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四十四章 虛偽的身分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463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四十四章

  SINCERITY的品牌在全球共有上百間分行,主要商品是來自於國外進口過來的。

  除此之外SINCERITY在各界的百貨公司裡的評價,無論是品質、設計均屬一流,廣受各界喜愛,年收入更是百貨業的全球首冠。

  樊紀天載著姚若馨來到SINCERITY的品牌世界,他要讓她見識一下在這個大都市的區域中生活的人們是個甚麼樣子。

  自從他把一位原本住在鄉下的女人帶來廣大的都市以後,女人完全鄉下的俗女模樣還是一塵未變,論外表上不輸給都市的女孩們,論身穿打扮卻輸得一敗塗地,簡單而言,除了女人的樣貌以外,在都市生活的打扮模樣一律不合格。

  換上昂貴的服裝還真是不太習慣,一拿到就好怕會弄髒了這些名牌的衣服。

  “小姐,您穿的合不合身,如果不合適我馬上去拿大一號點的?”專櫃小姐在門外看著,溫柔的對著試衣間內的貴婦說話。

  這裡的服務態度十分熱情、周到,讓人感覺很親切。

  “不用了,這件衣服我剛好。”試衣間裡的貴婦打開了門走出來,穿上今年夏天最流行時尚的上班族打扮。

  她高傲的挺著胸,當這裡是模特兒真人秀,地板每個地方都被她當成是走舞臺樣的,整個人秀出來的自信十足。

  “這件好看,我好喜歡。”驕傲的表情寫在臉上,目中無人的對著店員一眼也不看,眼中只有著鏡子說著。

  她的頭抬得很高,一臉滿意的走回試衣間。

  專櫃小姐臉上依然帶著笑容,直到貴婦走進去還是保持燦爛的笑臉。

  滿意?

  老實說,對這樣的客人千依百順還真是苦了那位專櫃小姐。

  不過這位貴婦看起來好面熟。

  “在想什麼?人家小姐在問,妳喜不喜歡這件。”進來沒多久,樊紀天挑了幾件給姚若馨試穿的服飾,也讓她自己挑一下自己想穿的,但她一直東張西望心不在焉,他終於忍不住喊了一下她。

  SINCERITY的品牌每一件都設計的很好看,還有摸出來的質感也好順好滑,一點缺點都沒有,在大學時代,她想過要成為一位服裝設計師,不過太多複雜面不符合自己,於是她放棄選擇了商業設計師的目標。

  “你剛才不是說買一件就行了?”姚若馨什麼話不敢冒犯,嘴裡只有為他省錢,才來到這裡,他就到處挑了一堆喜歡的款式,如果這些是挑給他自己也罷了,可沒想到這些全是要給她試穿的。

  “妳還真是嘴裡不饒人,快選擇吧?”樊紀天裝得一副正經沒事的樣子,繼續挑選適合她穿上的款式。

  帶女人來這怎麼可能只有花了一件,他的身價遠遠高過這些品牌,再說只要女人被他載來這挑買東西,消費一定不手軟,最起碼要好幾十萬。

  光是一件就要排到上萬的位數,那兩件還得了,果然名牌就是不一樣,這些錢都足夠她付清所有的學貸。

  居然樊家大少爺這麼喜歡花錢,我怎麼管得著,對他來說錢是小事不是嘛。

  “小姐,剛才那位走出來小姐身上穿的還不錯,我滿喜歡的。”

  “可是那件是最後一件了…”今天對底吹了甚麼風,怎麼遇上了兩位貴婦,要是得罪其中一位都是災難連連。

  姚若馨一見專櫃小姐臉色難堪,不知道說句什麼來著,她故意使了個眼色看一下樊紀天。

  今天他終於見識到了她的另一面,沒想到她會奪人所愛,不知道是哪一款這麼令他想得到。

  “那就用訂的。”樊紀天從皮夾裡拿出一張名片,冷酷的遞給專櫃小姐。

  “訂的不行,我現在就要那一件。”她拿了開他手上的名片收回自己的包裡,裝腔作勢的舉動嚇壞了眼前的專櫃小姐。

  蠻橫,霸道,不講理,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樊紀天發覺事情不太對勁,她的口氣異常堅決,非要那位小姐身上穿的不可。

  這個舉動在別人眼中,很容易教人誤以為她是一位被寵上天而寵壞的嬌嬌女,只要自己看中的別人休想跟她搶。

  望著面子正難下臺的樊紀天,姚若馨忍不住在內心偷笑著。

  “哪個不知好歹的,敢跟我搶同樣的衣服!”這名貴婦才正要到櫃檯結帳,就見到專櫃小姐跑過來與她商量件事,氣得臉色難看,直接走過來看看是哪一位想跟她搶喜愛的服裝。

  姚若馨還真是打算把事情鬧得不可收舍,伸手指著貴婦的嘴臉囔了起“妳真以為自己配得上這件,我還真是覺得一件這麼好的服裝眼看就快被人給糟蹋了真可惜!”

  “妳說什麼?!”貴婦氣得跺了腳,原本的好心情都被人給破壞了。

  樊紀天保持平靜看著兩位,他像是打算就這麼看戲下去,自己的女人做了不該被原諒的事,得罪這裡的貴賓,他還能裝得一副無關緊要,真服了他了。

  “那妳穿就好看嗎?我看妳身材也沒好到哪去…妳的胸圍…不對是腰圍…不是臀圍…。氣死我了,我到底在說什麼!”還沒開始罵得起勁,貴婦發覺這位爭對她身材的小姐,身上完全沒有缺點,有如模特兒那般的妙美無雙的好身材,根本是拿塊石頭砸在自己頭上。

  “時間是金錢,竟然小姐知道誰更有資格穿上這件,不如就讓給適合的人穿吧。”

  站在身旁的樊紀天終於肯說話了,他冰酷的臉對上了貴婦氣漲紅的臉,直率地甩出一句令他人當場堵住嘴巴,聲音明明帶有了威脅,卻讓人沉醉在腦海內無法忽略,所謂可怕的惡人就是他這種的,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撒野幾句。

  “哼,我給就是了。”貴婦氣得扔下手上的提袋在地上,專櫃小姐緊忙得撿上來,她大搖大擺地轉身就走。

  “小姐,這是您要的衣服,我這就給您重新打點。”

  姚若馨恢復了一往平靜的小臉,冷冷開了口“我不要了。”

  一句我不要,專櫃小姐顏面整個掉了彩色。

  她這是在把人當猴子耍嗎?!

  樊紀天沒有顏面失色,有趣的冷笑了一下“來,我看看是什麼服裝能這麼吸引我的女人眼光。”他伸手接過提袋,掀開褶得整齊的服裝。

  “我不是說不要了嗎?”她故意挑

戰他的極限再說了。

  或許,在外面他的形象是受人肯定,絕對不露出蛛絲馬跡,那張偽裝的臉假得可真嚇人。

  “妳認為,這件哪一點配不上妳了?”他的聲音稍微冷了幾分,眼神狠狠瞅了她一下。

  有一本書說過,在外面女人必須給男人面子,否則後果會非常難處理的,她還是暫時打消那反抗的念頭好了。

  “知道了,我去試穿,保證讓你滿意。”她接下他手上拿的那件服裝,二話不說地直接走進去試衣間。

  看這局面,最好見好就收,該整的也整了,本來是要他難堪難出得了這個門,誰知,他的EQ高得讓人恨得咬牙切齒。

  一句話,猜不透。

  換上這件服裝,姚若馨趕忙的走出來,她不期待這件穿在自己身上是什麼模樣,想著時間可以快點過去,離開這間完全不符合自己的店越快越好。

  當姚若馨從試衣間走出來,那感覺美得讓人移不開眼,這件服裝的款式簡直是為她量身訂做,彷佛一幅畫中的景象出現在他的眼前,她美得不食人間煙火,黃色連身的服裝把她纖細的腰線襯托得更加動人心弦,配上她貌美如花的臉蛋完全符合了整體的視覺。

  在一瞬間,他想起一個令他難忘的女人,不知為何忽然想起他在二十五歲那年的事來,那個令他深刻的女人。

  “怎麼了?不好看?”她看到樊紀天望著自己呆愣,忍不住吭了聲。

  樊紀天被她無禮的聲音給喚了住,整個人清醒起來。

  “就這件,還要什麼儘量挑。”他反應極快,立刻在將一件放到後方堆得一迭高山的衣服,繼續找著還有甚麼合適的給她試穿。

  “不要了,你放過我吧。”如果可以,她希望能有一天不要跟樊紀天一起逛街,那簡直是折磨,根本是在刺激她,那些衣服的價格她完全不敢看了。

  樊紀天低頭看了下手上的表,是他該回公司的時候了,他一臉嚴肅的對視“這些全部整理一下,我還有事先走,妳等我派人過來接妳。”

  樊紀天帥氣得離開,扔下她一個人在這充滿貴氣的地方,忽然覺得每次都是被他無情的扔在一旁,這樣的感受心頭一陣酸味。

  。就在此刻,她聽到兩位專櫃小姐邊褶著衣服邊說著,那一句句深入她的耳朵裡,每一句都是這麼不舒服。

  “就是,我也好羡慕被總裁包養的女人,要是我能這麼幸運就好了。”

  “總裁剛走,妳就說這句不怕沒工作了?”

  算了,她們是故意在樊紀天離開後說給我聽得,說我是個被包養的女人這一點不為過,在各位的眼裡,除了樊家的人,沒人知道我是樊紀天的妻子,被說成這樣的話也不怪。再說,我真的就像是被他包養的女人,我們之間沒有愛情哪來的婚姻,從契約到脅迫,還有關於他的一切我一點都不瞭解。這跟在外面的女人根本差不多,連他是SINCERITY品牌公司的幕後總裁我竟然會到現在才知道,真是愚蠢極了!

  “這些衣服麻煩交給等一下要過來的人。”

  從這秒開始,她要遠離這裡的一切,走到哪算到哪,不管身後的人怎麼叫著自己,她就是不忘地往前跑去。

  走出來的街道上,姚若馨聽到背後有個人喊著她,可她的腳步不停地往前跑,不願停下來。而就在下個轉角,撞見一輛腳踏車與她差點相撞,終於她停下了腳步,被騎著單車的先生罵了一噸,她傻傻的停在那邊一動也不動。

  “我就覺得妳好面熟,妳沒事吧?”

  這個一直追在她身後的男人見到她平安無事,親切的在她眼前笑了一下。

  “原來是你。”姚若馨下意識的點了頭,輕輕的微微一笑。

  這個人他沒有忘記,是個身上充滿陽光般氣息的男人。

  “是呀,妳記住了,只有這個我,才會這麼對著妳笑。”男人的語氣變得沉重,非常誠懇的望著她,頓時收斂起笑容轉變為嚴肅。

  姚若馨不懂他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但聽得卻有些詭異,或許是他用詞錯誤或者什麼的,她一臉茫然無知,冷冷一笑帶過。

  “總有一天妳會明白我再說什麼,對了,妳怎麼回事,為什麼一直跑著讓我在後面追,難道是沒聽到我喊著妳名字嗎?”

  才見面不久,他竟然還記得我的名字。

  “沒有,我買了東西在那方向必須過去拿所以…”說了個謊就得圓一個謊,是甚麼時候學會找藉口了,她到底是怎麼了。

  “我還以為妳是遇到什麼事情而不開心到處跑呢,原來是這麼回事。”

  “哪能什麼事,那我就先走了。”這個人說的每一字,心隱隱刺痛,她恨不得馬上逃開這。

  男人捨不得姚若馨離開,揪住了那只小手,同時,笑出來的臉頓時僵住,他感覺到她的手在不停的顫抖,直覺的放了開。

  “妳的手怎麼…”他出於關心。

  姚若馨在也撐不下去了,鼻頭一酸眼淚一滴滴地滑落在臉上,她的心痛得無法說出什麼話來,她的痛楚沒人曉得,自己也不願說出。

  專櫃小姐說出來的話並沒有讓她安然無恙,那種痛沒有人能比她更瞭解,她不是一個貪圖榮華富貴的女人卻被說得是那種人,她只是一個被關在鳥籠裡的金絲雀,長了翅膀卻無法飛翔,自由這個字輪不到她說得算。

  “求你帶我走…”難過的心痛得快麻痹,開始對著一個陌生男人胡言亂語。

  走?

  她真的能走得開嗎?

  男人一臉愣住,見她淚流滿面的模樣看得是心疼,如果可以,他真的願意就這麼帶著她走,遠走高飛,但是他不是ㄧ般人。

  “妳想去哪?”

  “抱歉,我亂說的,再見!”她沒多想,推開那主動靠過來的胸膛,她有些不知所措,急忙的跑走了。

  我不能這樣,跟了一個陌生人就這麼一走了之,媽媽的死還沒有查清楚,我不可以這麼不孝,絕對不能。

  “姚小姐,妳真是把我嚇壞了,怎麼聽她們說妳一時之下轉個身就跑了?”

  回到SINCERITY品牌專櫃,看到老莫冒著冷汗拿著手機在身上,他差點動用所有上下的人馬開始大搜尋我的去處。

  如果當時,她選擇了跟著那個男人離開,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