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九鼎界

第一卷 第三十章 廣寒之月

書名:九鼎界 作者:驛路梨花 本章字數:23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7:19


在雲夢山的十五年中,炎華每天都在松林中跑步,松針掉落下來又密,又快,炎華都可以不抬頭得從容躲過,更不說能夠“看”到的玉蜂針了。

炎華微微側身玉蜂針從他的身邊飛過。輕輕一聲,花叢中又飛出幾枚玉蜂針,而葉蕭藥人影一閃,又到了一簇花叢中,又是幾枚玉蜂針飛出。

兩團玉蜂針共十四枚,分別籠罩人胸口十四大穴。看樣子這樣葉蕭藥練習了無數次,兩團玉蜂針有先後之別,但是先發射的玉蜂針速度慢,而後發的玉蜂針速度卻快!兩團玉蜂針攻擊到炎華的時間完全相同。

“這是雙面伊人!”葉蕭藥的聲音從花叢中傳來了出來。

兩團玉蜂針將炎華所有躲閃的角度全部封死,炎華躲得開第一團,躲不開第二團。可是炎華在雲夢十五年的跑步生涯,能夠做到衣不沾雪!雲夢山最多的就是松針,狂風吹過落下的松針可是比這些玉蜂針密多了。

炎華沒有退卻,而是迎著飛針跑了過去。就這麼向前跨出去的一步,炎華已經躲開了兩團玉蜂針的夾擊。木劍一轉,已經將一團玉蜂針全部接在木劍上。這樣的動作在雲夢不知道上演過多少次,只是那時候只有一把匕首。

幾枚玉蜂針落空,炎華卻吃了一驚。在他的身後還有幾名女弟子,他這麼閃過,那幾名弟子豈不是遭殃了?

白素雲手上的幾片花瓣忽然被其彈出,花瓣精確無比得擊中玉蜂針,之後落在地上。

“這才是真正的摘葉飛花俱可傷人!”炎華暗暗道。白素雲將是何等的高手!

“雙面伊人,很美的名字!”炎華贊道。

葉蕭藥哼了一聲說道:“你神氣嗎?我還有最後一招沒有用呢!那招一出,我真的沒有把握不傷你!”

“請賜教!”炎華說道。

“先說好了,輸要將你的招數交給我!”葉蕭藥哼道。

而這時候,葉蕭藥的手裡出現一個純銀的匣子。

“這是暴雨梨花針?”炎華愕然的問道。

葉蕭藥驕傲的一抬頭說道:“認識就好!”接著加大了聲音問道:“認輸不認輸?”

“輸的人應該是你吧?”一個聲音忽然出現。

眾人尋聲音望去,一個全身裹在黑色長袍的女子。她的全身都籠罩在黑色的長袍裡,連頭都隱藏在深深的帽子中,臉上蒙著一層黑色的面紗。整個人彷佛就在黑暗中,如果不是她開口,根本沒有人注意她。

連炎華都不知道她的到來,根本不能感覺到她身上一點熱量散發,他的熱成像雙眼根本不能感覺到她。

“為什麼是我啊?”葉蕭藥不解道,“難道他能躲開我的暴雨梨花針嗎?”

“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躲不過。”黑袍女子忽然話鋒一轉,“可是你敢用嗎?師尊囑咐你幾次不到性命危機時刻絕對不能使用。”

“我就說遇到危險了,反正我也給師尊找地心紅蓮了。”葉蕭藥說道。

黑色的斗篷下那張絕美的容顏終於緩緩抬起來,縱然其他部位都藏在黑色的面紗中,但是那雙眼睛彷佛黑暗中的星辰,僅僅是這雙眼睛便足以讓世間最美的花朵失去顏色。

“但是我會去告密的!”

此女這一笑如春花盛放,又似雲開月出。那身神秘的黑色反而成了別樣的誘惑。

“大姐,你到底幫我還是幫他?”

“我幫理!”黑衣女笑道,“

既然打賭了,就要願賭服輸。”

葉蕭藥一怔,這個大姐轉了這麼大圈就是為了這點,證明自己輸了。不用說就是為了那個“賭注”了。葉蕭藥大囧,她有暴雨梨花針當然穩賺不賠,才敢說出這樣的籌碼。可是被黑衣女一攪合,陣腳大亂。

果然,蝶公子立刻搭腔道:“不錯,願賭服輸,只是可惜名震江湖的葉女俠就要變成炎夫人了!”

黑衣女不依不饒道:“二妹,我是為了你好啊。有人要你,你就知足吧”

葉蕭藥暈上雙頰,大嗔道:“誰說我嫁不出去!追我的人……”隨即孽小妖才發現自己上當了。接著,她美目一轉,說道:“嫁他就嫁他,不過大姐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那就是做我三嫂!”葉蕭藥大聲說道。

蝶花宮的弟子一副苦忍著笑,卻沒有人敢露出一絲不恭敬之色,看樣子是沒少在黑衣女面前吃虧。

炎華恍然,終於知道這名神秘的黑衣女子是誰了。

“不是人間凡種花,疑從月上廣寒宮。回眸嫣然能傾城,覆手雲雨可傾國。”只看隱元會兩句評價就知道林月寒那超然於世上的美與神秘,

今年二十五歲的她比小女孩似的葉蕭藥多了一分成熟與穩重。二十五歲在這個世界絕對是大姑娘了,可是眼高於頂她依舊未嫁,惹得江湖上的成名少俠,風流公子逐于裙下。只是她極少現身江湖,想追求都很難。

與葉蕭藥的胡鬧不同,林月寒的實力遠超一般的名家高手,出道以來未嘗一敗。

只是她出身神秘的影月穀,很少有人見過她。更不用說她的身世來歷,但是看她出現在蝶花宮應該與蝶花宮關係很近,而葉蕭藥稱其為大姐,即使兩人不是異性的姐妹,關係也非比尋常。

但是在江湖被傳得神乎其神的絕世女俠卻在葉蕭藥面前罕見的露出了女兒的嬌羞。林月寒暈上雙頰,狠狠瞪了葉蕭藥一眼,眼神裡充滿威脅。後者頑皮得吐了吐舌頭,對這樣的威脅毫不在意。

“好了,別給師尊丟人了。下去吧!”林月寒說了句,就走到場前。

炎華拱手說道:“林女俠有何指教?”

“我是指教那個丫頭,請公子配合下。”林月寒說道,“只是將剛剛那丫頭的招數重複下。”

葉蕭藥遞過手上的木劍,林月寒卻沒有接。左手的雲袖忽然飛出,正是之前葉蕭藥使用“奪花舞”。奪花舞本是鞭法,葉蕭藥將鞭法融合進劍法。

可是林月寒卻是以雲袖模仿劍,炎華木劍擊中雲袖,風吹而起,遇水不沉的雲袖竟然沒有一點變化。林月寒的內力灌注其中,雲袖已經如鐵石一般堅硬。

炎華的劍擊中雲袖,雲袖絲毫不動,可炎華感覺自己的木劍如擊敗絮,竟然感覺不到雲袖上一點力量!

雲袖已經保持著垂直的姿態,在空中轉了一個圈,炎華舊力已泄,新力未生。劍竟然不由自主得隨著雲袖而轉!

林月寒一聲嬌喝:“撒手!”炎華的木劍應聲而落!

雖然兩人沒有正式交手,可是炎華依舊覺得氣血翻騰,跟林月寒打就是感覺有力使不出,千斤的拳頭全部打在棉花上,使不上一點力氣。

“這是劍法不是袖攻!”白素雲贊道。

“這才是真正的奪花舞!”林月寒對著葉蕭藥說道。

炎華由衷的贊道:“林女俠神技,在下佩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