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正文 第五十四章 醉香之吻

書名:消逝的涙光迎來微笑 作者:尤笝 本章字數:2962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6日 13:45


  第五十四章

  夜晚,一整天發生了太多的情況腦海反反復覆同一個場景,抱著複雜的心情睡個覺,感覺上夢裡的自己難受,既是真實,又可怕,她睡在一張舒適的床上,臉上露出溫暖的微笑,只不過是這樣怎麼會是可怕?

  大手猛然掐著她纖細的脖頸,男人的表情很猙獰,感覺上是要把她至於死地,那力道好真實,痛得她無法呼吸,她動了小手不停的撥弄開那只大手,誰知,那樣做更會令她痛苦不堪。

  那男人究竟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眼前一片漆黑她看不到一切。

  能用一隻手就能掐死一個女人,兇手肯定是個男人。

  這個夢好真實,都快分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她沒辦法發出聲音,呼吸也難受,脖子幾乎要被扭斷,感覺臉上發紫,瞳孔直直盯著眼前的人,視線越來越模糊……

  到底是誰,這麼恨她要她死不可!

  就在她快失去所有的抵抗力和意識,她驚慌失措的情況下摸到了男人的頭,她見到了自己手上沾滿了血!

  “唔……”睜開眼睛,她重新呼吸到新鮮的空氣,雙眼失神地望著天花板,腦海還在持續著那恐怖的畫面。

  人已經醒了為什麼還這麼怕,這只是一場惡夢而已不是嗎?

  可是,那個掐住她脖子的男人,那感覺和力道都跟樊紀天很相似。說真的,做了這樣的夢,也是她自找的,沒事拿著煙灰缸往他頭上砸做什麼,那可是高等貨,砸了出了人命是大事,光是他的身價,她想賠償都還不夠資格!

  她起身看了下旁邊,心裡不是滋味,時間都已經這麼晚,樊紀天難道還沒有回來?

  還是他已經回家了不想見到她而已?是去書房睡了嗎?

  她慢慢地走下床,打開房間的電燈,確定好方向走到門外。

  雖然他警告過她,沒經過允許不可以進去,但她還是想確認一下,樊紀天到底在不在那書房。

  她小心翼翼的打開書房。

  電燈沒有開,漆黑黑的一片,她默默的關了上門。

  樊紀天沒有在書房。

  正準備回到房間,忽然樓下傳來一陣沉沉的腳步聲,那似乎是一個人走得重心不穩,搖搖晃晃,走個路感覺很艱難。

  姚若馨來到了樓梯處,偷偷的探頭看了一下。

  原來是他!

  說什麼有事要討論,結果是去跟那個林佑盛喝酒去了,現在醉得一塌糊塗真是活該!

  “少爺,您這是怎麼了?”被聲音給吵醒的諾曉芹關心的扶了他。

  原本她打算走下去幫助他,沒想到這傭人動作比她敏捷。

  感覺像是偷窺狂,她停留在樓梯處上看著。

  這個諾曉芹是時候要觀察一下了,她不是在擔心什麼,只是想看看這女孩是存了什麼心來著,別以為她不知道樊紀天的母親在打什麼主意。

  “來,喝點水。”適應這幾天,諾曉芹明白了這家的環境,廚房內的東西她都已經熟悉了。

  樊紀天因為喝了太多而醉得不醒人事,躺在沙發上沒有要喝水的意思,雖說是醉了,但是他沒有完全失去了意識,那眼神灼熱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姚若馨!”眼神驀然一瞪,大手一把捉住拿著杯子的小手,口中說出來一個女人的名字。

  “少爺,我不是。”諾曉芹嚇得驚慌,他的眼神感覺不到一絲的愛慕,反而是對一個仇人望著。

  樊紀天真的是夠了,喝太多開始胡言亂語,真是沒救的混蛋。

  在樓梯處,姚若馨親耳聽到他喊了自己。

  “哼,別以為我治不了妳這個臭脾氣!”話一說完,他一把拉住那只小手,大手懷抱了纖細的腰,在四目交接的那一瞬間,他霸氣的奪走了她的吻。

  此時,諾曉芹一臉驚喜,她沒有推開這個莫名其妙的吻,是夢也好,是認錯人而吻她也沒關係,希望這一切都不要醒,時間就在這一秒停下來。

  姚若馨沒想過這樣的場面會呈現在自己的面前。

  她的心隱隱作痛,像是被

掏空了一樣。這只不過是一個吻,是樊紀天吻了別的女人而已,她是個旁觀者,她不是樊紀天的女人,做什麼會有這負面的心情!

  從頭到尾,她沒有喜歡上他,只是掛了名的妻子身份,其他的沒有,不過為什麼見到他吻了別人,心裡這麼不好受……

  諾曉芹沒打算把他推開嗎?就這麼任由一個男人占了便宜?!

  眼前,是一對男女正吻得火熱,如果她過去打擾是不是表示了心裡上的憤怒,但她又為什麼而感到這憤怒?

  是因為樊紀天把諾曉芹認錯成是她而生氣嗎?

  要是她不過去阻止,那麼諾曉芹就會得到她想要的,往後的日子肯定更加囂張,不是常常聽別人說,跟主子發生關係的傭人,目的是想成為主子心目中另一個重要的人,然而成功的站上大老婆的位置。

  一直以來她感覺得出來,樊紀天的母親非常的討厭她,恨不得她這個來路不明的女人離開兒子身邊。

  離開,她也渴望!

  但她欠了一屁股債,要是就這麼的離開樊紀天會放過她嗎?

  不可能!

  他是完全吃定她了,不管她願不願意。

  “少奶奶!”

  她不能就這麼任由那個女人得到想要的,雙腳不自覺的走向他們,每一步步地靠近,心就痛得好強烈,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內心到底是怎麼了。

  諾曉芹嚇得推開摟住自己的男人,她被現實給驚醒了,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當意識拉回了現實,臉上卻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妳還知道叫我一聲少奶奶,妳眼裡有我過嗎?”姚若馨要面子,裝得一副不知曉的樣子教訓眼前的女人。

  “不是的,少爺把我誤會成是您所以才。。。。。。”諾曉芹嚇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都怪自己太貪心了,明知道這是個結果還這麼做。

  少騙人,我在樓梯那待了多久,看妳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那妳怎麼不推開?”

  “少爺力氣太大了,我沒辦法。”

  是不想辦法才說沒辦法吧!

  “妳是誰?”夾在兩個女人的中間,樊紀天聽了這兩人的對話終於開了口說了一句。

  “你給我清醒一點!”她無法忍受這身酒味,還有他喝醉討人厭的模樣,氣得拿了一杯水潑在他臉上。

  “做什麼呢?”他被這個動作氣得站了起來,眼中的模糊漸漸的蘇醒過來。

  “看清楚我是誰了嗎?”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醉成這副德性。

  “神經病,快扶我上樓。”他清楚的看到了,眼前這個女人氣呼呼的模樣。

  真是的,看在他醉成這樣的份上,她遷就一下他算了。

  大手擱在那瘦小的肩上,她用盡了全身的力一步步的扶他來到樓梯間“妳去睡吧,今天的事就當是一個小小的警告。”她不追究,不過會再慢慢的觀察這個諾曉芹。

  “謝謝,少奶奶!”

  終於,她把樊紀天順利的帶到房間裡。

  “你不去洗一下澡嗎?”要她聞了一身酒味哪受的了。

  還記得曾經,母親喝了一身的酒味,暈暈沉沉的倒在地上,那時是她的經濟壓力壓得她喘不過氣,當時的自己,只能陪伴著母親,沒有工作之下無能為力的,想幫助母親卻沒有辦法。

  也是在那一刻,她上了初中開始拼命的打工賺錢,瞭解了各種形形色色的人。

  “不了,我想睡別吵我。”他霸氣的說了這句,蓋了被子閉上眼睛。

  “知道了。”她無法爭對這個人的一舉一動,因為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儘管他是一個喝醉的人。

  姚若馨心有不甘,到櫃子裡拿了被子,鋪在地板上,安安靜靜地躺下來,她側過頭看去,他已經睡得不醒人事。

  心裡無法平靜,就算是睡在地上,那身酒味依然散發出來,簡直快把人給窒息了。

  她試過閉上眼,什麼都不想,放空著,可是鼻子一聞到那身酒味,她無法忍受的睜開眼睛。

  看來她今天要睡客廳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