不愛我了不愛我了,我的心好冷。”

  “小姐,你不知道他是有未婚妻的人麼?”

  有你妹啊。

  我推開門放下手裡的東西再去捂住小東西的嘴卻發現為時已晚。

  里間的夏友靳的朋友正為小東西聲情並茂的朗誦臺詞而眉飛色舞,看到我進來以及一系列動作之後更是爆笑不已。

  不知道哪個不知死活的說了一句“活寶,未婚妻到了喲”,當場站在夏友靳身邊的姑娘立馬哭的梨花帶雨,一巴掌甩向夏友靳的臉,可惜夏友靳身手敏捷,後退了一步,然後那個姑娘撲了空。

  大約是她沒有面子了轉而惡狠狠地瞪著我,抽泣的模樣讓我不忍直視。

  她表情變化的太快,上一秒還是一受傷的天使下一秒就是張牙舞爪的惡魔大有一種白蓮花附體的趨勢。我知道這是小東西造成的誤會,而夏友靳身邊的這幫朋友愛看熱鬧愛起哄向來是對於夏友靳的女朋友們沒太多好臉色的。

  這種調戲來去的手段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別誤會,這都是鸚鵡看多了電視劇亂說的。我家小東西這兩天在看言情劇。”我邊解釋邊遞給夏友靳一個眼神,讓他解釋誤會。

  “兒子,來爹地這裡。”夏友靳不但沒有解圍,還繼續補刀。他無視著我,伸手從抽屜裡拿出玉米粒放在手心,“死魚你怎麼喂我兒子的,你看丫瘦的都只剩肉了。”

  “再喊我死魚我碎了你……”瘦的只剩肉了那還是瘦麼?

  “你們……”那姑娘委屈的恨不得用那眼神秒殺我。

  “我們只是開玩笑的,我……”後知後覺的我才意識到“碎”這個字太有內涵了。話沒說完,那姑娘踩著高跟鞋手裡拎著包就向我招呼來了。我看見那一串尖銳物體後下意識捂臉閉眼,並沒有想像中的疼痛,而身體狠狠的向後墜去。

  夏友靳你妹!

  屁股墜地前我在心裡把夏友靳從頭到腳罵了一遍,睜開眼後看著夏友靳嬉笑的抓著我的手,一把將我拉了起來。我撞在他的下巴上,磕的我額頭都是疼的。

  “夏友靳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白蓮花不好當,一哭二鬧三上吊也是孜孜不倦的。那姑娘抓著夏友靳的胳膊,眼裡全是淚。

  我有一種負罪感,但我深知今天來找夏友

靳的目的,完全閉嘴。

  “那又怎樣?”夏友靳雖還是笑著答她,但神色完全不在意她,甚至眼神很是淡漠。

  這是我所瞭解的夏友靳,他討厭一個人的時候,滿眼都是厭惡,恨不得離你三丈遠。

  “夏友靳,我們分手。”

  “嗯,我正有此意。”

  那姑娘愣住了,完全沒有想到夏友靳會這麼果斷的回她,一個月的相處瞬間打了水漂。她巴巴的看著夏友靳,嗲了嗓音,“我是在說氣話,你知道的啊,我有時候就會撒嬌,你要讓著我啊。”

  “我不知道。”

  夏友靳冷了臉後拉著我轉身朝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我扯了扯他的袖子,“大哥,我給你做的點心和銀耳羹。”

  他扯著嘴角,扭頭朝著他的朋友們交代,“弟兄們,分贓,死魚秀廚藝了。”

  “好叻,死魚走好。”

  “宋,記得常來啊。”

  “我還惦記著你做的壽司,那口味點贊啊。”

  ……

  夏友靳帶著我和小東西到了他工作室隔壁的飲品店,他給我點了一杯奶茶,給他自己點了杯摩卡,順帶著要了兩份甜品。

  “哎,木魚,哥們兒我又失戀了。”他靠著椅子大喇喇的坐著,側臉看著窗外,滿眼的愜意。

  “呸,活該。”我推掉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你丫的就該侵豬籠,一個月換一個女朋友,你以為扔衣服呢。當你的閨蜜真辛苦,被你當槍使,我又遭嫉恨了。”

  夏友靳哈哈大笑,“寶貝你沒法子當槍,你沒那功能啊。”

  “……”

  “嗷,輕點輕點……”夏友靳連忙把被我踩的腳給縮回去,“木魚,下腳沒個輕重的。說吧說吧,你那手涼的男神是怎麼回事?”

  我朝他笑笑,一個漂亮的小姑娘端來飲料和甜品,我握住奶茶杯喝了一口,醞釀過後把我和俞墨的事情告訴了夏友靳,為了以防夏友靳的不配合,我沒有說俞墨是GAY的事情。

  “你瞧你多俗,這麼多年都是老一套。”夏友靳毫不猶豫的指責我,“上學那會兒拒絕男生都說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人,找人來給你空間留言,曖昧的我都不忍直視。現在還是找人演戲欺騙阿姨和叔叔的感情。”

  “你好意思說啊,當初讓你幫我你死活不願意,還是袁明浩幫我解圍。”

  “哎呦喂,這次怎麼不找你那個小竹馬袁明浩呢?”夏友靳說完,小東西就在一旁閃著羽毛附和他,“圓明園,圓明園……”

  “你丫閉嘴。”我瞪小東西。轉而回答夏友靳的話,“拜託你認真點,我反正是不能找他的,不合適。我爸媽和他爸媽都認識,萬一穿幫了或者家長們誤會了……”

  “那不是正合你意?”夏友靳揶揄我。

  “反正我就是找了俞墨,我們倆處境相同,而且他很安全。所以會杜絕一切意外發生。”我信誓旦旦的對他說。“你能不能幫我打掩護,在我爸媽那裡。”

  夏友靳沉思了半晌,一口一口喝著摩卡,在我眼巴巴的跟個小可憐一樣望著他,他終於放下精緻的烤漆瓷杯,斂了笑意的看著我。

  “木魚,如果叔叔阿姨讓你和那個叫俞墨的結婚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