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五章 十歲殺人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299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五章

  姚若馨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手臂上那條疤痕,很深入的,刺痛著,雖說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可是,她可以察覺到,這傷痕與他父親有關係。

  樊紀天眼中泛出一些恨意,像是要殺人的模樣,對上她那雙無辜的眼瞳。“這個傷痕是我為了救我父親留下的,我父親因此死在了那兩個壞人手上。”

  他恨!

  “我父親在二十年前就離開了我……”

  當年,他十歲,還只是個小孩子,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那是小學舉辦的音樂會,樊宗弛因為工作忙碌一直沒有時間陪伴兒子,但只要一下班就很高興的與兒子一起玩,兩父子的感情如同兄弟。

  “紀天,你今天一定要比賽順利,爸爸不在乎你是不是第一名,爸爸只希望你可以完美的表演這場音樂會!”

  在車上,樊宗弛就坐在小紀天的旁邊,兩人的感情令人羡慕,專用的司機光聽他們的對話,感動的都快流淚了。

  假日的車特別多,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拔拔,我答應你一定會成功順利!”

  才小學二年級就這麼懂事的孩子,真的是讓樊宗弛省了不少心。

  小紀天滿臉喜悅的,笑臉盈盈的,抱住自己最心愛的小提琴。

  他一定要表演得最出色,成為樊宗弛的驕傲!

  “老爺,對不起,前方的車子又停住了,唉,看來假日的塞車還真是煩人呀。”司機打段兩人的對話,是先道個歉再切入正題。

  樊宗弛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

  寶貝兒子的音樂會怎麼能遲到,要是失去表演的資格紀天一定會很失望!

  “讓我在這下車,我們用走的,我知道近路。”

  樊宗弛牽著小紀天的手走下車。

  走到巷口。

  這一條巷口是近路,他牽著兒子走著。

  因為腳步加快,突然的撞上前方的男人“對不起,先生。”他趕緊的道歉,正繼續走下去時,被那男人攬下。

  “撞了人就想走?道個歉就是誠意?”男人不悅的找他麻煩。

  樊宗弛想也沒想,他知道這男人要的是什麼,真倒楣,竟然遇上了個打劫的。

  要是這樣沒完沒了的話,音樂會就會沒了!

  “先生,五千元給你可以讓我們走嗎?”

  歹徒不太肯的樣子,打量了下樊宗弛身上,看得出來,這個老頭很有錢。

  “臭老頭,五千就想打發我,當我是乞丐?!”歹徒情緒激動。

  樊宗弛再拿出五千,一共是一萬元,這樣他肯放人了吧?

  機會就在眼前,想要就要筆大的數字!

  “我沒有了錢,你還不夠嗎?”他身上沒有帶許多,就剩這些而已,要是這歹徒還這麼貪婪,他該怎麼辦才好!

  歹徒聽得出他的語氣很著急,盯了下那受驚嚇的小男孩。

  “那小提琴看來很值錢,要不老頭把它給我,我就放你們走。”今天真是收穫,遇到這麼有錢的,右手拿一萬,左手拿著小提琴,不錯不錯!

  樊宗弛瞪住那歹徒的眼,這麼貪婪的人,真是社會中的敗類!

  “不可能!這是紀天最寶貴的東西,你休想要!”他在怎麼微弱,也要保住兒子心愛的小提琴,因害怕歹徒會用搶的,立馬拿走兒子身上的小提琴。

  聽完這段話,歹徒脾氣突然就上了火,氣得將眼前的小男孩強行拖到身邊,緊緊捉住不放。

  “紀天!放開我兒子!”他吼著。

  “拔拔……救我!”小紀天整個人嚇壞,拼命的掙脫那歹徒。

  “想救你兒子就把它交給我!”歹徒很識貨,那小提琴落到他手上後定會價值連城。

  樊宗弛毫不猶豫,決定拿小提琴換取兒子的性命,正要將小提琴給歹徒,同時“呀!”

  小紀天狠狠的咬了歹徒的大手,自己掙脫逃走,原來可以很順利回到父親身邊,卻又被另一個歹徒捉住。

  這歹徒臉上很兇惡,他害怕的。

  沒想到這歹徒還有同伴,這下糟糕了!

  “你個完八蛋!早死!”被咬傷的歹

徒憤怒,從身上拿起一把瑞士刀,朝往小男孩那去。

  樊宗弛一臉錯愕,沖過去阻止歹徒的一舉一動,這麼小的男孩歹徒下得了手,根本太沒人性了!

  歹徒看見他沖過來,那銳利的刀改換方向,朝往樊宗弛那,遽然,小紀天擋在父親面前,一個轉身,被狠狠的刀割成一條線,那鮮血慢慢的流露,一滴滴的呈現樊宗弛眼前。

  小紀天咬下另一位歹徒的手,害怕父親會出事,所以很快的跑過來,寧願自己受傷也不要父親為了他而受傷。

  他疼的哇哇叫,一個這麼小的年齡就受了這襲來的疼痛,樊宗弛看得悲從中來。

  開始失去理性的與歹徒拼命!

  歹徒情緒變得比之前更加激烈,搶奪他身上的小提琴,那不見人的刀不停的往樊宗弛肚子裡刺入,直到他緊握著手上的東西鬆開。

  小紀天幾乎要崩潰,親眼目睹父親被狠毒的歹徒淩虐“拔拔!!”他吶喊著,喚了父親。

  樊宗弛忍痛,他感覺到自己就快死,但還要撐住,哪怕只有一口氣在“紀天!紀天!快逃!不要管拔拔!拿著這小提琴逃!!”他就算是死,也要保住心愛的兒子,還有兒子最寶貴物品!

  小紀天很害怕,慌亂得不知所措,最愛的父親將小提琴交到他手中,他捨不得走,但看著那歹徒正很很盯著他,那恐懼使他拼命的跑,小腿跑的很慢,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在幫他,天空忽然下起大雨,兩位歹徒被那雨滴滑倒在地上,就差那麼一點就快追到他了!

  小紀天拼命的跑,就算滑倒在地面,身上沾滿泥土,他還是努力的爬起來,他很害怕,只能逃得越遠,直到安全。

  距離剛才那,這已經很安全,他不停哭著,承受不了這打擊,小小的身子快昏倒似的……

  “小孩,你怎麼了?”一個高貴中年的男子撞見一個小男孩狼狽的模樣,看得有些心疼。

  “大叔叔……快救我拔拔……快救救他!”他嚇得語無倫次,說得話沒一個是清楚。

  “你拔拔怎麼了?”

  “被壞人…….嗚…….拔拔身上都是血!”他不知道怎麼說,現在這樣的情況完全沒法說得很仔細。

  “去,我們找他爸爸。”中年男子對著身旁的兄弟說著。

  回到剛才的巷口。

  那兩位歹徒已經離開了,剛還在不停折磨著樊宗弛,看到父親身上滿鮮血,歹徒還不願放過,一腳一腳踹,那力道很使勁。

  “拔拔!”父親已經一動也不動,雙眼是睜開,死不瞑目。

  “快放手!放開我們!”兩名歹徒被中年男子的手下順利的捉起。

  中年男子嚴肅的瞧著男孩“你恨這一切是吧?叫什麼名子?”

  小紀天不明白這個男人在說什麼,可是他說中了,他恨,這兩個壞人害死父親!

  “我叫樊紀天。”他覷眼把這男人的容貌看得徹底,是個很沉穩的中年人。

  “好名子,知道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你嗎?”

  他搖頭。

  “因為你不夠狠,不夠讓人怕你,所以他們才會這麼做。”

  這句話深刻的在他心裡。

  “只要你肯,我可以幫助你,讓那些想傷害你的人,一個一個都被你推下地獄。”

  他說的沒錯,就是因為他不夠狠,太過於懦弱,才會被人給欺負!

  “我保證,我會把你打造成王,我會讓你得到所有,讓你坐上令人羡慕的位置。”他銳力的眼神瞅著,期待男孩的回應。

  這是什麼意思?

  小紀天完全聽不太懂這個男人所說的,他的眼神很專注,深刻那雙黑暗的眸子,回首望著父親,見到那鮮血流落滿地的屍體,心如刀割,他看著那地上的瑞士刀,充滿一股邪惡的思想,跑去拿起那把刀,立馬桶上那歹徒的身上,狠狠的瞪著。

  中年男子見到這一幕,發現真是撿到了一個寶,值得訓練。

  歹徒被小男孩這麼一桶,身子疼的顫抖,那堆血呈現在自己面前。

  這是我第一次,十歲,就殺了人,為父親報仇而殺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