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8小時睡眠制度下的密謀

第一卷 初識 第一章 8小時睡眠制下的少男與少女

書名:8小時睡眠制度下的密謀 作者:iissy 本章字數:742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9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合在一起的兩扇窗簾間的縫隙照在莉娜的臉上,她皺了皺眉頭從睡夢中醒了過來。雖然睡的不是自己家裡的床,但是多虧了睡眠監控系統的睡眠優化作用這一覺也還算是甜美,只是……

莉娜拽了拽她昨天新買的半透明的絲質睡衣,指尖劃過她下了很久的決心才穿上的決勝胖次,然後握緊拳頭狠狠地砸向身旁空著的半邊床。

“你昨天一晚上都沒睡覺?”

“就在這兒眯了一陣。”少年蜷縮在看起來非常舒適的電腦椅上,目不轉睛地盯著筆記本的螢幕對光著腳穿著睡衣走到自己身後的女孩毫無反應。

“人家第一次在你家留宿,你居然……不陪人家說說話聊聊天什麼的。”莉娜伸出自己纖細的胳膊雙手撫在少年的腦袋上發洩般地揉搓著他的頭髮。

可是少年依舊不為所動,“我都說了我這兩天比較忙,你自己非要住下來。我晚上忙過一陣之後去臥室找你來著,結果你又自顧自地睡著了。”

“因為已經到了睡覺的時間了啊,不然就湊不過8小時的睡眠了,我可不像你……不過你有沒有發現什麼?”想到自己穿著這身精心準備的睡衣的樣子至少是被看到了,莉娜的臉忽然紅了起來。

“哦,你好像?”

“我?好像什麼?”

“你好像睡覺的時候流口水來著。”少年說話的時候手還在不停地敲擊著鍵盤。

“林傑!你是豬啊!”莉娜猛地敲了一下被稱作林傑的少年的頭頂,氣衝衝地走回了臥室。

“疼!”即便是這樣,林傑的手也沒有離開鍵盤。

“真難得你居然願意跟我一起出門。”

“手頭的活都處理完了,正好要出去和幾個需要交易的顧客見面。”

“對了,剛才你媽給你打電話來著?”

“我媽?什麼時候?”

“你去廁所的時候。她說讓你注意身體,不要再總熬夜了。”

“她說?你接了?”

“當然。我不接怎麼會知道阿姨說的什麼?”

“早上七點多,一個女生替我了接電話,我媽會怎麼想?”林傑掏出手機無力地看著通話記錄。

“阿姨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感覺挺高興的。”莉娜得意地笑著走出了電梯。

同樣露出微笑的還有公寓門口傳達室裡值班的公寓管理員大叔,他神秘兮兮地在莉娜走過去之後朝後面跟著的林傑豎起了大拇指。

“不要忘了你的承諾啊,今天下午可要去那家餐廳。”踏入擁擠的人流之前,莉娜提醒道。

“放心吧,盡在掌握。”林傑拍了拍自己的筆記本包。

“那我去上班了。”

“路上小心。”

兩個人揮了揮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這是2115年的清晨,金色的陽光喚醒了大地,人們都漸漸從睡夢中睜開了雙眼收拾行裝奔向各自的工作場所,與略顯得有些睡眼惺忪的林傑不同,大部分人都精神飽滿,畢竟每天八小時的睡眠得到了充分的保障——雖說是通過法律和技術手段強制執行的。八小時強制睡眠制度施行已經有些年頭了,起初人們還抗議說,要是在工作中、尤其是從事危險的工作,或者是正在開車、游泳、等等,這時如果突然被強制睡眠可不是鬧著玩的。但是很快反駁的聲音便被壓制了下去,在疲勞狀態下開車或者做危險的事情同樣也有生命之憂,而且睡眠監控系統會在強制睡眠的兩個小時前就開始進行預警提示,置之不顧的話只能算是自作自受了。再說現在包括開車在內的很多工作都實現了可以切換至AI自動化處理,所以法案施行之後並沒有引起太多的安全問題。

意想不到的是,強制睡眠制度不僅改善了了人們的身體健康情況,提高了人們的工作效率,而且隨著睡眠監控系統的開發、被強制睡眠人員的搬運及儲存他們的臨時睡眠大廳的建設,還拉動了經濟的發展。系統維護員、睡眠監控員警、強制被眠者搬運工等等職業的應運而生,又提升了就業率,經濟的繁榮反倒使政府的信譽度提升了。

就在人們已經開始逐漸習慣於強制睡眠制度的同時,暗中的一些隱患也開始慢慢浮出水面。

“對不起,聽說你們這裡招兼職?”對面是一塊茶色玻璃,只留著一個對話用的空洞,怪不得女孩的聲音透著一絲怯意。

“不只是兼職,全職也是可以的。”空洞中傳來冷冰冰的聲音。

“請……請問是什麼工作?網上的招聘資訊沒有明確地說。”

“睡覺。”

“啊!”女孩叫了一聲,臉變得通紅,“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這樣的工作。雖然身邊也不是沒有朋友在做……但是,我……我不做這種事。”

“請等一下,你好像理解錯了。”

女孩剛要離開座椅,又被玻璃對面的聲音叫住了。

“我們並不是做無料案內生意的。”玻璃後面的聲音繼續說道,“你要做的就是睡覺,自己睡或者和別人一起睡我們都不管,在家、在旅館或者在公園長椅上,哪裡也都無所謂,只要睡就可以了。”

女孩有點疑惑的皺著眉頭,“只要睡覺就可以?為什麼?”

“對,只要睡覺就行。我們是政府機構下屬公司,現在正在對睡眠監控系統進行優化與調試,所以需要一些測試員。”

“哦?”女孩似懂非懂,“那怎麼計薪?”

“當然是按時間來計,睡得多自然薪水就高,具體金額會在合同上說明。”

“哦,我考慮一下。”女孩將信將疑地答道。

“你可以放心,我們是正規的公司,所有工作事項都有合同載明,這一點你不用擔心。”看到女孩有些猶豫,玻璃後面的聲音補充道。

女孩攥著工作合同走出了大樓,心裡還是有點忐忑。不過想想也沒有什麼損失,睡眠監控系統測試會對自己有什麼影響,突然被強制睡死過去?自己本來就沒有太多社交生活,多睡會兒覺也沒什麼影響,況且自己最大的特長就是睡覺,都說能按自己的興趣來工作的人是幸運的,所不定這份工作就是專門為自己準備的呢。想到這兒,女孩開心了很多,邁著輕快的步伐奔向了家中的床鋪。

“給我快點!我需要時間!”戴著帽子的年輕男子拍著桌子,唾沫星子都要噴到對面少年的臉上了。

“好,好。”少年回答道,雙手不緊不慢地敲擊著鍵盤。“錢帶著呢麼?”

“老子說過,你只要把時間給我,我自然就給你錢。”

“這可不行,先給錢,這是行規。”

“媽……”男子沒罵出口,轉而低頭把手伸進衣襟裡的口袋,“那我就先給你!”

“快點辦事!我不想跟你廢話。”年輕男子憤怒地咆哮著,伸進口袋的手掏出的不是鈔票而是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少年瞄了眼抵在自己面前的刀尖,悠然地繼續敲著鍵盤。

“喂!你有沒有聽見我說話。”男子想要伸出另一隻手去揪少年的衣領時,卻忽然像是靈魂出竅一般整個上半身重重地砸在了桌面上。

“吝嗇鬼,如果好好付款,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少年敲完最後一個字元、闔上了筆記本,輕蔑地拍了拍男子的臉,然後翻開男子的口袋,掏出一把錢數了數,取出一部分又把剩餘的放了回去,“按規矩辦事,不打折也沒有附加費用。不過你先好好睡吧,你的睡眠時間明天到賬了。我還有約會就不陪你了。”

少年夾起筆記本走出了房間。

老貓的呼叫器又響了起來,他劃開顯示幕:“地點:展飛大廈10層,1082號房間。任務:男,28歲,體重86公斤。最近寄存點:展飛大廈B3,儲存大廳。”

“好傢伙,不輕啊。”老貓今天已經做了七八個任務了,多希望這次能是個輕如羽毛的女孩子啊,不過沒辦法,工作就是這樣,他吹了個口哨,闊步向著任務地點走去。

房間的門敞著,老貓直接進了房間,瞅了瞅趴在桌子上的男子,“謔,還拿著刀呢,想犯罪也不提前睡覺。”老貓戴上手套,一身灰色寬大的工作服,掩飾不了老貓健碩的身體,不過就幹這行的人來說,老貓的身體只能算是中等。他一把揪起男子的領子,把男子扛在肩上,坐電梯來到B3,在儲存大廳裡找到一個空著的膠囊,拉開膠囊抽屜,把男子扔了進去。

任務完成,老貓打了個哈欠,抬手看了下表,時間差不多了,下班回家。他可不想給同行找麻煩,更不想擠在這膠囊箱裡睡覺。

“好幾天沒有見到艾米了啊,不知道她最近在忙幹什麼。”女孩用叉子攪拌著盤子裡的意面。

“她還能忙什麼,在家裡呆著唄。”男孩面無表情的一邊吃著自己的焗飯,一邊盯著筆記本螢幕。

“你還好意思說別人,今天如果不是我把你揪出來,你還不是也在家裡宅著。”女孩晃動著手裡的叉子。

“完全不一樣好不好,她在家裡就是睡覺,而我是在忙。”

“沒看出你忙什麼,窮忙。”

“可不是窮忙哦,能在這個高級的餐廳請你吃飯就是證明?”

“哼。跟別人說話還有吃飯時不要玩電腦。”女孩把意面吸進嘴裡的同時,啪的一下扣上了男孩的筆記本。

“都說了我不是在玩。”

“我不管,你就不能認真看著我,好好吃飯麼?”

“你到底是讓我看你還是讓我吃飯?”

“吃飯吧你!”女孩奪過筆記本,“我們一會兒去看看艾米。”

“好,好。”男孩低頭默默地吃著飯。

街上並不熱鬧,穿著西裝的上班族們步履匆匆。偶爾會看到那麼一兩個人忽然倒在了人行道上,過不了幾分鐘就有壯實的搬運工過來,把他們搬到路邊的儲存膠囊或者拖到附近大廈的地下儲存廳。

男孩和女孩走進了一座樸實的小公寓樓。

“叮咚、叮咚。”門鈴響過了幾聲之後,門終於打開了,睡眼惺忪的少女從門縫裡扒出了頭。

“莉娜,林傑!好久不見,快請進。”少女打著哈欠。

雖然是正午時間,但是少女的屋裡還是暗暗的,只有從窗簾縫裡射進來的一縷光線。一床鋪開的大被子癱在房間正中央。

“不好意思,家裡有點亂。”少女拉開窗簾,滿窗的陽光照得她趕忙抬手擋住了眼睛。

“艾米,怎麼這個時間還在睡覺,該不是晚上去夜店打工了吧。”莉娜壞笑地眨著眼。

“別瞎說!人

家的特長是睡覺,又不是陪別人睡覺。”艾米大大地伸了個懶腰。

“那你最近在忙什麼?哪裡打工呢?”

“我現在就在打工啊,在家睡覺就行。”

“睡覺?”

“恩,說來這個工作挺不錯的,是為政府下屬的一個公司測試睡覺監控系統,每天的工作就是睡覺。一開始我也有點懷疑,不過現在幹了快兩個月了,每週都會正常的結給我工資,也沒有遇到什麼可疑的事情,應該沒問題。要不要介紹你也來試試?”

“算了、算了,每天8小時的睡覺對我來說已經是折磨了。我可不是一天24小時能睡20小時的人。”

“討厭。”兩個女孩嘻嘻嚷嚷地打鬧著。

“艾米,注意安全。”坐在沙發上的男孩又打開了筆記本,“我可沒有聽說政府有在面向社會人員招募睡眠監控系統測試員的消息,萬事還是小心點好。”

“知道啦。”

“有事就聯繫我和莉娜,主要是我,她應該幫不了你什麼。”林傑一本正經地說。

“啊!”莉娜一腳踢在林傑的小腿上,林傑慘叫了一聲。

“你和小青學長怎麼樣了?”

“能怎麼樣,還是我單方面的窮追猛打罷了。”

“你可以把他約家裡來,然後讓他看看你怎麼工作。”莉娜掃視了一圈,“當然得先打掃一下房間,至少把床整理好。”

“討厭。”

“哈哈哈。”

少女們的笑聲回蕩在房間裡。

最近的天氣都不錯,溫暖的陽光灑在初秋的大地上。天空是陰是晴其實原本跟艾米沒太大關係,反正關上門、拉上窗簾,每天都是晴朗的夜晚。但是今天的好天氣還真跟艾米有點關係,她難得的對照鏡子化好了妝,翻出了衣櫃裡的衣服一件一件試了個遍,才精挑細選出一件套在身上,又從放在桌子上的牛皮信封裡掏出幾張嶄新的紙筆塞進錢包,邁著興奮的步子出了門。

“今天我請你吃飯!”艾米“啪”的一聲把錢包拍在桌子上。

“那還真是難得啊。”桌子對面是艾米還在上大學時就暗戀的小青學長。

“人家也有努力地打工嘛。”艾米撅著小嘴。

“我聽說了,不過是睡覺而已吧……算了,點餐吧。”

酒足飯飽之後,服務生端上了飯後甜點。

“這甜點好棒,放進嘴裡之後就像融化在舌尖上一樣。”艾米幸福地眯著眼睛

“看你,吃個蛋糕都能感動得哭出來……”小青學長的話還沒說完,猛地一頭紮進了自己面前的蛋糕裡。

“學長?”艾米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才想起檢查學長的睡眠監控手環——強制睡眠狀態。

“人家好不容易約你出來吃飯,前一天還不好好睡覺!”艾米嘟著嘴,但是看到小青塗滿蛋糕的臉又笑了起來。她難得能從這麼近的距離從容地盯著小青的臉看,因為平時自己總是羞於直視小青的目光。

雖然也只是剛畢業沒兩年的學生,但是小青學長臉上卻沒有半點青澀,俐落的短髮和光潔的面頰,彰顯著一種社會成功男青年的氣息。

艾米足足看夠了之後,掏出紙巾給小青擦了臉,才想起來打開小青手環上的授權搬運解鎖開關。

對於被強制睡眠的人,他們可以設置一組在自己昏睡時有權搬運自己的人員,以指紋進行確認,這樣如果是和自己信任的朋友或者家人在一起時被強制睡眠了,被授權人可以解鎖開關,就不需要再派搬運工來處理了。

當初艾米苦苦哀求,小青才把她加進了自己的授權名單。不過就像小青說的加了也沒有用,因為當艾米試圖攙起小青學長的時候,才發現對於一個平時不鍛煉身體只知道睡覺的弱小女子來說搬動一個身強體健的有為男青年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艾米索性又關閉了授權。

當看到一位搬運工走過來時,艾米急忙合實雙手,“拜託,可以幫我把他搬到我家麼?我是他朋友,是有授權的,但是我實在搬不動。”

艾米扒開床上堆的衣服騰出一塊地方,讓搬運工把學長放在了床上,感謝、鞠躬送走了搬運工。

一條自己的粉色內褲就在小青學長的腦袋旁邊,艾米抓起來聞了聞,恩,好像是沒穿過的。啊,也不知道學長要補多長時間的睡眠,得抓緊時間收拾一下房間,於是艾米開始忙活起來。

小青睜開眼時,一張露出了花癡表情的臉就在他眼前,嚇得他一下就清醒了大半,“我這是在?”

“我家。”艾米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不好意思,出來約會居然睡著了,我明明記得自己昨天晚上睡夠8小時了。”

“沒關係,沒關係,要不是因為睡眠不足,學長也不會第一次來我家做客。”

小青支起身子靠在床背上,摸索了一下,“我的衣服呢!”

“這樣才睡得香嘛。”

叮咚叮咚傳來了門鈴聲,“應該是我的快遞,稍等一下。”

“喂,我的衣服呢?”小青從被子裡起身翻找著。

艾米跑去了門口打開了門。

一個女孩的身影探了進來,“咦?小青學長?”

“莉娜?”小青正跪在艾米的床上拽過自己的襯衫。

“對不起,對不起。我來的真不是時候。”莉娜趕忙往外退。

“你領會錯了!”

“學長還是第一次……”艾米小聲跟退出來的莉娜嘀咕著。

“咦?是麼?第一次?”

“是什麼啊,你倒是讓艾米把話說完再插嘴啊。我是第一次被強制睡眠。”

這一出鬧劇發生之後小青學長才發覺有什麼地方不對,似乎被強制睡眠之前自己並沒有收到睡眠時間不足的警告資訊。

讓我們把視線重新回到林傑的家裡

“嗯,知道啦,您放心。”

……

“哪裡的話,我才是。”

……

“加急的快遞?明白了。”

莉娜把手機貼在耳邊不住的點著頭甚至鞠起躬來,即便沒有影像,只是通過聲音相信電話另一端的對方也能深深體會到她的敬意。

“誰啊?公司的上司?”莉娜掛斷電話之後林傑問道。

“不是的呦。”莉娜露出狡黠的微笑,“是林傑你母親啦?”

“啊?你怎麼會有她的電話?”

“上次我不是在你這裡接過一次阿姨來的電話嗎?就順便彼此留了電話號碼。”

“順便?這也太隨意了吧。”

“婆婆留未來兒媳婦的電話不是很正常嗎?”莉娜似乎是被林傑那性格爽朗的母親所感染,說起這些話來居然一點都沒臉紅。

“這……”關於自己交了女朋友這件事林傑其實之前一直都沒有跟老家的父母提起過,林傑一時語塞索性轉換了話題,“話說你為什麼今天一大早就跑到我這裡來了,你不要上班的?”

“因為這個啊,”莉娜說著從書包中掏出一個紙袋擺到林傑面前,“我在路上新發現了一家西點屋的點心超級好吃,嘗了一口就忍不住又買了一包給你送來了。”

“哦……謝謝。”林傑支支吾吾地接過袋子。

莉娜一直都是這樣,最開始也是她主動地接近林傑提出交往,有時她的那份炙熱的感情甚至讓林傑都會覺得承受不來。

“你還不走,時間來得及嗎?”林傑指了指牆上的掛鐘。

“你就這麼想快點趕我走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是上班遲到總不好吧。”

“虧你這個沒工作的人也能說出這種話,我今天出外勤,只要工作能完成,時間自由安排。”莉娜嘟起嘴來,“而且剛才阿姨說她有快遞寄過來,讓我幫你收好,如果是你自己收的不一定又會亂丟到什麼地方去了。”

“能有什麼東西,無非就是他們在老家自己種的糧食什麼的,我平時都不做飯的,根本用不上。”

“為什麼不早說,下次阿姨再寄來食材,我過來給你做啊。”

正說著話,外邊的門鈴響了起來,“快遞。”

“來啦。”莉娜輕快地跑向門口

“你拿不動的,”想到老媽寄來的肯定是一麻袋的食物,林傑無奈地闔上筆記本螢幕跟了過去。

不過出乎他的意料,等他追過去時,莉娜已經端著一個小盒子關門送走了快遞員。

“這是吃的?”莉娜托著盒子輕輕拋了一下,幾乎沒有感覺到什麼重量。

“大概不是吧。”

“總之打開看看吧。”

莉娜把盒子放在林傑的電腦桌上,動手拆起快遞盒來。

“呃……”就在裡面的東西展現在兩人面前的一瞬間,莉娜的臉終於變得彤紅。

雖然也有一瞬間的尷尬,但是林傑還是從莉娜手裡接過了盒子,俐落地打開物品本身的包裝盒,掏出一小片撕開了塑膠小包裝。

“那個……現在就要用嗎?還是白天。”莉娜望瞭望窗外,“至少得先把窗簾掛上吧。”

不過林傑卻拿著手裡的東西走向了衛生間,“來。”

“這裡倒是不會被外邊看到……”莉娜的臉更紅了。

林傑沒有回話,把手裡的東西接到水龍頭下,打開了水管。隨著液體的注入,林傑手裡的膠皮套瞬間膨脹成了一個渾圓的球體,只不過順著球體的表面,無數的細小水柱噴了出來,水龍頭也好像變成了一個蓮蓬頭。

“我就知道是這樣。”林傑無奈地苦笑著搖了搖頭。

“阿姨……還真是個有趣的人呢?”莉娜也不禁笑了起來,“叔叔阿姨肯定是在老家太寂寞了,所以向早點抱孫子。你不如把他們接過來一直出,讓他們解解悶。”

“他們不習慣城裡的生活,而且現在政府對農業的補助那麼好,農活的話也不用起早貪黑太辛勞,畢竟不管是在城裡還是鄉下都要睡夠8小時。”

“你幹嘛總是好像對8小時睡眠制度很不滿的樣子。要不是因為配套8小時睡眠制的科技的進步和人們工作效率的提高,阿姨和叔叔也不會過上相對輕鬆的生活。”

“我哪有不滿,要不是這制度,我也沒法靠現在這倒賣睡眠時間的小把戲掙錢啊,我感謝還來不及呢。”

“你現在就像在政府工作的公務員。”

“什麼意思?”

“明明吃著大家的稅金,還擺出一副臭臉。”

“我……”

“好了,不跟你扯了,我去工作了。”走之前莉娜從寄來的盒子裡抽了一片塞進自己的錢包。

“你這是幹嘛。”

“留作紀念,畢竟這是阿姨對我的殷切期望。”

“……”林傑啞口無言地看著莉娜跑出了自己家的大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