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山村裡那點破事

未分卷 第四十四章 李曉曼的電話

書名:山村裡那點破事 作者:流雲 本章字數:320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6:09


  趙燕的母親皺了皺眉,眼光還是在我的褲管上巡視,不過到底沒有表示什麼,只是走到趙燕門口輕輕的拍著門:“小燕,你要是拿了人家的照片就還給人家,都這麼大了不要賭氣,聽話,要是有什麼事就給媽說說。”

  很顯然,她母親並沒有聽信我的一面之詞,儘管趙燕表現也不對頭,但是趙燕會聽她的話嗎?顯然不會,趙燕在屋裡已經抽泣起來,顯得有些害怕,根本不像是那樣的倔強,好一會才在母親的追問下開了口:“你找我也沒有,照片我已經交給李曉曼了,她已經來了,剛才王隊給我打電話之前,李曉曼就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我——我根本就不敢拒絕她,誰知道你們給我的藥是不是有用。”

  什麼?李曉曼已經來了,我的心一沉,只是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大老遠的竄過來,結果還是晚了,沒有想到李曉曼來的竟然這麼快,咽了口吐沫,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照片到了李曉曼手中,秘密還能藏得住嗎?

  “到底是怎麼回事?”趙燕的母親察覺到不對勁,女兒的哭泣透著害怕,而我臉上的絕望又讓人心驚,何況還牽扯上了王隊,她知道那是趙燕的領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惜我此時沒有心情理睬她,心中翻來覆去的只是胡思亂想著,一時間竟然發起呆來,看到這番情形,趙燕的母親也有些慌神,略一沉吟便給趙燕的父親,也就是市公安局的趙副局長打了個電話,將家裡的事情說了一遍。

  我不知道我想了多長時間,等我反應過來,才猛地站起來到了趙燕門口,只是一臉的陰沉:“趙燕,怎麼聯繫李曉曼,快告訴我。”

  可惜趙燕沒有動靜,只是聽見抽泣聲,趙燕的母親在河池我,可惜我也顧不得了,這一刻我有些歇斯底里,用力的拍打著趙燕的房門,但是趙燕卻只是哭泣。

  “住手——”一聲威嚴的低喝聲在我耳邊響起,我回過頭去,才看到一個五十多歲的穿著警服的老人站在門口,應該是趙燕的父親,身後還跟著兩名民警:“你是幹什麼的?到底什麼照片?”

  趙燕的父親果然是當官的,說話都帶著一股壓力,即便是我此時有些歇斯底里,但是還是心裡有壓力,看了看趙燕的父親,我搖了搖頭:“是一個女孩的照片,趙燕把照片給了那個女的,有些事情我也沒法說,你能讓趙燕吧那女的的聯繫方式告訴我嗎。”

  雖然我有些癲狂,但是還是下意識客氣起來,趙燕的父親皺了皺眉,走過來坐在我的對面,上下打量著我,忽然開口道:‘把你的褲腿撩起來給我看看?怎麼會受的傷?你叫什麼?是幹什麼的?”

  果然不愧是幹公安工作的,一張嘴就帶著審人的味道,這讓我很不舒服,心中便有些不服氣,也沒有多說,只是撩起褲管,看見這傷口,趙燕的父親臉色陰沉下來,沉吟了一下只是沉聲道:“看樣子傷的不輕,如果我看的沒錯的話,這些血跡應該不超過兩天,但是你的傷口卻不像是才弄出來的,能給我說說怎麼個情況嗎?”

  儘管他還是儘量的保持著和氣,但是聽在我心裡還是不舒服,只是搖了搖頭:“我的傷趙燕最清楚,她是親眼看著的,沒必要再說一遍,我只要聯繫方式,我立刻就走,覺不會再來打擾趙燕的。”

  “可是你還沒告訴我小燕說的什麼藥是怎麼回事呢?只怕現在你還不能走。”趙燕的父親並沒有激動,但是話音落下,那兩名民警卻將門口堵上了,看來我不說清楚是不打算讓我們離開了,畢竟還是關心女兒。

  我不想再說下去,不想將李紅軍的事情抖落出來,那會讓我陷入困境的,一時間竟然不是道該怎麼解釋才好,好半晌才籲了口氣:“我覺得還是趙燕自己來說最好,我只能說一件事,我給她的藥是絕對有用的,至於你們相不相信我就沒辦法了。”

  話音落下,我望向趙燕的房門:“趙燕,你躲著也沒有用的,告訴我李曉曼的聯繫方式,我自己找她解決,就沒有你的事了。”

  “我不知道,是李曉曼聯繫我的,用的是公共電話,我甚至都沒有見到她本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現在不想再摻和在裡面了,你們的事你們自己去解決好嗎,我求你們了

。”趙燕哭了出來,聲音變得有些嘶啞,顯然說的是真話,自從看到我的將死,趙燕才算是真的怕了,所以才會把照片那麼痛快的給李曉曼,而真正的原因竟然是李曉曼比我可怕,或者是李紅軍留給她的印象,因為我不是那種害人的人,說白了就是我比李曉曼好欺負。

  愣了一下,臉上抽了抽,我知道從趙燕這裡問不出什麼了,就準備站起來離開,但是才站起來,卻忽然聽趙燕的父親咳嗦了一聲:“既然你不願意說,那就去局裡給我說清楚了再走吧。”

  話音落下,那兩名民警已經朝我走來,看來是想把我抓回去,我苦笑了一聲,只是歎了口氣,還在尋思著怎麼脫身,卻不想就在此時我的手機忽然響了,在眾人都有些緊張的時候,手機響的是那麼的突孰。

  沒有人阻止我接電話,是一個陌生的號碼,遲疑了一下我還是接通了:“誰呀?”

  電話那邊並沒有接著說話,而是過了一會才有個女人的聲音傳過來:“我是李曉曼,李紅軍的女兒,我聽說是你操持的我父親的喪事,當然我也聽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我想見見你,你現在在哪裡呢?”

  李曉曼?我猛地一愣,一時間有種哭笑不得感覺,剛才我拼命的追問這李小曼的聯繫方式,甚至因此把趙燕的父親都招來了,但是此刻李曉曼竟然聯繫我了,真是有些滑稽,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沉吟了好一會,我才苦笑起來:“我現在在趙燕家,不是我不想見你,是趙燕的父親要扣下我,不知道你給她的藥怎麼樣,如果不行的話估計著我就不能見你了。”

  李曉曼笑了,在電話裡笑的有些怪異,聽見呼了口氣:“你手裡有用毒的行家,還用在乎我父親下的毒嗎,有你的藥還用得著我顯擺,我給她的就是一顆潤喉片,好了,不和你廢話了,我給趙燕打電話,讓她出面叫她父親把你放了,你出來之後到湖濱大道西路來,這裡有一家咖啡館,我在這裡等你。”

  電話隨即掛斷了,不過隨即趙燕屋裡的手機響了,然後聽到趙燕接電話的聲音,果然不過多久,趙燕開門出來了,眼睛已經有些發紅,看上去剛哭過,眼角還帶著一絲淚痕,朝我望了一眼,這才轉向她的父親:“爸,讓他走吧。”

  趙燕的父親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皺著眉頭在趙燕身上打量了好一會,這才朝我望來,忽然間呵呵的笑了起來,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和藹的道:“小夥子,來者都是客,不知道能不能把你的手機號給我,以後有機會我請你喝幾杯,我這裡還有十五年的老酒,可是不多見呀。”

  當時愣了一下,不過我隨即明白了,只是苦笑了一聲,從茶几上拿起一支筆寫了我的電話號碼,這才交給他,不過卻是搖了搖頭:“伯父,我還是希望這個電話還是不打的好,就現在來看,無論如何還是不要和我扯上關係的好,我希望不再見到你,當然也希望你別見到我。”

  拉著楊秀鳳就朝外面走,不過堵在門口的兩名民警卻沒有動彈,我臉色有些陰鬱,心中哼了一聲,回頭看看趙燕的父親,他才揮了揮手,隨即我就拉著楊秀鳳出來了,雖然我沒有多想什麼,但是還是有人為我打抱不平,就在我離開的時候,三妹卷起一陣陰風,登時間吹得屋裡的窗簾什麼的亂動起來,桌上的樹都被吹得不停的翻動,讓在場眾人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一時間趙家的人都是面面相視,心中不免有些驚疑不定。

  從趙家出來本以為今後都不會再有交織了,但是我卻沒有想到後來還是會發生那麼多事,不過現在我可沒有多想,儘管不知道湖濱大道在哪,不過沒關係,打了個計程車就直奔湖濱大道而去,湖濱大道就在錦繡湖的旁邊,因為靠著錦繡湖才的名號湖濱大道,一條路足有七八裡長,要找一家咖啡館怕是不容易,但是我現在卻不怕麻煩,只是一路走過去,果然在錦繡湖邊上找到了那家咖啡館。

  在咖啡館門口猶豫了一下,我才拉著楊秀鳳走了進去,只是楊秀鳳明顯的有些緊張放不開手腳,這種地方並不是我們這種農民來的地方,不過我沒心情想這些問題,眼光在裡面尋找,咖啡館裡人並不多,當然女人更少,我最終將目光落在一個女人的背影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