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山村裡那點破事

未分卷 第六十八章 天破

書名:山村裡那點破事 作者:流雲 本章字數:322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6:10


  “等等——”我一把扯住了李曉曼的胳膊,將大家給嚇了一跳,李曉曼更是不悅的回過頭來看著我們雖然沒有質問我什麼,但是卻是在等著我的回答,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一下子拉住李曉曼,就在李曉曼要接近那些僵屍的時候,我的心忽然抽緊了一下,按理說僵屍已經被毒倒了,這麼近都不見不動靜,一切應該說已經完成了,我還在擔心什麼?如果我說我自己都不知道,估計著李曉曼肯定會發飆的,但是我還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心中就是在恐懼李曉曼去接近那座石台。

  在我愣在那裡,望著石台半晌竟然沒有說話,李曉曼有些不耐煩了,伸手在我的手上打了一下,只是哼了一聲:“發什麼神經,還不快鬆開我,你究竟是在擔心僵屍會害了我,還是在擔心我把寶圖拿走。”

  李曉曼略帶著嘲弄的話,讓我從失神中清醒過來,一時間卻只有苦笑不已,輕輕歎了口氣:“我實在擔心你,我說實話你別生氣就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如果你去動那座石台的話會出事的,會有危險的——”

  呆了一下,李曉曼上下打量著我,忽然嬌笑起來:“劉海,都說女人的直覺很厲害,我怎麼覺得你的直覺也很厲害,行了,僵屍都放倒了,惡鬼也被殺的差不多了,還能有什麼危險,別婆婆媽媽的了,找到寶圖咱們快點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隨即搖了搖頭,帶著一臉的好笑卻也逕自朝石台走去,但是李曉曼越接近石台,我就越是心裡緊張,沒有原因,只是單純的感覺要出事,也不跟著李曉曼過去,只是略一沉吟,直接奔著墓室門口而去,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汽油拎了過來,好在雖然李曉曼不理睬我,對我心有感激的向海翔卻還是願意幫我做事,可惜另外兩個保鏢只是跟在李曉曼身後,我也不指望他們,只是和向海翔一起,對著是床上的僵屍開始澆汽油,一定不能留下這些東西,我的感覺告訴我們,他們有問題。

  就在我們澆汽油的時候,李曉曼已經大步走到了石台哪裡,但是一瞧那張羊皮紙,也是不由得傻了眼,終於知道南宮勝為什麼會發瘋一樣,幸好李曉曼還是知道小心地,並沒有立刻去動那卷羊皮紙,而是小心地在觀察石台,希望能找出其中的秘密,會不會是藏在石台中,上面的只是糊弄人的東西?

  如果不是李曉曼多了一絲謹慎,我還真沒有時間將汽油澆上,也許是我剛才的態度影響了李曉曼,但是不管怎麼樣,我畢竟是將汽油澆上了,包括那張被貼著鎮屍符的僵屍,做完這一切,心裡松了口氣,這樣就可以隨時的燒掉僵屍了,不過就在此時,我忽然心中一抽看,就好像要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心中一震猛地回頭望去,就看見李曉曼正伸手去抓那卷羊皮,幾乎是下意識的我就喊了一聲:“不要動——”

  我不知道為什麼,本能告訴我,李曉曼一旦動了那卷羊皮,我們就會陷入困境的,就是這麼簡單,我的喊聲把李曉曼嚇了一跳,一下子停住了,不過回頭看著我,見我傻了一樣說不出話來,卻是啐了一口,一邊去那羊皮,一邊還嘀咕著:“大驚小怪的,今天這是怎麼了,總是一驚一乍的,差點被你嚇出毛病來,等我出去再和你算帳——”

  李曉曼也就是嘀咕一下,心中並沒有對我多想什麼,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那座石臺上,輕輕咽了口吐沫,手已經抓到了羊皮,到底是誰留下了這些字,是在故布迷陣,還是的確有人將真正的寶圖拿走了,但是如果寶圖拿走了,為什麼還會想以前一樣平靜,看得出那些僵屍對這張羊皮很在意的。

  當李曉曼得手摸到樣皮的時候,我就感覺一股涼意從頭涼到了腳,心中一動,忽然一把將向海翔朝墓室外面推去,自己心裡也說不上是為什麼,不過是為了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而已,至於原因,那就是握著該死的本能,但是從小到大,無數次的經歷已經讓我對本能徹底的有些依賴,最少到目前為止,本能還沒有出現過問題,還從來沒有騙過我,比如說我小的時候,又一次去河邊就感覺害怕,結果就差點淹死,不過當初還是死了一個小夥伴,後來就聽說村裡不遠的那條河裡面有水鬼。

  從小到大,本能已經救了我很多次,我甚至都記不清了,所以每當這時候我都

會跟著感覺走,所以在感覺到危險的時候,我把向海翔推了出去,雖然不知道這有什麼用,但是我卻將這道石門的秘密告訴了向海翔,不過向海翔還是想進來,是怕李曉曼生氣,但是卻被我強行拉住:“你不用擔心,我會和李曉曼解釋的,你在外面一旦有事還能接應我們,我相信李曉曼也不會反對的,相信我——”

  向海翔遲疑了一下,到底是點了點頭,就站在石門外面,手裡拿著一把網槍,有用沒用還是小心一點的好,看著向海翔站在那裡,我的心裡這才好受了一點,但是還是不停的抽緊,回頭看看,李曉曼拿著羊皮正在研究,卻根本就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一切都沒有發生什麼,我是不是真的感覺過了頭,還是說這一次本能欺騙了我,也許是嚇唬我呢,苦笑了一聲,只是朝李曉曼身邊走去,感覺到我走回來,李曉曼看了我一眼並沒有說話,只是繼續專心的研究羊皮上的秘密,並沒有阻止我來看這張圖。

  看到‘你上當了’那幾個字,我感到有些滑稽,這是玩什麼呢,怎麼可以這樣子呢,寶圖是被人偷走了嗎,如果是被偷走了,那為何要留下來這東西騙人,有意思嗎?當然沒有意思,這張羊皮很老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個年頭了,顯然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人進來過,但是那人又是如何在不驚動僵屍的情況下,取走了寶圖,有沒有引動僵屍?

  我心中還在奇怪這另一件事,為什麼我的本能對一張假圖這麼的緊張,如果是假圖的話,又怎麼可能和這裡的一切連成一體,不知道怎麼回事,本能告訴我這裡面一定有問題,或者這張圖原本就是一直在這裡的,從來都沒有更換過,原本就是這裡的一切,所以才能和一切連成一體。

  研究了半晌,李曉曼終於失望了,沮喪的將羊皮隨手丟在地上,望著空空如也的石台,不由得喊了一聲,人已經激動起來:“上當了,寶圖到底去哪裡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歷經千辛萬苦的,竟然是上當了——”

  看著李曉曼發飆,兩名保鏢下意識躲的遠一點,這位大小姐在暴怒的時候可是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來的,還是離得遠一點最好,至於我沒有這種感覺,只是看著地上的那張羊皮愣神,好一會,我忽然蹲了下去,輕輕地去碰觸那張羊皮,就在觸碰到羊皮的那一刻,我就好像是掉進了冰窖,並不是羊皮本身有什麼危險,我卻感覺羊皮背後所潛在的危險,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或許和僵屍都沒有什麼聯繫,究竟會是什麼危險?

  遲疑了一下,我還是決定將羊皮放回石臺上,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起來,只是朝石台走去,這東西放在這裡我才覺得踏實,但是我如何也想不到,此時有些歇斯底里的李曉曼,就在我走過她身邊的時候,竟忽然一把將羊皮搶了過去,然後就用力的撕,還咒駡著:“混蛋,騙我,我撕了你——”

  “不要——”驚呼了一聲,我就要搶回來,但是卻還是晚了一步,李曉曼撕了兩下,竟然沒有撕開,猛地將羊皮朝遠處丟去,撞在石壁上,又彈回來,落在地上滾了幾下。

  心中一緊,我正要去將羊皮再撿回來,但是意外發生呢,才走出一步,就聽見墓室之中忽然傳來一聲炸響,就像是一道悶雷,說是從墓室傳來的,卻又聽著好像是從遙遠的天邊傳來的,或者說是九天之外傳來的,一時間還雷聲滾滾,從心底炸響了。

  眾人一呆,我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見多識廣的李曉曼卻是忽然變了臉色,不由得失聲喊了出來:“是天破——”

  天破就是有成了精的妖物或者邪物在散功的時候,就會出現天破聲,會被降下來的劫雷打成虛無,有傳說在有妖靈或者是修道之人升天的時候,才會傳來天破聲,真假沒有人知道,但是天破絕對不會是一件好事,而且為什麼會在此時在這裡傳來天破聲的?

  李曉曼呆了一下,臉色已經成了醬紫色,猛地不顧一切的就朝外跑:“快走,一定要出事了——”

  但是我們還是晚了一步,就在準備朝外跑的時候,卻忽然間聽到轟的一聲,石門竟然自行掉落下來,將我們鎖在了墓室之中,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隨著墓門的聲音傳來,一直以為死了的僵屍忽然傳來咆哮聲,然後從石床上翻了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