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心動的啟門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379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四十三章

  許久,樊紀天獨自一人睡在沙發上,在樓下的房間忽然被打了開,那是給住下來的傭人方便所安排的客房。

  “少爺?”諾曉芹靜靜地走出來,原來只是想到廚房拿個水來喝,卻發現自家少爺睡在客廳的沙方上。

  樊紀天看似累壞了,諾曉芹喊了他一聲並沒有回應。

  “少爺,您睡在這裡會感冒的。”諾曉芹關心的走過去,見他那張俊俏的臉,她情不自禁的臉紅起來。

  或許是真的太累,連第二聲他都沒有回應了。

  諾曉芹看得不忍心,堂堂一名樊家少爺居然被趕出房間還一個人睡在沙發上,沒有被子蓋著要是感冒該怎麼辦。

  “少爺,請別怪我多事,或許你已經忘記我了,但我並沒有忘記您,若不是您那天的出手相救,曉芹不可能會有今天的。”諾曉芹邊說邊拿著架在上面的西裝小心翼翼的蓋在樊紀天身上。

  她回想起那天的發生。

  兩年前,諾曉芹才剛滿十八歲,父親為了幫她慶生和她來到一間中等級的餐廳,她和父親關係不好也不壞。

  “爸爸,今天謝謝您。”諾曉芹邊吃邊笑著,她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過了,父親真的好難得,之前他們完全沒有慶祝過什麼,諾曉芹也不敢奢望父親,家裡窮得要命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去做什麼,她很清楚,所以她想擺脫這樣的生活。

  諾梵傑很冷靜的吃著餐點,沒注意女兒的表示,大口喝完一碗湯後才說:“妳都十八歲了,是可以為這個家付出一切的時候了。”

  這段話一傳達到諾曉芹耳朵內,手上拿著的湯瞬間掉了一地,頓時驚動了在用餐的各位。

  她的大腿上很燙,那碗湯是不會長眼睛的,當場灑在那雙白皙的腿上疼得她想大喊一下,不過她憋在心頭沒有真的喊了出來。這個痛比起父親給她帶來的痛,根本不算什麼,芝麻小事而已“爸爸……”諾曉芹輕聲地叫了父親一聲,卻不知道要從哪說起。

  “不要怕,到那裡面有好多姐姐們教妳怎麼做個完美的女人。”父親的表情上沒有不舍,有著詭異的笑容。諾曉芹嚇得腿軟,連要動也覺得沒力。

  “爸爸,你是不是又跟人家賭輸了?”諾曉芹知道父親生性是個賭博的爛人,還記得十六歲那年母親因為父親的欠債而壓得死死的,父親一毛錢都沒有拿出來還過,要不是母親撐得住這一天天的整磨,諾曉芹或許早在十六歲那年被父親賣到那種地方去了。

  “你為什麼還不悔改,媽媽為了你吃盡了多少苦,你當時還跟媽媽說不賭了,可後來呢?你還是賭了,現在又沒錢了決定把我賣了對吧!”十七歲的生日那天母親中風而死,父親在母親臨終前發誓過從此不碰賭場。

  “妳嫌爸爸的臉還不夠丟人?故意挑在這時候說?要不是妳媽媽一直阻擾我的事,現在我們應該過上更好的日子!”諾梵傑心裡不後悔,不以為然的說著他現在的想法。

  “我有你這種好賭成癮的爸爸才是最丟人!”諾曉芹氣得站起身,狠狠瞪了父親,正要轉身就走,一位高大的黑衣男擋在她眼前。

  “小傑,你女兒還真嗆辣,我們守在旁邊的桌子都聽得出你們的吵鬧聲,她要是進入我們這一行恐怕會得最好幾位客人說。”諾曉芹被他一把拉住,摔回座位上。

  “你是什麼人?!”原來父親早已安排好,知道依照她的性格是不會妥協,特別讓這些人來羞辱自己。

  “行了,曉芹你就跟他們回去,爸爸會把妳的行李整理好送過去的,寬哥,小女就交給您了,這下我欠下的錢可以不還了吧。”諾梵傑連一眼都不看女兒一下,拿了皮包轉過身,一個連女兒都能賣的父親,諾曉芹還想期望什麼,父親無情的行動令她整個心碎了一地。

  “好,你女兒長得還算符合我們要的感覺,咱們這債就一筆勾銷了。”

  “謝謝!”諾梵傑聽到這句,開心的表情都呈現在臉上,連回頭也沒有就這麼的一走了之。

  “走,寬哥戴你去見識一下。”

  諾曉芹對父親的失望漸漸成了怨恨,她無法改變命運。

  她哭喊著叫著父親,而那身影遲遲沒有回頭。

  那是她最痛苦的記憶,也是她重新開始新的人生的記憶,又驚又喜令人難忘。

  “少爺,您的大恩大德曉芹絕對不會忘記,能夠再次看到少爺真的好高興。”諾曉芹微微一笑,望著沉睡中的樊紀天,緩慢的轉過了身,正準備回到自己房間去時,一隻大手捉住了她,害得她整個人驚嚇一跳。

  一切如平靜般的感覺,整間客廳散發出冰冷的氣息,諾曉芹害怕的慢慢回過頭看去“少爺?”這時,她才松了一口氣,原來他只是換個姿勢睡著,大手不自覺的抓住她而已。

  只是個小動作就讓諾曉芹心跳得很快。

  她再次確認,靜悄悄的抽開被捉住的小手,小心地走回自己房間。

  夏天的早晨果然慘不忍睹,炎熱的令人全身發汗,該說是自然醒還是被熱了醒,難以說明。

  時間是早上六點半,跟平時同樣很早起來,走進浴室梳洗梳洗,發現一根還

未被動過的牙刷,回想起昨天那晚親密的熱吻,精緻的鵝蛋臉,發燙著紅通一片片。為了清醒過來趕緊在清澈的水盆潑了幾次清水在白嫩的臉蛋上。

  服裝儀容整理完畢,對照一下時間,正好七點,滿意的走下樓。

  原來走得很快,卻在中間遲延了幾步,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下來,聞到一股香氣,察覺到有人已經在廚房那下廚,切菜的刀法聽起來很輕鬆,完全不笨拙。

  “少爺,這是我特製的,請您嘗嘗。”

  腳步頓時停留一下,明明快走到終點站,卻沒勇氣跨過去似,明明平時都是她一個人最早起來的,現在怎麼可以有人比自己更早起來,搶了自己原來該做的工作。

  心情不踏實,直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向了她。

  “怎麼,還不過來吃?”

  一句話打斷了思緒,姚若馨靜靜的走到餐桌上。

  “少奶奶,這是給您的早點。”諾曉芹帶著溫柔的聲,端上一碗熱呼呼的特色濃湯,看上去是自己特製的調料上去做的,在完美的外表上可以給個高分數。

  姚若馨一見這些全都是諾曉芹親自做的早餐,每樣的確都不賴,她坐了下來,準備用餐,輕輕在鮪魚蛋餅上咬了一口,吃起來有沙拉的味道,諾曉芹在蛋餅裡面加入了沙拉讓味道更加經典可口。

  “不知少爺和少奶奶這些合不合妳們的胃口,因為曉芹是按照自己的方式來如何做早點的,我知道你們平時一定都不吃這些的,如果是的話,我想請你們告訴我平常都會吃些甚麼樣的早餐。”她不懂樊家人的胃口,要是做得不好又沒問哪裡不好肯定會得罪了這家的主子,做事情不能隨心所欲,必須要符合他們口味。

  “放心,妳做的很好,平常上班比較沖忙,我沒時間管這些,通常一瓶新鮮的牛奶跟洋芋片,這些就符合我的胃口。”林嫂還在這個家的時候,他都是吃這些來著,當然也不是經常。

  原來有錢人吃個早點這麼講究快速,真是看不出來“我沒什麼要建議的,紀天喜歡就可以了。”她不算是這個家的一份子,能有什麼權利說個幾句。

  諾曉芹笑得很甜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的眼睛一直盯著樊紀天從沒有離開視線。

  “妳昨天那些看的怎麼樣,有什麼不懂的嗎?”樊紀天停下手邊的動作,拿著巾紙擦了下嘴巴。

  “還可以,你都在資料上面提示了,我要是在看不懂不就傻子了。”姚若馨正好吃完,邊說著邊收舍,連諾曉芹的份也一起收了。

  在姚若馨眼中,每個人的階級都是一樣,她不會去分得很清楚身份地位,這沒什麼好分配,再說這個家誰最大誰做主,早已顯然明瞭,不過她是真的不會因為自己是樊家少奶奶的身份而去擺個架子,沒必要。

  “那好,去把還沒看完的資料拿下來繼續讀,今天妳的任務就是把它看完。”沒基礎就想踏入江誠集團的內部是不可能的,她可要把握好時間才行。

  “我下午兩點回來,戴妳去買一些服飾。”樊紀天站起了身,朝向樓上走去,在回頭看著無動於衷的她“我可沒時間幫妳去拿。”

  樊紀天一說完這一段話,姚若馨才開始行動,馬上放下收好的碗盤,隨後跟著走上樓。

  “我不缺衣服,你已經買夠多了。”她手忙腳亂地拿了桌上的數據。

  兩人背對背,他大膽地在她眼前換下要穿上的衣服“妳沒去過集團上班妳是不知道的,去江誠那裡每個女人都打扮得很時尚,氣質非凡,光是花在身上的服裝就能對對方另眼相看,這是服裝上的細節不得疏忽。”他仔細的照著鏡子,調整好自己換上去的白襯衫,推開身旁的櫃子,裡面有好幾十條昂貴的領帶,他挑了今天要用的在關了上櫃子,正要系上領帶的時候,腦海卻閃過一個念頭。

  “妳會系領帶嗎?”

  “什麼?”她裝得一副沒聽清楚。

  “幫丈夫打領帶不是很正常?”他冷笑,看破她的底線。

  “知道了。”只不過是弄個領帶而已何必麻煩她,有錢人真是難相處。

  姚若馨放下手中的資料,一步步的走到他眼前,小手不慌不忙的在他身上的領帶研究著。

  驀然,大手伸了過來緊握著那只笨拙的手,冷漠嚴肅的表情對著她,害得她整個人不知所措。“這是個基礎,連這也不會要怎麼進去江誠集團?”

  笑話,進去江誠集團也幫上司打領帶?

  “你還是第一次對我開玩笑。”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剛剛還緊張得要命,被他這一句話整個心情都鬆懈了下來。

  樊紀天不這麼認為,他不多說,繼續握緊那只小手,開始教了她打起領帶的步驟,動作方式敏捷不拖泥帶水。

  “我只教一次。”整體上完美無缺,照了鏡子撥了幾根頭髮,後拿了公司包走出房門,走下樓。

  姚若馨第一次學會幫男人戴上領帶,原以為很複雜,沒想到卻是這麼的輕鬆,像是打個蝴蝶結一樣,學一次必定會。

  她趕緊拿了桌上的數據,關好門,快步的走下樓。

  才一轉眼,樊紀天就不見了蹤影,他的動作真是神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