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五十一章 人格分析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3380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五十一章

  記憶就像是個謎,有的時候覺得自己有去做過那件事,有的時候又覺得沒有去做過,像是一個謎題任由自己去猜測。

  江冽塵看到下班後來赴約的新人,已經乖乖地在裡面等待他,臉色沒有一絲不悅,只有疑惑。

  這是一間儲備室,特別的是把一台咖啡機放在這,或許是見儲備幹部的人員太辛苦,所以弄了一台咖啡機給他們提提神。

  “早上的咖啡不是妳泡的對吧?”江冽塵發覺她的動作跟新手一樣,慢吞吞還有笨拙的模樣,跟他喝下去的那杯有點不太同樣。

  其實在早上那杯咖啡,全部的過程中是由周貞梅幫她完成,她只是負責把咖啡端了進去而已,偶而有瞄了一下貞梅泡的過程罷了。

  要真讓她泡了一杯咖啡給總裁喝的話,這樣的冒險真是要命了吧。

  “是,我從來沒碰過咖啡機所以…”在別人的說詞上,身為主管的秘書,必須要會碰咖啡機這點她是明白的,不過自己萬萬沒想過會成為一個秘書。

  “咖啡豆先放進去。”他不再說,用動作來教導身旁的她,在這一秒開始他認為她不是秘書,是一名學徒,在師傅細心的教導之下,她努力的傾聽每一步驟。

  面對總裁,一個這麼高等的職位在與她交談,那心情是又驚又喜,有時一點出錯就會被犀利的眼光盯著不放,特別有冒險。

  “妳來試一次。”他示範完畢,接著指了一下。

  姚若馨輕輕地深一口氣,吞了下一點口水,表示她的緊張,步驟看起來很容易但是要是做錯了一點,她會感到如此羞愧,這麼簡單的事怎麼做不到。

  首先她把咖啡豆放了進去,不多也不少,按了下開關,短時間之內咖啡豆漸漸的在機器的操作下,磨成一點點的咖啡粉,她驚訝的目不轉睛,只不過是被磨碎而已,自己卻看得很入神,這是她第一次使用了咖啡機。

  “咖啡粉研磨完成之後,就可以直接倒入錐形的咖啡濾紙裡面,接著可以準備開始進行沖煮了。”他站在身後慢慢指導,生怕她會搞砸,說穿了還是一位新手。

  “然後呢?”似乎是太緊張,忘了下一步怎麼弄。

  “以16公克的咖啡粉為基底,萃取出200ml的咖啡液來飲用。”一字字的說得很明確,他沒在意她忘了步驟。

  “原來是這樣。”她點了頭,滿意的微笑。

  “咖啡粉能夠先吸飽水分之外,同時也可以藉由悶蒸的步驟讓咖啡的香氣釋放出來。”江冽塵教得很細膩,身旁的學徒也認真的在完成每個步驟。

  他們像是忘了各自的身份,在這一瞬間有一種師徒之間的關係,而整間儲備室的氣氛散發出濃膩的咖啡香。

  “妳喝看看。”完成泡好的咖啡,江冽塵第一是先讓姚若馨試試。

  拿起熱熱的咖啡杯,她輕輕地吹一吹,紅唇沾了一下“不苦,不用加糖也很好喝。”

  “妳知道,周貞梅的咖啡為什麼不合格嗎?”

  她怎麼可能會知道。

  江冽塵冷冷一笑,見她意外的表情搖了頭“因為她沒用心。”

  “那總裁為什麼不教她?”自己這麼笨都能泡出一杯好的咖啡,周貞梅一定也可以。

  “我的時間很寶貴,我之所以會想教妳不是因為妳有什麼特殊,今天如果是周貞梅端過來我辦公室,我教的人不會是妳是她。”江冽塵把醜話說在前,他沒辦法忍受秘書室的人泡不出他想要的咖啡香,有時放太多糖,讓他跑了幾趟廁所,這次他終於控出了時間來重新教導,只是沒想過會選擇一位新人。

  “呵,總裁您放心,我沒有想過那念頭。”她不會這麼傻,認為這個人對她有什麼意思。

  那瞬間,姚若馨又出現了錯覺,站在自己眼前的人,無論是五官還是整體上,都好像那天在博物館的那一位。

  “妳有在聽嗎?”他感覺她出了神,問了她問題沒有回答。

  “有…”她刻意裝得沒有分心,目光重新回到那台咖啡機上。

  “那我剛剛說了什麼?”江冽塵帶著一抹壞笑,明知道她已經沒在聽還故意考驗了。

  說什麼?

  “非常好喝。”至少她記得他們之間交談的上一句話是有關咖啡。

  “好喝妳個頭。”他輕輕地在對方頭上輕輕敲打一下,小小的叮嚀她。

  姚若馨莫名的被他敲了頭一下,整個人不知所措,傻傻的愣住沒有說話。

  “我是說,這咖啡豆是競賽豆,很特別也珍貴。”

  “競賽豆?”她是個真真實實的鄉巴佬,沒有理解這麼

多。

  “拿出來比賽的咖啡豆,叫做競賽豆。”她的穿著鮮亮,沒有一點土包子的跡象,怎麼連競賽豆都不懂。

  “豆子也能拿出來比賽?”她好像說了不該說的,江冽塵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以解釋。

  “自己上網去查。”他不願解釋一大堆,表情恢復原來的嚴肅,丟了一句讓她明白,職場上的區別。

  一句話讓氣氛變得寧靜,她感覺知識還真不如都市的人,連個競賽豆的涵義還要別人來解釋給她聽。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兩個江冽塵嗎?

  無論是從眼神還是動作,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好像是另一個人的模樣,除了名字以外,長相也一模一樣。

  有時候她會想,他是不是故意裝不認得了。

  但這念頭已經消逝。

  “東西收一收,妳就可以離開了。”江冽塵沒為剛才對她威嚴的一面感到抱歉,喝下一口咖啡杯,轉過身正要走出儲備室。

  “等一下!”就這麼一試好了,如果真的裝不認得自己那也罷了!

  驀然,手不小心滑了一下,她沒把東西給處理好,自己的粗心大意換來了一場驚人的這幕。一整包的咖啡豆灑落在地上,那可是競賽豆,非常不普通的豆子,她真是闖了大禍了!

  江冽塵發覺聲音不對勁,一回頭看了過去,他表情開始壓制了住,告訴自己不能對一個新人發脾氣。

  “對不起,我馬上撿起來。”姚若馨立刻蹲下來,慢慢地撿了一顆又一顆。

  她為什麼總是這麼粗心呢!

  江冽塵控制住脾氣,看她誠意的道歉決定蹲下來幫她撿,再說,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得寬容一下。

  就剩下最後一顆咖啡豆,他正要去撿,卻碰上了對方細嫩的小手,觸感十分熟悉,是錯覺還是幻覺?

  在這四目交接之下,他的心臟莫名的跳得很快,這不是屬於自己的,卻如此的真實感,他站起身,刻意跟姚若馨保持一定的距離“剩下的妳處理,我得先走一步。”

  姚若馨沒打算放了他,故意捉住了那一隻大手“總裁,為什麼你剛剛不敢看我?”

  “妳在說什麼?”從頭到尾,他一直有看著她,容貌跟五官看得一清二楚,是個仙女般的氣息。

  姚若馨剛剛注意到,江冽塵碰到了她的小手的那一刻,他的眼神避開了她清澈如水的雙眸,難道他還想狡辯不成。

  “總裁,我當時不知道你會是博物館的那位先生,可是總裁假裝不認識我真的好傷人。”她不是想高攀他什麼,只是真心的原本認定他是個不錯的朋友而已,在她難過的時候會安慰了她,如此的溫柔。

  “我再跟妳說一次,博物館的那一位不是我,妳真的認錯人了!”他的心臟莫名疼痛,但還是完整地說完。

  這感覺好奇怪,為什麼他突然變成這樣。

  “那為什麼你不敢看我?”她的聲音帶滿了好奇,認定江冽塵就是在瞞了自己。

  “怎麼會不敢?”她的話像是在挑釁,他刻意靠得很近,直視了她美麗的雙眼,讓她整個人靠在牆壁上,哪怕是下一步的接近,他的心臟開始承受不住,他沒有戀愛般的感覺,是一股熱燙的心正在燃燒了他。

  “妳高興了?!”最終他無能接受這無比的疼痛感,開始退了一步又一步,腦海浮現出博物館中的畫面,他看到了自己但是那不是真實的自己!

  “什麼?”姚若馨原本被他嚇了一下,靠得太近反而令人慌亂了心跳。

  “唔……快走開!”他不是看著她說。

  “總裁,你到底怎麼了?”她目睹到對方痛苦的模樣,像是被一股邪氣給控制,她看著他不停地吼了又吼,她嚇得不知所措。隨後拿了包裡面手機,正要撥了一通救護車來,還沒撥通就被搶走了手機。

  “這是我的個人事…妳不要管…馬上離開這!”他忍痛的將手機還給了她,絕對不允許她替自己做出決定。

  “可是你真的不去給醫生看一下嗎?”她怎麼能見死不救,他這情況她不可能丟著不管。

  “放心死不了的…妳要是在不走我就開除妳!”他明白自己體內的病情,這種病不是普通的醫生就能幫助得了。

  他濫用私權威脅了她。

  “我知道了……”姚若馨不敢再靠近,他很痛苦她看得出來,但是如果她再繼續想救他,真的有可能被開除,這樣的話她怎麼跟樊紀天交代!

  姚若馨有些不舍,時不時的在回頭看一下,見到他痛苦的樣子她真的能夠捨得不救嗎!

  算了,就希望他自己所講的,真的不會有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