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二十章 滾出樊家 (已更改)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2927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二十章

  “你都已經有了她,為什麼還要娶我?”姚若馨忽然開口,黑漆的眼瞳沒有對著他,依舊望了窗外。

  論家事背景的話,樊紀天和夏麗澄最般配了,同樣是有錢人,門當戶對。姚若馨什麼都不是,只是個平凡在不過的人,沒人會去關注,要知道是樊紀天的妻子,反應是如此大,接著開始在背後竊竊私語說了些難聽的話。

  勾引男人的女人最下流,真是丟了我們女人的臉!

  雖說這些話還沒有傳進她耳朵裡,但遲早會發生的。

  這問題問得很好,他之所以會選擇這個身無分文的女人,是為一些私事而娶,至於是什麼,他是不可能告訴她,等到時機一到,自然會真相大白。

  “妳想知道為什麼?”樊紀天挑了下眉,姚若馨沒有讓他失望,女人該有的醋意還是有的,只是她從一開始就在那裝得無關緊要,女人地位一受到威脅,本性肯定會顯露出來,要求個合理的解釋,好讓自己感到一點安穩。

  “當然,因為這關係到我的未來。”和他在一起就已經是束縛,要是瞭解他所愛的是夏麗澄而不是她,自己倒是會好過一點。反正他總有一天會為了這女人跟她離婚,這麼一來,她不必等到五年,因為她很快地就可以獲得自由了。

  “哦,這麼嚴重?不過是一個夏麗澄就會影響到妳,親愛的妳還真是虛假,明明很在意她和我之間的一切,剛才還裝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他的聲音再這一秒變得溫柔,加上後面那句親昵,聽得令人毛骨悚然。

  樊紀天你想講笑話,我沒控聽你說,我怎麼可能會在意你跟夏麗澄,我會忽然這麼問你那件事是因為我想要一個明確的答案而已!

  你少在那自作多情!

  姚若馨微微抬,面對那張得意的俊臉,清澈的瞳眸狠狠瞪了他一下,閃過一絲一毫的憤怒。

  這個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這樣對他,不給點顏色瞧瞧還真想爬上我頭頂。

  車子降下速度,停靠在離家不遠的路上,他想也沒想的走下車,來到另一個車門邊“你幹麼?”姚若馨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

  倐然,大手緊緊箝制那雙白嫩的手,將兩隻手用力的壓在椅背上,他警戒的目光令她不敢妄動。

  她身子怔了怔,認為自己徹底的惹毛了樊紀天,開始後悔剛才毫不留情的拿了張白紙扔向他。

  “我現在就讓妳知道答案,妳和她的不同。”樊紀天陰鷙的黑眸,閃耀著狠戾的光芒,若是姚若馨敢在亂動,他就立刻採取行動。

  “你這個瘋子!”她雖說很害怕,可是還是想掙扎,小手被攥得很緊不能動彈,她不願放棄,一條誘人的大腿抬起,忘了還裝著禮服,用力的往他堅硬的胸膛踹去,見他感到疼痛的表情,心裡正在暗喜。

  該死的,她還是穿著高跟鞋,那不留情的鞋根痛得他想罵人,但他還是忍了,接著,放肆的薄唇堵上那片紅唇,她瞪大眼瞳向著眼前的男人,他居然又搶吻了她,用一股悶氣發洩在她的唇內,使她無法順利的喘過氣,在他面前羞澀的喘著。

  她扭頭想要甩開,卻被他的唇猛然的追蹤,嚇得姚若馨不知所措。

  一隻大手扣住她的後腦,不管她怎麼掙脫都沒用,他只會加劇的吻得更烈,貼得更穩。

  樊紀天的氣息透過吻,整個包圍著她,那氣勢霸道淩曆的一吻,幾乎要把她往死裡整,不留一絲活路。

  樊紀天見她放下掙扎,失落的表情,緊閉的雙眼,全然呈現在他眼中,接下來的動作,他不打算繼續,大手漸漸的鬆開,終於是放過她了,氣喘吁吁,彼此的一切像是傳達了訊息給對方,是那麼的疲憊。

  “無恥!”姚若馨不讓他在有機會捉住自己,用剩下的力道推開那緊貼著她的身體,不回頭的走下車。

  他淡漠一笑,絕情的眼色對上那正氣鼓鼓地雙眸“妳跟她的不同就是在這一點。她會心甘情願的讓

我親吻著,而妳,像是遇到色狼樣的不停躲閃,不過我還是挺感興趣的,妳這方面的特別。”

  如果樊紀天的車上有一把刀,她絕對會無情的拿下那把刀刺了他一下,好讓心情好過點,可惜並沒有,沒有刀!

  “所以你才選擇娶我是嗎?”他的行為已經很明顯的在暗示,夏麗澄會主動的送上門,自然會減少了他的興致,不會要她是應該的。

  而姚若馨就不一樣,像是一隻小綿羊膽怯得四處竄逃,令他的興致增加了不少,發誓著非要把這只可愛的綿羊掌控在自己手中。

  “這不重要,妳只要記著這一點,妳是我樊紀天唯一的妻子。”他霸氣的說了這句,上前一步的將她推倒在椅上,笑得詭異,關上車門。

  樊紀天的眼神沒有一點溫度,是冰冷,對她的舉動也是,她感覺,這男人對自己有企圖,可是又不知道是什麼,總之,這樣的感受令人如此的恐懼…。。。

  回到家。

  樊紀天將車子開到專用的車庫裡,這個自動門不需要按下遙控關上,它是感應式的,只要車子一靠近自然會開啟,特別方便耐用。

  兩人走下車,不願站在一起,一個在前面,一個跟在後面,距離有遠到。

  “少爺,小姐您回來了。”官家看了掛在牆上的監視器,確認是這家的主人回來,將解鎖打開。

  姚若馨踱步的走到大廳內,見到樊紀天的母親坐在沙發上,禮貌的走向她“媽,您回來啦,才從醫院回來一定很累,來,我扶您上樓去。”自從嫁給了樊紀天,她努力的讓陳秀妍接受她這個媳婦。

  為得是能夠平穩的過日子,待婆婆就像待親生母親一樣,關心照顧著,身體不舒服就為她按摩,這也是之前為親愛的媽媽所做的事,不過這位母親有點難伺候,動不動就說了些尖酸刻薄的話,聽得她眼淚直吞在內心的深處。

  “走開,別用妳骯髒的手碰我!”陳秀妍的反應比往日更激烈,甩開她溫馨的小手,深吸一口氣,抬起手,狠狠地在那張漂亮的臉蛋摑去,不留一點情面,嚇得她整個人傾倒在沙發上。

  見到這一幕,樊紀天快速的飛奔過來,阻止母親下一個舉動。

  “媽,妳這是做什麼?!”不讓她攙扶就算,為什麼還要動手打人,這讓他對母親有些不解。

  “紀天!你怎麼可以娶這種女人,丟了我們樊家的臉!”陳秀妍恨不得再次捉上姚若馨,一個巴掌根本不夠讓她氣消。

  “怎麼了?只是個平凡的女人,沒有財富就丟臉了?”樊紀天沒有察覺到陳秀妍在表示什麼,理直氣壯的回應了她。

  “平凡?你還想騙我!要是真的是個平凡的女孩我也就算,可是這女人是個什麼樣的你真要我說出來嗎?!”陳秀妍氣得一排牙印赫然出現,隨手扔上一迭迭的照片與資料。

  眼看,資料與照片散落一地,姚若馨無辜的瞟了一眼,頓時不敢置信的睜大眼。

  為什麼會有這些,她好不容易重新開始了自己的人生,為什麼這一切又要出來,提醒著她的過去,她不堪的一面,多次與男人喝酒聊天,強顏歡笑,任那些男人碰了敏感的地方,像是活在地獄般的日子!

  樊紀天裝得一臉鎮定,可是對於這些資料和照片的來源感到一陣錯愕,是誰,會是誰在他背後搞得鬼,竟然敢與他作對!

  “紀天!你還有什麼話想說?媽媽給你介紹的名媛你都不要,偏偏要這麼一個在酒店上班的女人!”陳秀妍簡直要氣炸,當得知她的身世還感到憐惜,一個沒有父親的女孩,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是挺可憐的,但是,她為了錢去那種地方上班,光是這一點她就不能容忍,樊家的媳婦豈能這麼下流!

  “滾!妳出去,別踏進這家門一步!”

  這句話並不是陳秀妍說的,是樊紀天親口說出來的,徹底得讓她絕望,眼淚不禁的流了下來,濕潤整個眼眶,心像是一針針的刺痛,無法說出話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