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特別的陌生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3115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二十二章

  他認識燁兒,而這個作者左撇子是他的朋友。

  當年燁兒為了左撇子的人生,犧牲掉自己的幸福,嫁給了一個狠毒的男人,到最後,燁兒自殺身亡,那個男人在監獄中度過,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懺悔不已。

  左撇子為了紀念深愛的女人,決定把她的故事露出在這幅畫上,卻遭到拼評,認為是個詛咒的畫,女人就該得到應有的幸福,不該是像燁兒這麼悲慘的一生。

  “終生為情而鐘,刻骨銘心的愛,一生難忘。”她看著這幅畫,發自內心的將感想說了出來。

  她說的話,他聽得很深刻,不打算就這麼走掉的意思,伸出了一隻手表示想認識。

  “我是這裡的BOSS小姐若是喜歡這可以常常來。”他居然主動破天荒的第一次在一個陌生女子的面前介紹著他自己。

  這些珍藏品都是用貴重,若沒有經過認許,是不輕易讓一個沒有特權的人來觀看,原來他是想用盡辦法打探她的來歷,沒想到,他被她給引注了,忘了自己該來的目的。

  按照時間,這麼晚了,她一個女孩子家怎麼會在這出現?

  “謝謝你,我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她不知道這裡多有名,純粹來見見這裡的博物館而已。

  “如果我沒記錯,在過半小時我這裡就要休息了,小姐可以改天早一點來的。”他的口氣不像是要趕客人,只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姚若馨醒悟的眼神瞅了他一眼,明白這男子在暗示,私人博物館要關門了請改日再來觀看。

  這個BOSS仿佛也看出了她臉頰上的神色,會錯意的感受,急忙做出解釋“小姐別誤會,我沒有要趕走您的意思,只是覺得很怪,一個漂亮的姑娘家怎麼這麼晚會出現在這,難道不怕遇上壞人嗎?”口中說的都是一串串不安的解說,害怕客人會因此討厭這地方,從此不肯來了。

  說到這裡,他的臉倏地紅了,仿佛說得越多就越暴露他想接近她,嘴裡說的壞人又說得好像是自己。

  “你能說說,這幅畫的故事嗎?”

  有沒有搞錯,他又不是這裡的解說員,何必要老實的告訴她?

  “我勸妳不要知道比較好。”要是讓她瞭解,這畫中裡的燁兒的故事內容,想必會跟那些之前的客人一樣,開始用嫌棄的眼光去對待。

  “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沒關係我可以明天再來。”她真的好想知道這幅畫的故事,迫不期待。

  “不是的小姐,是因為妳這麼高貴的身分不適合瞭解這幅畫中簡陋的一面。”

  這個BOSS是怎麼當的,把自己珍藏的畫說得一文不值似,怪不得沒人要欣賞,因為他也認定它並不稀奇。

  “你不說是因為你也不喜歡它?”

  “不是的。”男子白淨的面頰上是一副皎然的笑容,十分親切,一點虛假的樣子都沒有。

  “那你就告訴我,我真想知道。”

  “好吧,我告訴妳。”男子轉過身,來到一張沙發坐下,站著講故事腳會酸的。

  半晌,燁兒的故事已結束,該告訴她的都有了,男子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過了兩分鐘就是休息時段,他不能在這耽擱太久,手下還有事要做的。

  “小姐,時間不早了,妳應該。。。。。。”抬頭望著她,見到對方的眼淚不停的在眼角兩側淒涼的滑落,彷佛這個叫燁兒的女人和這位女子同病相憐,一樣有著悲慘的過去。

  “對不起,我該走了!”她原來打算聽完故事後就趕緊離開,沒想到,得知故事的內容之後,眼淚頓時滑落下來,讓這個陌生男子見到她失態的一面,真是有夠丟人的,她不等男子接著說,從沙發上站起,開始移動腳步往樓下走去。

  “小姐!”男子不想裝做一副沒事發生,他很清楚看見對方的眼淚,令人憐惜,忍不住喊了她。

  “啪!”一聲響,博物館裡的燈光暫態熄滅,姚若馨驚嚇的停下腳步,走得太過急促沒來得及反應前方是樓梯間,重心不穩的正要往下摔去。

  眼前是一片漆黑,盲目的倒下的同時,一隻大手跟著感覺過去拉住那只不安的小手一把,使勁拉了她,身子一晃,人跟著一起跌落在地上,不過幸虧不是在樓梯

間摔落,他終於救到了她,包刮自己在內。

  “妳沒事吧?”他看著跌入自己懷裡的女人,還在驚愕之中度過,沒意識到已經安全的狀態下了。

  姚若馨不熟悉這裡,眼前又是一片陰暗,讓她怕得緊緊抱住這個陌生的男子,雖說兩人並不認識,這樣抱對方會被說閒話,可是沒有辦法,她真的太怕黑暗了,從小快要吞噬她的就是這種恐懼,暗暗的找不到一絲光芒。

  “沒事了,別怕。”他感覺到這女人如此慌亂的思緒,那脆弱的身子不忘的顫抖。

  “為什麼會這樣,燈光就這麼沒了?”

  思及此,男子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冷汗,嘴角突然間的僵硬,他應該早點告訴她的,博物館的規定,每當休息時間一到,燈光會自動熄滅。

  “小姐,都怪我們的負責人辦事不利才會影響這樣的騷動,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他還是別說出來好,因為這有害他的人品。

  “沒事,只是我真的嚇死了。”

  看得出來,到現在她的小手還是緊緊揪住他的身體不放,在這樣下去他會喘不了氣的!

  “我該罵罵他們的,沒去繳電費。”男子苦笑得說著,大手緩慢的掙脫,將那雙小手握住,讓她坐的姿勢安定下來。

  “沒繳電費?”她有些懷疑的問。

  “是的。”這理由會太爛太可笑嗎?

  “你是這裡的老闆怎麼不去繳?!”

  他才沒那個美國時間,親自去繳費用,再說,他不是只有開這間博物館而已,還有很多個公司都很需要他的,通常繳費的是都是由負責人去辦。

  “妳都說我是老闆,老闆怎麼能這麼閑。”

  現在她完全沒看見,但聽得出來他漠不關心自己的博物館,算了,她還以為他和樊紀天有些不同,原來都是一個樣,拿錢的就是大爺,同樣這該死的心態。

  “那現在該怎麼辦?”姚若馨不知所措,咬了唇,顯然還是害怕。

  “傻女人,有我在,我可以牽著妳的手走下樓。”就看她肯不肯而已。

  已經見不到光了,他真的可以穩穩的讓自己平安的走下去,姚若馨半信半疑的,小手立刻縮了起,讓他又得重新去找。

  此時,大手溫柔的摸索,順了感覺碰觸到那嫩白的小手,再次緊緊牽住“想回家就聽話點。”

  那只大手很溫暖,給她帶來安全感,一步一步牽引她走下樓,中途有些不穩,站姿東倒西歪,身子抖的不協調,終於還是順利的走下樓。

  “小姐,妳只要順著直線走過,就會見到大門的。”

  “謝謝你。”能夠陪她走到底還真是不容易,不管她的步伐多麼不定,這個男人依舊堅持的陪伴她。

  “對了,妳叫什麼名子?”小姐、小姐的叫著真是覺得彆扭,不如問一下她的全名。

  “我叫姚若馨,你呢?”她只知道他是這裡的BOSS還不曉得他的本名。

  姚若馨?嗯,這名子聽起來跟本人還滿配的。

  “妳會來這是因為什麼?”他故意忽略她後面那句。

  漆黑的一片,完全見不到對方臉上的表情。

  “散心,還有我很喜歡藝術。”若不是樊紀天她有可能會來到這?

  家醜不得外揚,再說這個男人認識才多久,她絕對不會告訴他自己的遭遇。

  聽完這段,男子對她又開始產生好奇,像她這麼高貴的女人也懂藝術?

  “跟我一樣,我也是,看來我們相似是一種緣份,忘了告訴妳,我叫江冽塵,希望以後還能在遇見妳。”他打從內心深處釋放出一道燦爛的光芒,她沒見到,卻感覺得到,這個人散發出的陽光。

  正要說出話的同時,身後站著一個人影喊住她“姚小姐,少爺讓我們該回家了。”

  這句話,打破了她所有的希望,自己彷佛就是童話故事中的灰姑娘,一過了十二點就被打回原形,剩下的全是傷痕,沒有人同情。

  “我該走了。”心裡不太捨得,就連說話都變得有氣無力,臉上泛出一道淡淡的憂愁。

  江冽塵望不到姚若馨的身影,就在她聽從他說的繼續往前走去,光芒漸漸照亮著,終於見到她的人隨著一個中年男子走去……

  我們還會在遇到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