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彎男先生

我給的思念很小心 第26章 對付小三就要這樣

書名:我的彎男先生 作者:漓心蠱 本章字數:248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39


  夏友靳一句話就問住我了。

  我抿著唇,心裡面卻開始糾結起來了。如果爸媽真的讓我和俞墨結婚也是極有可能的,但是俞墨不可能娶我,他那人完全就是一腹黑,我們表面上的交往是他對付他媽媽的緩兵之計,順帶著擋他的爛桃花。

  只要撐到三月末就好,三月末我就二十五歲了,我和袁明浩就一樣大了。到時候我就和他說,“哎呦小竹馬,二十五歲了喲我們倆可是二十五歲了,為了實現約定不如同去民政局領個史上最便宜的證件?”

  或者,“圓明園,是把你的名字寫我家戶口本上還是等我去世後和埋進你們家祖墳啊?”

  思及此,我抬頭,睜大了眼睛看著夏友靳,“不可能。”

  “為什麼?”

  “你丫的哪來那麼多為什麼。我說的就是真理!你就好好幫我這個忙吧,瞞天過海的讓我好好度過新年,哄我爸媽開心就成。”我一口氣說完並打手勢讓他噤聲。

  夏友靳和我較起勁來,當然不可能聽我的話。“你丫就混吧,不知道找個好好對你的人,對於愛情不能太偏激。叔叔說的張棟林還是可以考察考察的。”

  “閉嘴我不想聽。”我不講理的打斷他的話,打斷之後我手機就響了,我一看來電提醒,是蘭爸爸,歸屬地正是C市。

  我滑動綠色的小電話,“喂,爸爸啊。”

  “咳咳……”夏友靳在那故意大聲咳嗽。

  我擰眉,對著他搖搖頭,食指貼著握住手機的手心,他瞬間安靜了下來。

  和蘭爸爸的通話大抵都是些噓寒問暖的話,還有就是問我什麼時候回C市。

  掛斷電話之後,夏友靳用叉子叉了一塊蛋糕到我唇邊,我張嘴咬了下來。

  “看你那客客氣氣的模樣,是蘭婷婷她爸?”

  “嗯。”我苦笑了一下,“蘭爸爸問我什麼時候回去。”

  提及這個話題,我們的神情都變得有些凝重。夏友靳知道當年的事情是我心上一塊永不能治癒的傷,所以他儘量避免提及。

  “你想不想回去?”夏友靳問我。

  “想。”我一出口,聲音便有些哽咽的沙啞。

  “那就回去,過年放假我陪你一起回去。”

  “可是我怕見到她。”我怕之後我無法面對,無法自欺欺人。

  “只要是她的事情,哪一次你怕過,嗯?”夏友靳笑笑,“還記得你把蘭婷婷某一人前男友出軌物件揍成什麼樣的嗎?我去派出所接你們回來你是怎麼告訴我的?”

  被我捉姦在床的渣男和那狐狸精。事後,渣男田文昊求蘭婷婷原諒他,求複合。選擇了在我十七歲生日那天割腕自殺。

  被血水嚇壞了的蘭婷婷,因為真的是愛過這個男人,因為從小單親家庭的她才父親嚴厲管教下,得到了溫暖與自由,得到了她想要的愛。雖然後來對方變質了,但是她還是選擇了原諒。

  而狐狸精在事後半個月的某一天,找了一群人來對蘭婷婷下手,恰好那天我值日走的晚碰上了就跟在他們後面。蘭婷婷掙扎著但無濟於事,一個男生困住她的手另一個拿著毛巾捂著她的嘴,還有倆人扒她的外套。

  那是我們上晚自習前經常去買飯吃的社區,但治安特別不好

。看在扔到地上的校服和那顯露的秋衣,跟隨的我立馬從後面撲到狐狸精身上,抓著她的頭髮掐著她的脖子。邊威脅他們邊揍狐狸精。

  也許是幸運,那裡有我們班的男生偷偷在那裡抽煙,聽見了我的聲音才得以救了蘭婷婷。而我,卻發了瘋一般的死命揍狐狸精,我們糾纏著打在一起,直到有員警來之前被拉開。

  狐狸精被我抓的很慘,我雖然也受傷了但還好沒破相。員警來的時候蘭婷婷立刻說是她揍得人。而鼻青臉腫衣服都扯了的狐狸精恨蘭婷婷自然說是她。

  寒風中,經歷過如此恐怖遭遇的蘭婷婷沖我笑,安撫我說沒事,可我看到她哆嗦顫抖的,唇都失了血色。

  那一夜派出所裡,我和蘭婷婷相互給對方的父母打了電話騙說住在對方家。我陪了蘭婷婷一夜,直到夏友靳來解決這件事帶我們出去。

  “對付小三就是要簡單粗暴!”想起那件事我立馬就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夏友靳俯身上前拍了拍我的頭,“這孩子,瞧你細皮嫩肉手無縛雞之力的,心理怎麼就這麼暴力呢?”

  我挑眉,“姐就是這麼有個性!”

  夏友靳嘖嘖的咂舌,“木魚,如果有一天了,沒有人要你,小爺我就勉為其難的養你一輩子。”他頓住,看我一臉感動之色連忙大笑,“你以為我會這麼說?你個拖油瓶,攪黃了我的美好姻緣。等我結婚了我一腳把你踹出去。”

  “哎呦疼。木魚……哎,哎,宋子瑜,我的姑奶奶你下手輕點……”

  ——

  回家的時候早已是夜幕侵襲了,我蹭了夏友靳一頓飯順道著給俞墨帶了一份,騙夏友靳說是我帶回去當夜宵還被夏友靳鄙視了一番,宋球球宋球球喊個沒完沒了,再一次刷新我的外號記錄。

  走到俞墨家門口的時候,俞墨的屋裡是亮著燈的,我敲了敲門,俞墨開門後我把飯菜給他。他戴著一個黑框的眼鏡,手裡面還拿著本法學的書。

  “你在研究這個?“我有點好奇,伸手相碰卻見他把手迅速的收了起來。

  “回你屋裡洗手,一身的酒味。”

  “怎麼可能,我喝的是紅酒,而且我受不了紅酒的味道喝了半杯不到。”我哈了口氣在手掌心,“一定是夏友靳那廝身上的!”

  小東西在一旁咋呼,“喝酒,喝酒。”

  我拍了一下它的小腦袋,“喝毛線。”

  “下次放顆話梅在裡面,就不澀了。”俞墨丟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就關門進去了。

  我愣在原地,揚起的手一時竟不知道要放到哪裡。

  “你這樣很沒有禮貌好不好。嫌棄我也不能當著面啊,我好歹是你女朋友,雖然是名義上的,可你知不知道要五講四美三熱愛啊。俞墨啊俞墨……”

  “啪。”門開了,俞墨塞給我一個包裹,“給你的五講四美三熱愛。”

  我張了張嘴,“哦”了一聲,忘了給他揮手就抱著快遞包裹回我的小窩去了。

  回屋洗漱一番後,我開始拆包裹,層層疊疊包裹拆開後,裡面一張光碟和一張紙。

  署名完全看不懂寫的是什麼,但那句話憑著我五點零的視力還是可以看清的:

  你就等著被我感動哭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