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書房是個禁地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2834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二十九章

  林嫂拿了一盒雞蛋走到姚若馨身旁,小聲細語的說“姚小姐其實我一經過看到妳在少爺書房那時……我替您捏一把冷汗呢。”林嫂一臉嚴肅看著。

  姚若馨不太懂林嫂這句話,她放下手邊的工作轉頭“林嫂,進去他的書房有甚麼問題?”

  對,我想起來了,樊紀天剛才用一雙恐懼的眼睛瞪著我,而那種眼神像是厭惡,我擅自進入他書房所以他才會對我這樣做?

  “這我也不清楚,但除了少爺以外的人都不能進去那間書房,就連夫人也同樣不能的。”林嫂說的越來越小聲,表情顯得有些害怕。

  樊紀天是個怪人她不否認,哪有人霸著一間書房不放誰也不准進的,聽林嫂這麼一說,她該不會是頭一個進去書房的人,難怪樊紀天臉色這麼難看,就是因為她走進去禁地。

  “林嫂,妳說若馨走進紀天的書房了?”陳秀妍無法自信的表情盯著,一手摀住了嘴,手上的行李掉落在地。

  真沒想到她這麼不要命,連我這個當媽的都不敢進去了她居然!

  那次,陳秀妍稍微走進書房了一點,背後一陣冷清的身影對著她“媽,原諒我不能讓妳進來這間房。”當時她嚇得不敢繼續往前,至於書房裡究竟有著甚麼秘密她也很想知道。

  姚若馨才嫁進來沒多久完全不知道樊家還有禁地,這不能怪她,再說一開始為什麼不事先告訴她,那麼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了。

  林嫂默默點了頭,立刻跑去把行李撿起來。

  這一霎,陳秀妍一副擔心的樣子看著眼前這傻女孩,昨晚她仔細想過兒子到底跟這女孩有什麼仇恨,但不管是什麼,兒子竟然會拿她跟婚姻當成是一種報復的遊戲,關是這一點她就覺得頭疼也開始替這女孩擔憂了。

  雖說陳秀妍還不是很喜歡姚若馨這個女人,不過兒子那麼肯定的告訴她自己不會喜歡上姚若馨,她也就可以放心了。

  但是一想到之後這個女孩會被兒子傷得體無完膚,她開始同情這個孩子了,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兒子必須要這麼對付這個女孩,而陳秀妍又不能插手他們之間的恩怨。

  不知道為什麼,從昨天晚上我回來的那時刻,樊紀天母親看我的眼神變了,一時看不出是什麼,但今天我真的完全感覺到是一股溫馨的感覺,那眼神不再是犀利,是我想多了嗎?

  “很抱歉,我不知道那書房的事。”姚若馨很誠懇的道了歉,不過心有了不滿,她哪知道這個男人怪異症狀一堆!

  “妳過來。”

  陳秀妍保持著平靜朝了後花園的方向走過,而姚若馨也跟了過去。

  不知道樊紀天的母親又要跟我說什麼,我帶著害怕的心情跟在她後面。

  終於陳秀妍停了腳步,背對著姚若馨不打算轉身。

  “以後那間書房別再進去了,還有,我問妳,妳跟紀天曾經有認識過嗎?”

  我跟樊紀天認識?!

  打死都不!

  “沒有。”

  陳秀妍聽完姚若馨的答覆立即轉過身面向著她“真的?”

  “是,我跟樊紀天是在我之前上班那個地方…認識的。”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這女孩與紀天相識不是在之前,那紀天為什麼這麼恨這女孩,到底是為了甚麼這麼做?

  陳秀妍心裡沒有完整的答案,她的眼神瞬間變得溫和起來,連聲音也低柔了幾分。“若馨聽好了,妳是樊家的媳婦,不管紀天之後怎麼對待妳,妳都要盡到妻子的責任對他百依百順不許有任何怨言。”她特別叮嚀,聽起來像是給姚若馨一個忠告,實際上是給她一個暗示。

  陳秀妍很瞭解兒子的性格,有時霸道的不講理,沒有人敢去反駁他,唯有順著他的意思去做才能漸漸平息他的情緒。

  樊紀天的母親今天是

怎麼了,忽然對她這麼溫和還真是不習慣,弄得她身體要起了疹子似了。

  “我知道了。”要對樊紀天這個人百依百順還真有些難,不過她會盡力而為,畢竟她現在的處境跟以前全然不同,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權力,甚麼都要經過樊紀天的同意,這點她很清楚的,所以反駁他的事她會儘量不做。

  “嗯,時間不早了,我去跟林嫂說一下,等一下我們要搭八點半的班機要是誤了時間就糟了。”

  從剛才到現在,姚若馨就覺得有點不對勁,樊紀天母親拿著行李箱是要去哪,這一點她滿好奇。

  回到客廳,陳秀妍喝了桌上放的咖啡看了時間,接著拿起行李走到大門口前。

  “我該走了,這段日子紀天就麻煩妳了若馨。對了,我有雇用新來的傭人今天早上十天就到,紀天還不知道妳就先通知他一聲。”

  該交代的都交代好,陳秀妍放心的走了出去。

  “林嫂,妳也要跟去嗎?”姚若馨開始不安地問,屋子剩下自己和樊紀天,之後一定很難相處,光是想到她就怕。

  “是呀,夫人最近心情不好,難得有朋友約她去美國遊玩,我是夫人貼身的傭人當然不能缺席,我必須照顧好夫人的安全,這樣少爺才不會擔心。”

  林嫂真是一個不錯的傭人,無論做甚麼事也會替樊紀天母親找想,真的好專業。

  不知道新來的傭人是不是也會盡到這個本能…。。

  其實可以不用請傭人,姚若馨從小到大所有家務事都是她一個人做,除了她9歲之前都是一個人獨自完成家事。

  林嫂和陳秀妍出門之後,姚若馨感到這棟屋子整個都好清涼。

  過了幾分後,姚若馨收舍完桌上吃剩的餐點,留了一份給樓上那位還沒走下來的樊紀天。

  她不敢上樓叫他,呆呆的坐在位置上等著,眼前那麼多美食她都不動於衷,因為她要等樊紀天下來。

  終於,她等得肚子都餓了,樊紀天從樓上走了下來。

  靜靜的走向客廳。

  看得出來,樊紀天一點都不會捨不得母親出國,以平常心坐在桌前享用早餐。

  “媽媽出門了。”姚若馨不太敢相信這個男人這麼無所謂,母親都出去國外了他還能這麼冷淡連點關心的感覺也沒…

  “我知道,這事幾天前就說好了。”樊紀天文靜的吃上早點,冷漠地盯住那張慌張的小臉。

  情緒直蕩到穀底,聽到樊紀天完全不在意的說法,終於再也無法受,她咬了土司邊,一口咽下去“難道你都不會想送一下你母親一程嗎?”

  “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我早就用手機上的聊天系統送她過了。”

  真是越想越氣,為什麼樊紀天這麼無情,對自己的親人毫無掛念,難道他不明白親自行動去告別比較有那份心跟誠意嗎?!

  她不再敢吭一聲,雖說心中有些不滿,但生怕他又無緣無故發脾氣。

  樊紀天吃完了桌上的早餐,拿起桌子上的紙巾擦下嘴“妳有話跟我說是吧?”他看了她掛在臉上的表情,很顯然多少心事。

  “樊紀天我很抱歉,關於書房的事我真不知道那裡不能進去。”原來是好是幫他整理檔,沒想到他會發這麼大的脾氣。

  一說到書房,樊紀天的眼神變的銳利,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壞笑得看了姚若馨。

  “嗯,我想林嫂都跟妳說了,總之下不為例。”

  “謝謝你的原諒。”

  老實說,我真的好不甘心,明明這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向他道歉……

  姚若馨端起桌上的盤子準備站起身。“妳的初戀是什麼時候?”樊紀天突然說了這麼一句,她整個嚇了一跳,手抖動的厲害,一不小心手上的盤子掉落在地面……

  他竟然會問我的初戀!

  我不想告訴他,那曾經被深深傷過的記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