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要死,或活,搏命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251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三十八章

  樊紀天和林佑盛趕到了豹王的地盤,見到老莫的車子前往過去“少爺,你終於來了,小姐在裡面還沒出來。”老莫擔心的想下車。

  在遠處有一團煙霧,樊紀天發覺到那有突發狀況,趕緊的走下車。

  他的腦海中沒有想得複雜,直接的前往過去,仔細瞧著,那一團火真的很強烈,燃起熊熊大火,而且還是固定在那個地方,至於其它地方並沒有受到牽連。林佑盛跟著他走下車門,看了四周,發現那個方向不對勁伸手指著,表情著急的說“紀天,嫂子一定在那裡有危險了!”

  樊紀天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那裡的危險之處,從這方向看來是個工廠,若是沒有記錯的話,那裡的工廠是之前建造的,現在已經廢掉,改成了石油庫,那裡沒有任何機器物件,剩下的只有可燃物。

  “那女人瘋了,她還真的敢這麼做!”

  “對呀,我差點要被當成烤肉在烤了,最倒楣的就方鈞洋看來他自找的!”

  樊紀天聽到一群男人邊走邊說著,他們說的那女的不就是姚若馨,什麼叫真的敢這麼做,一個弱女子能做出什麼恐怖的事情來,難道說那邊的情況是她做的,縱火燒人家的私人土地可是大罪,她是不是被逼瘋了才會做出這麼荒唐的事!

  樊紀天就與一名男人擦肩而過,他從後方偷襲對方,痛得對方立刻求饒,那一使勁便可以把對方的手給廢了。

  “你們是誰,放開我兄弟!”長像醜陋的肥胖男子竟然好大膽大聲喊著。

  “白龍。告訴你們豹王,要想在這生存下去就別設定那什麼爛規定,女人也是人,尤其是你們嘴上說的那個女人,不是你們這些廢人可以碰的。”樊紀天保持該有的冷靜,冷漠的臉對著這群男人,眼神鷙冷,說的話據有威脅性,令人發寒。

  樊紀天該暗示的都已暗示,至於他們怎麼決定是她們的命了,豹王聽不聽勸就看他自己了,到最後事情會演變成什麼樣一切都看他們聽不聽得進去。

  他繼續前往,不怕那群人會不會攔住自己,而林佑盛緊緊的跟在他後面。

  樊紀天和林佑盛趕到了現場,見到一名男子被燒得烏漆麻黑,四周整個烏煙瘴氣。

  林佑盛摀住自己的鼻子,那味道怪難聞,看來姚若馨的命真要不保了。

  “佑盛,你去那邊看一下。”樊紀天連忙翻找著,因為味道實在太濃烈,他止不住咳了一聲,繼續勇往直前,他非要找到姚若馨不可。

  如果姚若馨就這麼死了,他也要見到屍體!

  他走著走著,直到在周圍的牆角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濃厚的煙霧礙眼了自己的視線,抱著希望繼續往前,果然真的是那個不要命的女人。

  樊紀天緩慢的靠近,試著她鼻子會不會吐出氣。幸好,她只是昏倒而已,要是真的有什麼意外,誰來替他完成他重要的計畫。

  他將姚若馨抱起來,正要往回走沒想到一根大木頭被燒得稀巴爛倒在眼前,擋住他們的去路。

  樊紀天順著繞過,但那些煙霧太濃烈了完全沒辦法往前,他用盡腦海的思考一遍又一遍,周圍似乎被封閉。

  “紀天,你過的來嗎?”林佑盛遲遲沒有聽到樊紀天的聲音,發覺情況不妙,著急的喊著。他們就像是在演電影世界末日一樣,遇上了災難無法逃脫,若想要逃脫只能靠自己的堅持與毅力還有運氣。

 

 樊紀天不放棄,緊緊的抱住姚若馨生怕她會突然掉下去,他想過,如果真的要死就連他一起帶走,沒有她的存在就不會有現在的自己,他的陰險毒辣都是因為她。在樊紀天十五歲生日那天之後,姚若馨的命運已經被他完全掌控及規劃。

  要是她死了樊紀天活著也難受,不是感情上的那種痛哭流涕,而是他還沒有把她折磨個半死,心靈上當然會難受的要命。

  姚若馨只能死在他手上,她的命只能是他的!

  火勢越來越大,要是不想個辦法來解決,他們肯定會在這裡活活被燒死,樊紀天沒忘的繼續看下四周有甚麼東西,這一刻他看到了一個滑板,急著趕過去。

  樊紀天看著那滑板,已經沒有時間,在拖下去的話火會燒到這裡來的,他用腳使盡的立起滑板,還沒有試過雙手上抱著一個人過,他不想得很負面,在他眼裡人生就是一場賭局,輸了大不了一塊死,贏了就一起活命。

  他抱著姚若馨站在滑板上,幸好這女人並沒有很重,整個人還滿輕盈,他利用滑板先是輕輕地滑動,這空間還夠他使盡的跳躍,面對火勢的阻擾,周圍沒有任何去路,他決定搏命,無論結果是死在那團火裡還是活著出來,這些都是命。他翻轉跳躍在牆面上的磚塊上成功的保持平衡度,接著用盡所有的力道翻躍,整個人往淩空在上面,像是一隻正在逃命而飛起來的老鷹,在降落那一刻他憑著感覺踏了下去,完好的一場精采的表演。

  林佑盛整個人看傻了眼,沒想到他這麼有能耐,可以利用滑板逃生。

  “快,帶她去醫院。”樊紀天真的累了,背流了一身汗,不猶豫的將姚若馨交給林佑盛。

  他其實沒有很厲害,因為剛才那淩空一飛加上姚若馨的重量,害得他強壯的臂彎扭到了骨,也因為這樣才把姚若馨交給林佑盛。

  說真的,要不是那裡有個沒人要的滑板,他和她肯定出不去,就算是爬牆也不可能的,也幸好,樊紀天對滑板的愛好沒有忘記……

  醫院──姚若馨躺在病床上,臉上蒼白的,在被救的過程中,她閉上眼睛透出的表情很驚愕。

  我感覺好像在做一個夢,夢到了自己要被燒死,夢到了我把一個活生生的男人給燒死,我是個罪人,我好怕下了地獄是什麼樣的感覺,如果老天爺要懲罰我,我沒有怨言,因為這很正常,我不能因為自己想活命所以把一個想害我的男人給燒死。

  還有,我夢的一個男孩長的好像昊熙,夢裡他沖進火場來救我,緊緊地把抱著我,其實昊熙從來沒有跟我那麼親密接觸,我們只是純純的愛過一場,那時很小,不像大人那種愛得要死要活,他的心好熱,我躺在他胸口聽到他不停的跳動,心也很急促,他找個安全的地方把我放了下來。

  夢裡我忍不住問著他“你拼死拼活的救我,是想挽回我嗎?”

  他開郎的笑著說“我們不可能了,珍惜眼前人吧。”

  最後他像是一朵散開的雲樣,當早上是明亮的,到了夜晚雲就飄散的離開,或是躲起來不說聲再見。

  夢醒來的時候我十分難過,感覺到淚在臉上不止的滑落,我捨不得昊熙,昊熙為什麼要這樣跟我說,我想珍惜的人沒有誰,只有你,可是為什麼你要這樣說!

  “誰是昊熙?”

  一個男人嚴肅的正在觀察我,那犀利的已經不停的盯著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