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仙尊歸來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滿是哀怨

書名:都市仙尊歸來 作者:莫道長生 本章字數:347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4:44


  每吐出一口血,周宇便拿杯子接好,神靈之軀即是無暇之體,如果受傷了,傷口流出的血液都會順著虛空重新回到他的身體裡,但偏偏現在的實力拘束太多,身體固然有神性,但身體的諸多妙用依然施展不出,這與周宇所能掌控的法則力量有關,除了聖人,唯有先天神靈的身體能夠承載法則,又根據能承載的多少來判斷實力的強弱,三千大道無數小道,鼎盛時期,周宇的神體能承載一千六百條大道的力量,這讓他足以匹敵部分聖人,法則加身只有同為法則的力量才能對他造成傷害,受傷是不常見的,他的每一滴血液都有著毀滅星辰的力量,可惜的是如今來說,他連一條小道都承載不了,更妄論三千大道的任何一條。

  但就算如此,擁有神性的身體依然是這天地間最為珍貴的寶物,每一滴血液都容不得他浪費,若不是收回慧魂的過程中出了岔子,他一遞血都不想流。

  沒錯,收回慧魂的過程比他想像的要麻煩。

  方樂盤腿坐在周宇的身前,閉著眼睛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他身體裡的慧魂已經回到了周宇的身體之中,但這已經和方樂磨合了幾個輪回的慧魂竟然有些不聽使喚。

  在周宇的識海之中,他這剛回歸的部分慧魂如同彈球一般將他的識海搞的一團糟,好不容易控制著自己的神識將這部分慧魂控制住開始了融合,但躁動的慧魂卻擊傷了周宇本身的三魂七魄,神識受創,他不受控制的開始飆血。

  又是一口鮮血吐出,素媚接過了周宇的杯子,小心的將所有血液都接到了杯子裡,唐敖天站在門口的位置,看著周宇一口一口的吐血,忐忑的不敢上前,卻發現周宇朝他招了招手,連忙快步的走了過去。

  “你全身經脈閉塞,若是天地靈氣匱乏之前,還可以通過聚靈的手段一次性撐開你堵塞的經脈,可是現在的世道沒法這麼奢侈,因此你家族的人才用了無數天材地寶的靈力作為武器,將你生生的提到了現在的境界,不過這也就是極限了。”周宇拍了拍自己身邊示意唐敖天坐下,唐敖天哪敢不從。

  抬起手指放在唐敖天的額間,周宇說:“你的識海閉塞,經脈亦無法疏通,強行把你提到接近二品的境界,讓你多出了三百載的歲月,可無法阻止你的老化,最後你會因為經脈閉塞、識海破碎,最後在痛苦之中度過上百載的時光才能獲得解脫。”

  唐敖天渾身冰涼,冷汗從蒼白的臉頰落下,嘴唇失去了所有血色,頂在他眉間的手指傳遞著周宇所說的畫面,那種痛苦如同親身經歷一般。

  “大人,您有辦法救我的是嗎?”唐敖天滿懷期待的看著周宇,毫不猶豫的變坐為跪,他本就已經決定臣服于周宇,這一跪算不了什麼。

  “我可以救你,而且還可以改變你的體質,讓你成為絕頂的修煉天才,但從此你就會認我為主,無法忤逆我的意志,你確定嗎?”此刻,周宇便是那高高在上的神靈,從雲端俯視著跪伏的凡人。

  只不過猶豫了片刻,唐敖天以首貼地,學著素媚高呼:“主上!”

  “很好。”周宇從杯中引出一團嬰兒拳頭大小的血液,“吃下去。”

  唐敖天立刻張開了嘴吞下這團血液,霎時間,白氣從他的身上升騰而起,他如老僧坐定一般進入了修煉的狀態。

  素媚眼饞的緊,可周宇沒有開口,她連讓周宇看見自己眼中的欲望都不敢。

  而那只花瓶已經擺了房間內,放在張永聲的身邊。

  幾人回來時,那家古董店的老闆就抱著這個花瓶坐在房間的門口,一見周宇等人回來,將用旅行包裝著的一大袋現金和這花瓶交了周宇的手上,而後便一邊鞠躬一邊逃離了這裡,這個花瓶雖然一直折磨著他,但給他也帶來了不少利潤,他本打算若是周宇出了事,那就再找道上的人幫忙將這花瓶拿回來,但他可是見過唐敖天的,這位益市的地下皇帝竟然就在大街上被周宇打哭了!這讓他怎麼還敢有別的想法!

  幸好這些年靠這花瓶賺的錢他一分錢都沒有多留下,全部都帶了過來,否則當他看見跟在周宇身後和孫子一樣的唐敖天時,整個人或許會崩潰吧。

  總之,這個花瓶還是到了周宇的手上,他很滿意,這只花瓶在見到他時,就散發出了無限的饑渴,不過在周宇開始吐血以後,這只花瓶就安分了下來,並且開始了畏懼,別人感受不出來,可它生為鬼物怎麼會感覺不到,只不過是聞到了血液的味道,花瓶之中的鬼物就感覺身軀要崩裂開來一般,這根本不是最好的食物,而是天底下最為可怕的毒藥。

 

 這是必然的結果,神靈的血液對於至邪至惡的鬼物來說,是天底下最大補的食物也是最可怕的毒藥,只要周宇的一滴血就可以清洗九幽十八層地獄上的前八層。

  如今房間內就剩下周宇和素媚兩人,戚佳佳被送到了隔壁的房間看電視,周宇走到了花瓶的邊上,踢了一腳花瓶,不耐的說道:“出來吧,別讓我動手揪你出來。”

  一陣晃動之後,花瓶倒在了地上,伴隨著花瓶內冒出的黑煙,一個人影從中爬了出來跪伏在周宇的腳下。

  只是看了一眼,素媚就轉過了頭去,實在是那道人影過於恐怖。

  被扒下了全身的皮膚,露出了鮮血淋漓的肌肉,面上該是眼睛的地方只有兩個深邃的黑洞,沒有了皮膚遮掩的嘴巴是兩排黑黃的牙齒,上下顎之間還縫合著正滴水的黑線,這樣的生物無法說是人。

  這人影趴伏在周宇的腳邊,口中發出女子的嗚咽聲,雖然外貌極端可怖,可那嗚咽聲卻是如銀鈴般的好聽,不知曾經的外貌會是怎麼樣。

  “抬起頭看著我。”周宇沒有因為人影的外貌而有任何的波瀾,在他的一生之中比這可怕的畫面要見的多多了。

  人形的鬼物抬起了頭,那雙本該是眼睛的空洞之中似乎能看出她的畏懼。

  周宇微微一震,透過鬼物的眼眶,他能望見鬼物這上百年來的一切,他彎下腰,右手在鬼物的頭頂溫柔的撫過,隨著他的動作,青絲自鬼物的頭頂綿延長出,頃刻間便長至齊腰的地步。

  “多好看啊。”

  鬼物微微一震,空洞的眼眶之中似乎有透明的液體混雜著粘稠的血液落下。

  周宇彎腰抱起了鬼物,將她放進了花瓶之中,鬼物只露出一個腦袋在花瓶外,兩隻纖細的手臂搭在花瓶的邊上,小心的看著周宇。

  “我本來打算讓你去唐家竊取他們的氣運,不過我決定放棄這個計畫。”周宇笑了,是旁人從未見過的溫柔笑容,“我幫你解脫出來,你別動,可能會有一點點痛,我會快一點,你先忍忍。”

  鬼物乖巧的點了點頭,竟散去了幾分陰沉邪惡的模樣。

  周宇拿著杯子,手指在杯中的血液蘸了蘸,而後用自己的血液環繞著花瓶寫下了十一個字元,場中無人能認識周宇所寫的是什麼,可只要一眼看去就能明白字所代表的含義。

  “森羅鬼蜮,酆都九幽,盡俯首。”

  鬼物長大了嘴,那縫合的黑線驟然崩斷,痛苦的哀嚎被她硬生生吞下,整座益市里無數的半透明遊魂此時盡皆向著酒店的方向跪伏而下。

  游離在天地之間的庚金之氣彙聚成絲穿梭在鬼物的身體之中,將她一身的鬼氣消磨殆盡,葵水精華蕩盡了鬼物一身怨念,乙木之精與戍土精華開始重鑄鬼物的肉身,熊熊離火自西方落下將鬼物籠罩在其中。

  素媚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忽然發覺周宇腳下發軟,連忙上前扶住了周宇,著急的問道:“主上,這是怎麼了?”

  “沒事。”周宇擺擺手在床邊坐下,喘了口氣後,“我以真名為她賜福,就算她是鬼,賜福之後至少也是個鬼王,用她施咒的人很是惡毒,不僅將她變成這幅鬼模樣,而且還拘禁走了她的一半魂魄,用於日後控制她,不過現在我賜福之後她的三魂七魄會重新補全,耗費了我不少力氣,希望能讓她解脫出來。”

  “值得嗎?”素媚的語氣中滿是哀怨。

  周宇搖搖頭,“不值得,我所耗費的這些力氣足夠打造出兩尊金仙,一個鬼王也不過等同于半個金仙,這比買賣是虧的,但是如果一個神還要去考慮值不值得,那無數的凡人前赴後繼不畏生死的去成仙成神又有什麼意義呢?”

  在鬼物的眼中看到的一切,周宇沒有說出,他在那雙空洞眼眶的身處看見了一個少年,穿著潔白的裙子,蜷縮在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悄悄哭泣。

  在盤古出現之前,周宇依稀記得自己好像也是這樣的蜷縮混沌之中,不知歲月,不知夢長。

  熊熊離火正在散去,身上還有火苗依稀燃燒著的少女從火焰中走出,右手托著個小小的瓷瓶,滿頭青絲覆蓋在她的腳下,從潔白如雪的裙擺中可以看到赤著的玉足,她附身在周宇的腳邊臉頰貼在周宇的腳面,每一滴淚水從她的眼眶之中落下又在落地之前化成了剔透的玉珠。

  “真好,女孩子就是要這樣好看才行。”周宇帶著淡淡的笑容,素媚卻轉過身去悄然的哭泣。

  只有站在周宇身旁的她能看清周宇的髮絲逐漸轉白,最後便是滿頭白雪。

  神靈白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