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六章 最好的姐妹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1410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六章

  二十年前她的父親也一樣離開了,因為殺人而被槍斃,看來他們是同病相憐。

  姚若馨很同情他的過去,雖然他不說,但她可以感覺到他是怎麼熬過那存亡絕續的一天。

  “妳還有要問的嗎?”他收起那贈恨的眼神,下一瞬,溫柔的對上清澈的瞳孔。

  他漠然的轉變,很可疑,那份溫柔的一面事實上私藏著許多心思,只是不想表露出來,她看得出來,一直是這樣的。

  小手不知不覺在健壯的臂彎停留多長時間,碰了多久那道傷痕,現在如夢蘇醒的縮回去,雙眼直盯著他。“沒事了…。”

  樊紀天看了下手上的表,時間似乎非常緊湊,他剛才在電話中說要去會會一個人“妳如果有什麼需要,請吩咐樓下的管家和林嫂。”說罷,他將襯衫穿上,在對面的櫃子上拿起重要的數據,關上門走下樓。

  姚若馨立刻走向窗外,望著,直到他的身影出沒在她的視線範圍,他真的離開了,這陌生的豪宅裡,只剩下了自己和樊紀天的母親,還有那些家傭,她一刻都不想待在這,但卻沒辦法擺脫,在窗外呆滯著望了四周。

  忽然,自己的手機響了,她終於回過神,接起電話。

  “若馨!太棒了,妳沒事真是嚇死我,我說妳房子是怎麼搞得好好的怎麼燒了?害我以為妳想不開想燒火自焚!”

  電話中的女人,一聽到姚若馨說話的聲音,就說得滔滔不絕關心著。

  白雪嫣是她大學時期的好姐妹,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會是第一個去袒護她,安慰她的人。

  三天前,她聽見姚若馨在電話中不停的哭,一個人在醫院的走廊上失聲痛苦著淚流滿面對上那扇快讓人崩潰的門口,親眼看到母親被送去殯儀館,雙腳,顫抖,完全不敢踏入,哪怕是進去看那一眼,一場噩夢絕情的朝往她,撕心裂肺的痛,抱住母親的屍體大哭

著,淚水不停的湧出,最心愛的母親離開她,她的痛也只有白雪嫣能體會的到。

  媽媽是她最深愛的人,是一杯濃醇的牛奶,稍微是甜了點但又不是很甜,媽媽是生命中一把傘,心情低落的時候總是為她撐開的傘,媽媽對她的愛這麼多,她同樣也是。

  在累的時候,她會溫柔的為媽媽按摩,在菜市場工作難免會有精疲力盡的時候,她把最真誠的愛,獻給了媽媽。

  還記得那天晚上,媽媽感冒發燒沒辦法去便利商店上班,她自告奮勇的說“媽媽!我代替你去上班!”這時候年紀很單純,沒想這麼多,只是希望媽媽不要累壞了自己,能夠替媽媽分擔一些事她很樂意。

  媽媽很感動的表情呈現在臉上,高興的笑起來,小小年紀就這麼捨不得媽媽辛苦,真的令人很感動。

  那時,母親臉上那充滿愛意與溫馨的笑,深刻在她心裡。

  老天爺太殘忍,帶走了她最愛的媽媽,留下的只有那塊靈位,但又被樊紀天那心腸兇狠,手段毒辣的一面給毀了!

  “雪嫣,這說來話長,妳放心我沒有燒火自焚,我沒事。”她想到那一切的發生,淚不自禁的流出來。

  “真是嚇死我了,妳沒事就好,若馨,雖然伯母她離開了妳,可是妳還有我這個好姐妹,妳要是有什麼事就儘管來找我!知道嗎?”雪嫣的個性一向都是這麼直往,想說什麼就說,毫不掩飾,打從內心說出來的話姚若馨聽得非常感動。

  “嗯,謝謝妳雪嫣。”她笑了出來,在她最哀傷的時候,還有這麼好的姐妹安慰著,她很高興。

  “對了,妳現在在哪?房子都燒了人又會去哪?!”雪嫣著急的問。

  “我在……男朋友家裡。”她說得有些猶豫,但又不得不開口,樊紀天是她的男朋友?

  可笑!

  “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都不跟我說一聲,真不夠意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