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前夫在上,我在下

第一卷 010 裝什麼清純

書名:前夫在上,我在下 作者:藍斑 本章字數:266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我和史蘭馬上使出渾身的解數,才讓這個姓薛的消了氣,又幫忙點了幾瓶伏特加,陪眾人喝了起來。看來人的陣勢,帶著一幫小弟,並不是來談事的,怕是來尋樂的。

  我的酒量還可以,一般情況下很少喝醉,但也扛不住陪三四個男人一起喝,今天這個包間只有四個姑娘,陪八個客人。史蘭往這調配人的時候,估計想著大魚要留給自己釣,沒想到這幫客人是來拼酒的。

  今天晚上客人點的都高酒精度的烈酒,第八瓶開完以後,我已經喝得有點上頭了。我越喝越清醒,只是頭有點重,臉色有點發白。這是我的毛病,喝得多了臉會發白,越喝越白。這會兒,我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臉色蒼白異常。

  我看了看一旁的史蘭,她並不比我好多少,整個人坐都坐不穩了,軟塌塌地靠著旁邊一個留著小鬍子的男人,身子一大半都放到了男人身上,就連衣扣開了三個,半個雪白的胸脯露出來被人捏著也不在意,這貨喝高了。

  “喝得差不多了,咱們換個地方繼續。”薛少拍拍我的臉問。

  “我讓小妹下去叫司機上來。”我搖搖晃晃站起來,去叫站在門口的小妹。

  我還沒站起來,薛少就抬手架住我的胳膊,同時旁邊另外一個男人也走過來,架起我的另外一條胳膊,低聲說:“走吧,車子備好了。”

  “我今天喝太多了,不能陪薛少盡興了。”我搖了搖頭擺著手說。因為酒精有點上頭,說話都太利索,自覺得頭重得不行。

  “等一下的事兒又不要你出力,乖乖躺著就行了。”薛少拍拍我的臉,伸手在我胸口捏了一把,我只覺得腦袋瞬間清醒了。

  “薛少,我晚上不出去的,只在這裡邊陪酒。”我強行站住腳步,不肯再隨他們往外走。

  “裝什麼清純,當了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薛少對他身後的人道,“扶著她去車上,路上不准給別人看到。”

  “是。”那人應了一聲,我還想想掙扎,後腦一疼整個人就昏了過去。

  我最後一眼看到的是史蘭幾人都喝得大醉,神智不清地半臥在沙發上,眼睛早都閉上了,最後一個念頭是:媽的,酒裡有料兒!

  我醒過來,只覺得頭疼得要命,才一抬眼就覺得不對,轉而我就想到自己是在喝醉酒以後被人敲了後腦勺帶出來的。

  像我們這樣身份的人,不管你在這一行做的是什麼,在旁人的眼裡,你就是小姐,是出來賣的。我不想矯情,但是只想說一句在紫金台一年半以來,我一直守住本心,做一個盡職的陪酒小姐。

  我不是不是想去發這個被帶出去的橫財,而是為了孩子。不管別人對我是怎麼看的,我至少在面對孩子時是問心無愧的。何況,在紫金台也是短期行為,往長遠裡看,我心決不在此處。

  我覺得自己被人架著在走路,渾身的酸疼讓我很快清醒過來,我睜開眼看到了酒店大廳光潔的大理石地面。

  我兩條胳膊被人架著,兩隻腳幾乎是不沾地面往前走。我一下子明白了現在的處境,想往酒店裡帶一個迷昏的女人,怕是不太方便,於是幾人假裝扶著我上電梯。

  要是被他們弄到上面的房間裡,傻子也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現在的優勢是他們不知道我已經醒了。

  在他們架著我進電梯的瞬間,我突然伸出手死死扒住電梯門不肯進去,同時大喊:“放開我,我不認識你們。”

  “臭娘兒們!”架著我的人罵了一句,抬手就給了我

一耳光,我只覺得眼前直冒金星,手上就使不上力氣,一滑就被他們帶進電梯裡。

  “救命!”我看到一個男人正從隔壁的電梯裡走出來,努力喊出了最後一聲。

  那人聽到我的聲音一回頭,我還沒看清那人的臉,電梯門就關上了。

  電梯裡有攝像頭,他們也不敢太過分。我身上被披了一件男人的西裝,在西服下面我的雙手被那男人死死圈住,動都動不得。

  這種酒店的電梯特別快,我還想明白如何脫身就到了二十三層,一出電梯踩著的就是軟得讓人感覺不到腳存在的走廊,我看著走廊兩旁都關著的門,心忽然灰了。

  幾人帶著我來到一到2316房間前,拿出房卡刷工了門,帶著我就走了進去,一進屋他們迅速鎖上門,一伸手把我推倒在床上。

  這是一間普通的大床間,那個薛少已經在房間裡等著,他身邊還有一個男人拿著攝像機,看到我們進來,薛少罵道:“這麼慢!”

  “薛少別氣,路上遇到查車的了,我們還是費了點心思才過來的。”那人笑著說,指了指我對他道:“人帶過來了,薛少想捏扁了還是揉圓了隨你處置。”

  “你們想幹什麼?”我坐床上坐起來,往後退了一步,想退到床頭櫃前拿起檯燈防身。

  “拍下來刻成盤賣出去應該會不錯,你放心薛爺一定捧紅你。”薛少說著給旁邊的人遞了眼色,我還沒摸到檯燈的邊就被人一個箭步上前給抓住了手腕子。

  “薛少別開這種玩笑,我是做這一行的,還怕這個?”我故作冷靜。

  “是麼?你不怕,楚毅怕呀,到時候我在封面上打上大的南市綠成集團原少奶奶的處女秀,你說會不會大家都買一套收藏。”薛少笑著說。

  我覺得他臉上的笑特別噁心,強忍豐怒氣笑道:“薛少早說不必費這麼大的事兒。噁心楚毅,我樂得去做,你要是覺得這樣不過癮,把楚毅請來,咱們當著他的面兒做,對不對。拍片子還能讓人想到是不是被迫的,對吧。”

  “沒想到,你這麼上道,那還等什麼。”薛少顯然是不相信我的話,他一個眼色遞了過來,旁邊的人已經開始動手。

  我今天晚上喝的酒一驚一嚇一怒,早清醒了大半,可惜的是腦袋清醒了,身子卻軟得不行,抬手都用不上力氣。

  “藥效上來了吧。”薛少看出我動手的柔軟,馬上笑著問。

  “你給我喝什麼了?”我重又想起那加料兒的酒。

  “讓你好好配合,舒服舒服的東西。”薛少的眼神像是挑著火,我這才覺得身體上的不適來於哪裡。

  我不是清純的小姑娘,對自己身體的反應再熟悉不過,那種熱熱麻麻的感覺如同百蟲噬身一樣,麻酥當中帶著不可阻擋的企盼。

  薛少往前走了兩步,伸出手摸到我的鎖骨上,湊上前我臉上親了一口道:“還沒開始呢,眼睛裡都要流出水了。這麼媚骨天成的貨色,楚毅也捨得放手,娶了個姓程的夜叉。”

  “薛少別開這種玩笑……”我看他的手順著我的領口摸了下去,身上頓時著了火。

  “開玩笑,我像是開玩笑的人。”他用力捏了我一把,另一隻手扯開了自己的襯衫。

  被眾人看著做這樣的事情,我只覺得無邊的恥辱湧了上來。只是,身體因為藥物的作用,卻違背自己的意志,做出了一些讓我都覺得羞恥的反應。

  “這麼快就有了反應,不錯。”薛少的身子壓了上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