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九鼎界

第一卷 ​第一章 冰火洗禮

書名:九鼎界 作者:驛路梨花 本章字數:370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7:19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劃破了雲夢山的寧靜,無數宿鳥被這聲音驚醒。只有門口的太陽犬早已習慣這樣的聲音,抬抬頭又便從新將頭埋進溫暖的皮毛裡繼續美夢。炎華從滿是冰雪的被窩裡爬了出來,而這件事的始作俑者,一名邋遢的道士則裹著厚厚的棉袍,手裡握著散發著熱氣的茶水,悠閒得靠在門口,任憑冰冷的寒風貫進來。邋遢道人看著想要吃人的炎華,縷著自己淩亂的銀須,悠悠的說道:“要想獲得百倍的收穫就要付出千倍的努力。”炎華今年十五歲,三歲之後的每個清晨幾乎都是這麼醒來的。邋遢道人是一名世外高人,炎華根本猜測不出他的年齡,可他卻絕對是老小孩一名:促狹、喜歡捉弄人。炎華深受其害,每天不知道被他折磨得多殘。例如每天早上被窩裡的雪,還有就是堪稱魔鬼一般的訓練。奇特的叫起之後就是炎華每天早上的晨練,穿過峽谷跑到雲夢山另外一面的映瑞池。雲夢山的初夏,別有另一番風味。夜非常短,漫天的絢麗的極光,紅月剛剛露出頭就隱沒在黎明中,黑太陽在絢麗的極光襯托下格外顯眼。白天非常長,白太陽散發著暖暖的陽光,累積一冬的冰雪開始慢慢融化,雪水從岩石上、山上、樹上叮咚叮咚的滴落下來,小徑的兩側都是冰雪融化後行成的小溪,小溪的南岸向陽的地方,開滿了五色的雛菊,色彩斑斕的五彩大蝴蝶抓緊這短暫的夏天,為花兒傳播著花粉。儘管是初夏,但還是非常冷的。炎華卻只穿了一身單衣,在峽谷中飛快的奔跑著。,雲夢山地處寒冷,所有的樹木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樹葉一律都是針葉,為了防止水分的蒸發,針葉上還批著厚厚的一層蠟。而且炎華每天只能穿著單衣!這種長長的葉針紮到皮膚上,臉頰上向刀子一樣刺骨,疼、癢、麻……那種感覺如果沒有親身經歷,是絕對無法想像出來的。如果想一一躲避縱橫交錯的枝葉,必須慢一點走,但是慢走就無法忍受極地的寒氣;如果想快跑取暖,那麼就必須忍受千萬針紮的痛苦。這就是邋遢道人想出來的魔鬼訓練方式了。剛開始,不知道有多少次,炎華是被凍暈在地上。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炎華身體的各個部位好像都長了眼睛,可以很靈巧的自動閉開彈出來的枝葉,這樣炎華可以慢慢的在森林中跑了起來。而現在,炎華即使打著哈欠在峽谷中飛馳,也可以靈敏的躲閃樹枝樹葉。在峽谷的盡頭有一個大湖——映瑞池。映瑞池旁邋遢道人會留下一張字元,有時候字元在高高的松樹頂,有時候壓在沉重的巨岩下。炎華要拿會字元作為跑到目的地的證據。映瑞池是一個溫泉噴湧而成的大湖,從地下噴發上來的湖水溫度極其高,雖然游泳只是在湖邊,並不會進入湖心地帶,水的溫度也足夠煮熟雪雞蛋了。驟然從寒冰中跳入滾燙的湖水中,確實可以鍛煉人的意志了。事實上,象大多數溫泉一樣,映瑞池的湖水也具有非常好的醫療和恢復作用,所以無論在前一天的經受何種折磨,炎華總是可以在映瑞池的説明下恢復良好的狀態。在峽谷接受一個小時的意志鍛煉後,接著依舊是體能鍛煉――沿青龍灣遊回他們的小木屋。十五載幾乎每天的早晨都是這樣度過,這樣的訓練他也已習以為常,而這樣殘酷的訓練也使他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鍛煉。在最開始的幾個月,炎華也曾經忍受不了如此殘酷的訓練企圖逃跑。只是無論他逃得多遠,無論他逃向哪個方向,無論邋遢道人在不在雲夢山。炎華都會跑了一個大圈子之後,回到木屋前。逃跑的結果只不過是他多跑了幾十公里的路,自己為自己加了幾十公里的量。尤其是邋遢道人一臉壞笑的問“今天怎麼這麼久才回來。”更是讓炎華確定,自己逃跑絕對是在邋遢道人看眼裡的。打是打不過,逃也逃不了,炎華只能心裡暗暗詛咒。不過每次詛咒的結果都是詛咒在自己身上應驗,不是撞到了門框,就是無緣預估的摔倒。最後炎華只能自歎倒楣:他是穿越而來!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五載,他早已適應。在前世,他年已三十,一無所成,從一所三流大學電腦系畢業,然後找了一份糊口的工作,大學時的理想煙消雲散,被社會所融煉,只能隨波逐流。已經大齡的他還沒有結婚,有一所房子。房貸像是一座大山,壓得他透不過氣,雖然在公司裡度日如年,上司苛薄,動輒找碴,他卻不敢辭職,只能忍著,人窮志短無可奈何,終於一次意外中結束了這一切。前世種種,仿佛一場大夢,漸漸淡去,越來越模糊,高樓大廈,電腦電視,飛機汽車,已經遙不可及。他出生的時候就被這名邋遢道人從生他的父母身邊帶走,在邋遢道人的指導下,炎華開始了苦修的生涯,一晃十五載。十五載,他依舊不知道這名邋遢道人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目的。炎華不是沒有問過,道人不是不理,就是告訴他不會虧待他。甚至,炎華都不知道邋遢道人的名字。他只知道,經過十五載冰火的洗禮,他的身體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三米高的松樹,炎華輕輕一躍就能夠躍上,百斤的岩石炎華毫不費力的就可以推開。炎華知道這就是十五年來魔鬼一般訓練的結果。在幾歲的時候,炎華曾經被一頭餓狼咬得遍體鱗傷,險些喪命;而現則炎華可以與猛虎正面搏鬥!太陽已經接近中天,道人離開了只給炎華留了一張紙條。炎華自己生火造飯,一切已經習以為常,道人有時候

一走半個月,炎華也不以為意。值得一提的是,炎華本來非常生疏的廚藝突飛猛進。之後稍作休息,就是開始下午的技戰術訓練——砍木頭。砍木頭,最重要的是斧子,木頭越大,斧頭需要越大,尤其是斧背和斧刃的構造,斧背越寬越好,斧刃不一定要很銳利,但是和斧背的連接一定要很平滑。這樣才可以在砍入木頭後,充分利用斧子V字型結構,順暢的把木頭分開。在炎華的砍柴的技能訓練中,道人仔細教給他如何使用手勁,如何使用腰力,兩腳如何站立才可以發揮全部的力量,如何看木頭的紋理,沿著什麼樣的紋理砍下去最容易,如果遇到有木瘤的樹木怎麼對付,如果遇到有分叉的木頭怎麼辦。可是炎華幼嫩的雙臂又怎麼能夠揮舞起巨斧?在最開始的三天裡,每次從砍木頭之後,炎華都覺得身上沒有一處地方是屬於自己的,肺裡面似乎有火在燒,喉嚨發出拉破風車般的聲音,人也嚴重的脫水,仿佛隨時都會倒下去。虛弱的身體無法進食,吃一口吐一口,他就將吐出去的再吃進去,喉嚨乾裂每喝一口水如同刀割,他就喝完一口幹嚎一聲。無數次炎華都昏倒在木屋前。如果不是三十幾歲人的意志,若是一個普通孩子恐怕早就堅持不下去了。有一次炎華終於忍不住問道人,砍木頭到底有什麼意義。道人解釋道:“松木是最堅硬的樹木,砍熟悉松木之後,你可以很熟悉對方的武器哪裡最不容易吃力;而你的雙腳則可以在任何地方都能站穩,經受敵人的衝擊而不倒。”之後炎華問起為什麼不教他招數的時候,道人更是說了一句:“但凡武功有了招數與派別就已經落了下乘。”前面的話,炎華還能勉強理解。可是後面的話炎華卻怎麼也不能理解。在這個武風極盛的世界,炎華所修煉的都只是外功。每個人都可以修煉,哪怕淺嘗輒止,哪怕三心二意,也能夠強身健體。而相反,像炎華這樣鍥而不捨的努力,也不能成為一代高手。人類的身體是有其極限的,外功除了像西楚霸王這樣天賦異稟的人之外很難突破“千斤”這道坎。外功之上就是內功。內功是相對外功而言,外功是強身健體。而內功是通過氣的練習而成,練氣講究呼吸吐納,精神集中,循序漸進,從而達到鍛煉身體內部器官的目的。打鬥中可以提高耐力、戰鬥力和極強的自我保護作用。不過內功不是任何人都能修煉,有的人窮其一生也不能初窺門徑。而且內功心法大多秘不示人,藏於大家族,大門派或者大幫會中。進入幫會需要拼殺,搏命;進門派,需要大量金錢,還需要資質;一般家族很少招人,大多從族裡,或者家臣中的子女挑選資質高的進行訓練。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就是拜師:在這深山老林中,有很多深藏不露的強者,他們不求名不求利,只是暢遊山水。遇到資質極高的孩子也會收為弟子。邋遢道人很明顯屬於這種世外高人,只是炎華很不明白為什麼道人不教他內功。除了外功,內功外就是招數了。雖然炎華從來沒有離開過雲夢山,但是每天晚上道人都會給炎華講江湖上的故事,炎華也知道江湖上有四大世家,六大門派,各有絕學,各家弟子都是同齡人中佼佼者。藏劍山莊葉家的四季劍法,霸刀門的霸刀,太白門的青蓮劍訣等等,炎華已經耳熟能詳,道人也說得頭頭是道,但是就是不教炎華一招。炎華每天做的事就是劈木頭!!!劈木頭的訓練一直到夕陽的光輝完全被雲夢山籠罩才結束。炎華則在暮色之中做著晚餐,篝火暫時驅散了冰冷的寒風。在篝火旁邊,炎華研究著道人留下的竹簡。每天的晚飯之後,是炎華唯一的自由時間。道人若在的話會給炎華講解一些江湖上的事,很多都是鮮為人知的秘史。而道人不在的時候,炎華就研究下道人留下的竹簡。這個世界的字很像他那個世界的繁體字,在道人的指導下,炎華已經能認出九成。只是拿起毛筆來,比斧頭還要重,寫的字還是如蜘蛛爬的一樣。道人神通廣大也不能使炎華的字好看一些。邋遢道人有一間屋子是從來盛放書籍的,易蔔,卦象,陰陽五行,什麼兵法,戰略,陣法總之三教九流的書都能在這尋找的。還有不少是道人自己的見聞,雜記。可是叫炎華奇怪的是道人實力那麼強,收藏這麼廣,他的收藏裡就是沒有一本關於武功的。更確切的說是江湖的八卦。什麼藏劍山莊的三公子與霸刀門的門主為一名女子爭風吃醋,大打出手;雪山派的一名女弟子跟世仇的七煞盟男弟子私奔,被兩個門派聯手通緝。還有就是那個門派又多了一名美女弟子啊,有沒有心上人。看得炎華都無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