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彎男先生

我給的思念很小心 第46章 曲嚴冬

書名:我的彎男先生 作者:漓心蠱 本章字數:340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39


  張棟林露著雙可愛的小虎牙,我忽然發現他這人看起來又不是那麼的討厭了。在這麼尷尬的境地他拯救了我,打心裡面勾畫了我對他之前的差評。

  張棟林的出現替我緩解了尷尬,而服務員也很快的將這一地狼藉處理好。

  走回座位的時候俞墨正好從洗手間出來,他看我一身狼狽,眉頭不由的緊了緊。“拿個蛋糕都能把自己弄成這樣,你乾脆笨死算了。”

  “你以為我想啊,要不是有個人突然過來撞我我怎麼可能會弄成這樣。也不知道誰這麼狠,撞的我疼死了。”俞墨個潔癖,這又是嫌棄我了!

  “有人撞你?”俞墨面色緩了緩,目光環繞周圍一圈,“這裡有你同學麼,還是有情敵?”

  “兩個都沒有。”我沒好氣的回他,拿著濕巾擦我的袖子和頭髮,“我在舒城頂多認識的就是我同事和夏友靳,還有……”俞墨和張棟林都等著我接下來的話,我咳了一聲,咽回小竹馬的名字,“今天不宜出門。”

  張棟林接了個電話,他臉色黑著接聽,到最後直接掛斷,手機“啪”地一聲摔我們飯桌上,然後把衣服搭在椅子上,“我和你們一桌吃”。

  這頓飯吃的十分尷尬,張棟林一直在我面前獻殷勤,而俞墨時而高冷時而溫柔,倆人的行為讓我嚇出了一身冷汗,最後落荒而逃直奔洗手間避難。

  我低頭清理了一下頭髮上的奶油殘渣,把那種黏黏的東西洗掉。剛抬頭拿濕巾擦頭髮就看到鏡子裡有個戴墨鏡的男人在盯著我看,看的我渾身的不自在。

  我低下頭,假裝清洗,偷偷的瞄鏡子,那個男人竟然還在洗手間門口,而那目光似乎要穿透墨鏡掃向我,我打了個冷顫,沒心思再清洗頭髮和衣服了,直接進到女衛生間裡面。

  停了好大一晌,我把門扒開一條縫,發現那個男人不在了我才松了一口氣出去。

  回到座位上,我總有種感覺,好像有人一直在看我。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可怕的,我覺得剛剛戴墨鏡的那個男人很可能就是推倒我的那個,只是我平時不怎麼和別人打交道,按理說不應該是招惹了什麼人啊。

  “怎麼心不在焉的,回家了。”俞墨撐起胳膊,示意我挽上去。

  “昂。”我覺得這事告訴俞墨也沒啥幫助也就懶得給他說了。

  出門前張棟林約我後天一起吃飯,說什麼要我幫他們公司一位歌手編輯本書,我本來不想答應的,生怕這是他給他自己創造的我倆見面的機會。但一想我總是欠他人情的,無論是以前還是今天他幫我化解尷尬局面。

  “我不太會編輯別人寫的東西,先讓我看看吧,不行了我再幫你找我同事。”

  張棟林聽我沒有明著拒絕,松了口氣,他眼睛裡的笑明晃晃的,“我今晚商定好了就把具體時間和地址發給你。”

  張棟林走之後,俞墨輕笑了一聲,“宋子瑜,你確定你後天要和他一起吃飯?”

  “不然呢,我總要看看那稿子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吧,我喜歡的話就會像打了雞血一樣努力的去幫寫書人編輯。可要是我不喜歡的我就是看一眼也嫌煩。我承認這點我比較偏激,我也努力去改了,可是習慣養成了就……”我張著嘴,剩下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看見俞墨面無表情的轉身去開車門。

  他從我面前走過,帶了一陣風,他又無視我了。

  “再不進來你就被風化了。”

  “……哦。”

  坐到車裡的時候我問俞墨為什麼要問我確定和張棟林一起吃飯的問題,俞墨說你自己想。我很鬱悶,既然他一直質疑我的智商,那麼我能想到他這個問題的答案麼?

  顯然,不能。

  回家之後我的手機就沒消停過,一會兒一條短信一會兒一通電話。

  [夏友靳]:木魚,我去帝都了,跨年禮物你去我工作室拿,記得帶上你做的點心喂那群狼友們。

  [老爸]:閨女啊,老爸現在連個陪喝酒的人都沒有。你看你和俞女婿啥時候有空來一趟?我覺得元旦就不錯,閨女你怎麼看?

  [麻麻]:你爸現在張口閉口茅臺五糧液我家女婿,街坊鄰里都知道咱們家喜事將近了。小瑜,媽向來支持晚婚的,但現在你還是考慮考慮結婚吧……

  垃圾短信刪完之後就是這三條意義重大的短信,我給夏友靳回了個“好嘞”,給我爸回了個“元芳怎麼看我就怎麼看”,輪到我媽,一時半會兒卻不知道要回她什麼。

  我是怕,我媽那麼精明細心的一個人看出了我的弄虛作假,所以我不知道我媽這條短信是給我通風報信還是說這是個警告。

  最終我沒有回我媽短信,一時間又陷入糾結境地。

  而被我忽略了的那條短信,我咬咬牙狠狠心,還是沒能撐得住,手殘點開了。

  [圓明園]:天冷了注意穿厚點,最近有沒有想我啊我想你了,麼麼噠愛你~

  我忽然間失笑,想到了我大二那會兒問夏友靳的話,我說如果一個男生很隨意的就能說出我喜歡你,愛你啊之類的話,他會不會對你是動了心的,但只是礙于某些心意公開之後就不好收場,於是就打了掩飾。

  夏友靳當時就打了長途過來,義正言辭的告訴我:宋子瑜,如果是我絕對不會這樣做的。愛代表的是責任,如果我不是決定要一心一意對待這個女孩,我絕對不會說出這個字。愛是承諾,是我要照顧她陪老陪她死,你懂麼?那樣沒有責任感的男生你趁早斷了念頭。

  我不死心,繼續問他:倘若是他內心不安定因數比較高呢?他害怕某些東西變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有時候朋友之間的感情確實比戀人間的感情更長久。

  夏友靳鄙夷我:他是要當你備胎還是拿你當備胎?前者我贊成,後者讓他趁早滾蛋,死魚你不必念舊情。長痛不如短痛你給我好好想清楚!

  當時沒能想清楚的事即便是到了現在還是有些混沌的。這麼些年了,我想要尋一片安慰,有個能護著我的人我和他過一輩子,不用擔心他哪一天會離開我,這樣的愛情這樣的幸福是我想要的。

  年少輕狂時想要的是轟轟烈烈的愛情,到後來沉浸小說裡的浪漫於是希望愛情裡多些風花雪月,之後經歷了那麼多看了身邊那麼愛情真實案例,覺得安穩一生才是最好的。我心裡執著小竹馬,大約是我覺得他是這世上不會騙我讓我有安全感的,認識最久而我又最喜歡的人了吧。

  明知道他說他要結婚了,可看著他給我留言的關心話語,那種曖昧的感覺還是讓我不由的想多,如果他不是說過那一句要結婚,我真的以為他是在表白。

  ——

  “俞墨,我走了。你想吃什麼我回來的時候帶給你。”我探過頭,看著坐在沙發上捏著眉心望著電視機的俞墨。

  “不用,我自己會訂外賣。宋子瑜,你還真是容易失約,這又欠我一頓飯了。”俞墨望著螢幕上的廣告,新年的倒計時剩下不到六個小時的時間了。

  “習慣就好啦,墨魚不要和我計較,等會兒回來我們一起跨年。”

  上大學的時候是和室友一起跨年,之後獨自留在這裡,沒想到夏友靳畢業竟然選擇放棄西安來離C市近的舒城發展,於是就變成我們倆一起跨年了。只是今年可惜了,夏友靳人還在帝都忙著。

  到了歐利亞酒店,服務員領著我去了張棟林訂的包間。

  “謝謝。”和服務員道完謝之後,我推門進去,張棟林還沒有到,但是新人歌手已經到了。

  在裡面坐著的曲嚴冬戴著一副墨鏡,髮型酷似韓流明星李鐘碩。一身經典款的紀梵希,看著年輕俊朗,確實是偶像路線的。

  “你好,我是宋子瑜,你是曲嚴冬吧?”

  曲嚴冬抬頭看著我,墨鏡沒有去掉,就只是那樣靜靜的看著我。

  擦,這還是個新人就起范兒了。

  我沖他微笑,心裡面已經對他減分了,這讓我怎麼幫忙編輯書,人家都不理我的。

  拿出手機給張棟林發短信,這樣的等待簡直太過尷尬。可沒等我手機短信發出來,那個擺范兒的曲嚴冬就發話了。

  “你覺得你能掰直GAY嗎?”

  他這話問的我心頭突突一跳,連帶著右眼皮也沒由來的跳動起來。

  這人給我的感覺,怎麼有點熟悉?

  “女人,果然都會用一副水汪汪的眼睛來博取男人的同情心。不過只是同情而已,你這樣,有什麼資本掰直GAY?”他唇角抿成一條冰冷的弧度,靠在椅子上滿是不屑的模樣。

  被他幽幽的望著,我心裡面覺得很不舒服。他和我腦海裡的某些畫面重合在一起。

  墨鏡男!這種跟毒蛇一樣幽冷氣質的人可不就是那天一直盯著我且推了我的男人麼!

  我擦,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

  “我為什麼要掰直GAY啊,還是說你就是GAY,等著我解救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