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山村裡那點破事

未分卷 第三十一章 喪事

書名:山村裡那點破事 作者:流雲 本章字數:322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6:09


  “是我——”和王亮握了下手,我也沒有心情和他們多廢話,畢竟憋了一肚子的閒氣,只是伸手指了指那座破屋:“看見了嗎,就是那裡,李紅軍就在那裡,不過你們可要小心一點,那傢伙會功夫,你看我的脖子都被他用匕首劃破了。”

  王亮和其餘的兩位民警都笑了,相互對望了一眼,只是嘿了一聲:“多謝你的提醒,不過這不用你擔心,我們都有準備——”

  說著對我展示了一下他們手中的手銬和電擊棒,這玩意只要捅在身上就是一頭牛都能放到,不過我還是心裡有些擔心,眼見三位民警同志朝那座破屋走去,我和楊秀鳳對望一眼也只有跟了上去,希望能夠制服李紅軍,別再出什麼事情了。

  再說也不過幾十步就到了那座破屋前,此時村裡已經有不少人圍出來,想要看看是什麼事情驚動了民警同志,但是還沒有人湊過來,只是遠遠地看著,自然看到我和楊秀鳳,多半就知道不會是什麼好事。

  此時王亮一腳將破屋本來已經要倒了的破門給踹倒了,三人卻不敢一下子沖進去,畢竟裡面是一個拿著匕首的傢伙,意外的是,李紅軍並沒有對他們這種不禮貌的行為表示什麼,只是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你們來了,這下那小子也該放心了,正好讓你們做個見證,三天之內,必須把我火化了。”

  話音落下,王亮三人已經徹底的相信了我的話,這就是個神經病,三人對望一眼,只是呈扇形朝李紅軍靠近,手中的電擊棍隨時準備動手,但是此時還在安撫著李紅軍:“不要緊張,我們是來帶你去醫院的,不會傷害你的——”

  “多事——”李紅軍皺了皺眉頭,只是冷哼了一聲,顯然對三位民警手中的電擊棍不屑一顧,自然也明白三人覺不是來作見證的,不過隊員來說無所謂,自願的和被動的是一碼事,只要有人正明就好了,眼看著三人靠近,李紅軍臉上的嘲弄之意越濃,就在這時候,李紅軍終於動了,身形一閃,已經朝王亮左邊的民警撲去。

  那民警心中一驚,只是想側身用電擊棒去捅李紅軍,卻不想李紅軍一記手刀切在了民警的胳膊上,電擊棍隨手掉了下來,便被李紅軍反手抄在手中,還沒等王亮和另一名民警圍上來李紅軍卻反客為主,電擊棍已經搭在了那民警身上,電光火石之間,民警慘哼了一聲,全身抽搐著退了兩步,已經癱在地上。

  而此時王亮和另一名民警也合圍上來,只是卻已經晚了,王亮的電擊棒被李紅軍一腳踹的身子一偏,自然就夠不到李紅軍,偏偏李紅軍一拉扯王亮,另一名民警的電擊棒就已經捅在了王亮身上,隨即王亮慘叫一聲,也已經倒在地上抽搐成一團,而李紅軍卻沒有停下,趁著另一名民警那一愣神,便已經撞入民警的懷中,電擊棒再次傳來‘劈啪’的聲音,之後那民警就倒在了地上,而這一切也不過眨眼之間的事情,我和楊秀鳳甚至才走到門口,就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我沒有跑,因為還不知道李紅軍會怎麼對付三位民警,真要是李紅軍要行兇,我也說不得就要拼一把,儘管明知道自己不是李紅軍的對手,但是這時候容不得我退縮,至於楊秀鳳卻被我擋在身後,只是低聲道:“小鳳,你先走——”

  楊秀鳳還沒有反應,李紅軍卻動了,過去將三名民警丟掉的手銬撿起來,然後挨個將王亮他們拷了起來,三人拷在一起,就是想要掙扎都不能,不過這樣一來我反而放心了,最少李紅軍這樣做就暫時沒有傷害王亮他們三人的打算。

  “小子,你是報警說我是神經病吧?”李紅軍拍了拍手,對剛才的事情毫不在意,根本就沒有對砍王亮他們一眼。

  身子一僵,我臉上抽搐了一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僵持了一會,李紅軍反而笑了:“別緊張,這都很正常的,我不怪你,你要是不這麼說他們還不來呢,不管怎麼樣,現在證人有了,你就不用再多擔心了,快去給我準備葬禮吧。”

  我吃吃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這一會三名民警也就緩過勁來,只是看看自己被拷了起來,卻又不敢亂動,只見李紅軍望向他們嘿嘿一笑:“好了,今天你們來了就給我做個證,我讓這小子給我操辦葬禮,三天之內只要準備好了,我隨時可以死,之後

去火化,一切的事情都和這小子無關,聽見了沒有。”

  民警們自然不敢說什麼,現在還是不要刺激李紅軍的好,願意不願意也只有留下來做個見證,不過王亮在李紅軍背後卻不停的朝我使眼色,或者希望我做些什麼?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在李紅軍沒有傷人的打算,只是咽了口吐沫:“那個——我這就去給你準備喪事,不過他們——”

  “呆幾天吧,等我死了你就能放了他們。”李紅軍仿佛已經厭倦了,只是走回屋裡的一塊破木板上坐下來,朝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離開。

  “那我能不能讓人來給他們送飯,不然三天怕是要餓死人了。”儘管看得出李紅郡的不耐煩,但是我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來,不然的話我心中會不安的,畢竟三位民警都是我叫來的。

  李紅軍抬頭看了我一眼,只是一揮手:“隨便你——”

  不敢再廢話,我還是離開了那座破屋,回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從新打電話報警,不過只怕鎮上是沒有辦法了,估計這這種事情就要刑警隊出馬,希望可以救出來三位民警同志,不過對於三位民警被制服,我心裡卻是多了一份擔心,再也不敢拖延時間,不然萬一觸怒了李紅軍,那可是要出事的,所以接下來就是要為李紅軍操辦喪事。

  回家之後,我就把胖狗子大柱子和大春還有村裡另一個大膽的後生李紅旗給叫來,三天的時間可並不算多,我需要做的事情可不少,讓大春負責搭建靈棚,讓胖狗子找人打棺木,讓大柱子負責請哀樂手,還有花錢去雇孝子,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當然我就要領著比我年紀還要小一點的李紅旗去選墳地,這才是重中之重。

  但是每一件事卻都是有規矩的,農村操辦起喪事來其實比起城市來更複雜,首先說這個靈棚,在城市裡只是設一個靈堂就行,但是在我們這裡更講究,早年人死後很少借廟宇或者殯儀館移靈辦事的,都是在自家宅子搭棚辦事,當然我就只能選擇在村子南邊已經廢棄的石屋,那本來是村裡外來戶秦家的宅子,不過後來秦家人幾乎死絕了,只剩下一個閨女嫁到了外地,那裡也就成了無主之地,不然的話加誰家的老宅子辦事也不行。

  說到這,村裡人工便宜,本來這種事都是村裡老少爺們幫忙的,不過李紅軍這事,我自然願意讓村裡的老少爺們落點好處,不但給錢,還特意給的貴一點,當然我還是沒敢太過分,後來才知道自己有多麼可笑,不過花錢效率就是高,只用了半天的時間,一座廢棄的老宅子就被收拾出來,也是有模有樣的,還臨時拉過去了電燈,甚至為守靈人準備了吃喝休息的地方。

  再說這靈棚有講究,搭棚是平地立杆,頃刻便成樓臺,所搭的棚按不同季節又有區別,冬日搭暖棚、布棚;夏日搭涼棚、席棚,凡四面上一半玻璃的叫做玻璃棚。有錢的人家可搭起脊棚、三殿兩卷棚、一脊一平棚,有脊棚只能用在喪事上。一般的人家都搭平棚,上素玻璃。條件最差的人家好的可以搭一撒竿涼棚,次的只能支布帳子。喪事靈前應有月臺,並有頭二三號之分。頭號月臺上有天井,可以由前、左、右設階,二號稍小一點,三號設天井,只前方一階。不過現在都不設月臺了,一般就是平地安欄杆,再不連欄杆都可不用。

  另外靈棚也有其它講究,比如有錢有勢的人家,棺木例加紅錦落地罩,左右設幔帳,由外看不見守靈的喪家婦女。靈前紮素花靈幃,前掛白布靈幃,棺前設紅錦大坐椅,椅前設靈桌,桌上設長明燈和五供。有的還在桌前設矮桌,上放錫奠池,池左設執壺和奠爵,備來賓奠酒致祭,預放香爐燃炭,備檀香,為來賓拈香致祭。

  一般來說即在五供內高香爐中放五炷高香或白速定,白紙黏妥,來賓舉香後,仍插入爐中。月臺中心設藍布拜墊,上罩紅毯,表示喪家不敢請來賓跪素墊,而由來賓自行揭去紅毯以示謙遜。

  我就為了為老少爺們多弄點錢,可沒打算為李紅軍節省,就連多少年沒有用過的老習俗都給翻了出來,要不是二大爺在筆記中有的記載,很多老人都不記得這些規矩了,就憑這十萬塊錢足足折騰出十裡八鄉的幾十年沒有見過的大事,也讓周圍的的村裡都聽著新鮮,甚至有的還過來看熱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